與麥特·錢德勒談關於約會的十個問題 10 Questions on Dating with Matt

與麥特·錢德勒談關於約會的十個問題

10 Questions on Dating with Matt Chandler

麥特·錢德勒(Matt Chandler)是位丈夫、父親、是達拉斯的鄉村教會(The Village Church)的主任牧師和幾本書的作者——《靈魂的交融:上帝對愛情、婚姻、性和救贖的設計》就是其作品。麥特是我們廣播節目「向約翰牧師發問」(Ask Pastor John)中最近的來賓,並且回答了關於單身和約會的十個問題。我們從未婚的年輕基督徒男女那裡收到許多問題,以他們的閱歷,喚醒了許多願望和期盼、不確定性和沒有安全感,還有棘手的牧養問題。

爲了幫助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我們訪問了三位曾經花過時間思考單身所面對的挑戰的未婚朋友——羅爾·傅格森(Lore Ferguson)、保羅·馬克斯韋爾(Paul Maxwell)和最近才訂婚的馬歇爾·席格(Marshall Segal)。我們把這些問題整理如下:

  • 我的男朋友(或女朋友)夠敬虔嗎?
  • 基督徒約會有「太快」這回事嗎?
  • 臉書會搞砸了約會嗎?
  • 我的教會應該幫助我結婚嗎?
  • 我應該跟一個敬虔卻不吸引我的女孩約會嗎?
  • 男友應該「帶領」他的女友嗎?
  • 約會中守貞的祕訣?
  • 單身者應何時停止約會?
  • 昔日受虐者的約會和婚姻應特別對待嗎?
  • 上帝給孤獨單身者的盼望是什麼?

以下是與錢德勒完整對談的完整文稿,你可以自由觀看跟你生活相關的問題:

1.我的男朋友(或女朋友)夠敬虔嗎?
「聖經吩咐基督徒『在主裡』結婚,也就是嫁娶其他基督徒(林前7:39、林後6:14)。但是掛名基督徒如此多,在真正成熟的事上得過且過,請給我們一些屬靈成熟的標記,是男女可以在潛在的配偶中應該找到的。」

我認爲你在尋求的是關於在個人信仰中成長的嚴肅性,所以我認爲教會真的要服事和幫助單身基督徒思考婚姻和約會。在信仰的聖約群體中,應該有這些思想在一個人身邊,由此證明他們的名聲,還有他們是否在他們的生活中認真看待在主裡的成長,以及治死罪惡。這就是你正在尋求的事:這個人有沒有認真看待他們與主的關係和認識上的成長呢?

因爲我難過地發現,單身基督徒碰到絕望之處。特別是年輕的姊妹,他們會這樣說:「是啊,他是個基督徒,他有來教會。」而她們真正想說的是,這個小子一個月來了幾次教會,但除了參加主日崇拜之外,他並沒有真的嚴肅看待他對主認識有否增加、他對聖經的明白有否進步、有否成爲一個禱告的人、在他身上看不到向神活或治死罪,並且沒有一個真正瞭解他們的人能夠說出他們品格上的長進。

實際上說明,這意味著單身在找出能夠指導他們生命的人,他們受過門徒訓練,無論是團體性的或系統性的、無論他們是否是教會門徒訓練體系內的一部份,還是他們只是找到資深的男人或女人,並邀請此人述說們的生命。我想這些東西會比他們在他們的聖經裡畫重點和表現出每週主日更是個安全的指標。

2.基督徒約會中有「太快」這回事嗎?
「在基督信仰的約會中有『太快』這樣的事嗎?你怎麼知道約會關係在情感上進展太快,或是太快進入婚姻?」
我會非常慎重地說,是有「太快」這回事。我比較會想這樣問:是什麼在主導速度?如果純粹是身體上的吸引力或某種情感衝動,那就是不正常的東西在主導速度。這樣的話,是太快了沒錯!如果這段關係發展快過對品格、名聲和敬虔的認識,那麼就是太快了。

但如果你是在你已經看到這個人的敬虔、你對他們的品格感到佩服、你已經對神在他們身上或透過他們成就的事感到高興,那麼速度就不是很大的考慮因素。

我們這有個工作人員在幾個月之內遇到並嫁給他的先生,她看過他在鄉村教會所做的事工,她曉得到他的名聲,主導速度的不是燃燒的情感——不是對孤單、絕望的恐懼,好像這可能是我唯一的機會,並非如此。相反,是有他對神充滿信心的認識、他對服事神的渴望,以及他對神的事情認真的態度。

我幾乎不知道他們在訂婚前有在約會。

3.社群媒體會搞砸了約會嗎?
「在你的經驗裡,今日科技用什麼方式改變了年輕人約會的方法?這些趨勢是否鼓勵了你或跟你有關?」
如果我們談論的是一個年輕男孩和一個年輕女孩正在積極地約會、確定了他們的關係,而且知道他們正在跟另一個人發展相互委身的關係,那麼我認爲科技創造了一條相互鼓勵的路,並更頻繁地聯繫。所以,那樣的話,我就有被科技所提供的東西鼓舞。

雖然我們說科技改變了對於單身年輕男女彼此接觸的遊戲,如果是在關係確定之前,我就對科技有許多顧慮。

發短信、推特或只是在某個人的版面上留言,使你們能夠在還沒有「完全確定這段關係是什麼」的時刻眉來眼去和挑逗對方。所以,這種情況下,當你還沒建立起這段關係爲何時,我認爲經常參與在科技的領域,而不是面對面的領域的話,會是有害的。

所以,如果我想到我的女兒們,有個男孩時常向他們發短訊,並時常使他們忙於社群媒介,沒有真正清楚的說「我在追求你」、沒有真正清楚的意願要建立這段關係的共同認識,我就會有顧慮。

我看到在我們鄉村教會的年輕女孩被那些單純只是對她們每個貼文按讚的小子們挑透,或不斷地對年輕女孩發短訊,卻沒有確定過關係。

4.我的教會應該幫助我結婚嗎?
「地方教會的會員實際上可以做什麼來幫助敬虔的婚姻發生,而不只是告訴男人:『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振作起來(整頓好你自己的生活)』,還有告訴女人:『在你單身期間,停止不斷等待而有所行動』。在決定要跟誰何時結婚的事情上,教會群體應當扮演著甚麼樣的角色呢?爲了達到目的,對於邀約其他人進入感情有任何建議嗎?」
我喜歡這個問題,因爲我是個相信神會在地方教會呼召祂百姓成爲聖約群體的人。我認爲地方教會實際上可以幫助敬虔婚姻產生,這是在告訴男人:「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振作起來(整頓好你自己的生活)」,還有告訴女人:「在你單身期間,停止不斷等待而有所行動吧」之外的方法——雖然我認爲告訴單身男女這些話還是有其存在的空間……

但是我認爲在我們教會要做這件事是要很努力去創造一個門訓文化,在這種文化裡的規範,我們所呼吸的空氣,就是年長成熟的人認真地把年輕幼稚的人找出來訓練他們,不僅僅是在聖經中訓練他們,而是要像是將聖經應用在他們生活中,真實地訓練他們。去服事、愛和鼓勵你的妻子像是什麼樣子呢?與她戀愛是怎麼回事?在與妻子的關係中間成爲神的人像是什麼?

拿我自己來說,我試著藉由讓單身的人在我家來做到這點,羅倫(譯註:Lauren是麥特的妻子)幾乎都是在做飯,我會幫忙擺好桌子,然後那位年輕人會來幫我洗碗。那就是我實踐:「嘿,這就是我服事我妻子的方法。」。當我們在洗碗時,我總是討論著我試圖騰出空間給羅倫運用恩賜的方法。

所以,這是種有意圖的、有機的,是我所希望能融入鄉村教會的生活中的門訓文化。最理想的是,我希望的是,年輕幼稚的人會找出年長成熟的人。我曾告訴他們:「追著年長成熟的人跑,問他:『我可以進入你的生活嗎?你平常無論做什麼,我都可以來並加入你的活動嗎?』」

教會裡青年的吸引力是如此的大和廣,而且我才發現,沒有良好的世代融合,就會變得不平衡和愚蠢,而在我心中能想到最糟的一件事就是一大群24歲左右的人坐在一起談論生活。如果我能夠使24歲的單身男孩跟一個38歲的已婚男人對談,那我就會對24歲的男孩會如何看待、理解和渴望婚姻寄予厚望。

但接下來最應該關心的,我認爲是你在慶祝什麼和你會怎樣慶祝是重要的。所以,我們想要在鄉村教會慶祝婚禮,並且我想要慶賀女人和男人爲自己能成爲門徒而擺上,無論他們是否結婚。

在我在今年秋天完成的講道系列「美麗的設計」裡,我不斷地想要回到單身女性和男性爲了成爲門徒而擺上,並且慶祝他們的辛勞。所以,這比我說:「嘿,克服你的單身生活吧。」要更好。我會慶賀那些沒有在情人節到處坐著想要被人帶去看個電影的人,而是爲著他們自己的喜樂,有著他們絞盡腦汁去成爲門徒的人生。他們仍然渴望著婚姻,並且渴望著配偶,但是他們並非坐著苦等,直到擁有。

5.我應該跟一個敬虔卻不吸引我的女孩約會嗎?
「單身男性常有的問題:如果我沒有被一位敬虔的女人的外貌吸引,我還應該爲培養那些感覺而試著去追求她嗎?如果應該,是要多久:要到變得失去理智或者甚至造成傷害?」
我並不鼓勵年輕男孩在當下沒有感到有身體上的吸引力,去浪漫地追求一個敬虔的女孩。但我會堅定地鼓勵年輕單身男孩在希望能進一步發展的前提下,爲友誼而追求敬虔的女孩。

我在去年這個時候,爲一位花了時間在我家、圍繞在我和羅倫身邊的小子證婚。他在我們教會看到一位年輕的姊妹,有尊主爲大的信心,且是個敬虔的女孩——可是身體上的吸引力並沒有,但是他很愛跟她出去玩。所以,我只是鼓勵他保持距離,跟她發展友誼,並希望從那裡發展出其他的可能。

爲了她,我不會要他說:「我準備要浪漫地追求你,希望有一天我會受到你身體上的吸引。」

我一再說:「敬虔對敬虔的人來說就是性感的。所以,如果你保持距離,你會看到女孩的敬虔和品格,你們開始對是否兼容幷蓄、敬虔和成爲福音夥伴認真看待,而不僅僅是身體上的吸引力。」

在《融合》(譯:前面提過的書)的第一部份,我確實講到吸引力是件好事,但不是我們文化所強調的那個層面。地心吸引力總是會贏,我們都會變老,我們的鼻子和耳朵從來不會停止生長,一切都是時間的問題,我們在乎的五官都在開始衰老,必定會被根植於品格和盟約的吸引力所取代。

當我得了癌症,一切關於我性感的東西都消失了——我的孔武有力、我的活力、我的幽默感、我對羅倫浪漫創意的追求,所有這一切都已經消失了兩年,而且我的頭髮不見了,我成了在我得癌症之前的枯萎版本。羅倫是與我立了約的,愛是神在我心中塑造的品格,如今這成爲我的品格和敬虔,都成爲她在身體上吸引我的燃料。

文化告訴我們身體上/性的吸引力是居首位的,接著才是品格、敬虔和兼容幷蓄。我認爲我們是反其道而行,我認爲只要有品格、敬虔和兼容幷蓄在,在討神喜悅的路上的那些吸引力就會充滿,而且對於我們的靈魂來說是更安全的。

但與此同時,我特別想要保護年輕女孩的心,以免敬虔的男孩用追求挑逗她們。所以,當成朋友來追求她們,並希望能有更多發展。我有信心,隨著時間的流逝,品格和敬虔會贏得那日。

6.男友應該「帶領」他的女友嗎?
「你認爲男朋友去『帶領』他的女朋友是明智的嗎?約會關係是否應當反映出某種程度的婚姻互補結構呢?這看起來是合乎聖經和現實智慧的,但在這個階段似乎約定也不合適,你會有什麼意見?」
是的,男朋友在某些方面應當帶領他的女朋友,但絕對不是丈夫帶領他妻子的程度。所以,當提到我與羅倫在婚姻中的盟約時,我所擁有的就是領導權。我被神呼召要用一切方式去領導、遮蓋、供應和保護羅倫,男朋友並非如此。然而,男朋友應該在關於敬虔的事上帶領他的女朋友,在關乎她的恩賜事上鼓勵她。我認爲他應該鼓勵她常常禱告,並鼓勵她明白神的話語、增加對神話語的認識。

我可以在我自己的喜好中交替使用這個原則,所以讓我在這裡加上小小的星號。羅倫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對我來說就是她問:「嘿,星期四你會想要出門嗎?」如果是這樣問,那她就是想要我說:「嘿,我們要出去吃晚餐,我們就是要做這件事。」她不要我星期四晚上回家時說:「那麼,你想要幹嘛?」所以,男朋友在計劃晚餐和他要在彼此保守貞節的事上帶頭,他要對於他們之間的關係發展到什麼程度上有所理解引導。我認爲男人應該主導這些事,即使是男朋友而已。

7.約會中守貞的祕訣
「說到守貞,在約會關係中間保有貞操,對情侶來說有什麼實際上會有用的祕訣呢?」
也許我已經結婚十五年了,但貞節的問題感覺就像常識一樣。我在鄉村教會重複提過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一個男朋友和女朋友在晚上十一點到凌晨一點時,在沙發上抱在一起看電影,從來不會帶來任何好事情。在沙發上看電影,關於歷史中電影攝影技術的討論永遠不會有停止的時候,把你自己放在那樣的情況下就是愚蠢的事。

只有在空間中保護自己,在公共場合是最有效的方法,不要讓自己陷入困境。我認爲單身男女都傾向於把他們自身的控制力想得太高,超過他們應該有的。所以,我認爲在團體中約會或在公開場合約會是重要的,而且我們在聖經裡也看得到。在《雅歌》裡面,你看見像要有身體上親密的慾望不斷攀升,然而她描述他們的約會是在青綠的樹葉底下和青草地毯上(歌1:16-17),他們在戶外,他們在公園,他們在森林裡面,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因爲他們對身體親密有著逐漸升溫的激情。然而,很清楚的是,他們不想在愛情到來之前驚動愛情(歌2:7;3:5;8:4)。所以,他們將自己放在公開場合之下,爲的是不要把自己放在縱慾之上。

8.單身者應該何時停止約會?
「如果一個男人或女人試著停止看色情片,但似乎他們做不到(許多基督徒男生在這上面掙扎),他們預備好約會了嗎?還是沒有?如果沒有,對於一個基督徒的色情成癮者來說,預備好或沒有預備好約會,中間的界線是什麼?」
在真正認識當事人之外,要回答這個非常複雜的問題是很困難的。我膝蓋的反射動作是:「沒有,你還沒預備好,讓我們先把這個問題處理掉。但我認爲我會想要知道更多關於發生了什麼事,治死罪在哪裡發生?向神活在哪裡發生?

「色情癮君子」對我們來說是什麼意思?我們說的是這個男孩或女孩每年犯錯一次,還是一個月好幾次?我們在頻率、治療、勝過相關的事情上是在哪個地方?我認爲所有這些問題都會開始對「我是否要鼓勵某個人在他們在摔跤的時候跟他們建立關係」起作用。

所以,沒有了那樣的信息,就變得很難給出答案。事實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會在異性關係上需要進一步的成聖、需要成長、需要認定我們在基督裡的身份,並且需要治死我們肉體的部分。

我幾乎已經讀過所有色情成癮帶給男人或女人與人在感情上相處的能力的可怕問題。所以,如果這是嚴重的——一個月好幾次把你自己投入其中,而且你正積極尋找出路——那麼我並不認爲你可以有任何約會的事情。

身爲牧師,還有其他的狀況會讓你告訴別人,他們沒有尋求約會關係的可能?

當我在告訴某個人或利用我的關係跟某個人說關於約會與否的時候,我總是在做「我身爲他們的牧師的約定和他們身爲教會會員的約定」中要做的事情。從一開始,我們的關係就不只是在對他們生活走馬看花那樣的狀態,而是在我知道他們身在何處的狀態。

我時常建議某個人跟約會保持距離,直到他們與主的關係改變的時候。我去年就這樣告訴一個年輕人,因爲他與主的關係所在,他應該延後追求女友,直到他把自己放回在他與主的關係的成長上。並非只因爲他在沙漠裡或死氣沉沉,而是我相信,他真的行在罪中。他沒有在神的話語裡面,他也沒有禱告生活,他總是錯失每週的聚會,也同時錯失他的家庭小組。大家都在關心他,但他都在躲避他們,他們其中幾位有關係上的衝突,而且他拒絕跟他們聯絡與和好。我向他建議,這時候約會是個愚蠢的時機,而最終會以傷心收場——無論是他的心還是我們教會裡面某位可憐女孩的心。

9.昔日受虐者的約會和婚姻應特別對待嗎?
「如果你願意對這發表意見:福音如何幫助那些正在約會,曾經是昔日性虐待受害者的人?在教會當中有很多男人和女人代表這個群體,耶穌基督如何幫助那些基督徒在約會關係中所要面對的獨特掙扎,還有當他們期盼婚姻的時候?」
首先,我對解答這個問題非常感恩,因爲我就是當事人。我長大的家庭中形成了可以想像到各種形式的虐待,而這的確留下了些傷痕,而且創造了些包袱——不僅僅是對約會,而且後來進到了婚姻裡面——都需要福音。

對那沒有受虐,又免於那種包袱的人來說,福音應會創造耐心、同情心和同理心來與遭受這樣虐待襲擊的人同行。

對於遭受虐待的人來說,福音開始重塑我們的身份,開始重塑我們的心靈和傷口,並且使我們能夠開始再次信任,緩慢但肯定地。

所以,當福音在作工時,無論在沒有受虐的那個人還是在那個受虐的人心裡,你都會有個有耐心、有同理心和富有同情心的人,還有個重新被福音塑造和醫治的人,是藉由這樣的方式:有機會發展進入不可能在福音之外實現的親密關係當中。

這就是福音在我自己的生命和自己的婚姻中所做的事,羅倫能夠成爲非常有同理心、憐憫心腸、親切的人,而且當福音在我身上做醫治並修復破碎的部份的工作時,不會有過份的要求。

10.上帝給孤獨單身者的盼望是什麼?
「很多無法找到配偶的單身的基督徒結果是與非基督徒約會,並且自己妥協了。對基督徒約會的古怪產生厭倦、渴望結婚、厭倦寂寞,卻是沒有任何基督徒對象,也不會變年輕的基督徒,基督爲了他們提供了什麼盼望?你會對他們說什麼?」
首先,我只是想完全肯定想要結婚的願望,我不想要任何人對這個願望感到愧疚。我常感到,特別是單身女子——上帝祝福她們——她們感到她們得到的唯一消息是:「在基督裡找到你的滿足,難道基督對你來說是不夠的?」

我認爲這是非常可怕的響應,因爲想要結婚的慾望是個好的慾望,它甚至可能是被宇宙的造物主編進他們裡面的慾望。聖經如果說:「覓得賢妻的,就是覓得幸福」(箴18:22),這就是我需要肯定在男女心中結婚慾望的原因。

但就像所有的慾望一樣,它們必須適得其所。我想要肯定結婚的慾望,並且我想要警告的是:對孤獨的恐懼變成你慾望清單中高升的慾望,以致於你會自願妥協,並把你自己放在一種在未來對你來說更加可怕和更加孤單的情況裡面。

不幸的是,很多敬虔的女子竟然陷入了窘境,她們厭倦了基督徒約會的「古怪」,以及來自實際上追求她們的男性基督徒的冷漠,並且導致她們結婚——我不會扯太遠說「迷失的小子們」——但我只會稱爲「乾淨的基督徒男孩」,就是一個月去好幾次教會,而且有本聖經的人。在那樣的基礎上,一個女人得到與一位男人建立關係的理由——一個不會帶領、不是真正愛主,但會來教會的男人。

這樣的結局幾乎每次都會是令人心碎的,如今她們在一個她感到落入盟約關係的陷阱婚姻之中,因此她試圖去「修理」她的丈夫。這是沒有用的,所以她希望可能有了孩子就會修正他們的婚姻。他們有了小孩,現在父親不是教養他們的孩子親近主,而是遠離祂。

所以,根據前車之鑑,我試著去輔導在鄉村教會單身男女的方法就是,把自己放在事工之中,並且服事主。

女孩,投身在事工裡吧!有個女孩跟我們住在一起,她約三十歲左右,她帶領一個事工,在全國各地運作女子的門徒訓練小組,在十一或十二個州裡,將她的生命投注在五十或六十個領袖當中。她透過古德恩(Wayne Grudem)的系統神學帶領這些門訓小組,並且最近更透過創世記進行對神話語強而有力的研讀。她會喜愛結婚,但她不會等待結婚而阻礙了她的生活,因爲她的生活是有價值的。

甚至當我想到幫助構成這當中其中一些問題的年輕女孩時,她已經投身去服事主了,寫作、教導、訓練、開放她的家來照顧其他的女性、鼓勵其他的女性在聖經文化裡發展。而我想,這就是基督爲她們所做的:成全、激勵人心、滿足靈魂、福音的事工。

Tony Reinke(託尼·瑞科)是渴慕神的資深撰稿人,著作有《手機改變你的12種方式》(暫譯,2017年出版),《約翰·牛頓論基督徒生活》(暫譯,2015年出版)和《點燃!基督徒讀書指南》(暫譯,2011年出版)的作者。他是「Ask Pastor John」播客的主持,與妻子和三個孩子住在明尼阿波利斯-聖保羅都會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