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們,不要低估了牧者團契的價值(TGC)

弟兄們,不要低估了牧者團契的價值

加爾文的團契在16世紀的日內瓦每週五早上可以見面三個小時,但我們做不到,因爲我們彼此相距甚遠。那麼我們的牧者團契該是什麼樣的呢?我們做三件事:會面、禱告和短信聯繫。

作爲牧師,你覺得自己能夠長期做下去嗎?

根據最近的一項調查,去年近三分之一的牧師曾認真地考慮過放棄全職事工。其他數據顯示:50%的新牧師將在頭五年內離職。儘管這些數字令人震驚,但卻是真實發生的情況。我們很多人都目睹了不少牧師在他們還有許多恩賜可以發揮的時候選擇了辭職。

16世紀的模式

儘管這一情況有一定的當代性,但長期擔任教牧需要面臨的挑戰絕不是一個新現象。當約翰·加爾文在1541年回到日內瓦時,他招募的頭十位牧師平均只任職了3年。加爾文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之一便是建立牧者團契,一個在事工中互相支持的地區性牧者團契。自此,日內瓦牧師的平均任期增加到了14年。

正如斯科特·馬內奇(Scott Manetsch)極具啓發性的著作詳述那樣,當時的牧師團契每週都會聚集在一起討論當地教會的事務、探討神學問題,彼此建立,辯論有爭議的教義,並就神學和事務議題做出統一的聲明。他們招募和派遣牧師,相互問責,並爲神國的益處制定戰略。同時他們也作爲一個團隊與整個歐洲的其他改革宗分支保持聯繫,並鼓勵支持基督教會正在衰落的那些團體。他們是真正的牧師團契,互相平等並共同處理個人、事務、教義和教會問題。

組建當代的牧者團契

當今的牧師在考慮如何避免倦怠並做好事工時,這種16世紀的模式值得效仿。多年以來,我已經親眼目睹了一些牧師朋友和熟人犯下可怕的罪,以至於失去了事奉的資格。我知道事奉的壓力、罪的誘惑和生活的沮喪同樣很容易讓我跌倒。我有一位很棒的妻子和一些敬虔的長老,沒有他們我將一事無成。但我仍然決定主動出擊,聯繫我所在宗派中的七位牧師成立我們自己的團契。這個決定已成爲我生命中最美好的祝福之一。

加爾文的團契在16世紀的日內瓦每週五早上可以見面三個小時,但我們做不到,因爲我們彼此相距甚遠。那麼我們的牧者團契該是什麼樣的呢?我們做三件事:會面、禱告和短信聯繫。

第一,會面。

我們每年見面三次。其中一次碰面是在我們宗派的全國性會議上,第二次會面在與其他牧師的爲期三天的年度退修會上,第三次會面是在我們一起參加的爲期三天的退修會上。退修會變得很重要,因爲我們會深入彼此的生活並刻意地爲彼此祈禱。我們還通過Zoom每月視頻見面。我們討論教牧問題和個人問題。每次通話都有一個主題,並且只持續一個小時。

第二,禱告。

我們在所有的會面中都會共同禱告,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承諾定期爲彼此祈禱。我知道我在全國有各地的弟兄們持續地爲我祈禱,認識到這點很重要。當我們中的一個人遇到教牧危機,或著要參加重要的長老會議,又或是教會裡有處於絕望境地的成員時,我們會發出特定的禱告請求。我們每個人都知道我們有一個會立即爲彼此代禱和給予鼓勵的團契。

第三,短信聯繫。

我的教會同工和家人會告訴你,我不是一個熱衷科技的人。然而與其他牧師的短信聯繫給我們團契帶來很大的變革。最近我在糾結一個神學問題,然後把這個問題發短信給其他牧師,在10分鐘內,我得到了一份可供參考的書籍清單、可供閱讀的文章以及一些關於這個主題的好意見。

找一些弟兄

親愛的牧師,你需要一群弟兄作你的同伴。擁有牧者團契是你可以享受的最大恩賜之一,也是在事工中不灰心或不偏離的最重要方法之一。

它是否需要投入你可能覺得不必付出的時間?有可能。但是我的朋友,你無法承擔不這麼做而導致的後果。加爾文的牧者團契每週會面幾個小時。他們擠出時間而每個人都因此受益。所以你也同樣可以擠出時間來參與團契。你會因此成爲更好的丈夫、父親、牧師和門徒。

也許你覺得你認識的弟兄不夠多,那麼就去尋找他們。要開始,你至少需要三個弟兄與你並肩同行。你不需要完美的弟兄,只需要一些同樣需要幫助的弟兄。如果他們擁有不同的角色和優點,通常會很有幫助。一位可能擁有深刻的神學洞察力、一位具有獨特的牧者智慧,以及另一位有提出難題的非凡勇氣。在一個團契裡,你們會很好地爲彼此服事。

在服事中尋求陪伴不是有罪的軟弱,而是屬神的智慧。抵制那種說「我無需這樣一個團契」的驕傲。無論是在鼓勵還是問責方面,你都需要其他人進入你的生活。我們都需要人來提醒我們的職務、職責以及我們對聖潔的呼召。當你想放棄的時候,當你迷茫的時候,當你在事工裡信心變得冷淡的時候,或者當你對牧養的羊群失去愛的時候,那些熟知你的弟兄會幫你回轉向神。

弟兄們,我們面前的禾場是豐饒的,有結出永恆果實的潛力,但也充滿了試煉和試探,而你無須獨自面對這些困難。找一個腓利門,保羅說他使聖徒們聖靈充滿。找一個巴拿巴,他擅長鼓勵別人。尋找願意與你同行的弟兄。也許正是這些夥伴中的一位點燃了復興的火花,福音之火開始席捲我們的國家甚至我們的世界。牧者團契是牧師可以享受的最大恩賜之一,也是教牧最關鍵的要素之一。

福音聯盟 中文 標誌

來源: 福音聯盟 弟兄們,不要低估了牧者團契的價值

譯:王亞運;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Brothers, Don’t Underestimate the Value of Ministerial Fellowship.

Jason Helopoulos(傑森·海洛布魯斯)是密西根州東蘭辛市大學改革宗教會的主任牧師,也是《家庭敬拜:蒙恩從家庭敬拜開始》(A Neglected Grace: Family Worship in the Christian Home, 中文版由中國主日學協會出版)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