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基督徒不僅是一個良心有平安的人,他更是一個會在內心中爭戰的人。人們會知道他,是因為他會奮力爭戰,但同時也享有平安。(萊爾) “A true Christian is one who has not only peace of conscience, but war within. He may be known by his warfare as well as by his peace.”JC Ryle

爭戰(萊爾)

真正的基督徒不僅是一個良心有平安的人,他更是一個會在內心中爭戰的人。人們會知道他,是因為他會奮力爭戰,但同時也享有平安。(萊爾) “A true Christian is one who has not only peace of conscience, but war within. He may be known by his warfare as well as by his peace.”JC Ryle

真正的基督徒不僅是一個良心有平安的人,他更是一個會在內心中爭戰的人。人們會知道他是基督徒, 是因為他會奮力爭戰,但同時也享有平安。(萊爾)

“A true Christian is one who has not only peace of conscience, but war within. He may be known by his warfare as well as by his peace.” – J. C. Ryle

翻譯:MT/RTV
授權:RefToons www.reftoons.com


《聖潔》第4章: 爭戰

  • 萊爾(J. C. RYLE )著 
  • 張百合譯
  1. 真基督教信仰是一場爭戰
  2. 真正的基督教是信心的爭戰
  3. 真正的基督教是一場美好的爭戰

「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提前6:12)

一個奇特的事實是,大多數人,不論少男少女,老人小孩,貴族平民,富家窮戶,博學多識的還是沒有學問的,都對戰爭、戰役和戰鬥充滿濃厚的興趣。

事實很簡單,如果一個英國人對滑鐵盧、因刻曼、巴拉克拉瓦、勒克瑙的戰事毫不關心,那麼我們會說這個人真是冷漠乏味的,在德法戰爭期間,如果一個人不會因色當、斯特拉斯堡、麥次和巴黎的戰鬥而感動、顫慄的話,我們要說他的心是冷酷而麻木的。

但是,有一種戰爭比任何一場人類進行過的戰爭重要得多。它不僅僅關乎兩三個國家,而是與每一個生在這個世界上的基督徒緊密相關。我所說的戰爭是「屬靈」的戰爭,是每一個想要得救的人都必須進行的、關乎他靈魂的戰爭。

我知道,許多人對這場戰爭一無所知。你和他們談起它,他們就會把你當作瘋子、宗教狂或傻瓜。然而,這場戰爭卻和這世界上曾發生過的任何戰爭一樣現實和真實。它有肉搏的衝突和創傷,有警醒和疲勞,有攻有守,有輸有贏。最重要的是,它具有嚴重、巨大和特別的後果。在地球上的戰爭中,國家所承受的後果常常是暫時的,可以補救的。而屬靈的戰爭卻不同,因為這一戰爭一旦結束,其「後果」便不可改變,存到永恆。

正是在論及這一戰爭時,保羅熱切地勸勉提摩太:「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我在本文中講論的也正是這場戰爭。我將這主題與成聖和聖潔緊密結合起來。一個想知道真聖潔本質的人,一定要明白,基督徒是「一個爭戰的人」。要想聖潔,我們就必須爭戰。

 I.首先我不得不說的是:「真基督教信仰是一場爭戰」。

真正的基督教信仰!讓我們注意「真正」這一用詞!如今世界上流行的大量信仰並不是真正的、名符其實的基督教。它勉強說得過去,滿足了昏昏欲睡的良心卻不是貨真價實的。它並不是一千八百年前被稱為基督教的真東西。成千上萬的男男女女每逢禮拜天都到教堂或別的禮拜場所去,並自稱為基督徒。他們的名字在洗禮登記冊上。他們活著時被認為是基督徒。他們結婚時,用的是基督教的婚禮儀式。他們希望死後能按基督徒的名義安葬。但你在他們的信仰中,看不到任何「爭戰」!對於屬靈的奮爭、竭力、衝突、捨己、警醒和爭戰,他們簡直是一無所知。這樣的基督教信仰可能會令人滿意,而任何說它不好的人都被認為是不近人情和沒有愛心的。但這肯定不是聖經所講的基督教信仰;不是主耶穌所建立、祂的門徒所宣講的信仰;不是那種能產生聖潔的信仰。真正的基督教信仰是「一場爭戰」。

真正的基督徒被呼召做戰士,並且從他歸正的那一天直到死時,言行舉止都必須像一名戰士一樣。他不可以過一種悠閒、懶惰和安逸的信仰生話;他一時一刻也不能幻想可以在走向天堂的路上睡覺、打盹,就像是在舒服的馬車中旅行一樣。如果他的基督教信仰的標準來自今世之子,那麼他可能會滿足於這些想法;然而,他卻在神的話語裡不能為此找到任何支持。如果聖經是他信仰和實踐的準則,他將會發現,有關這事的行動方針已經寫明瞭:他必須「爭戰」。

基督徒戰士和誰爭戰呢?絶不是和其他基督徒。如果以為這場爭戰就是在基督徒之間進行無休止的爭論,這樣的宗教觀點是可悲的!如果一個人只有捲入到教會之間、教堂之間、宗派之間,派別之間、團體之間的爭竟中才感到滿足,那麼這樣的人對於他本該知道的東西實際上是一無所知的。毫無疑問,有時為了明確教會條款、禮拜規程和宗教禮儀的正確解釋,有時訴諸教會議會或總會是絶對必要的。但是,按總體原則來講,當基督徒把精力浪費在互相爭吵上,把時間白花在瑣碎的拌嘴上時,就是最大地助了罪。

不是這樣的爭戰!基督徒根本的爭戰是與世界、肉體和魔鬼的爭戰。這三者是他一生都要與之爭戰的仇敵,也是他必須與之爭戰的三個主要仇敵。除非他戰勝這三者,否則其它的勝利都是無用和虛空的。倘若他擁有天使一樣的性情,而不是墮落的造物,那麼這場爭戰就不那麼重要了。然而,面對一顆敗壞的心,一個忙碌的魔鬼和一個佈滿陷阱的世界,他要麼「爭戰」,要麼失喪。

基督徒必須和「肉體」爭戰。這哪怕在歸正之後,他裡面仍帶著傾向於邪惡的本性和一顆如水般軟弱、不穩固的心。這樣的心在今生始終不可能脫離不完全,奢望它變得完全不過是一種悲慘的妄想。為了不讓這顆心迷失方向,主耶穌吩咐我們要「警醒祈禱」。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因此需要每日在禱告中爭戰和摔咬。保羅說,「我攻克己身,為要叫身服我」。「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可14:38;林前9:27;羅7:23-24;加5:24;西3:5)

基督徒必須和「世界」爭戰。他必須每日抵擋這個強大敵人狡猾的影響力,沒有每天的爭戰是無法克服的。貪愛世界上的好東西,害怕世人的嘲笑和責備,私下想和世界保持一致,私下想照著世人的樣子行事,只要不走極端就行——所有這些,都是不斷困擾基督徒行走天路的屬靈仇敵,必須治服才行。「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所以凡想要與世俗為友的,就是與神為敵了。」「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面了。」「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不要效法這個世界。」(雅4:4;約一2:15;加6:14;約一5:4;羅12:2)

基督徒必須和「魔鬼」爭戰。人類的古老仇敵沒有死。自亞當和夏娃墮落至今,牠都「在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極力地要圖謀一個大目標——毀壞人的靈魂。牠從不打盹,從不睡覺;牠像獅子般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噬的人。牠是個看不見的仇敵,牠總是在無形中靠近我們,在我們行走的路上,在我們的臥榻周圍——牠窺探著我們所有的道路。作為從起初就是殺人的和撒謊的,牠日夜做工,為把我們拖進地獄裡。牠總在對我們的靈魂發動進攻,有時通過迷信,有時藉著不信;有時通過這種陰謀,有時藉著那種詭計。「撒但想要得著你們,好篩你們像篩麥子一樣。」。要想得救,我們就必須每天抵擋這個強大的仇敵,並且只能用警醒、祈禱、爭戰和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趕牠出來」。沒有天天的爭戰,就無法將這全身武裝的強壯敵人拒之心外,不許進來(伯1:7;彼前5:8;約8:44;路22:31;太17:21;弗6:11)。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這些話太激烈了。你認為我說得過火、過分誇大其辭了。你在悄悄地對自己說,沒有這些麻煩、爭戰和鬥爭,英國的男男女女也一定會進天堂的。請你再聽幾分鐘,我要為神向你說幾句。要記得英國最有智慧的將軍的一句格言:「在戰爭時期,最槽糕的錯誤是低估敵人,並且只想打場小戰役。」這場基督徒的戰爭可不是輕省的。請注意思考我說的話。聖經上怎麼說?

「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

「受苦難,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

「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為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武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

「要努力進窄門!」「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

「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

「沒有刀的要賣衣服買刀。」

「你們務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穩,要做大丈夫,要剛強。」

「打那美好的仗,常存信心和無虧的良心。」(提前6:12;提後2:3;弗6:11-13;路13:24;約6:27;太10:34;路22:36;林前16:13;提前1:18-19)

這些話對我來講是清楚明白、確定無疑的。如果我們願意接受的話,它們所教導的都是同一個偉大的功課。這功課就是,真正的基督教是一場爭鬥、戰爭和戰役。那些自以為是譴責「戰爭」,教導我們要靜靜坐著「將自己交給神」的人,在我看來,是誤解了聖經,並犯了彌天大錯。

英格蘭教會在洗禮會上說些什麼?毫無疑問,這聚會的儀式及其措辭不是神所默示的,就像任何未受默示的作品一樣,它有自己的缺陷;但是,對於地球上成千上萬宣認並自稱為英國國教成員的人,這儀式的用語仍然頗具份量。它是怎麼說的呢?它告泝我們,對每一個被允准進入英國國教的新成員,都有以下詞句被用在他們身上:我奉父、子、聖靈的名義給你施洗。……我將這孩子劃上十字架的記號,以此為證,他將不恥於宣稱基督被釘十字架的信仰,並在基督的旗幟下勇敢地與罪、世界和魔鬼「爭」戰,做基督忠心的戰士和僕人,直至生命的終結。

當然,我們都知道,在無數情況下,洗禮僅僅是一種形式,父母將孩子帶到洗禮盆時,沒有帶著信心,沒有祈禱,也沒有思考,因而也沒有得祝福。在這樣的情況下,那些相信洗禮會像藥一樣「自動」醫治的人,以及那些認為自己敬虔不敬虔、禱告不禱告都能為孩子得著同樣益處的父母,他們的想法真是不可思議。但無論如何,有一件事是非常肯定的:每一個受洗的國教會成員都自己宣稱是「耶穌基督的戰士」,並保證「在基督的旗幟下與罪、世界和魔鬼爭戰」。懷疑這一點的人最好拿起他的英國國教祈禱本讀讀、做做標記,學習一下它的內容。許多非常熱心的教會成員最糟的狀況是,他們對自己的祈禱書所包含的內容全然無知。

不論我們是不是國教的成員,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這場基督徒的爭戰是一個偉大的事實,也具有極大的重要性。它不像教會治理和儀式之類的事,在這些事上人們可以有所不同,然而卻不影響他們最終進天堂。我們一定要爭戰,這是必須的。耶穌基督給七個教會的書信中,只有那些「得勝」的享有應許。哪裡有恩典,哪裡就有衝突。信徒是戰士。非爭戰沒有人能聖潔。得救的靈魂總是爭戰過的靈魂。

這場爭戰具有「絶對的必要性」。不要認為我們可以在這場戰爭中保持中立,作壁上觀。在國家間的爭戰中,這樣做或許還行得通,然而在關乎靈魂的衝突中,這樣做是絶對不可能的。深為許多政客所喜愛自恃的不干涉政策,「巧妙地不作為」策略,保持沉默任其自然的圖謀——所有這些在基督徒的爭戰中根本不合適。在這裡,任何人都不能以他是「一個和平的人」為藉口而逃脫。與世界、肉體、魔鬼和睦,就是與神對立為敵,並行在引致滅亡的寬路上。我們沒有機會,沒有選擇。要麼必須爭戰,要麼必定失喪。

這場爭戰具有「普遍的必要性」。沒有哪個等級、階層和年齡可以請求豁免,或是,逃避這場戰鬥。牧師和平信徒,講道者和聽道者,年老的和年少的,髙階的和低層的,富貴的和貧窮的,上流人土和普通居民,國王和臣民,地主和佃戶,有學問的,沒學問的——所有人都一樣有責任拿起武器去爭戰。世上一切人與生俱來都帶著一顆充滿驕傲、不信、懶惰、世俗和罪惡的「心」。一切人都住在一個使靈魂跌入網羅、陷阱和圈套的「世界」中。在所有人身旁都圍繞著一個忙碌、不停歇和充滿惡意的「魔鬼」。所有人,上至宮廷女王,下至濟貧院貧民,要想得救,都必須爭戰。

這場爭戰具有「持久的必要性」。它不容許有喘息的時間,沒有休戰,沒有中止。無論是工作日或是禮拜天,私下裡還是公開場合,家中壁爐旁或是身處外地,是管理口舌脾氣的小事還是治理國家的大事,這場基督徒的爭戰都要無休止地進行。和我們交鋒的敵人從不休假,不打盹、不睡覺。只要我們一息尚存,就必須穿戴軍裝,並牢記我們是在敵人的地盤上。一位彌留的聖徒說:「縱然在約旦河邊,我仍感到魔鬼在啃我的腳跟。」我們必須戰鬥至死。

讓我們好好考慮這些事。讓我們小心,務必確保我們個人的信仰是真實正確、誠實無偽的。許多所謂的基督徒最為悲慘的症狀是,他們的基督教全無衝突和爭戰。他們吃、喝、穿戴、工作、娛樂、賺錢、花錢,每週勉強地參加一兩次正式的教會聚會。但是關於重大的靈魂爭戰——它的警醒和掙紮,痛苦和焦慮,戰鬥和爭競——對所有這一切,他們似乎一無所知。我們要小心,不要讓這樣的事發生在我們身上。靈魂最糟糕的狀況是:壯士披掛整齊,看守自己的住宅,他的財物平安無事——魔鬼任意擄去男人和女人,而這些人卻毫不反抗。最可怕的鐐銬是囚犯既看不見也覺察不到的(路11:21;提後2:26)。

如果能感到內心的爭戰和衝突,我們就可以為自己的靈魂感到安慰。內心的爭戰和衝突是基督徒真正聖潔的一貫伴侶。我知道,它並不是一切,但它十分重要。我們是否發現自己內心深處有屬靈的爭戰呢?是否感到有情慾和聖靈相爭,聖靈和情慾相爭,使我們不能去做自己願意的呢?(加5:17)是否感到心中的兩個律爭著做主呢?我們是否感到有內在的戰爭呢?好吧,讓我們為此感謝神!這是好兆頭,因為這很可能是成聖偉大工作的證據。所有真正的聖徒都是戰士。所有這一切都比冷淡、停滯、死氣沉沉和無動於衷好。感到這一切就表明我們的狀況比許多人好。大部分所謂的基督徒完全是漠然、麻木的。撒但像今世的君王一樣,是不會和自己的臣民打仗的。很明顯我們絶不是撒但的朋友。撒但攻擊我們這個事實,應該讓我們的心靈充滿盼望。我要再次說,我們應該感到安慰。神的兒女身上有兩大標記,我們擁有其中之一:「一個人既可以從內在的平安也可以從內在的爭戰顯示出他是神的兒女」。

 Ⅱ.現在,我進入與我所闡述主題有關的第二點:「真正的基督教是信心的爭戰」。

在這一點上,基督徒的爭戰絶不像這個世界的衝突。它不仰仗強大的膀臂,不依靠眼明腳快,所使用的武器也不是屬肉體的;基督徒的爭戰是屬靈的爭戰。而信心是得勝的關鍵。

「對神記在聖經上的真理普遍相信」,是基督徒戰士品格的主要根基。基督徒之所以是基督徒,做他所做的,想他所想的,行他所行的,盼他所盼的,表現他所表現的,都是為了一個簡單的原因——他相信聖經所啟示和定規的命題。「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祂賞賜那尋求祂的人。」(來11:6)

如今許多人都愛談論沒有教義和教條的信仰。這種信仰一開始聽起來不錯,從遠處看也很美。然而,一旦我們坐下來審查、考慮,就會發現這簡直是件不可能的事。說它存在,就等於說沒骨沒筋的軀體存在一般。除非人相信「什麼信仰內容」,否則他不會在他的信仰中成為什麼人或為其信仰成就什麼。就連那些宣稱持有可憐的、不能給自己帶來安慰的自然神論觀點的人,都不得不承認他們還是相信某種東西。他們尖刻地嘲笑他們稱之為「教條主義」的神學和基督徒的信仰,可是他們自己仍然懷有某種信仰。

對真基督徒而言,信心是其屬靈生活的支柱。除非人心中銘刻著他深信的某些重大原則,否則不可能嚴肅認真、盡心竭力地與世界、肉體和魔鬼爭戰。也許他並不清楚這些重大原則是什麼,也不能解釋它們或把它們寫下來,然而它們確實存在,並且在有意無意間,形成了他信仰的根基。不論你在哪兒看到一個人,他是富有是貧窮,有學問還是沒學問,只要他與罪勇敢爭戰併力圖制服它,你都可以肯定,這個人相信某些重大的原則。有位詩人寫下這樣的名句:

任由無禮的狂熱者為他們的信仰而戰,生活方式正確的人,什麼事盡都無誤。

這詩人是個聰明人,卻是個蹩腳的神學家。沒有信仰和信心,就不可能有正確的生活方式。

「對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位格、工作和職分的絶對信心」,是基督徒戰士品質的生命、中心和源泉。

他因著信得見那不能看見的救主,就是那愛他、為他捨己、為他償債、擔負他的罪、承擔他的過犯、為他復活,並在天上神的右邊作他中保的那位。他看見耶穌並緊緊依附祂。看見這位救主並相信祂,他就感到有平安和盼望,而且自願地和自己靈魂的仇敵爭戰。

他看見自己的許多罪,軟弱的心靈,誘惑人的世界,忙碌的魔鬼;倘若他只看到這些,就很可能會非常絶望。然而,他也看見一位大能的救主,一位代求的救主,一位憐憫的救主——祂的血、祂的義、祂永遠的祭司身份——他相信所有這些都是他的。他看見耶穌,並將自己全部的重擔都交給祂。一看見祂,他就意氣風發地繼續戰鬥,並滿心相信,靠著愛他的主,他就將得勝有餘(羅8:37)。

對基督的同在和祂隨時幫助的慣常而又活潑的信心是「基督徒戰士爭戰得勝的秘訣」。

決不要忘記,信心有程度之分。人相信的程度不盡相同,即使同一個人也有信心的高峰和低谷,某個時期的信心比另一個時期更堅定。根據信心的程度,基督徒在爭戰中大獲全勝或戰績平平,贏得勝利或不時被擊退,鬥爭成功或是戰役落敗。一個擁有最大信心的人總是最幸福最安舒的戰士。確信基督的愛和不斷的保護,這比其它任何東西都更能減輕戰爭帶給人的憂慮。內心相信基督站在他一邊、勝利是必然的,這比其它任何東西都更能使他承受對罪的警醒、爭鬥和摔跤所帶來的疲勞。「信德的盾牌」能撲滅惡者的一切火箭。能說「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的人,才能在患難時說「我不以為恥」。能寫下「我們不喪膽」,「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的人,也同時寫道:「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說過「我因信神的兒子而活」的人,在同一書信中也說,「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打在十字架上」。說「我活著就是基督」的人,在同一封書信中也說,「我無論在什麼景況都可以知足」,「凡事都能做。」信心越大,勝利越大;信心越大,內心的平安越大(弗6:16;提後1:12;林後4:16-18;加2:20,6:14;腓1:21,4:11,13)!

我想,無論怎樣高估信心的價值和重要性都是不過分的。使徒彼得將信心稱為「寶貴的」(彼後1:1),這是正確的。要講述基督徒戰士因信心而得的勝利,哪怕是其中的百分之一,時間也是不夠的。

讓我們拿出聖經,仔細閲讀希伯來書第十一章。讓我們注意這裡記下來的一長串先賢的名字,從亞伯一直到摩西,他們生活在基督由童女瑪利亞生出,藉著福音,將不能死的生命完全彰顯出來之前。讓我們好好注意,在抵擋世界、肉體和魔鬼時,他們贏得了哪些爭戰。然後讓我們銘記,正是「相信」成就了這一切。這些人盼望所應許的彌賽亞。他們看見了那位不能看見的。「古人在這信上得了美好的證據。」(來11:2-27)

讓我們看看早期教會的歷史。看看早期的基督徒是怎樣在異教皇帝最猛烈的迫害下毫不動搖、持守信仰至死不渝的。幾個世紀以來,從來不乏像坡旅甲(Polycarp)和伊格那修(Ignatius)這樣寧死也不否認基督的人。罰金、牢獄、折磨、火刑與刀劍都不能摧毀高貴的殉道軍隊的士氣。整個羅馬帝國的權勢,這世界大淫婦的力量,都被證明不能撲滅這信仰,儘管這信仰只是由巴勒斯坦的幾個漁民和稅吏開始的!從此讓我們記住,「相信」那看不見的耶穌是教會的力量所在。他們得勝是因著信。

讓我們查看宗教改革的真實故事。讓我們研究其領頭勇士的生活,他們有威克理夫(Wycliffe)、胡司(Huss)、路德(Luther)、李德利(Ridley)、喇提美爾(Latimer)和胡伯(Hooper)。讓我們注意,這些驍勇的基督戰士是如何在一大群敵手面前堅定不移,隨時準備為自己的信仰原則獻身的。他們進行了怎樣的戰爭!他們維護了怎樣的論點!他們忍受了怎樣的反駁!面對一個武裝的世界,他們展示了何等堅定的決心!從此讓我們記住,「相信」那看不見的耶穌,這是他們勇力的秘密。他們得勝是因著信。

想想最近一百年來在教會歷史上刻下偉大印記的人。看看諸如衛斯理(Wesley)、懷特菲爾德(Whitefield)、維恩(Venn)和羅曼(Romaine)這樣的人,是如何在他們的時代孤身挺立,在權貴的反對,和我們國土上十分之九自稱為基督徒之人的誹謗、嘲笑和逼迫之下,復興了英國的信仰的。讓我們觀察像威廉·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哈沃格克(Havelock)、海德雷·威卡思(Hedley Vicars)這樣的人,是怎樣在最艱難的境遇中見證基督,甚至在軍隊的飯桌旁和下議院中高舉基督的旗幟。讓我們注意,這些高尚的見證人是如何勇敢無畏,堅持到底,甚至贏得了他們最大敵人的尊重的。從此讓我們記住,「相信」那位看不見的基督是他們所有品格的關鍵。他們憑著信心生活、行事、站立並且得勝。

誰想過基督徒戰士的生活嗎?那就祈求信心吧。信心是神賜的,祈求它的人絶不會白求。你必須先相信,後行動。人如果在信仰上毫無作為,原因是他們不信。信心是邁向天堂的第一步。

你想在基督徒戰士的爭戰中大獲全勝嗎?那就祈求信心不斷增長吧。在每天的生活中都住在基督裡,更加靠近基督,更緊地抓住基督。讓門徒的祈禱成為你日常的祈禱:「求主加増我們的信心。」(路17:5)如果你有任何信心的話,就熱切謹守它。它是基督徒品格的城堡,整個要塞的安全都取決於它。它是撒但喜歡攻擊的地方。如果信心被推翻,一切就都落在了撒但的掌握中。因此,如果我們熱愛生命,就必須在此特別警醒。

 Ⅲ.我最後要說的是:「真正的基督教是一場美好的爭戰」。

用「美好」一詞來形容戰爭,的確有些奇怪。這世上所有的戰爭或多或少都是有害的。當然,在許多情況下,戰爭是絶對必須的——為了獲得國家的自由,為了阻止侍強淩弱——擔它仍然是有害的。它使人蒙受巨大的流血和痛苦。它使無數人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突然進入了永恆。它喚起人類最壞的激情。它造成巨大的浪費和財產的損失。它使愛好和平的家庭中充滿了悲痛的寡婦和孤兒。它使貧窮、稅收和民族憂患四處蔓延。它打亂了所有的社會秩序。它打斷了福音工作,妨礙了基督教宣教事工的進展。簡言之,它實在是一件遺害無窮的壞事。每一個祈禱的人都應該晝夜呼求:「求主在我們的時代賜下和平。」然而,有一場戰爭卻是真正「美好」的,在這戰爭中沒有損失。這戰爭就是基督教的戰爭;這戰鬥是靈魂之戰。

有什麼理由把基督徒的爭戰稱作是「美好的戰爭」呢?這場爭戰在何處體現出其優越於世人的戰爭呢?讓我來考察這事並依次揭示出來。我不敢忽略這個題目,不去注意它。我不希望任何開始過基督徒戰士生活的人沒有計算其中的代價。我不想向任何人隱瞞:如果他想聖潔並見主面,他就必須爭戰,而這場基督徒的爭戰,雖然是屬靈的,但卻是真實而又激烈的。它需要勇氣、膽識和毅力。但是,我也要讀者知道,只要他們開始這場戰鬥,就會得著豐富的鼓勵。聖經沒有號召基督徒無緣無故地去打那「美好的仗」。讓我試著表明我的意思。

(a)基督徒的爭戰是美好的,「因為它有最好的將領指揮」。

所有信徒的領導者和指揮官是我們那有神性的救主,主耶穌基督——一位有著完美的智慧、無限的慈愛和全然的能力的救主。我們救思的元帥從不失敗,祂必將帶領祂的戰士走向勝利。祂從不作任何無用的軍事行動,判斷從不失誤,也從不犯任何錯誤。祂的眼睛一直看著跟隨祂的人,他們中最大的到最小的都蒙祂看顧。祂軍隊裡最卑微的僕人也不會被遺忘。最軟弱的和病得最厲害的都得到照顧、記念,並保守以致得救。祂用自己的血買贖的靈魂實在是太寶貴,不容浪費和丟棄。這當然是美好的!

(b)基督徒的爭戰是美好的,「因為它有最好的援助」。

儘管每個信徒自身都是軟弱的,然而聖靈卻住在他裡面,他的身體也是聖靈的殿。因為他是蒙父神揀選,被神子的寶血洗淨,又被聖靈更新的,所以他進入爭戰並不是自己徵召自己,而且他絶不是孤軍奮戰。聖靈每天在教導、帶領、指引他。聖父用全能的力量守衛他。他在下麵的山谷中爭戰時,聖子在時刻為他代求,好像摩西當時在山上代求一樣。這種三股合成的繩子是永遠不會折斷的!他每天的供應和補給永不斷絶。他的軍需部決不會出錯。他的糧食和水都有保證。單憑自己,他顯得如蟲一般軟弱,可是在主裡面他必剛強行事,英勇善戰。這當然是美好的!

(c)基督徒的爭戰是美好的,「因為它有最好的應許」。

每一個信徒都擁有那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這些應許在基督裡都是「是的」和「阿們」的——都一定要實現,因為它們是那位決不撒謊者所發出的,祂有力量成全也願意成全祂的話。「罪必不能作你捫的主。」「賜平安的神,快要將撒但踐踏在你們腳下。」「在你們心裡動了善工的,必成全這工,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超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我的羊……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裡把他們奪去。」「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絶,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羅6:14,16:20;腓1:6;賽43:2;約10:28-29,6:37;來13:5;羅8:38-39)這些話真是有金子的份量!誰不知道像在勒克瑙戰役中,援助即將到來的應許曾如何使圍城中的守兵歡欣鼓舞,群情高漲?難道我們未曾聽說過「夜晚之前援助即到」的應許,對滑鐵盧戰役的勝利有何等影響?然而,所有這些應許,與信徒的寶貴財富(即神永恆的應許)相比,都算不了什麼。這當然是美好的!

(d)基督徒的爭戰是美好的,「因為它有最好的結果」。

這場爭戰無疑有著巨大的掙紮,痛苦的衝突、傷口、憂傷、警醒、禁食和疲勞。儘管如此,每一個信徒,無一例外,都「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8:37)。基督的戰士,從來沒有一個失喪、失蹤或被撇在戰場上死去的。在基督的軍隊中,不需要為任何人哀悼或哭泣,因為軍官和士兵都不會陣亡。在最後一個夜晩來臨時,人員花名冊還和早上的一模一樣。從倫敦出發參加克裡米亞戰役的英國戰士是一隊雄壯的戰士,而他們中許多驍勇士兵的屍骨都埋在了異國,再沒有回到倫敦。然而,當基督的軍隊到達「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經營所建造的」時,與他們的結局簡直是大相逕庭。那時將不會缺少任何人。我們偉大元帥的話將被證明是真實的:「你所賜給我的人,我沒有失落一個。」(約18:9)這當然是美好的!

(e)基督徒的爭戰是美好的,「因為它為那些進行爭戰的靈魂帶來益處」。

所有其它的戰爭都具有一種降低人性、破壞道德的邪惡傾向。它們挑起人裡面最壞的激情,使人的良心變得剛硬,削弱和破壞信仰和道德的根基。只有基督徒的爭戰要將人裡面存留的最美好的東西召喚出來。它促進謙卑和仁愛,減少自私和世俗,使人愛慕上面的事。從來沒聽說哪個老人、病人或垂死之人後悔為基督的緣故與罪、世界和魔鬼爭戰過。他們唯一的遺憾是沒有更早地開始事奉基督。傑出的聖徒腓力·亨利(Philip Henry)的經歷並不是獨一無二的。他在最後的日子對家人說:「你們都要記住,一生事奉基督,是人能在地上過的最幸福的生活。」這當然是美好的!

 (f)基督徒的爭戰是美好的,「因為它給世界帶來益處」。

所有其它的戰爭都具有極大的破壞性,造成嚴重的災難、創傷和損害。軍隊行軍經過的地方,給當地居民帶來可怕的蹂躪:所到之處引起窮困、荒涼和破敗。與之相伴的總是對人身、財產、感情和道德的傷害。然而,基督徒戰士帶來的影響卻與此截然不同。他們無論住在哪裡,都是一個祝福。他們提高了信仰和道德的標準。他們總是抑制醉酒、不守安息日、放蕩淫逸和欺詐的行為。就連他們的敵人都不得不尊重他們。不管到哪裡,你都會發現,兵營和駐軍很少給居民帶來好處。但是無論到哪裡,你都會發現,幾個真基督徒的存在就是一個祝福。這當然是美好的!

(g)最後,基督徒的爭戰是美好的,「因為那些爭戰的人最終得到榮美的賞賜」。

誰能說出基督將怎樣酬報所有對祂忠心的人?誰能估算我們神聖的軍長為那些在人前認祂之人所預備的好東西?為感謝凱旋的戰士,國家授予他們獎章、維多利亞十字勛章、養老金、貴族爵位、榮譽和各種頭銜、稱號。然而,它不能給予戰士任何經久不衰、持續到永遠的東西,它給的東西不能超越墳墓。像國家授予作戰有功之人的布倫海姆和斯特拉薩耶這樣的宮殿只能供人享用不多的年日。最勇敢的將軍和士兵也總有一天都要下去,面對驚嚇之王。而那些在基督的旗幟下與罪、世界和魔鬼爭戰之人的情形卻遠遠好得多。他在生前可能得不到人的稱讚,走進墳墓時也沒有什麼榮譽,但他將要擁有的卻好得多,因為這是更加持久的。他將得到「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前5:4)。這當然是美好的!

讓我們牢記,基督徒的爭戰是美好的——真正美好、確實美好、絶對美好。然而,我們看見的還只是它的一小部分。我們看到掙紮,卻未見其結局;我們看見戰役,卻未見其賞賜;我們看到十字架,卻未見其冠冕。我們看見一些謙卑、心碎、悔罪、祈禱的人們,他們忍受著艱難,為這個世界所輕視,卻看不見神那雙護佑他們的手、神對他們微笑的面龐,以及祂為他們預備的榮耀國度。這些事還有待顯露。讓我們不要以外表來判斷。關於基督徒的爭戰,有比我們所看見的更多美好的事物。

現在,讓我以幾句實際運用的話來結束我的主題。在我們所處的時代,人們除了戰爭和打鬥之外很少想到別的。鐵一樣的冷酷進入了許多民族的靈魂,在許多地區,其樂融融的景象已不復存在。在這樣的時代,一個牧師應該可以號召人們銘記他們的屬靈爭戰。關於靈魂的偉大爭戰,讓我說幾句結束性的話。

(1)也許你正在「為這個世界的賞賜奮戰」。

也許你正在竭盡全力地賺取金錢、地位、權力或享樂。如果你正是這樣的話,要小心。你正在播下苦痛和失望的種子。除非你注意自己是在幹什麼,否則你最後的結局將是躺在悲慘中。

成千上萬的人曾走過你正在走的道路,當他們醒悟過來,發現這條路以悲慘和永遠的毀滅告終時,為時已經太晚。他們為了財富、榮耀、地位和晉陞辛苦奮鬥,轉身背對神、基督、天堂和那將要來的世界。他們的結局基什麼?太多的時候,他們發現自己的整個人生是個彌天大錯。他們在苦痛的經歷中嘗到了那位垂死的政治家的感受,他在死前幾小時哭喊道:「仗打過了,打過了,卻沒有打勝。」

為了你自己的幸福,今天就立志加入到主的一邊吧。抖落你過去的漠不關心和不信。從那輕率、缺乏理性的世界之道中走出來。背起十字架,做基督的精兵。「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這樣你才能幸福並且安全。

想想這世上沒有信仰原則的人們經常為自由做了什麼。想想希臘人、羅馬人、瑞士人和提洛人怎樣忍受了一切損失,包括生命本身,而絶不屈從於異國。願你倣傚他們的樣子。如果人為了那將朽壞的冠冕尚且付出了這麼多,你為那不能朽壞的冠冕豈不應該做得更多!覺醒,認識到為奴的悲慘吧。為了生命、幸福和自由,起來爭戰吧。

不要害怕應徵在基督的旌旗下。你救恩的偉大首領不拒絶任何來到祂面前的人。就像亞杜蘭洞中的大衛一樣,神隨時接受投靠祂的人,不管這些人覺得自己有多麼不配。沒有任何悔改並相信的人壞到不能編入基督軍隊的地步。所有憑信心來到祂面前的人,都會得到接收、披掛、武裝、訓練,最終被引向完全的勝利。不要害怕,今天就開始,還有位置給你。

一旦你應徵入伍,不要害怕繼續作戰。你越是完全徹底全心全意地作一名戰士,你就會越發覺得你在戰爭中是穩妥的。當然,在這場戰爭結束之前,你會常常有艱難,疲憊和艱苦的搏鬥。然而,不要因這些動搖。與你站在一邊的,比所有與你為敵的更大。永恆的自由或永恆的囚禁是擺在你面前的選擇。選擇自由吧,併為它戰鬥到底。

(2)「也許你已對基督徒的爭戰有所瞭解」,並已經是一個久經考驗的戰士。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聽聽一個同為士兵之人的幾句臨別忠告和鼓勵吧。對你說的同時,我也是在對自己說的。讓我們記住這些話,以此激勵我們的心。有一些事情,我們再怎麼牢記都不過分。

請記住,要想爭戰得勝,必須披戴神的全副軍裝,到死都不能脫下放在一邊。沒有一件軍裝可以棄之不用。真理的腰帶,公義的護心鏡、信德的盾牌、聖靈的寶劍、救恩的頭盔——每一件都是必需的,一件也不能缺。我們沒有一天可以和這軍裝中的任何一件分離。一位二百年前去世的基督軍中老兵說:「我們在天堂穿戴的將不再是軍裝,而是榮耀的衣袍。但在這裡,我們必須日夜穿戴軍裝。我們必須穿著它行走、工作、睡覺,否則就不是基督的真戰士。」【居勞(Gurnall),《穿戴全副軍裝的基督徒》。】

讓我們記住一位受聖靈默示的戰士的莊嚴話語,他在一千八百年前進入安息了:「凡在軍中當兵的,不將世務纏身,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提後2:4)讓我們永遠不要忘記這句話!

讓我們記住,有些人在某段時間內,似乎是名好戰士,他們大聲談論將要做的事,然而在爭戰的日子到來時卻可恥地轉身逃跑。

讓我們永遠不要忘記巴蘭、猶大、底馬和羅得的妻子。無論我們是誰,怎樣軟弱,都讓我們真實、誠懇、純正、忠誠。

讓我們記住,我們慈愛之主的眼睛無論早晨、中午還是晚上都在看顧我們。祂永遠不叫我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祂能體恤我們軟弱時的感受,因為祂也曾被試探而受苦。祂知道戰爭和衝突是怎樣的,因祂也曾被這世界的王攻擊。「我們既然有一位已經升入高天尊榮的大祭司,就是神的兒子耶穌,便當持定所承認的道。」(來4:14)

讓我們記住,在我們以前,成千上萬的戰士也打過我們現在所打的仗,並靠著那位愛他們的主得勝有餘了。他們得勝是因為羔羊的血,我們也能夠這樣。基督的膀臂和過去一樣有力,祂的心和過去一樣慈愛。在我們以前拯救了許多男男女女的那位,是永不改變的。「凡靠著祂進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夠拯救到底」。讓我們丟掉懷疑和恐懼。「要效法那些憑信心和忍耐承受應許的人」,他們正等待我們加入他們的行列呢。(來7:25;6:12)

最後,讓我們記住,時候短少了,主來的日子臨近了。再打幾場戰役,最後的號角就要吹響了。和平的君王將要來統治一個更新了的大地。再有一些戰爭和衝突,我們就將永遠和爭戰、罪、痛苦和死亡告別了。所以,讓我們戰鬥到底,決不投降。我們救恩的首領這樣說:「得勝的,必承受這些為業;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兒子。」(啟21:7)

讓我們以約翰·班揚(John Bunyan)在《天路歷程》中最美的部分之一的言詞來作結束。他在描述最聖潔最美好的天路客之一的結局時寫道:

在這之後,外面傳說紛紛,說是衛真先生蒙召了,報信的是以前那位使者。並且他有這句話證明這召喚是真的:「瓶子在泉旁損壞。」(傳12:6)衛真先生明白這件事以後,召集他的朋友們,告訴他們整件事。他說,「我要去我父家了,雖然我歷盡艱難才來到這裡,但我不後悔我走到今天的地步而經歷的所有困難。我的劍,要給那些將繼承我奔走天路的人,而我的勇氣和劍術將歸給能得到它的人。我的印記和傷疤,我自己帶著,作為我打了祂的仗的見證,現在祂將要賞賜我了。」當他回天家的日子來臨時,許多人陪他到河邊,他下到河裡,說:「死亡,你的毒鈎在哪裡?」到河水更深處時,他大聲說:『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他過了河,對岸所有的號筒為他齊聲吹響。

 但願我們的結局也像這樣!讓我們牢記:若沒有爭戰,我們活著時不可能有聖潔,死時也沒有榮耀的冠冕!

轉載:爾灣聖徒改革宗長老會,《聖潔》萊爾(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