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論的原則倫理(約翰牛頓)

爭論的原則倫理(約翰牛頓)

親愛的先生,

由於你可能會陷入爭論之中,而且你對真理的愛摻雜了屬血氣的熱心;基於我們的友誼,我為你感到擔憂。你站在最強的這一方,因為偉大的真理必要得勝;以致對方因位居劣勢,就會想辦法利用其他的優勢來取勝於你。我並不擔心爭論這件事;但我盼望你能得勝有餘,不僅向你的仇敵誇勝,更向你自己誇勝。倘若你無法勝過你自己,你就有可能會受傷;這種傷會讓你在得勝時仍舊哀哭。為了避免你受這種傷害,我要帶你思想某些事;你若能好好看待這些事,那將會為你穿上盔甲。你也不會像大衛抱怨掃羅的盔甲那樣,說它太過笨重、難用;因為你很容易就能看出,它是取自那為基督徒戰士預備的軍火庫─上帝的話。我認為你必定不會介意我的坦率直言,在此我便免除客套。我按著次序,扼要地提出三點提醒,分別是關於你的對手、大眾和你自己。

我並不擔心爭論這件事;但我盼望你能得勝有餘,不僅向你的仇敵誇勝,更向你自己誇勝。

你的對手

論到你的對手,我盼望你在動筆反駁他以先,在思索怎樣回應他的期間,能懇切地為他代禱,求主教導、賜福他。這麼做能直接影響你的心,使你對他流露出愛和憐憫;而這樣的心態對你所寫的每一個字都有好的影響。

如果你認為他是信徒,只不過在彼此爭辯的主題上他犯了大錯,那麼,大衛為了押沙龍而對約押所說的話,「要為我的緣故寬待他」(參撒下十八5),如今仍非常適用於你。上帝愛他、寬待他,因此你不得輕看他、嚴厲待他。主也同樣寬待你,而他期待你能溫柔待人,因想到自己也需要多得上帝的赦免。過不了多久,你們會在天堂見面;那時,你與他的親密程度遠超過此刻你在地上最親近的朋友。你要期待這一天的到來。你或許認為有必要反駁他錯誤的思想,卻仍要視他為親近的肢體,將來要與他同在基督裡永享福樂。

但是,如果你認為他是一個尚未歸信的人,仍與上帝為敵,藐視祂的恩典(若缺乏充足的證據,你應該不願意作這樣的假設),那你就應當憐憫他更勝於惱怒他。唉!他所做的,他不曉得。(參路廿三34)但是,你曉得是誰使你和别人不同。如果上帝按著祂的主權,定意作出相反的安排,使你成為他現在的模樣,而他取代了你的角色,那麼,他也會極力為福音爭辯。按著本性說,你們兩位都是瞎眼的。你若注意到這一點,你就不會斥責他、恨惡他,因為主隨己意開了你的眼,卻没有開他的眼。

對於涉入爭論的人,我們(所謂的加爾文主義者)的原則很明確地吩咐我們要溫柔謙和待人。其實,那些與我們不同的人没有能力改變自己,没有能力打開自己的眼睛,也無法軟化自己的心,因此,他們會頑固、冒犯我們並不足為奇;我們若相信這點,我們就不該爭競,而是要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或者上帝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提後二25)如果你渴望藉著自己所寫的來糾正錯誤,那你必定會小心避免在瞎子的路上放下絆腳石,也不會使用那些會激怒他們、或加深成見的表達方式,使他們更不可能認錯(根據人的經驗)。

大眾

藉著出版書冊,你將向大眾發出呼籲;屆時,你的讀者可以分成三類。第一,原則和你不同的人。對於這類人,你可以參考我前面所說的。雖然你主要是針對一個人,但有許多人和他一樣;因此,無論是對一人或百萬人,都適用同樣的道理。

第二,有一些人很少思想信仰的事,也沒有自己的定見,但他們首先支持的觀點,必定是他們所認定的好人所提出的。這些人的能力不足以判斷教義,卻足以判斷作家的心態。他們知道溫柔、謙卑、仁愛是基督徒的性情;雖然他們喜歡把恩典的教義當作是純粹的觀念和推理,就算有人採納了,也無法對他們的行為產生好的影響;但是他們仍期盼從我們(承認這些原則的人)身上看見合乎福音訓詞的性情。一旦我們背離了的精神,他們很快就能察覺到,並且讓他們更有理由藐視我們的論點。從日常生活的觀察中,我們就能驗證這項聖經真理:「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上帝的義。」(雅一20)如果我們以怨恨、憤怒、謾罵、嘲諷的方式來表達我們的熱心,或許我們以為自己是在為真理效力,實際上卻是毀壞真理。我們爭戰的兵器(唯一能攻破錯謬、堅固營壘的)本不是屬血氣的,而是屬靈的;完全出自聖經和經驗的論點,再加上溫和的口氣,便能說服讀者;不論我們能否使他們信服,都盼望他們的靈魂得保全,並且爭論都只是為真理的緣故;如果我們能夠讓他們相信,這些就是我們行事的動機,那麼我們的目的就達成一半了;他們也能更冷靜地考慮我們的提議;如果他們仍不同意我們的意見,他們至少不得不讚許我們是出於一片好意。

還有第三類讀者:他們抱持著和你相同的觀點,也即將接受你的論述,因著你清楚巧妙地闡明你的主題,就更加印證、確立了他們對聖經教義的觀點。如果你的寫作兼具仁愛與真理的原則,你能使他們得造就;否則,你可能會害他們招損。有一種老我的律使我們鄙視那些與我們不同的人;這經常影響著我們,讓我們自以為是在為上帝大發熱心。

我十分相信,阿民念主義的主要觀點不僅源自人心的驕傲,也從人心的驕傲得著滋養;然而,我更樂見一個事實:持相反立場的另一方,也就是接受所謂加爾文教義的人,都有謙卑的表現。我認為,我所認識的一些阿民念主義者,他們由於缺乏清晰的亮光,一直不敢接受白白恩典的教義,但他們卻在主的面前顯出某種程度的謙卑。

而我也恐怕要說,有些加爾文主義者,他們自認是謙卑的,並在口頭上輕看萬物,把一切榮耀都歸給上帝,只是他們的心如何,他們並不知道。不論什麼,只要是叫我們相信自己比別人更有智慧、更善良,以致於藐視那些不認同我們教義、或不加入我們陣營的人,那都是自義心態的證明和果子。自義可以激發行為,也可以助長教義;一個人可以有法利賽人的心,腦袋裡卻有正統的思想,承認受造物的不配以及白白的豐盛恩典。不只如此,我還要說,就連那些最美善的人也未能擺脫這酵的影響,因此,很容易把對手當作數落的對象,而覺得自己優越的判斷很了不起。大部分的爭論不但没有節制、反倒往錯誤的方向發展;因此,整體而言,這些爭論並不能帶來什麼好處。這些爭論惹怒了那些應該要被說服的人,也讓那些應該得造就的人變得自滿。盼望你的表現能流露出真正謙卑的心,並成為激發別人謙卑的管道。

你自己

最後,我要談談在你當前的作為裡,關乎你自己的部份。為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爭辯,似乎是一項值得稱許的服事;我們受命為真理竭力爭辯,並駁倒那爭辯的人。如果這樣的爭辯在過去是合宜的,那麼,在現今錯誤比比皆是、每項福音的真理都被直接否定或嚴重扭曲之際,這種爭辯也是合宜的。

可是我們發現,涉入爭論的作家很少不受爭論傷害的。他們要不是越來越覺得自己很重要,就生出了忿怒爭競的心,再不然就是在不知不覺中,焦點逐漸偏離與信仰生活直接相關的事物,而花費時間、精力在那些頂多是次要的事上。這就顯示,服事有其榮耀的一面、也有其危險的一面。如果人贏得了辯論,叫對手啞口無言,卻同時喪失了溫柔謙卑的心(這是主所喜悅的心,並應許要與這樣的人同住),這又有什麼益處呢?

你的目的無疑是好的,但你必須警醒禱告,因為你會發現,撒但就在你右邊抵擋你;牠會盡量貶損你的觀點;儘管你原先是為上帝的旨意爭辯,倘若你不依靠主的保守,你就可能會變成為自己的意思爭辯,並且生發違背真平安的性情,阻礙你與上帝的相交。

要小心提防在辯論中摻入個人恩怨。如果你認為自己遭受惡待,那你就有機會表明自己是耶穌的門徒,因「祂被罵不還口;受害不說威嚇的話。」(彼前二23)這是我們的榜樣,因此,我們為上帝發聲、寫作時,不以惡報惡,以辱罵還辱罵,倒要祝福;因我們是為此蒙召(參彼前三9)從上頭來的智慧不僅是清潔的,也是和平、溫良柔順的(參雅三17);若少了這些必要的特質,那會像一罐香膏裡有隻死蒼蠅,壞了我們工作的香氣和功效。

如果我們憑著錯誤的心採取行動,我們就無法榮耀上帝,無法造就我們的肢體,自己也得不著榮耀與安慰。如果你只是要表現自己的才智,並可以嘲諷對方,這並非難事;但我仍盼望你有更崇高的目標,盼望你能體認到福音真理的莊嚴、重要,對世人靈魂懷抱應有的憐憫,寧願自己成為挪去偏見的管道,而不願贏得萬人虛浮的掌聲。因此,你要奉萬軍之耶和華的名、並靠祂的能力前進,用愛心說誠實話;願祂透過許多人來見證,你確實是蒙上帝的教導,蒙祂聖靈的恩膏。

倘若你無法勝過你自己,你就有可能會受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