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保羅沒有忘記背後的事(大衛懷特)

Loading the player...

我想要探討跟‘忘記背後’
相反的狀況
如果保羅沒有忘記背後的事
會是什麼情況?
我之所以請大家讀這一整段經文
就是因為本章前段經文
提到了保羅的出身
就是他曾經誇口的一切事物
他曾經倚靠的一切事物
一切曾讓他在猶太族群中
出類拔萃的條件
一切曾讓他引以為傲的事
他都一一列舉
但他的結論是:
這一切跟得著基督相比
都是垃圾

我們必須明白這些事並非不重要
也不是說它們不算什麼
只不過保羅找到了
更珍貴無比的事物
相較之下 前者就像垃圾一樣

保羅所受的神學訓練當然重要
所以他才能寫那麼多新約書信
神特別揀選他來做這件事
他在認識基督之前受了這一切訓練
後來他在基督裡靠著聖靈
這一切都豁然開朗
只是這都比不上‘認識主’
這項至寶

那我們在這方面的考驗
是什麼呢?
我很喜歡保羅在3節
對基督徒所下的定義
誰才是真受割禮的人呢?
就是‘以神的靈敬拜
在基督耶穌裡誇口’的
對了 我很喜歡
今天唱的第一首詩歌
它符合了保羅此處的教導
就是在基督耶穌裡誇口
然後怎麼呢?
不靠著肉體
不靠肉體

擁有神學院學位的人
在這方面
特別會受到試探
你們所拿的碩士學位
從字面來說就是成為‘聖經大師’
彷彿關於聖經的所有問題
你都會有答案
這種情況下 是會有一些試探的
你會很容易去違反保羅在這裡的教導
你會很容易去倚靠你所受過的訓練
你會去倚靠你所擁有的一切知識
而不是去謙卑倚靠主

雖然我們口頭上都說
我們在建造祂的教會
這種問題的實際案例包括
你可能寫講道稿寫到一半
才發覺自己還沒有跟主
在禱告中談過這段經文
你在為主作工
卻不跟主談你所作的內容

有趣的是
保羅要我們不要倚靠肉體
但我內心的傾向卻是靠肉體行事
有件事我可能在別的情形下提過
就是關於我的人生經文
改革宗的人很少提人生經文
我不知道別人如何定義它
但對我而言 它代表的是
自己笨到永遠讀不懂的經文
所以我的人生經文是箴言第三章這兩節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
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
‘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
祂必指引你的路’

但我個人心中的傾向
是仰賴我自己
並倚靠我自己的聰明
在我人生的某個階段
神學教育曾經助長了這種心態

我要舉一位弟兄的例子
目前我正在服事他
他的例子反映了
這種試探的另一面
待會再討論這個道理
在事奉上的應用
現在先談它在個人層面的應用
我正在服事的這位弟兄
他所讀過的神學屬靈書籍
比我還多
甚至可能比在座的所有人都多
他對神學教義熟得不得了
但神學並沒有改變他的生命
他經常去找變性的性工作者
這裡的‘經常’是指一週數次
他讓自己置身於一種…
他可以在風和日麗的一天
到我辦公室描述他的所作所為
讓我聽得毛骨悚然
他的行為實在到了
一種極其沈淪
極其危險的地步
我甚至害怕哪一天
我會在晚間新聞裡
看到他陳屍垃圾箱
神學並沒有改變他的生命
兩週前我們見面時
我對他的要求是:
不要再繼續聽改革宗的講員信息
也不要再繼續讀神學方面的書
你需要去讀聖經
並且在禱告中
跟神討論你所讀到的每一行經文
昨晚 他又回來找我
過去兩週 他遭遇了一些倒霉的事
他度過那些事之後
向我坦白陳述了他的經歷
我就問他:你還繼續在聽
改革宗的講道嗎?
他說:’大衛
我要跟我的問題奮戰到底
我剛剛一路在聽
約翰派博的講道
他的話讓我非常振奮!‘

但我拜託他一定要了解一個道理
那就是:靠耶穌而喜樂 跟
靠約翰派博口中的耶穌而喜樂
是天差地遠的
兩者之間有極大 極大的差別

保羅的動力來自於他對主的認識
和他跟主的關係

那麼這個道理如何體現
在我們的事奉當中呢?
就拿我自己來說
我要是什麼事都知道的話
就不會認真聽你說什麼
你開口還不到五分鐘
我就有答案了
所以我只是等你把話說完
再用真理啟發你
這代表我可能很驕傲
沒有謙卑倚靠神的心
不懂得向神求助說:
主啊 我該對他說什麼?
我該如何幫助他?
請光照我好嗎?
我想情況是這樣 但這樣對嗎?
我不曉得
請光照我 讓我明白好嗎?
聖靈啊
唯有你能指示生命的道
請問我對此該說什麼?

不倚靠神 會讓你錯過一些人
而且可能造成不少傷害
我在服事過程中
就曾因為太頑梗自負而造成傷害

最後 聖經說過
頑梗的罪
與拜虛神偶像的罪相同

預告片 西敏神學院講座系列 8.竭力向前(腓三)


西敏神學院講座(中文發音)

以下是本台的VOD點播中文發音中文字幕版本,全球都可收看(含中國地區喔);適合用LINE、WhatsApp、WECHAT分享!使用手機時也支援Google ChromecastApple AirPlay電視投放功能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