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並非初罪而是初罪的結果(史普羅)

…所以,在接下來來的辯論中,奧古斯丁就清楚地表示:在創造之初,神並未命令亞當、夏娃去做「他們力不能及的事。但是,當罪入了世界、當人類隨落時,神並沒有廢除、撤銷律法,神也沒有降低祂聖潔的要求來適應受造者墮落、無能的景況。神乃是讓祂的受造者遭受原罪(original sin)審判的刑罰,以致所有從亞當、夏娃而來到這個世界的人,一生下來時就已死在罪中了。原罪並非初罪(first sin),而是初罪的結果。原罪是指我們與生俱來的敗壞——我們生於罪中,在母腹中就有了罪。我們並非生於無罪的中立狀態,我們是生在一個有罪、墮落的光景中。事實上,普世教會歷世歷代以來藉著信條表達原罪的教義。所以,否認原罪就是否認聖經對人類的啟示。這就是第五世紀奧古斯丁與伯拉糾之間的論戰所在。伯拉糾認為根本沒有「原罪」這回事,亞當犯罪只影響到他自己而已。罪孽(guilt)、墮落與敗壞根本沒有遺傳、轉移給亞當、夏娃的後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