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真道上站穩、作大丈夫(保羅華許) - 在真道上站穩、作大丈夫(保羅華許)

268 觀看

【在真道上站穩、作大丈夫】保羅華許
Be a Man… Biblically – Paul Washer
我想這是我聽過最雄壯的詩歌之一,
真的非常棒。
我們翻到哥林多前書十31,
再次,我們要研讀什麼是作大丈夫。
我們會用到很多處經文,串連起來,帶出真理。
但我要用哥林多前書十31做開始:
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什麼,都要為榮耀上帝而行。
我重複一下今早講道的摘要,
我們是在基督裡有被更新的樣式,
是新造的人(林後5:17 ),
是藉著聖靈的更新我們的心(多3:5),
使我們的心思意念能被上帝的道所更新,被聖靈充滿,
行在上帝的旨意中。
我們不是在講「完全無罪主義」(Sinless perfection),
我們是在描述一個男人,
一個真的在生命中,追求全能上帝的旨意的人。
就像聖經啟示的一樣。
我們也知道被恢復的目的,
第一、最終極的愛,
就是: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上帝(太22:37 )。
這就我們每天都要思想的。
就如申命記六章(9節)寫的:要寫在你房屋的門框上。
你進你出,都要被提醒。
被提醒我們最大的目的就是要
盡心、盡性、盡力愛你的上帝。
再次,我們需要回到這裡,
我們每天被那麼多的念頭、思想轟炸,
甚至有很多是符合聖經的。
但我們常常忘記成為基督徒的完整意義是什麼。
一切的總結都必須回到最基本的根基,
就是愛主我的上帝。
而我必須紀念,我必須被提醒,
這就是我必須作的事。
明白那最終極的愛,
還有,明白那最終極的熱情,
聽馬太福音六33,
把這一切做一個總結:
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弟兄們,若單單只看這兩段經文,我們會產生多大的改變啊!
只要把這兩段經文,放在我們眼前,每天看兩三次。
就像我早上說的,不就是這樣嗎?
你跟我,有可能好幾個禮拜
都沒有被提醒這是基督徒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就是道成肉身的上帝親自的教導,我們完全忘記,
在我們的活動跟事物上,我們忘的一乾二淨。
哥林多前書十31:
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什麼,
都要為榮耀上帝而行。
弟兄們,你跟我要明白的是:
我們基督徒的生命是一個整體,
不是用二分法,將它一刀兩斷。
不是這一邊是聖的、屬上帝的,
而另外一邊是屬世的。沒有這回事。
對在基督裡人的來說,我們生活的一切都是聖的。
我們所做的一切都為了遵行上帝的旨意,
都為了歸榮耀給上帝。
就算是在最微小的事上。
我常問自己:
你上一次為了上帝榮耀的緣故而喝水是什麼時候?
就是你為這杯水將榮耀歸給上帝。
當你在喝這杯水的時候,
你清楚的明白這是上帝所賜的禮物。
是從祂來的,
要用頌讚將榮耀歸祂。
我們好像有一張「為上帝而做」的工作清單,
當我們完成這「清單」後,
我們就可以換到「這邊」,
開始作自己的事情。
或許我們會想,世上的某些事物是屬上帝的,
而有些是為我們所獨有(獨占)。
但這不是聖經的教導。
我們必須…用一句古老的話來形容:
懇求,向上帝懇求。
這應當要印在我們的額上,
也就是,每次思考時我們應當要紀念祂,
每次我們看到好手好腳時,
任何事都要因榮耀上帝而行。
我稍做解釋,
有時候人家會問我說:
保羅弟兄,
有人能夠活出沒有罪的一天嗎?
有人這樣問。
我總是會回答說:恩,如果你對罪的認知,
是遵守外在的十誡,從表面上來看十誡,
你可以誠實、表面上的說:我今天沒有犯任何一條誡命。
我沒有雕刻木頭做偶像,
我沒有犯姦淫,
我沒有對人撒謊,
你知道嗎?你這樣的觀點是完全誤解對罪的定義。
我們用另外一個方式來檢視罪是什麼。
在保羅華許的一生當中,
從來沒有用上帝應得的愛來愛上帝。
在保羅華許的一生當中,
從來沒有用上帝當得的方式來榮耀上帝。
這樣就完全不一樣了,對不對?
不是你滿足一些吹毛求疵的法律明細表,
勾起來說我做到了,就以為自己是個義人。
總歸聖潔,是遠離上帝不喜悅的事物,
以致於分別為聖,單單歸給上帝,
看上帝遠超過一切,
遠遠超過一切有價值的,
我們也按照這樣的價值觀生活。
身為男人,我們的目的,就是要學習這真理並且成長,
這真理就是: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榮耀上帝。
現在我們繼續,來看約翰福音四34,
耶穌說: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
我常常這樣說,因為這是真的,
今天在美國的我們,是教會歷史上
最富裕的、愚蠢的、受保護的基督徒。
如果你進到多數的基督教書店裡,
你會找到什麼?
多數的基督教書房,
有百分之75%在講基督徒是有多麼空虛。
真叫人驚訝。
我們為何如此困乏?
我們感到空虛的理由,並不會使耶穌感到空虛。
耶穌有時貧窮、被痛恨、被逼迫、祂被釘十架,
但祂永不匱乏,為什麼?
因為祂有食物吃,是我們所不知道的(約4:32)。
祂立志遵行上帝的旨意,
任何人、男人、女人、小孩若是這樣行,
一定不會,一定不會
抱怨他們生命是何等的空虛,
還是抱怨他們的心是何等饑渴。
我知道在世上有些人,不但完全投入他們所鍾愛的,
更被這熱情所控制。
受這專注的熱情支配。
最完美的例子就是這裡即將舉辦的奧林匹克。
我不是想要用負面的方式來講,
但我要用這個作範例。
有人,從6歲起,除了跑100米之外,什麼都沒有做過。
在他們生命中的每一天,6歲起,
犧牲睡眠、犧牲興趣、犧牲生活、犧牲約會,
他們犧牲生活中的一切,只單單為了一個目的:
跑百米、得金牌。不是這樣嗎?
你看那些體操選手。真叫人稀奇,他們的體型。
他們很多都是3-4歲就開始的,
他們唯一做的就是吃喝這熱情。
對照我們,我們得的不是掛在脖子上的一面金牌而已,
沒有一支槍指著我們的頭,強迫過日子。
而你跟我,你跟我是被呼召來只為單一的熱情所支配,
那就是遵行上帝的旨意,
是為永不衰殘的冠冕!
我必須講,因為這是事實。
我本是如此愚蠢,我會犯下如此愚蠢的錯誤,
同樣的,這也會影響你,
就是我會一下子就被牽引偏離這熱情,
偏離遵行上帝的旨意。
我在低潮時常常這樣,
我發現自己很飢餓、疑惑,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
但不只有這樣,弟兄們,
當我們不順服上帝旨意,
我們的家庭就陷入更大的危機。
在秘魯的亞馬遜河有這樣的比喻,
亞馬遜河很長,也是條非常危險的河,
亞馬遜河最危險的是河床,
要去到講道的地方時,可能得要整晚不停大喊才能得了。
因為你必須要有一個人在船後掌舵,
這永遠是我的工作,我超喜歡,
一手握繩子,一手握著大手電筒,
接下來,你要整晚大聲呼叫開船的那個人,
左邊!左邊!左邊!你的那個左邊!
右邊!右邊!為什麼?
因為有尖銳的石頭,
甚至有3-4英尺的直徑,
只冒出水面一角而已,
你若撞到一個,你就必死無疑。
在秘魯,有一句用話是用來形容偏離上帝旨意的男人:
一個瞎眼的酒鬼開快艇在雅馬遜河上,
載著炸藥跟他們家人在船艙。
當你偏離上帝的旨意,
你不只會傷害自己,
使自己鬧靈命饑荒,
你也會害死你全家。
非常嚴重的責任。
有一堆人愛講自己是一家之主,我是頭。
他們根本搞不清楚狀況,
這是非常嚴肅的一件事,
為上帝的女兒跟兒女負責任。
我們必須要奮鬥!要貼近上帝旨意的中心。
現在,還有一件事,
就是祂賜給我們的
不是就只有最大的誡命、最大的熱情、
還有最大的使命。
弟兄們,我們被造的目的,並非是要像多數人一樣生活。
我們生來的就是要爭戰,
我們生來的目的就是奮鬥,
我們生來的目的就是作工,
我們生來的目的就是征服,
我們生來的目的就是要為永恆的事物捨己!
上帝對亞當的命令是什麼?
就是叫他去並征服,
使一切的受造之物都順服在上帝的旨意下,
遵行祂的治理、祂的國度、在上帝旨意範圍內。
現在,我們住在墮落世界中。
是在黑暗與死亡當中生活,
邪惡國度的勢力廣泛籠罩全地。
你跟我不是被呼召來打電動玩具的,
我們不是被呼召來坐在電視前面,
我們不是被呼召來聊八卦的,
我們被呼召是為了上帝國度的進軍!
燃燒生命、為祂而戰!
只能偶而的放下劍,尋找安慰的笑容。
在這說,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
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
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
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
這就是我們被造的目的。
按照我們的呼召、按照我們的恩賜。
我描述一下,
我也需要非常非常注意我天然的熱情,
跟我自己的本性。
對我來講,住在這裡(美國)真的很困難。
我想要回到帳棚,
我想再下到河裡去,
我想大聲傳福音,
就算有人在我背後叫我:魔鬼魔鬼!
我要爭戰!
我不要安逸!
我不要悠閒的錫安!
因為上帝的國
不是藉著在錫安安逸度日的人,
而是藉著去到大街小巷征戰的人所建立的。
我們的武器並非屬肉體的,
是大能的兵器,
是日夜不停的禱告,
是宣告福音,
跟捨己的愛。
不是用蠻勁就可以解決的,
不是上山下海就可以解決的。
弟兄們!興起吧!屬上帝的男人!
要為被呼召的目的作工!
要英勇、剛強、作大丈夫!
並且要覺悟這是要付出代價的!
你只要站在耶穌基督身旁事奉,
你馬上就會看到魔鬼尋找你,
從裡到外攻擊你,
但爭戰不就是這樣嗎?
祂已經給我們大的使命了。
我最喜歡的經文之一,瑪拉基書一11:
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
在各處,人必奉我的名燒香,
獻潔淨的供物,因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
萬軍之耶和華說。
在午夜徘徊房間裡說:
只要有一個地方、只要有一個地方
是祂的名沒有被敬拜的、
是祂的名沒有被敬拜的。
只要有一個地方、只要有一個地方沒有
敬拜祂的,我就無法入睡!
只要有一個地方是錫安的旌旗沒有被高舉
(我就無法入睡)。
這就是我們被造的目的!
放下我們,個人至暫至輕的理想,
捨己,加入這場偉大的爭戰。
現在,我要簡單的描述什麼是屬靈的男人:
是被聖靈重生的,向上帝悔改,
是信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
屬靈的男人的印記是:捨己、愛上帝、愛人、
一心要榮耀上帝、擴張上帝的國,
並遵行上帝的旨意。
現在,我想堅固一些事情,
這摘錄自一本我很久以前讀的書,叫做:
《推己及人 : 透過關係擴展福音》
(Concentric Circles of Concern 浸信會出版社)。
我先講「擴張福音範圍」如何在大使命的框架下運作。
這裡說:屬靈人的定義不是一頭栽入宣教工作、
還是投身於社會改革。
對上帝負責任的擴展福音範圍,
應當是從「己」做起點再「及於他人」。
要如何擴展上帝的國到地極?這是有優先順序的。
大致上是這樣:第一、從我自己。
再來是妻子、孩子、地方教會、最後才是宣教。
如果我打亂這順序,
把優先的放在最後,
我們就是在宣告自己的事奉是無效的,
甚至證明我們是假冒為善的人。
你知道法利賽人是很厲害的佈道家嗎?
他們走遍洋海陸地各處,為勾引人入教。
而耶穌說:你們做的不過就是使人加倍作地獄之子嗎(太23:15)?
如果我們偏離這些基本的、困難的事情,
上山下海,做一些在大眾面前看來很偉大的事,
我們就證明自己是假冒為的人了。
我記得我有一次講道完之後,
那個教會負責玩偶戲劇的人,
還是什麼木偶演員,你愛怎麼稱呼都行。
他們來到我的面前,說:你要來作我們的牧師。
我眼中怒火直冒,我說:你瘋了嗎?
玩偶戲劇的負責人,他說: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根本不知道我愛不愛我妻子,
你聽我講一篇道,你就認為我夠格作你的牧師?
朋友,這就是我們今日最大的問題之一。
喔,我要宣教,我要做這做那…
恩好,你的家狀況如何?
但…我有很多的…
讓我告訴你一件事,
有些人把生命一切都獻給家人,這不對,
因為他們忽略地方教會。
但有另一種人完全投身地方教會,
是因為他們的家庭已經支離破碎了。
我們需要平衡,並將首要的事擺在第一優先。
現在,我們用僅有的時間,
這次講座中,就是我在芝加哥這裡預計要講的,
我們會處理自我、妻子、兒童、地方教會、宣教工作的議題。
但我們今天就只能講到「自我」,我們卻還沒有開始講。
弟兄,我不是就只有來勸告你,
連我也必須要被警戒,因我自己所講的。
因為我若用一隻手只指向你,
那至少有三隻是指回我自己的。
問題是,我要如何改變?
我如何才能成為這樣的屬靈人?
我不是那麼確定我們要不斷的「成為」祂。
我們必須放下過去,朝那目標努力。
朝那目標努力。如同我今天早上講的。
朝那目標努力,成為屬靈人,你就已經贏了一半。
如果你跟我一樣,你有可能連續
好幾個禮拜都不思想這問題。
好的,我要你明白的第一點是,
羅馬書八29這樣說:
因為他預先所知道的人,
就預先定下效法祂兒子的模樣,
使祂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
創立世界以前,上帝對你的心意,
就是要你效法祂兒子的模樣,
明白嗎?
我們可以說這就是上帝對你的至善
(拉丁文Summum bonum),弟兄。
就是要你效法祂兒子的模樣,
這就是祂動工的目的。
現在,也許你在作其他事。
但如果你要知道上帝為何做事,
就是要你效法祂兒子的模樣。
這就是一切的關鍵,這就是生命的力量,
這就是事情的起點!
效法基督。
你若偏離這點,
你就只是一隻能言真理的鸚鵡。
你能坦承說:
效法耶穌基督就是我生命的目標?
若有人觀察我,
我一切的努力都是指向基督嗎?
弟兄們,人們會這樣說你嗎?
當你的小孩觀察你,他們會說:
你們知道嗎?我爸爸最大的目標就是要效法耶穌。
爸爸認為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了。
還有,你的太太也會這樣形容你嗎?
不是什麼所謂的她感受在心中,
而是她觀察你的生命,
她看你花多少時間在更新心意、效法基督。
再次,我不是在對你講道,
我們交通,我們是團契中的弟兄。
牧養不是什麼高高在上的事,
不是這樣。
我總是說:石頭和驢子、石頭和驢子,
上帝能藉石頭和驢子講話(民22:28;路19:40)。
你能夠做的最強的事情之一,
就是看別人比自己強(腓2:3)。
重點是,我在深夜時我要自問: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保羅華許?
你最終極的目標就是要效法基督?真的是這樣嗎?
男人最重要的能力是什麼?是恩賜嗎?
完全不是!
世上最有恩賜的一些人是有自我毀滅的傾向,
又樂於毀滅他人。
你的太太需要什麼?
你的小孩需要什麼?
世界需要你的什麼?
基督的樣式。
這就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但這…使我心碎。
有時,我根本不想去什麼大會,
我也不想講什麼道,
有時,在這一堆一堆例行公事中
我總是想站起來說:夠了!
我已知道我夠多我需要順從的真理。
我不想只要知道一些什麼,
我要改變!
我不想只在所謂「屬靈」層面長進,
用「公眾」層面,這字眼也許比較妥當。
我要改變!
內心的改變,對真正認識我的人。
所以,我們的目的就是效法祂兒子的模樣。
關於自制,我想講三點:
一個是極端、一個是託付、另一個是要求。
第一個是極端,哥林多後書十5:
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上帝的那些自高之事,
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
我們來看使徒保羅是極其的認真。
他一生不是尋找一些膚淺的整合,
他不是單在某部分貼近上帝的心意。
不是表面的、公開的部分。
你看這個人怎麼講,
他的願望就是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
就算是心意,就是內心真我最誠實的表達,
他的願望就是使人心順服在全能者上帝的旨意之下。
有些事我很感謝清教徒,
單然,我並非全單照收。
但有件事我非常仰慕他們,
是…他們渴望降服生命中的每一個層面,
在上帝的旨意之下。
我是說,我們是那麼多東西的組合。我…
我的心,必須順服上帝的旨意,
我的心思、眼、耳、手、腳、
整個我。我不認識歷史上有過「部分的」奴隸(和合本:奴僕)。
這真的很極端,弟兄們。
但這是為了我們好的緣故。
地表上最自由的人耶穌,就是虛己,
取了奴僕的形像(腓2:7),交托給一個完美的主人。
上帝何時出過差錯?
祂何時對你不義了?
當你聽命、順服、尋求祂的旨意時,
祂曾經誤導過你嗎?不曾!
但你偏行己路,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
(雅1:14 )嗎?常常!
為何不行?
是極端的,是交托的。
提摩太前書四7-8:
只是要棄絕那世俗的言語和老婦荒渺的話,
(另外一方面)在敬虔上操練自己。
這裡有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
如果我去拜訪奧運選手,我觀察他,
理所單然的是:他或吃或喝、早起、練習、
去學校、回來、再多練一些、他吃他喝、他睡、起床、
他讀特定的運動雜誌、持續的向上努力、
我們也景仰他們。
但你看保羅怎麼對你說:
在敬虔上操練自己。
再次,我要用易懂的方式來講解這經文。
最常觀察你生命的人,
他們有看見你正在敬虔中成長邁進嗎?
我數不清有多少弟兄跟我論到他們的父親說:
你知道嗎?也許我爸做過很多好事,
但他們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
在每日清晨,在開工前,
我總是看見他在讀聖經,我看見他禱告。
很多這樣的見證。
就算父親在很多事情上失敗了,但他們知道一點,
爸爸對「在敬虔上操練自己」是認真的。
我要跟你講,對操練敬虔來說,最大的敵人之一就是…
你也許不相信,就是事奉。
別以為你不是牧師,所以問題就比較大。
我可以跟你說,雖然我不常這樣做,
我在這方面的問題遠比你大的多。
因為早上起來就知道要到某地方講道,
因為早上起來就想起6個月前要寫的書,
因為早上起來就知道要回世界各地洽詢的電子郵件,
最後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嗎?
最終你知道我會怎麼樣嗎?
我不是在謙卑,這是真的。
我看見自己貧窮。
我發現心思不屬靈了。
失去了基督樣式,這對我來說竟成了可以接受的。
弟兄們,我們必須這樣信靠,
如同我們的性命倚靠這一樣。
因為我確定的確是這樣。
不僅我們的性命倚靠這,
更重要的,我們的家人更需要這樣的倚靠。
要讀經、要在敬虔上操練自己。
是交託、是有要求的。
哥林多前書九24-27:
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
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
(所有)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
他們不過是要得會毀壞的冠冕;
我們卻是要得不能毀壞的冠冕。
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
再一次,我只要看看自己就夠了。
有時,我往後看,我不是在講很久以前的事情。
我看到好多沒有方向的勞碌。
那麼多的活動,瞎眼的。
就算是一堆屬靈的活動,但總結都是虛空,
不是真的屬靈。
但…但你看這裡: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
弟兄,當別人觀察你的生命並說:
伙計,這個人真的只專注在上帝身上。
最親近你的人會這樣說嗎?
他只專注在…不是在他的工作、
不是在他的嗜好上、甚至不是在他的事奉上,
而是只專注在上帝的事上。
而保羅在這裡是針對,
不是在講事奉或果效,我想他正講論自己是否敬虔。
在宣教禾場上、在沒有人傳過福音之地傳福音,
我還能專注在這最重要的焦點上嗎?
我有在專注在敬虔上嗎?
他說: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
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
我是攻克己身,使他作奴隸(Slave多數英文譯本)。
拜託,美國人阿,這是什麼意思?
你想一下。
你不是應該說:多數人都是身體的奴隸嗎?
受到慾望、抱負與一切情慾所奴役?
但保羅說:不,我要對抗這些事情。
我要使他(身體)作我的奴隸。
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林前九27)。
這真叫我害怕。
我對你講道,我卻被棄絕?
我告訴你很多美好的事,我卻被棄絕?
為什麼我會被棄絕?
因為我把注意力放在很多事情上,
除了效法耶穌基督這件事之外、
除了敬虔、除了真誠。
現在我們來談一下,
很多時候,你聽到這樣的講道,
但你總是覺得這不切實,
是天方夜譚還是什麼的。
就像老傳道的故事…你知道我不會講笑話,
但就像老傳道在講道,
他看到他小教堂的大門,
走進一個人來,把放在後座的大衣偷走。
他就對會眾呼叫:有人正在偷大衣!
每個都說:很好很好,阿們。
不是啦!是真的有人在偷大衣!
恩,很好很棒。
當主日結束,大家都找不到大衣。
牧師說:我告訴過你們了!
是,我們知道,但我們想你不過是在講道而已。
你知道嗎?我會回顧這些事,
就是在我講完道後,回到旅館房間。
保羅華許,是真的嗎?你剛剛講的是真的嗎?
對你來講是真實的嗎?
是嗎?
回到現實,這不是吟詩作樂。
是我們生命的方向,
不然我們是不能見上帝的國的。
這是命令,也應該是這樣。
現在,噢!只剩五分鐘,
我想沒有辦法講另外一部份,
但針對「攻克己身」,是有一些基本的方法,
也許下次會講,但我先粗略的講一些,
第一、遠離兇惡勢力。
意思是要無止境的抵擋情慾(約一2:16)。
保護眼目遠離情慾、遠離邪惡的人、
要做純全人,在我們生命中,這是必須奪回的。
還有,心意不斷的更新(羅12:2),
這是絕對不可少的。
這不只是…這樣說吧,弟兄,
這不是紙上談兵的真理,
是真理內住在你的心中,在你本質深處,
是心意被更新。
在真道上被更新,
很大部份是來是私底下你對祂的專一,
而鮮少是從講台來的。
禱告。
關於禱告有許多重點必須談到,
我要說:
我要教導三個要點。
禱告是與上帝的交通,不是代禱。
大部分人的禱告不過就是跟上帝求東求西。
但這不是禱告的緣由,禱告最重要的是跟上帝交通。
有些事只有正確的禱告才能領受。這是真的。
你們得不著,是因為你們不求(雅4:2 )。
還有,有些爭戰只能單單倚靠禱告(林後10:4 ;可9:29),
只能單單倚靠禱告才能蒙應允。
接下來就是藉聖靈得能力(徒1:8)。
我問你一個問題,弟兄,聽我講,
你多常大聲呼求上帝,求聖靈的能力在你生命中有更多、更大的彰顯?
有關聖靈的兩點,
我們要求聖靈的能力更多彰顯在我們的生命中。
我們也要很謹慎,
要如履薄冰,
不要叫聖靈擔憂(弗四30)。
祂是多麼寶貴,不要叫祂擔憂。
我做個比喻,昨天我們去買東西,
對我來說是件很享受的事情,
我知道有個雜誌櫃,我跟我的兒子依恩走去那裡,
希望找到有關開船打獵的雜誌,
我走近,依恩在我後面,
我看見打獵雜誌櫃被其他類的雜誌包圍。
真令人害怕,
我趕緊把我的孩子轉向,說:這裡什麼都沒有,我們走。
深怕他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那我就想,
那聖靈呢?
那我是不是也應該要小心翼翼對待祂,
不得罪祂、不叫祂擔憂(弗4:30 )、
不消滅聖靈在我裡面的感動(帖前5:19)。
還有,要常跟敬虔的人聚會交通。
這點非常重要。
要在講道中有交通,
與內主個別的的肢體(弟兄)交通。
我是說與內主個別的「弟兄」有交通。
除了弟兄之外不需要交通,
姊妹也許可以,
但那必須是你的母親、你的女兒、
你的祖母、你的祖祖母…等,以此類推。
但只能僅止於如此。
與內主個別的的「弟兄」有交通,
從最近的朋友開始,
但我們也必須要警慎,因為箴言十八24有個原則說:
濫交朋友的,自取敗壞。
警慎交友,他們會影響你的敬虔。
還有,可以與你的配偶(有交通),
你可以學習、交通、甚至被你的配偶糾正。
姐妹們會說:這句我喜歡,我也很內行。
恩,這題目大概要講三個小時,
但我只先講一些重點,
因為我不能把你們的丈夫丟下餵鯊魚,好嗎?
她最重要的是展現她生命的素養,
而不是用辯論,
不是唇舌槍戰,
不是嘮叨不休,
不是永不止息的指揮、指示、下命令,
好像他是她的小孩一樣。
就算有時他的確像小孩。
彼得前書三1:
你們作妻子的要順服自己的丈夫;
這樣,若有不信從道理的丈夫,
他們雖然不聽道,
也可以因妻子的「品行」被感化過來。
聖靈是認識女人的。
祂知道女人的問題就是舌頭。
她們的確比我們會講話,
會把他逼到角落,等待他做出一些蠢事來。
不,要用妳的生命。
第二、她不可嚴責丈夫,而是要用勸的。
這原則是按照提摩太前書五1,要如何對待長者。
年輕人不可以嚴責老年人,只要勸他如同父親。
再來,她必須顯出對丈夫的尊重與順服,
以弗所書五22,你們作妻子的,
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
然後,她也必須順服,真順服,
彼得前書三5 :因為古時仰賴上帝的聖潔婦人
正是以此為妝飾,順服自己的丈夫。
她也必須要存長久溫柔,安靜的心。
彼得前書三4 :只要以裡面存著長久溫柔,
安靜的心為妝飾;這在上帝面前是極寶貴的。
妳若說:就算我按照你說的去做,
我的丈夫仍然是不會改變的。
那我問妳:妳那麼多的掙扎,他改變了嗎?沒有。
這是我教導的一些原則,這其實是另一堂講道,
針對女人的講道,標題是:
「要如何活出讓上帝治死妳丈夫的生命?」
內容大致上是這樣的,
我很喜歡歐洲的城堡,
我每次去歐洲我總是會找個城堡,跑去那裡。
我很驚訝,在這些城堡裡面,
大門,就是那大大的門,
但你一旦走到這些城堡的二樓,
你會發現階梯就是這麼窄,
連門也是這麼窄。
那你會問為什麼是這樣?
原因在這:如果一樓被敵人攻下,敵軍跑進來,
在城堡裡面的人只需要上二樓,
就算一樓有四百個敵人也沒關係,
那個窄門,只容許一次一個人上去。
所以,只要有一個人拿著一支長矛
就可以保護整個城堡。
非常有智慧不是嗎?
好的,親愛的姐妹們,
妳已經把你的丈夫趕到二樓去了,
妳猛攻大門,妳把他趕到二樓。
他是個很聰明的人,所以他就趕快跑。
他就站在那小門旁邊、站在小階梯上、拿著長矛,
妳不管向他丟東西什麼,他都會捍衛。
妳跟他爭戰、用妳的唇舌、用妳的態度、
妳攻擊、妳攻擊、妳試著改變他、妳試著要他明白、
你一邊打仗、一邊回頭呼叫上帝說:
上帝你為什麼不動工?
上帝說:妳走開。
你為什麼不動工?
妳走開阿。
因為每次只有一個人可以上去,
每次只有一個人可以處理妳的丈夫。
妳若想自己處理,
快去、姐妹。
戰到妳高興為止、打倒妳自己,
我不會參加妳的戰役。
現在,如果妳走開,
行我所吩咐妳的,
把這事件留給上帝的憤怒,
我就願意處理妳的丈夫。
現在你今晚回家,你發現你的妻子極其順服有愛心,
你最好做臨終前的禱告,
因為你或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好嗎?
好的,這就是一些我認為會幫助你的大原則,
因為這也使我得著助益。。
一同禱告:
父阿,
但願萬口歡聲高唱,頌揚我救主。
(萬口歡唱-查理·衛斯理)
主阿,幫助我們更敬虔,
願我們更像基督。
奉耶穌的名。
阿們。

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什麼,都要為榮耀上帝而行。- 哥林多前書十31

備註:這是【這是戰爭!】保羅華許 This is War! 的完整版,共49min.
翻譯:Martin Tu 校稿:Samuel Koeh

Tag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