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保羅華許) - 單集(1小時6分) - 不結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華許)

335 views

影片下載

【不結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保羅華許
(約十五)美南新英格蘭改革大會
再次翻開聖經約翰福音十五節
保羅華許
在讀經前
我想再次重申一直强調到現在非常重要的事
很簡單
今天在座各位聽到的經文
是關於可怕的審判的
就是我們的墜落
這種狀態不會停止直到耶穌再來(指人的死亡)
今早你若膽戰心驚
就顯明了你的信心
你信上帝的話
你們當中有許多人早上聽到經文
卻一點也不使你感到困擾
不是因你有得救的確據
而是因為你的心麻痺不仁
你所聽到的是很可怕的事
今天你們會離開這裏
儘管我所講的是關於基督徒生命的事
是很重要的生死大事
雖然這些話很沉重
還是有可能左耳進右耳出
我被帶來這裡是為教導人如何更加敬虔
如何更像基督
如何更有確據地站在上帝寶座前
但我會這樣說
在座有一些人
雖然不是用嘴巴講的
卻是用你的生命顯明
你幾乎不在意這類事
這些事對你來説真的不怎麽重要
如果我這樣説冒犯到你
那我問你
你一天中有多少時間想的是自己的事
有多少時間想地上短暫的事
你的體能
或你的美貌 或你的衣著
或人際關係
或是世上的享樂等等
你花多少時間想這些
又花多少時間在想操練敬虔的事
關於更尋求 更單純 更像基督的事
你如何勞苦努力爲了更確信自己是得救的
你看到嗎 就算是現在我跟你說這些事
你都低著頭 連一個字都不想聽
我希望你知道聽上帝的話是極危險的事
使奶油融化跟使陶土剛硬的
是同一個太陽
要注意世俗
要注意這個世界的事
要注意你自己的心
問你自己是真的重生了嗎
真的
你有證據你重生了嗎?
你是因為禮拜日所以就來
因為你家人覺得來這裡是合宜的
因為是被拉來的
被強迫的
真正從聖靈重生的人
來神的教會時心裡是喜悅的
雖然我們也知道很多時候
即使需要忍耐無趣的講道 我們還是要來
因為我們渴望聽到神的話語
重生的心靈就算離開教會
也不會離開對神的渴望
那個被神改變的而重生的生命
會在接下來的一周中展現出來
如果我拿著一個攝影機跟著你
拍攝你的生活
我會發現你的人生當中會有多少時間
是花在你自己身上的
花在消縱即逝的事物上面
花在不會持久的事情上
虛榮 鏡子 美妝 肌肉
車子 房子 某些特定牌子的衣服
如果我跟著你 如果我能看透你的心
有多少念頭是關於你自己
你心裡有多麽在乎
別人是如何看待你的
要多努力才能吸引到別人的注意
而不是努力吸引神的注意
你們當中有些是還不會改的
這些人是會下地獄的 一定會
到審判的大日那天你會非常驚訝地聽到
『離開我
你這個作惡的人
我從來就不認識你』
耶穌在這段經文講到的其實是
離開我 你們這些宣稱跟我有關係的人
然而你卻活的好像
我從來沒有給過你要遵守的律法
你根本不在乎
你每個星期日聽到的講道
你在乎的是來自這世界的肉體情慾
你從來就不是我的
我知道這是一個很可怕的事情 我知道
這就是為什麼我能把它講的這麼冷靜
但這是事實
我會教導該如何對神敬虔
但是這裏某些人根本不在乎
你不在乎如何成為虔誠的人
如果你想跟我辯論
我會說 那你證明給我看
讓我看 你一天花多少時間在鏡子前
你花多少時間在神的話語裡
你用多少時間在增進人際關係
卻不花時間使自己在神面前更美善
以此來吸引神的眼光
要小心 真的要小心
對於你們當中的某些人來說
直到主日敬拜結束之前
不過是在耗時閒
這樣你們就可以繼續去做那些
你們更喜歡做的事
你當恐懼戰兢
(敬拜)神是我們的大事
是很重要的事
其中 你能做的最糟糕的一件事就是
就是做出來一種給人看的虔誠
使你擁有足夠贏得好名聲的道德
但你心裡對基督並沒有愛
你要恐懼
要恐懼
我們看第15章第一節
『我是真葡萄樹
我父是栽培的人
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
祂就剪去
凡結果子的
他就修理乾淨
使枝子結果子更多
我們之前已經講過這段經文了
但是讓我再提一次
因為對這裡提到的事實我真的很擔憂
你們看得懂祂這裡在講什麼嗎?
祂針對的不是口裏不信祂的人
祂並不是講那些
公開不信祂的人
會有一天被除去或者毀滅
不是的
祂這裡所講的是
甚至是那些稱他為主的人
那些看似好像是
跟樹連在一起的枝子
他說 證據
他們真正屬我的證據
就是必須要結果子
讓我問你這個問題
你有結果子嗎?
你 有 結 果子 嗎?
我為什麼要用這种語氣
強烈的強調
因為你有一天會被拒絕
並被送下去地獄
而最後一句話你會聽到的是
你 沒有 結 果子!
你有結果子嗎?
回答這個問題 現在!
因為如果你沒有
看這裡說你會怎樣
祂 這裡是指上帝
祂會除去你
這是什麼意思
『神會除去你?』
你是個人
也許你的父親是基督徒
你的母親是基督徒
甚至他們在教會中都有很名望
但你 你的心是黑暗的
你的心渴慕這個世界
你也許會說你是個枝子
也許某個角度你道德高尚
但審判的大日你會怎樣?
會除去是什麽意思?
看第六節
『人若不常在我裏面
就像枝子丟在外面枯乾
人拾起來
扔在火裏燒了』
就算在現今的福音派裡
有一個非常普遍的說法
說神不會讓任何人下地獄
我想說這跟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的教導
恰好相反
祂警告祂的門徒們
不要害怕羅馬軍隊
這是祂教導門徒們的
我想說明一下關於羅馬軍隊的事
他們可怕不只是因爲他們訓練有素
更是因爲他們很邪惡
他們很殘酷
他們喜愛殺戮
還有就是
如果你是身處巴勒斯坦時期的猶太人
時值凱撒統治時期
你最恐懼的幾件事情其中之一
就是羅馬士兵
他們的軍隊是 殘酷 惡毒
濫殺 抨擊 強姦 虐待
但耶穌說不要怕他們
因為他們最多只能殺你的身體
主耶穌說
我來告訴你
誰才是你們應該要懼怕的
你知道祂說的是誰嗎?
祂的父
因為父神不只能殺了你的肉體
在那之後 祂還把你的靈魂扔下地獄
你有想過有一天你死的時候
是父上帝讓你肉體死亡
如果你死後身在地獄的話
仍是上帝把你丟你下地獄的
有人告訴我
他在現在這個世界裡
看不到神的審判
我懇求你換個角度想
你知道死亡並不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嗎
不是的
人們都說
死亡跟出生一樣都是一件自然的事情
錯 不好意思你錯了
出生是自然的
但死亡並不是
死亡是超自然的
死亡是活神給的審判
所以難道你不認爲死亡神的忿怒
呈彰顯在地上的表現嗎
這就表現在
每天有數十萬人被殺
並被丟下地獄
你們在場的某些人將會加入他們
如果不小心的話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刺耳
但是這就是事實
這是真的
教會雖然被稱為教會
但充滿著很多尚未重生的人
我很害怕
尤其是對教會裡年輕一輩的人
對我自己的孩子
在一種家庭中長大的小孩是很危險的
不是在父母很完美的家庭
而是被敬虔的父母養大的小孩
尋求主基督的父母
去教會是危險的
去教會可能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
但危險是真的
去真教會是危險的
在家自學是危險的
就算背後動機是好的
是為了使你從小認識神
當這些條件都提供給你
但你卻還是離祂而去的時候
是多麽可怕的一件事
我的希望是
我覺得這是神告訴我的
我渴望
我真切的希望是
你們在座中的人今天會恐懼
會顫抖 會害怕
會為自己的處境而戰兢
我希望你會覺醒
醒醒吧 沈睡的人們
醒醒吧
你正處於一個極度糟糕的狀態
祂在經文第三節裡講到
『現在你們因我講給你們的道
已經乾淨了
你們要常在我裏面
我也常在你們裏面
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樹上
自己就不能結果子
你們若不常在我裏面也是這樣
我是葡萄樹
你們是枝子
常在我裏面的
我也常在他裏面
這人就多結果子
因為離了我 你們就不能做甚麼
人若不常在我裏面
人拾起來,扔在火裏燒了
你們若常在我裏面
我的話也常在你們裏面
凡你們所求的 就給你們成就
我父就因此得榮耀
你們多結果子
你們也就是我的門徒了
正如父愛我一樣
我也愛你們 你們要常在我的愛裏
你們若遵守我的命令 就常在我的愛裏
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 常在他的愛裏
這些事我已經對你們說了
是要叫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心裏
並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
這就是我的命令
你們要彼此相愛
像我愛你們一樣
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
就是人為朋友捨命
你們若遵行我所吩咐
就是我的朋友了
到目前為止我們了解到
耶穌是真的葡萄樹
如果不是靠著祂
這世界上是沒有真正屬靈的生命
這世上有許多泉源
但是上帝稱那些都只是假的噴水裝置
就像破碎的噴水池 不過是水池
它們是不能夠產生生命
唯獨基督可以
屬靈生命的源自於基督
另外一件我們已知到的事
天父是葡萄樹的園丁
你重生的一個重要的證明之一就是
從你生命中持續、强烈地
一致地
在你的生命中顯現出上帝的護理
我可以坦白的說
有些時候我覺得我像一個囚犯
某個程度上
我知道上帝像我父親一樣把我圍起來
我知道我可以做某些事情
但是我絕對不會僥倖脫罪
我知道祂恆久地守護著我的生命
看顧我
護理著我的生命
給我試驗 給我紀律
給我教導 給我引領 做祂的工作
以極大的耐心和愛
但管教起來也很嚴厲
我不能像只野狗一樣亂竄
我知道祂會追著我管教
你能像這樣在世界上亂跑嗎
漫無目的趴趴造
你能做不信者所做的事嗎
你能喜歡他們所喜歡的
你能走他們所行的道嗎
你能參與他們的狂歡
卻在主日那天帶上敬虔的假面具來教會禮拜
你能這樣嗎?
這樣的你證明了
父神並非修剪你這根枝子的園丁
祂也不是你的父親
因為如果你能放肆到
可以參與這個世界黑暗的事情中
這就證明了你並非神合法的孩子
你不是祂的兒子 或女兒
少女們注意了!
少女也是會下地獄的
所以我們知道了父神是栽培葡萄樹的園丁
就像耶穌在第三節裡所說
他說 已經乾淨了
因我現在所講給你們的道
也就是說
神在我們生命裡
做著某些特定的工作
聖子做工
透過他愛子的教導
透過研讀 學習 背誦 運用他的道
我們變得越來越潔淨
我們可以成為豐盛的器皿
我們可以成為潔淨的枝子
可以結壯碩果實的枝子
同時聖父也在我們裡面工作
將基督的教導
透過祂在我們生命安排的特殊經歷
應用在我們的生命中
比如試煉
甚至管教
我們還有三位一體的第三位(聖靈)
聖靈對我們的幫助
你看枝子的比喻是非常重要的
為什麼
因為枝子一定要與樹做結合
主要是因為
樹幹提供養分的汁液
可以順著管道在樹枝中流淌
那傳輸生命養分的管道
就是聖靈
你說基督住在我裡面
父也在我裡面
然而父又在天堂
基督坐在祂的右邊
所以父親跟兒子是如何在你裡面
是透過聖靈
事實上 所有神在世上的作工
都是透過祂這位活神的靈而執行的
所以我們才有三位一體的真神
聖子負責教導你
聖父將教導實施在你身上
聖靈給你力量
眾所周知
就像加太拉書的教導
加拉太書五章教導我們
基督徒的生命是充滿掙扎的
并且我們此生都不會停止掙扎
但是改教運動的某個層面上存在一些問題
這問題並非改革宗神學的問題
而是當代理解的問題
他們似乎對被罪勝過很誇口
他們認為這樣自己就更加屬靈
這樣他們就了解聖潔的重要性
因為他們說 我是多麽的苦啊
我只是個罪人
讓我告訴你 這個表述是錯的
如果你是一個真基督徒
你有聖子的道
你有聖父的護理
你有聖靈在你裏面工作
朋友啊 這樣就應該會戰勝罪
是的 我們會在罪裡掙扎
有時候我們確實會進三步卻退四步
這個場酣戰
但是在你生命的天路歷程中
你不戰勝罪的話
很有可能代表你不認識神
神也不認識你
記得他如何說嗎
我會清除他們所有的污穢和偶像
如果我要敘述我身為基督徒生涯
回顧我前30年基督徒的生命裡
應用這段經文的機會遠高於其他經文
我可以真實地看到
上帝是如何從污穢和偶像中淨化我的
祂仍會繼續這樣做直到我死的那日
因為得榮耀的那日才是我們完美的那日
但是不要誤解這一點
你還是可以被改造的
我認識很多聖徒
在他們70 80 90歲的時候
他們身上發出聖潔的光
並且在聖經中多處給了我們應許
我們可以改變的應許
就在今晨我跟你們分享見證
神是如何拯救這個星球上最大的騙子
當我悔改歸信之後
我還是對真理充滿掙扎
父神就是無情要將我擊打致死
你看 『在你們心裡動了善工的
必成全這工
他會的
而且會戰勝罪的
你有戰勝罪的勝利嗎?
讓我這樣說
基督徒的生命並非
你被拯救後 就一路直上
這並不是基督徒的人生
但也並非一路平平
水平直線代表你還是死的
表示你從來沒有重生過
那到底是怎樣
是有點像這樣的
假設這是從海平面
我將去維吉尼雅美麗的山頂
我是一路這樣上去嗎
不是
那是這樣嗎
也不是
那是醬嗎
也不是
連飛機都不會這樣上升
那我怎麼上去
我這樣上去
生命中有時候你會看見
我屬靈的生命進步很大 一切順利
你會說 啊這就是神同在的證明
但也有些時候你會發現
我僵直不下好一陣子
你甚至可能看到我在積累的成就中退步
這是可能的
但在作為基督徒的整個過程中
你會看到我是持續在進步的
有些時候你可能會看到下跌
但縱觀整個基督徒生涯
你會看見在主裡面逐漸的成長
既然你是重生的基督徒
那麼其他人能看見
你在主裡面的成長嗎
你敢不敢誠實的說你真的在恩典中成長
你敢不敢說你曾被他稱義
正如現在他使你成聖
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
我們問這個問題最重要其中一點是
這是上帝的工作
神喜愛祂的兒子
神高舉祂的兒子
神透過祂兒子尋求喜樂和愉悅的
然而這個喜樂和愉悅
是屬於聖潔的新娘的
神不希望以樹所比喻的祂的兒子
所結合的都是扭曲不結果子 死的樹枝
不是的
因此 對於你們某些重生的人來說
像我這種牧師們 都是會經歷管教的
神會多次多方的栽培修剪你
有的時候祂使你恩典中茁壯成長
簡單地藉著給你力量的方式
但另一些時候神藉著嚴厲的鞭撻使你成長
為了要讓樹看起來很漂亮
對於你們中的另一些人來說
為了要讓樹看起來很漂亮
祂會剪掉你
祂會將你剪除
怎麼剪除呢
祂要麼除掉你
在新約裡 剪除就意味著
讓你死
真的
神受夠你了
祂就剪除丟在火裏
為什麼
因為你讓樹看起來很糟
他對你忍無可忍了
有些人會以這種方式被剪除
像你終於從父母那裏得到自由了
從轄制你的權柄之下得到自由
你就這樣輕鬆的離開教會
當然你可以去參加別的教會
你可以成為一個輕鬆地
只是參加宗教活動的假信徒
但這樣將自己摒棄於真教會之外
將你置於假教會中
去逃離
我知道這聽起來是很可怕
但這是真的
神一直都有這樣做
OK?
神做這些事情
以至於我們得以結好的果子
我們以昨天研讀神的應許作為結束
信徒們 我要再讀一次
因為我希望你再次被激勵
神定意你結好的果子
他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
按時候結果子
葉子也不枯乾
他所作的 盡都順利
耶穌說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
我所做的事
信我的人也要做
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
因為我往父那裏去
他說 我現在要去父那邊
我要將靈澆灌在教會上
然後教會裡集結做壯麗的事工
教會裡的每個人都會做偉大的事工
他們會結好的果子
我們應當注意
我們如何定義果子這個名詞
你做詞匯研究的話就會發現很多種解釋
最基本的就是聯係上下文
果子代表的是
所有跟基督生命有關的一切事物
某個角度來說
一個屬靈人的特徵
聖靈所結的果子
就是基督内住在我們裏面
果子是基督的事工在我們生命中的體現
你生命中是否有些時候
當人們看到你的時候
他們覺得你來自另一個世界
人可以從你身上感受到天國的氣息嗎
當他看你 聽你說話的時候
他們有任何機會藉著你而被永恆觸碰到嗎
只因爲你的眼光是定睛注目在永恆的
當人和你相處的時候
有人被你影響
如同聖經影響人那樣嗎
你幫助人增長信心嗎?
罪人因你悔改嗎
當人和你相處的時候這些發生了嗎
你結是結果子的枝子嗎
那指給我看你的果子
此時此刻好好想想 在心裡想
我結果子嗎?
你知道很多福音派只能說
我每主日都有去教會(這就是果子)
真的
你怎麼結果子
如果你發現很難找到你所結果子
那你就當很容易地感到害怕
我們現在要繼續
我想一起看一些很重要的重點
首先 第四節到六節裡
『你們要常在我裏面
我也常在你們裏面
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樹上
自己就不能結果子
你們若不常在我裏面 也是這樣
我是葡萄樹 你們是枝子
常在我裏面的 我也常在他裏面
這人就多結果子
因為離了我 你們就不能做甚麼
我們現在來看 首先
他說 我是葡萄樹
這句話不是主觀的(而是客觀事實)
他不用靠著任何其他事物
其他人或任何情況來維持
他只是述說一個事實
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有時候基督徒會搞不清楚
他們會把事實當作承諾
這個不是你應該要做的
這并非承諾 而是事實
他說 我是葡萄樹
我是不靠任何其他事物的葡萄樹
他說 我是葡萄樹
他就是葡萄樹
他真是
無論什麼事情發生
主耶穌就是葡萄樹
那你會問 這個對我有什麼重要的呢
因為這對你很重要
你是枝子
你是枝子
注意 這點非常重要 為什麼
因為他並不是說
作為一個真信徒
你必須要做什麼才能變成枝子
你已經是了
這個是跟現今的福音主義完全相反的
現代的福音主義講的是
你可以成爲一個基督徒
卻完全不用結果子
你如果要當一個
比較好的基督徒的話
那就要開始做工 門徒課程等教會活動
然後你就可以才是一個結果子的枝子
很抱歉 但是這個不是這段經文所描述的
這裏經文所説的 耶穌在說的是
我就是葡萄樹
如果你是我的門徒
那意味著你真的有透過聖靈而重生
你被造成新的生命
那你會真正的跟葡萄樹結合
你是一個枝子
你會結果子
你是會這樣做的
ok?
這就是為什麼他這裏說
你會憑著他們的果子而認出他們
因為在新約這點一直是毫無疑問的
這個人可以是枝子但不結果子的枝子嗎
對此絕對是毫無疑問的
不可能的
這就是為什麼他會說
有些會結一百倍
有六十倍和三十倍的
在這個比喻裡所講的最次的基督徒
也結了三十倍的果子
你呢?你有結果子嗎?
你有結果子嗎?
他說 我是葡萄樹
而你是一個枝子
而因為你是一個枝子
你會結果子
如果你不結果子
我是説 完全不結果子
那就證明你只不過是個
壞死的枝子
看起來好像是跟葡萄樹結合的
但是你並非是真的
當我走過樹林時
有時間的話我花很多時間在樹林裡
你會有印象
打獵時到處走走看看
你會發現一些從樹上落下的樹枝
其中一些從樹上落下的樹枝
乍看之下
你會發現它們看起來很像是跟樹幹連相連
但當你靠近時
輕輕一踢
它就自然而然的掉了
原來它並沒有真的在樹幹上
事實上 他是一顆橡木樹
樹枝原來不過是個榆
只不過是剛好掉在橡木樹上
有一瞬間它看起來像一個真的樹枝
但可以分辨出
樹枝和樹幹的皮不一樣
也沒有與樹幹一樣的樹葉
它也沒有結任何果子
它也乾枯了
你們某些人一直以來都是枯萎的
你從來沒有因基督而青葱
從來沒有真正的結果子
如果你是個真正的基督徒
你就是個枝子
你是枝子 就會結果子
沒錯 門徒訓練很重要
跟基督培養關係很重要
這也就是這些聚會的目的
但是我們跟基督培養關係
是因為我們希望能結更多果子
並不是說 我們必須要結果子
但是個基督徒就不可能不結果子
再看
這個枝子的比喻是極為令人驚嘆的
我只想說
實際生活中的樹枝
是無法自己結果子的
它是不行的 你知道的
如果我剪下一跟樹枝
我有什麼 我有一個死的樹枝
它可能看起來像是活著的
但只要幾天 會怎樣
它會枯萎會乾枯
所以我們看到的是
一個樹枝是無法自己結果子的
除非是跟樹幹連結在一起
不是這樣的話
那就是荒謬了
如果我帶一個樹枝進來
說它是一個結果子的樹枝
但是你發現它是乾枯的話
你會如何覺得?
你會說這個人瘋了
這個是荒謬的
他在說一個不可能的事情
簡直是胡說八道
我為什麼一直說這個是因為
我希望你能明白
這很荒唐
認爲一根樹枝
可以離開樹幹卻仍然結果子
這是荒謬的
來 讓我們繼續看
基督徒同樣也無法
靠自己的力量來結果子
基督徒跟基督的關係
是一種真實 屬靈 不斷經歷體驗的關係
透過提供生命 結出果子的聖靈
基督的生命在信徒裏面工作
我要你看到的是
(audio cut off)有些信徒會說
我不能做這個
我不能做那個
沒錯 你什麽都做不了
所以讓我們搞清楚
你無法做任何事
這樣說不是在謙虛客套
我做不到 這個超過我的能力
你是真的什麽都做不了
除非基督的生命在你裡面
你必須要了解這一點
認為你能靠自己做成什麽事是極度可笑的
但同時這也是很棒的
如果基督不在你的裏面
你做不到任何事
那表示只要基督在你裏面
你可以做任何事
許多時候 我在讀人物傳記時看到
寫傳記的人都是屬靈偉人
但他們常常把“屬靈”丟出窗外 只剩下“偉人”
當他們在寫查爾斯司布真時
很自然的 他們寫的是
他過目不忘的記憶力
他過人的精力
這個優點 那個特質
神學家在寫書的時候怎麽可能不寫神學
你不能天賦異稟來解釋司歩真的優秀
或者認爲他頭腦聰明
也不是他胸襟有多寬廣
他優只是因爲基督在他裏面
你了解嗎?
讓我舉個例子
我要舉一個聖經裡的人物來打比方
我希望你
在聽到他名字的時候
我希望你想象他的形象
即使是舉聖經例子 也不會以上帝為例
我希望你在心裏想象這個人的形象
一聽到這人名字時就馬上想
參孫
他在你心中長什麼樣子?
猶太人版的阿諾史瓦辛格?
我去過巴勒斯坦
在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
無論他有多麽強壯
都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
徒手扯破城門
背著門走上山頂 再把門往下丟
沒有任何一個人
能拿著驢腮骨殺一千非利士人
我的重點是什麼?
重點是
我們想的永遠都是物體上的
我們想的永遠都是才能
我們想到的都是這些
不然為什麼他們去找大利拉
說妳要幫助我們
因爲我們不解參孫大力如神的原因
真的
如果他是個象綠巨人一樣的肌肉男
那他的力量的來源就顯而易見了
但他不過只是個普通人罷了
搞不好還瘦不拉幾的
那他的力量從哪裡來的?
只有從神來的靈力
才能讓他扯破城門
只有神的靈才能用驢腮骨殺千人
你現在了解了嗎?
我們永遠想的都是肉體上的
他好有才
他口條好
他這個好那個好
他頭腦動的很快等等
真的嗎?
這不是跟經文内容完全相悖嗎
靠神的靈方能成事
這就是爲什麽只有神能讓騙子回轉吐露真相
能讓懦夫的變剛強
這樣才能讓大家知道
這個力量不是來自人
而是來自神
來自叫死人復活的神
從無變有的神
這是個極奇妙的事
是一種真實的領悟
我知道
因此我就被説服
這世界上是沒有任何
神所定意要做的事是我做不到的
只要耶穌活在我裡面
再一次我們回到剛剛提的改教運動
我們需要更加積極來陳述
我們要多講到這些承諾和力量
還有所有ㄧ切神賜給我們的遺產
離開了基督 我們就不能做什麼
當我們看到自己呼召的時候
這一點就愈發清晰
我認爲這非常重要
希望你真的能好好的多想想
我接下來要講的這點是極重要的
當我們越來越清楚
對基督徒生命樣式的高度有多不可能達到
我們就越能理解
基督徒生命的本質
我舉個例子
你們誰當中能靠自己的力量
活在八福(耶穌在山上的講道)裡?
再舉另一個例子
丈夫們
你們當中誰能向妻子活出林前13章的生命
以弗所書5章呢
好 所以我們達成共識
即使是新約裡最簡單的誡命
對我們來說是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問題在這裡
很多人意識到了
因為他們對悔改的認知
也因為他們看到了自己做不到
但是意識到這些之後
他們怎麽做的
他們就縮起來說這不可能做到
新約告訴我們該怎麼做?
我們要理解到這是辦不到的
然後奔向基督尋找力量
我們的弱點
恰恰就是把我們帶到耶穌基督面前的事
你懂了嗎?
然而 我們允許魔鬼趁虛而入
從中作梗 滿口謊言
它騙你說你應該為你的弱點和罪讓你不得見人
遠離基督去牆角躲起來
每一個罪惡 每一個弱點
每一個失敗在你的生命當中
當你理解到的時候
停止煩悶 停止相信謊話
當你在那個當下理解到
你的罪惡和軟弱時
直奔到基督那
因為只有信祂
你才會奔向祂
現在讓我們來看一下基督教事工
這是一個我昨天找了很久的引述
終於在另一篇講道中找到了
我希望你能仔細聽
這位改革宗牧師理查德巴克斯坦的事工
我只是引用
我太太說 你今天好嗎?
這是我對她的回答
我們在拯救世界
這是我今天在做的事情
我在拯救世界
救它脫離神的詛咒
我在努力讓所有的創造物都變完美
我一直在努力活出
讓基督的死亡該有的意義
我在努力拯救我自己和其它創造物
免受詛咒
我一整天都在對抗和戰勝惡魔
我一直在拆除它的王國
我一直在建立基督的王國
我也一直在幫助其他人讓他們
能進入榮耀的王國
這就是我今天一整天在做的事情
我為什麼這樣說
這是理查德巴克斯坦描述的基督教事工
我剛提到的那些
有哪一點對一個男人可以做到的
又有哪一點
是一個女人可以達成的
基督教事工是什麼呢?
尋找維護世界
擴展神的國度
正面對決戰鬥魔鬼
這裡有哪些是有可能的?
絕對沒有
但是如果有聖靈給我們力量
是有可能的
我兒子們問我
伊恩有一次問我
還有一次伊文在玩的時候
我也做了相同的事情
當他們都還很小的時候
伊恩某一天看著我說
爸爸 你是做什麼的
你是在做什麼的
我看你上飛機 去不同的國家
然後回來很累生病
爸 你到底是在做什麼的
我想讓他印象深刻
我回答 兒子
我不知道你是否夠大了
能了解我所說的
當然你就可想而知
這句話一說出來就得到他的注意力了
你到底在做什麼?爸
我說 兒子 就算我告訴你
你也不會相信我
然後他就開始跟著我了
爸 你到底是在做什麼的?
你是做什麼的?
我說 你確定你夠大夠強可以承受
你保證你相信我所說的嗎
他説 是的
然後我說 好
你想知道我是做什麼的嗎?
我是打龍的
他說 啊 老爹 你才不是打龍的勒
我說 你剛剛才說你會相信我所說的
我是屠龍鬥士
是真的嗎?
是真的
那種頭很醜的龍?
十幾個呢!
你有劍嗎?
是的 我有
你可能認為我在
用小孩能聽懂的話打啞謎
我是屠龍鬥士
那龍欺負人
消滅人 讓人變成它的奴隸
我跟它們鬥
你也許會覺得這個聽起來太夢幻了
我不在乎 這是你的問題
你只是看所有物質上的東西 不是嗎
這就是為什麼你的生活
看起來這麼無聊
這就是為什麼你通過看電視
來找刺激感
你可以看指環王
或者你可以活在裡面
這個世界有人死亡
孩子餓死
到處都有逼迫
邪惡的政府
束縛 奴隸
任何你可以想像的事情
千萬個孩子在
還沒出母腹就被殺
我跟它們鬥
這會轉變你看事物的觀點
所以基督教的事工我們能做嗎
當然不行
我們不能
經文四和五節中不斷重複“不能”
是非常神奇的
耶穌想通過一直重複
一遍又一遍 用這個字來提醒我們
這個偉大的真相
離開他
我們無法做任何事
然而依靠他
我們無所不能
沒有任何事情對他來說是太難的
沒有任何太難的事
當我在教導宣教士時
我試著告訴他們
我只需要一個人 一本聖經
和跪下的雙膝
我們就能拿下一個國家
同樣的因為這個原因
山上寶訓的開篇是一句屬靈的箴言
靈裏貧窮的人有福了
正是因此
神透過不斷讓我們看到自己的軟弱
來彰顯神不間斷的護理工作
正是因此
我們會經歷每一個試煉和患難
你聽懂了嗎
每一個試煉
每一個艱辛
每一場在你人生中的颶風
都是在告訴你
你的無能
你的軟弱
都追趕著你 將帶你回神面前
我們等等再回來看約翰福音
現在跟我一起來看哥林多後書
第四章第七節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
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
不是出於我們
看他這裡措辭
保羅在強調他的生命和事工的優越性
但他明説這都來自神莫大的能力
不是從他自身而來的
不要誤會了
保羅類似是在說
有强大的神力在我身體裡面運行
他可以行事
以聖靈膏抹的天賦
靠著聖靈的力量行事
直到任務完成
他的肉體已經完全衰殘了
這同時也是為什麼很多人說
像慕理說的 我希望沒有錯解
真正的復興無法長久
復興不能一直持續
因為人的身體和精神是無法承受的
我們會承受不了的
會精疲力盡的
跟神在一起的幾分鐘
你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嗎?
就好像跪在五級的龍捲風外三尺處
就是這種感覺
但是他這裡怎麼說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
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
不是出於我們
我們四面受敵 ,卻不被困住
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
遭逼迫,卻不被丟棄
打倒了,卻不至死亡
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
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
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是
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
使耶穌的生在
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
你了解他在講的嗎?
上帝所做的所有事 神的護理一切
都是為了讓保羅無法將希望放在自己身上
如果我再聽到有人說
使徒保羅擁有偉大的智慧
我要開始攻擊那些聖經學者了
因為這是荒謬的
新約中有任何一處經文
使徒保羅在誇口自己的偉大智慧嗎
沒有
那爲什麽我們還要將保羅的豐功偉績
歸功于他自己的智慧
保羅自己說他所尋求的
不是說要在神面前當無知的人
而是很清楚地說
他要釋放自己
不要只是尋求智力上的聰明
他的口才其實比他呈現出來的更好
他選擇以這種方式宣講
好叫人的信心不是來源與他的氣場
而是來源與神的屬靈力量
看哥林多後書十二章十節
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
讓我問你
你能夠滿足於自己的軟弱嗎?
這是我一直在掙扎的
你可以念這一段經文
並感覺不到任何的掙扎
因為你並不了解他到底在說什麼
我知道大部分的人
會在心裏生氣和懷恨在心
因為他們只在乎自己
還有因為他們對其他人
或對神的期待並未實現
他們對生活有期待
但當期待落空時 他們會生氣
但是 在軟弱的情況下滿足
在有缺陷的情況下滿足
問題 難關 身體上的病痛
對這些東西滿足
對羞辱 對失落 對逼迫 對困苦
為了基督的緣故
為什麼他能夠滿足與這些東西
他説 因我什麼時候軟弱
什麼時候就剛強了
使徒保羅在說的這些使他軟弱的事情
是神使用使他靈裏剛强的管道
也正是禱告中祈求避免常見主題
大部分的禱告都是關於
避免這些情況
要不就是求神挪去他們正在經歷的這些事情
但保羅說 經歷這些我是喜樂的
因為他學到
當他無法從從自己得到盼望時
他就必須轉向主耶穌基督
倚靠與神連結的力量
他就是真正 實在的強壯
這難道不是這樣嗎
如果你想要被上帝用
我稱它為基甸的呼召
你必須要通過
上帝召基甸的程序
你問 那是什麼?
(神說)基甸
你要去從米甸人手裏拯救以色列
好 先來看看神揀選的人物形象
他因為害怕而藏在酒醡裡
神又說 基甸 去建一個軍隊
基甸建了一個軍隊
然後上帝阻止了基甸說 有問題
(基甸)什麼問題?
(神說)人太多
你看你的問題是什麼
我不能做這個
為什麼
我太微小了
我沒有能力
我沒有天賦
我沒有智慧
我沒有 我沒有 我沒有
神把這些都當作是優點
神告訴基甸
基甸 我們要呼召一個軍隊
為什麼
首先 無論這個軍隊有多大 你以爲你會贏
事實上你無法戰勝敵軍
但是 我可以
所以當我這麼做的時候
我不要你將這個當成是自己的功勞
你知道什麼是可怕的嗎
儘管上帝盡可能的明顯清楚地表示
讓人能一眼就看出這唯獨是神的作為
跟基甸毫不相干
但當時的人還是把基甸神化了
我們也做一樣的事情
這確實是且唯獨是神的力量
實實在在的
但是 我真希望我不要這樣希望
你們全部都能夠跟我回家
為什麼
來看我跟家人的互動
真心的
為什麼
因為你可以學到很多嗎?
這是絕對的
但並非你所想的那種學習
我希望我是一個誠摯的人
我相信我的太太是一個誠摯的基督徒
我希望我們不是虛僞表裡不一的人
我希望我們是真正渴望榮耀基督
我們是真的這樣希望
所以我們家有生活規範
如何教育我們的小孩
我們也會做很多其他的事
但我想 你會看到
我真的這樣認爲
我們不想成為悖逆的家庭
但是 我對我們家感到最驚訝的地方
會是我們家的問題有多普遍
折磨你們的也一樣折磨我們
你們缺乏好的特質所引發的問題
我們也一樣
我這樣說不是爲了讓你們覺得
活出基督是毫無指望的
你可以的
我們可以有基督徒的生命
我們可以有基督徒的家庭
但是 我要你看到的是
我們全部都是普通人
我們都有一樣的問題
我們會為了愚蠢的事情爭吵
我們都只是血肉之身 我們每個人都是
但是 神的力量
會在我們軟弱時做工
我很感謝我的太太
她清楚我的真相
并且她不會用我的弱點來攻擊我
因為她了解基督徒的生命
她知道有時候我找不到襪子時會很煩躁
你可以想像你看起來不像耶穌的原因
是因為你正經歷著極大的試煉
也就是找不到的灰色襪子嗎
但她不會說
你醬還講道呢
你看看你
你找不到襪子在生氣耶
因為她知道
她嫁一個誠摯的男人
這點我想我有證明給她看
一個想要跟隨基督的男人
但她也知道
我不過就是一個凡人
你懂了嗎?
因為有時候我講道
神做工了
大家會想
天啊 好多人啊
你會驚訝
有一次我在某學校裡講道時有些人來聼
然後復興發生了
暴動也爆發了
兩個發生在同時
有一半的同學非常開心
另一半想殺了我
這些學生說 保羅弟兄
我們可以一起去秘魯嗎
一起沐浴在你的榮耀裏嗎?
我說 當然
好讓我們能向你學習
如何當個屬神的人
我說 好啊 跟我一起去秘魯
他們上飛機上時可能把我當成了使徒保羅
兩個月後在回程的飛機上
他們為了我能得救而禱告
我再說一次
我對聖潔是很認真的
如果你是一個隨性的人什麽都不在乎
但我不是這種人
我想告訴你的是
你的牧師 我希望他們是誠摯的
你要相信這點 他們真的是
但跟他相處幾天
我可以看出來他是真誠的
可以看到他心中的渴慕
但是他終究不過是個人罷了
他可能也找不到襪子
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希望你能了解
因為我希望你能
因神的光榮而被祂利用
但是你們當中很多人認為
你必須達到特定屬靈的高度
神才會開始用你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我不知道這個程度在哪裏
我也肯定還沒到達
我叔叔有一次告訴我
是我在服侍裡學到的最偉大的事
他說 保羅
大部分的人一輩子從沒為神做過任何事
因爲他們永遠在等待能達到
某個特定的屬靈高度
和完美的時間點
才願意走出去開始做神的事工
他說 現在就開始
我們快結尾了
今晚我們會再次繼續這個話題
但是我還想再說另一件事情
這是事實
如果是一個誠摯的基督徒
會抓住這個重點
這個會幫助他們
對基督徒生命來説
弱點不等於障礙
反而是你的催化劑
問題不是於基督徒的軟弱
問題是他並不認爲自己是軟弱的
我可以告訴你
你認爲自己到底有多軟弱
要不要做一個測驗
看看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軟弱?
在過去這一個星期裡
你花了多少時間在神的話語裡?
你花了多少時間禱告?
如果你的答案是非常少的話
那你真的不覺得自己是軟弱的
你操練對神的吸引力
必須通過禱告 通過神的話
別無他法
你的問題是
不要在我面前假裝謙卑
我會用聖經打你
看到了嗎
你真的意識不到你自己有多軟弱
你知道我認爲什麽時候
你瞭解了聖經視角的軟弱
當你早上起床時
你睜開眼睛
你告訴自己
我不會動一下
向左或向右動四分之一英吋
直到我在禱告中向神呼求祂的名
請求他給我恩典
因為 神啊
如果不是靠著你的恩典
在我的臥室中 脚未占地之前
我將會犯更多的罪
如果沒有你的恩典
我會在房間裡的這個地方跌倒
沒有你的恩典我站立不住
我需要你 神啊
這是我們所需要的全部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
他所説的意思是
神啊 這是請求恩典
沒有神的恩典
我會墜落
我會跌落
我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支撐自己
你也許會說
保羅弟兄 但是我們已經有恩典了
是的
但難道我們應該不請求多一點嗎
鑑於我們的軟弱
鑑於基督徒無法達成的全然聖潔
鑑於基督徒無法做好的教會事工
我們難道不該請求多一點
再多
更多的恩典嗎?
一個人有多了解自己的軟弱
他奔向倚靠基督就多急迫 多粘人
這樣的人就會更強壯更堅強
懂了嗎?
這絕對是最緊要的
我不想要這些試驗和訓練
以及上帝在你生命中的護理
都是徒然
這些都是設計出來把你帶向基督那裏去的
向祂求力量
惡魔是騙子
它是殺人犯
它用它的謊言來殺人
所以當你失敗的當下
舉例來說
當你再一次犯了跟前天同樣的罪
正是大前天你同樣犯的那個罪
這個罪看似好像是你一生都在犯的同一個罪
所以當你犯了那個罪
當下你想到的是
如果我現在馬上向基督認錯
求他赦免
如果我馬上向他倚靠
求他給我力量
這樣不算是一個假冒僞善的人嗎
我昨天不是也犯了同一個錯
顯然我並沒有悔改
我想要悔改的那個罪 我前天也犯了
所以很明顯我就是一個虛偽的人
此時你聽到一個聲音
是啊 你是個虛偽表裏不一的人
不要去基督那邊
他不想要像你這種人
別搞錯了
你應該去的是受處罰的地方
這個是謊言
是出自於地獄的謊言
真正的悔改是離棄那罪
但是真正悔改的標誌
不是從不犯罪的純潔
我不再犯那個罪
我恨那個罪
你想知道我的軟弱是什麽嗎
讓我深陷其中不斷掙扎的罪是什麼?
是不信和擔心
是 不信 和 擔憂
我發現我自己
會因為擔心最小的問題
而讓自己變害怕而擔憂
然後我意識到
這是在犯罪
知道神每一次
都將我們從極大的問題和罪中釋放出來
然後我還是擔心
我爲此悔改
我恨這罪
我想脫離這種憂慮
神就救我們脫離
然而新的處境發生了
我沒有從過去學會教訓
就是清楚神是如何救了我
我發現自己又在為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擔心
這意味著我以前並沒有真正的悔改嗎?
不是 我是真的悔改了
但是這是不斷在發生的程序
和進行的過程
但是慢慢的你會發現
勝利變得越來越大
我學到的是
我不應該坐在那邊想
我不曉得犯了這個罪幾百次了
我沒有臉再去見基督了
這樣做就太虛偽了
這個是惡魔要你相信的謊言
當你發現你有不斷重複的弱點時
你應該要不斷重複的奔向基督
因為這是他吩咐我們的
他難道沒有實踐他所傳的道嗎?
當彼得問他時
我要幾次原諒我的弟兄呢?
七次嗎?
主說 要七十個七次
他並不是在給一個數目
他的意思是無限次數
他所作的不正是他所傳的嗎?
我並不是在指一個對罪滿不在乎
只想利用耶穌來逃避地獄的人
我指的是你們這些人
誠摯的 不斷與罪鬥爭的基督徒
但在你的掙扎之中
你卻始終認爲 你不能奔向主基督
這樣想是錯的
恩典不可能是這麼無價的
你知道你會面對的最難的事情是什麼嗎?
記下來
你所要做在基督徒生命裡最難的事情
你要爬的最高的山是
你準備好了嗎?
這是你這輩子最難達成的事情
就是
相信神如他所說的那般愛你
這是多麽美好的一座山
不是嗎?
未重生的教友聽到這個會說
太好了 既然有恩典
那就讓我們犯罪吧
這樣恩典就能顯現了
但是重生的基督徒
真正的基督徒會說
如果真的是這樣
如果愛真的是無條件的
如果恩典真的是免費的
如果我真的可以在每次犯罪後
無論多少次我犯同樣的罪
我都能奔向他
他都會張開他的雙臂迎接我
原諒我的罪
洗淨我所有的不義
我會多麽希望變聖潔
我會多麼希望變得更忠心
讓我們禱告
天父 謝謝你的話語
請幫助我們
幫助我們相信你
相信你的應許
神 我們承認
並不是 因為你給了我們原因去懷疑
而是 沒有人像你一樣
沒有任何像你一樣的例子
沒有任何愛
沒有任何恩典像你一樣
很多時候我們很難去相信
因為你的承諾太偉大
這些承諾對我們來說太美好了
神 帶領我們相信
讓我們因相信你而榮耀你
奉耶穌之名 阿門

Do you bear fruit? John 15 by Paul Washer
The Impossibility of the Christian Life Part 3
Southern New England (S.N.E.) Reformation Conference

Paul Washer of HeartCry Missionary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Used by permission.

For more information visit
http://www.heartcrymissionary.com

  • 翻譯:Ting Van Hofwegen
  • 字幕:CY / RTV Taiwan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