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主動的與被動的順服(伯特納)

基督在世上的使命兩大目的

一、除去祂百姓因墮落而要受的咒詛
二、恢復神的形像並與神有交通

贖罪論(伯特納)
ATONEMENT by Loraine Boettner

第四章

基督主動的與被動的順服

我們已經討論過基督在世上的使命和所完成的兩大目的,第一、就是除去祂百姓因墮落而要受的咒詛,第二、是恢復神的形像並與神有交通。明顯地,這二項對得救是非常重要的。前章中我們指出因著亞當與他的後裔的盟約關係,所以全人類自那時以來,就生在亞當墮落的情況中;基督降世的目的,就是拯救祂的百姓脫離這種情況,把他們放在聖潔與蒙福之中。為了完成這目的,祂降世為人,取了人性,與人發生一種重要的關係。而後作為盟約的元首與代表者,正如亞當為人的元首把人帶入罪中一樣,在律法之前取了人的地位,一方面完成了律法的各規條,另一方面親自擔當人因過犯所應受的刑罰;如同我們在福音書中所看到的,這樣,祂過了那特別的生活,受了那特別的死。祂的這兩方面的工作,就是祂「主動的」與「被動的」順服。

教會歷史中有許多的神學討論,涉及基督被動的順服(雖不常提此名),但卻很少論及祂主動的順服。結果有很多基督徒承認基督為他們受苦與受死,但卻忽略基督所過聖潔無罪的生活,也是為他們的緣故而成就的代替工作,是代表他們而作的,為要獲得永生。

稍稍回想,我們就知道,基督的受苦與受死,雖然在償還百姓所欠神公義的債上完全有效,但不過是在一種消極服事的意義上。祂的死屬乎刑罰的性質,所以才能解救祂百姓脫離所掙扎的債務,但不能為他們預備積極的賞賜。其效果即是把他們帶回原點,亞當墮落前的地位;它能救我們脫離罪及其結果,但不能確立我們在天堂之地位。天堂的生命乃是經過試驗並能完全遵守道德律後的賞賜。假如,基督的工作在償還祂百姓的罪債後就停止了,那麼,他們仍如亞當一樣,仍須藉著工作之約賺得自己的救恩,也像亞當一樣,如果悖逆了,還得受永死。但行為之約已經有了,而且失敗了。很明顯地,若第二次要獲致救恩,就得另有計劃。救一個人脫離他自己無力逃脫的苦境,而後又把他放回同一的苦境之中,這到底有什麼意義呢?神既然救了祂的百姓,就不能讓他們再一次照樣淪亡。這一次主動的是神,不是人;作為根基的,不是行為,乃是恩典(是神向罪人白白的、無須功德的愛或恩慈),結果是注定成功,不會失敗的。因此,基督本著祂的人性,在眾人中為一完全的常人,在地上三十三年間,藉著祂那無罪的生活,完全順服了道德律,這樣祂就完成了祂救贖工作的第二部分,這是非常重要的。

贖罪論(伯特納Loraine Boett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