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格森 - 上集 - 與基督聯合(上):心意更新而變化(傅格森)

922 views
點選我打開簡介、逐字稿、影片下載 ↓↓↓ 

簡介

耶穌是受洗進入到我裡面
和進入到我的罪裡面
好讓我們藉著
祂在十字架上的洗禮
和祂從死裡復活
讓我可以受洗進入祂
祂受洗進入到罪人的名字裡面
所以所有本該屬於我的
現在落在祂身上
而我受洗進入到我的救主
的名字裡面
所有屬於祂的
現在落在我身上
祂在這三十三年中
所呼的每一口氣
祂所行的每一件事
祂所講的每一個字
祂都是為我做的

傅格森

1948年生於蘇格蘭,是當今英語世界中享有盛名的歸正神學家及牧者。傅博士畢業於蘇格蘭阿伯丁大學,先後於英美兩地多間教會牧會,並且二十多年來一直擔任西敏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專任教授,以及其他多個歸正神學院之榮譽或客座教授。

傅博士是個多產的作家,他繼承了清教徒優良的屬靈傳統,其著作深至學術作品,淺至兒童讀物,種類繁多,內容精湛,許多已屬當代經典之作。最難能可貴的是,傅博士雖為造詣匪淺的神學家,但他定意以一般信徒作為他服事對象,他大多數的作品都是寫給一般信徒的。

傅博士以他教學不忘牧養,牧會不離神學的事奉風格見稱。他的講道不僅能把人的心靈提昇到敬拜中,更能把上帝敬虔而豐富的奧秘解開,讓人的思想得到光照;而他的教學不僅能夠啟發學生領會艱深的神學課題,更能把他們帶入敬拜之中。凡上過傅博士課的學生都會告訴你,最令他們難忘的不止是傅博士淵博的學問,更是他每堂課開課前的禱告。

他總是能夠把要講的課題化成人對上帝的敬拜與生命的回應。有的學生乾脆在他禱告時就悄悄地作筆記,把他的禱詞一一記錄下來,甚至常有人反應說,有些西敏神學院畢業的學生,禱告時都帶點蘇格蘭腔。傅博士就是以這種教、牧兼備的作風從事他一切的事奉。讀者在他每篇講章和每部著作中,都不難發現這一點。

Union with Christ Mind Renewing Foundations by Sinclair Ferguson
Desiring God 2014 Conference for Pastors

By John Piper. ©2015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

翻譯:王崇儒,高阿丹
字幕:王崇儒

延伸閱讀

傅格森中文書籍

逐字稿

真是非常榮幸能來到這邊
感謝約翰派博牧師的邀請
有這個機會作你們中很多人
願意捨去你的右手來作的事情
就是可以傳道給這麼多的傳道者
今天的聚會 我們要翻開保羅
寫給羅馬教會的信的第六章
我將要讀前十四節
這將會是我們今天研讀的焦點
羅馬書第六章第1節
(以下聖經譯文將使用合修本)
當然保羅才在第五章20節說
而且加添了律法
使得過犯增加
只是罪在哪裏增加
恩典就在哪裏越發豐盛了
這樣 我們要怎麼說呢?
我們可以仍在罪中
使恩典增多嗎?
絕對不可
我們向罪死了的人
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
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們
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
就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
所以 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
和他一同埋葬
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
從死人中復活一樣
是要我們行事為人
都有新生的樣子
我們若與他合一
經歷與他一樣的死
也將經歷與他一樣的復活
我們知道我們的舊人
和他同釘十字架
使罪身滅絕
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隸
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
我們若與基督同死
我們信也必與他同活
因為知道基督既從死人中復活
就不再死
死也不再作他的主了
他死了 是對罪死
只這一次
他活 是對 神活著
這樣 你們也要看自己
對罪是死的
在基督耶穌裏對
神卻是活的
所以 不要讓罪
在你們必死的身上掌權
使你們順從身體的私慾
也不要把你們的肢體
獻給罪作不義的工具
倒要像從死人中活著的人
把自己獻給 神
並把你們的肢體
獻給 神作義的工具
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
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
而是在恩典之下
約翰派博牧師邀請我
選兩段新約經文
來試圖解釋我們
與基督聯合的一些相貌
這兩段經文 今天早上
的這一段 羅馬書六章
和今天下午的歌羅西書三章
當然就是從使徒保羅
的寫作之中選出來的
使徒保羅 至少在他有紀錄
的寫作和講論當中
從來沒有稱任何人為「基督徒」
「基督徒」這一詞有幾次
在新約中出現的時候
原來的字義所表達的含意
都是「羞辱的」
這字是被福音的敵人所使用的
是用來直指那
「屬基督的人」的
可是卻有一個詞彙
保羅不斷不斷的重複使用
他用它來形容自己
在哥林多後書十二章
他這樣形容他自己
他知道有一個
「在基督裡」的人
很弔詭的是
當基督徒在讀保羅的書信的時候
基督徒讀這些書信
可是通常沒有注意到他的重點
就是與基督聯合
當你知道保羅的重點就是
「與基督聯合」
你會開始看見
這出現在保羅書信中的每一處
它出現在每一頁上面
它要不是在每一段裡面
就是潛伏在每一段之中
這絕對是保羅描述作為
基督徒的意義 最基本的方式
它的意思是一個男人
或是一個女人「在基督裡」
在基督耶穌裡
我們聚在一起的整個目的是
給弟兄姊妹一個機會
感受到一波又一波福音的教導
鼓勵我們開始以這個基本
而戲劇化的 新的方式看自己
如果你基本上 不看你自己
不看你自己是在基督裡的人
那麼我們就可以從
新約的角度這麼說
你就喪失了以新約的觀點而言
真正作為基督徒的意義
我要做的事情是
在這個第一篇的講道當中
我要用一種望遠式的觀點講
「與基督聯合」
下午我則要用一種全景式
的觀點來講「與基督聯合」
我知道這兩個字(望遠與全景)
有時候用起來是同一個意思
但嚴格來講 望遠 ──
是一個又遠 又窄
卻又深入的視野
全景則是看的非常廣的視野
我們在這裡會聚焦在 ──
甚麼對於保羅來說是重要的
在羅馬書當中
這個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你們可能聽過這個故事
有一個人在一次
倫敦西敏教堂主日聚會之後
他去找鍾馬田
然後他問鍾馬田:
你甚麼時候
要開始羅馬書的系列講道
鍾馬田回答
當我搞懂羅馬書
第六章的時候
有趣的是不是當他可以
了解羅馬書五章12到21節
不是可以理解七章14到25節
不是他可以了解
第九章到第十一章
而是當他可以搞懂第六章
我猜想 那就表示
他感受到他需要被摔跤到地上
降伏於這段經文的程度
不管是心智上
或是靈性上面
一直到這段經文的真實的
真正的光照他
保羅在這裡形容基督徒
是從他的毛細孔裡面
滲透到他整個人的東西
讓他緊緊抓住他的理解
並讓他的想像力火熱起來
以至於給了他一個新的
充滿榮耀的
以福音來詮釋何為基督徒
這是一個在羅馬書當中
主要的段落
保羅在這裡的教訓 對於基督徒
的生命是一個主要的關鍵
也是牧養事工中一項
非常重要的關鍵
當這段真理和其他段落
結合在一起之時
就是使徒保羅在幾乎所有的
牧養問題當中所使用的真理
好似是從天而降的藥物
可以化解任何疾病的危險
讓教會或是個人信徒
讓他們清楚的看到「在基督裡」
是多麼榮耀的事情
我們都知道保羅
是從提出一個問題開始
我們可以仍在罪中
使恩典增多嗎?
絕對不可!我們向罪死了的人
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
難道你們不知道…
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
就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
保羅當然可以講論
「與基督聯合」
而不需要用受洗
這個議題來困擾我們
就如他在其他地方做的
所以為何他用受洗作為訴求?
答案我想是非常簡單的
不是嗎?
在新約裡面
這個問題的癥結
就在馬太福音
二十八章18-20節
我們學習到受洗單純的意義
就是命名的儀式
我們來到世上的整個生命
就是以「亞當」命名
現在這個令人驚嘆的時刻
有史以來第一次
從創世之初
到基督升天的那一刻
在史上第一次終於有人
正確地說出
上帝之名
史上第一次
就連在基督的事工之中
都沒有如這一刻這麼清楚
他在「分別的講論」
中開始解釋這個
可是現在在最後這一刻
他像是在說
我有最後的話要對你們講
我要教導你們
如何述說上帝之名
因為我要你們了解
你們被帶入的
是一個怎樣的團契
祂是父 子 和聖靈
祂是這一個名字的三一神
當你受洗的時候
當你為男人 女人
年輕人施洗的時候
是從「亞當」的名施洗出來
進入另一個名字 ──
給你這個通往三一神面前的連結
主 耶穌 基督
那有一種含意
雖然受洗並不對接受者的內在
產生甚麼影響
但的確 在某種程度上
它會對這個人有很真實的意義
就如我父母給我這個名字 ──
Sinclair Buchanan Ferguson
他們沒有體會道這個名字
有多臭多長多難念
名字對我的內在不造成影響
但是它的確決定了我整個人生
當我自幼開始
了解這個名字的意義的時候
當每次有人叫Sinclair
這個名字的時候
我就會有一個非常
根深蒂固的本能反應
這使我明白
那個本能的反應讓我說:
這個就是我
這就是受洗 洗禮的原因
在諸多其他的原因中
它是為了這個
是命名儀式
它沒有重生的力量
但是它的確是
給了我很大的衝擊
因為它告訴我 我已經從
舊名字亞當 被重新命名了
我原屬於亞當的已經停止了
現在 主耶穌的名
將我完全覆蓋
因為他是我的
他是我的救主
我過去屬於我的現在都是祂的
他之所是 已變成屬於我的
這不需要花上十年
或二十年的時間
這在擁有基督徒生命
的那一刻開始已成為事實
你難道不覺得撒旦
有的時候
對基督教會
玩了一個很骯髒的把戲
讓我們分心不注意於
這個讓人驚嘆的真理
就是我們是受洗
進入主耶穌基督的名
這就是為什麼保羅
在這裡做這個訴求
他完全就是在說:
難道你不了解作為基督徒
是甚麼意思嗎?
難道你不了解受洗
進入主基督的名
這會改變所有的事情嗎?
當然他在
五章12-21節的論述
是以整個羅馬書
的神學背景為基礎
他非常的謹慎
仔細的從頭開始
做兩個家庭之主的對比
不順服和抗命
第一個亞當的不順服和抗拒
對上末後的亞當的順服和信實
那是分別有後果的
一個是被定罪 一個是被稱義
亞當的不義成為我的不義
基督的義
代替了亞當的不義
死亡的權勢
已被生命的權勢代換
這個驚人的論述中
當他說摩西的律法來到時
好像是一個暫時的佈局
但是因為它帶著
道德律法的定罪
所以過犯也就顯多了
他說難怪
難怪罪在哪裏增加
恩典就在哪裏越發豐盛了
(羅5:20)
當然 他已經被人家控告
在第三章第8節
好像是他被控訴成:
教導人只要變成信徒
然後你如何生活都不重要
只要成為信徒就可以為所欲為
那就是對保羅的控訴
你也記得這是對
宗教改革者的控訴
你教導基督耶穌白白的恩典
人就會開始為所欲為
保羅繼續說
如果你說出這種話
你根本就還沒理解
在基督耶穌裡面
神的恩典是如何…工作
所以他要對我們說
讓我再對你們解釋一次
我還沒有到過羅馬
我很希望去羅馬
可以跟你們分享
一些屬靈的恩賜
我很確定
他們在羅馬教會
讀這個書信的時候
他們會想說你已經
給我們夠多恩賜了
你乾脆就留在家裏面吧
這對我們而言已經夠多了
可是這就是他要教導的
我要開始試圖把他
在這裡所做的解開
分作五個標題
讓我給你一張道路地圖
以防你或我在當中迷失了
他首先藉由「情感」
緊接著是「解釋」
再來是「闡述」
然後他再帶出「寓意」
他到最後是以
「勸勉」做為結論
他一開始是由「情感」切入
如果我不是蘇格蘭格人
而是美國人
我可能會用 「爆炸」 這個字眼
他炸出了
這是英王欽定本中的一項優點
不是說詹姆士王有甚麼好的
那個其實是不好的….雖然…
他也是一個蘇格蘭人
可是他翻譯的是…「萬萬不可」
「萬萬不可」那是從哪裡來?
保羅從哪裡弄來這個東西?
那是來自於他的靈魂
這不是一個完全沒有
經過思考的反應
但是你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
── 這是一個本能的反應
這是當真裡緊緊的抓住你的心智
也燃燒了你的情操
在信徒的內在就產生了
那樣聖潔的本能
會立刻的畏縮
想都不想
從任何與福音有衝突的東西退縮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例證
為一個很重要的原則
的好例證 不是嗎?
這是我們該如何理解
羅馬書第六章
在這裡不是我們光靠著理解
雖然在這裡要能夠理解
很大的挑戰
但是更重要的是
「它在我們裡面
產生福音的本能和情感」
那是被一個事實所驅動的
就是我們活的生命
是與基督聯合的生命
我們常常需要對其他人說
不是嗎?
基督徒不是靠著情緒生活的
但是在基督徒的生命中
你的情感會有一個
榮耀的更新和變化
你的情感會變成是屬於福音的
還記得司布真所說的
那有關於約翰班揚
「如果你刺他身體的任何一處
他的血會流出聖經」
保羅在教導我們
如果你刺他任何一個地方…
他的血會流出…
與基督聯合
如此 「基督徒可以繼續
在罪中生活」這個想法
是在情感和理智上真可詛咒的
這就是福音的榮耀
你想
這就如古老的傳統形容他(保羅)
是一個矮小的人 有O型腿
他是整個人這樣繃得緊緊的
他是很有野心 有目標的
他整個人上緊了彈簧
滿了對福音的仇恨
結果 福音作的是
把他擴展了 藉此就穩住他了
所以不只是他那廣闊的心智
被福音緊緊的抓住
他的情操 情感
更流露出了福音
所以他開始
他是以小小的情感爆炸開始
然後他繼續解釋…
他當然會解釋
因為福音的生活
就是我們的心意更新
而變化的生命
他對這些羅馬基督徒
所說的就是
難道你們還沒有抓到
受洗的意義嗎?
當提到洗禮的任何層面
提到洗禮就有點像是….
如履薄冰一樣
在在座的各個宗派之中
但是對我們而言
都有一個共同的事實
就是 我們都是受洗者
對保羅來說
洗禮的功能並不是只是象徵
他過去做了甚麼事情
洗禮對他的功用或是意義
類似聖餐的意思
就是它幫助我們
把我們的目光轉移到
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之上
注目到全部那些
在基督裡為我們的
也是我們在基督裡面所成為的
所以 洗禮絕對不是
只是個獨立發生的事件
不管那個單一事件
的內容是甚麼
它就像是一個大標題
他是我的生命中的每一個部分
每一天都有這個洗禮在裡面
就同路德一起說
Baptizatus Sum (拉丁文)
我是一個受洗的人
我現在活著是一個受洗的生命
那表示當我早上起來
當晚上我的頭放在枕頭上時
中間的每一個時段
就連我在睡覺的時候
就連我的肉體
睡在那死亡睡眠之時
那個肉體和它一切的敗壞
仍舊持續與基督聯合
那就是為什麼經文說在基督裡死了
會又活過來 (帖前4:16)
但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
從來就沒有死
所以對使徒保羅來說 被帶入
這個神聖之名是一個充滿榮耀的真理
活出我基督徒的生命
好像是喝著
浸泡在當中的
也可以形容成浸
在這個真理當中
我的 與基督聯合
的真理裡面
多麼多麼的邪惡啊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
當我們不理解真正的浸洗
就是浸洗在與基督聯合裡面
然後我們居然會為了水的多少…
在那邊神經質的爭執
而沒有看見我們
主耶穌基督的榮耀
難道你不了解
這到底是甚麼意思嗎?
就是這個意思…
在第六章2節
我們向罪死了的人
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
讓我試著重新再翻譯一次
以引出我所認為
保羅在此處清楚的表達
因為他在這句話裡面
他沒有用通常用
的關係代名詞
他用的是一個很特別形式
的關係代名詞
是代表身分 分類
他所說的就是這個
我們
在定義上
是那些對罪已經死的人
我們怎麼能
這樣的人怎麼能
怎麼可以繼續在罪裡面
我們必須要抓住的就是這個
這是定義性的
這就是成為基督徒的定義
當藉著與基督耶穌聯合
成為基督徒的時候
你就變成一個
被這個事實定義的人
在基督裡 你向罪死了
在基督裡 你又是被
復活到一個新的生命
這不是甚麼多餘的東西
這也不是那種超級理想
的基督徒生命
這是本質上
做為基督徒的意義
這個就是你
你是從亞當裡面拿出來
被放在耶穌基督裡面
在耶穌基督裡面
在他的罪死
你也向罪死
在他的復活
你也同樣被舉起來
難道你不該這樣子想想你自己嗎?
我猜 另外一個
可以理解這個的方法
就是施洗約翰
很遲疑的幫基督施洗
他指出了完全無罪的
聖潔的 神的羔羊
是要除去世人罪孽的 (約1:29)
耶穌居然到他面前
對他說: 替我施洗吧
約翰說
大概是這樣說:
求你了
不要逼我 耶穌
求你不要逼我
你看到這個水嗎
這個約旦河之水
在這裡面我施洗了
數百 數千 甚至上萬的人
這個水是受汙染的
被他們的罪給汙染了
他們來 為罪悔改
洗掉他們的罪
在這個洗禮中悔改迴轉
求求你耶穌 求你了
不要叫我
從這條河中拿此處的水
用任何的方式將這個骯髒
有他們罪的水 碰到你聖潔的頭
記得之後 耶穌會在回憶中
講論到他在約旦河的受洗
然後看他即將在十字架上的洗禮
他會講論到有一個洗禮是暫時的
一直到那個洗禮完成
那我們就了解在約旦河
裡面所發生的
是跟他在各各他十在架上
的血有關聯的
這裡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為什麼耶穌說: 約翰
我知道你不了解 你作就是了
盡諸般的義
你知道學者
總是在爭這是甚麼意思
耶穌說: 我們作這件事吧
雖然你不了解 約翰
耶穌了解 祂了解甚麼呢?
耶穌就是了解這個
祂是…受洗…
進入到我裡面…
和進入到我的罪裡面
好讓我們藉著
祂在十字架上的洗禮
和祂從死裡復活
讓我可以受洗進入祂
祂受洗進入到罪人的名字裡面
所以所有本該屬於我的
現在落在祂身上
而我受洗進入到我的救主
的名字裡面
所有屬於祂的
現在落在我身上
祂在這三十三年中
所呼的每一口氣
祂所行的每一件事
祂所講的每一個字
祂都是為我做的
祂不需要為祂自己這樣做
祂為我這樣做
所以祂來到約翰面前
祂說:
為我施洗進入他們的名字
因為有一天
在聖靈的大能之下
我將要為他們施洗
入我的名字
現在 他們所有的東西都歸我
而以永恆來講 我所有的一切
都是屬於他們的
這個就是保羅在這裡
所講的「絢麗」
在五章12節到21節
他說: 難道你沒有意識到
你是受洗入到耶穌基督裡?
因為祂受洗進入到你裡面
就如所有屬於亞當的
都歸算在你身上
但是現在卻歸算於祂了
所以所有屬於祂的
現在透過聖靈
藉著恩典與信心變成你的了
豈不知我們這受洗
歸入基督耶穌的人
是受洗歸入祂的死麼?
所以他說
我們不只是共享祂的死
就如基督藉著父的榮耀
從死裡復活
好叫我們一舉一動
有新生的樣式
所以祂從約旦河走出來
背負我的生命
我的罪
祂從那花園的墳穴中走出來
從復活的大能當中得釋放
但是 是與我聯合
以及我與祂聯合
藉著聖靈
所以每一件事情
他為我所做的
也實實在在的變成是我的
當我以耶穌基督命名
的那一刻開始
都是我的
祂全然是我的
這就是保羅所講的
你看到他這個絕對的偉大嗎
全都是你的
那當然
他要為我們解釋這個
他在第6節說
他藉著「解釋」
進入到「闡述」
他的解釋是這個
如果你知道你在基督裡是誰
你一點都不會想活在罪中
多年之前 我應該是在
西敏神學院教書的時候
教了十年 當我在校園
走路的時候院長把我叫住
他說: Sinclair
你成為美國公民了嗎?
我說: 抱歉? 我沒聽懂
他說: 你成為美國公民了嗎?
我說: 美國公民?
他說: 是的
你成為美國公民了嗎?
當時我唯一可以想到
要回他的就是:
喬治 我是個蘇格蘭人
我怎麼可以做這種事?
當然 比喻總是會有
不恰當的時候
就像是例證
弟兄們作為美國人
的確是很棒的事
但你們了解我的堅持
如果我對你講:
你要不要變成某某某
若我說:
來啊 我們有兩千個人
可以一起去華盛頓示威遊行
我們可以佔領國會大廈
把整個國家帶回他該有的
神的權威下面
你們可能會有人憤世忌俗的說:
這聽起來是不錯的想法
但是你的本能會怎麼說?
我們絕對做不了這種事情
因為我們是美國人
這就是已經
注入保羅裡面的東西
這不只是神學上的論述
而是這個神學的論述
他的本體都深深的抓住
繼續活在罪裡的生活型態
那是一種本體上的自我衝突
對於基督徒來說
但是我們當然知道人
對我說我感覺到罪啊
我們就必須對他們說
你的公民地位
並不取決於你感覺如何
他取決於你是誰
你是從黑暗的王國中
被轉換到神愛子的國度
抓住它 了解它
所有是祂的都是為你
所有是祂的都是你的
那個表示 望遠的觀點
特別強調的意思就是
你在基督裡向罪死了
你已經被復活
進入一個嶄新的生命
甚麼意思? 他當然有解釋
他的闡述在第6節到第10節
他說: 我們知道
我們的舊人
老我和他同釘十字架
使罪身滅絕 叫我們不再作
罪的奴僕
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
這可能是保羅
最濃縮最複雜的句子
我要講一下
我們應該要如何理解這句話
第一點 當他說…
英語標準譯本(ESV)說:
老我 (舊人)
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在這裡 保羅不是只在想
我成為基督徒之前的生活
他之所以會用到「老我」這個字眼
是因為他才解釋五章12-21節
這個「老我」並不是指
我生命中未成為基督徒的部分
「老我」是指所有我天生的
與亞當聯合的整個人
他所說的是:
那不只是我生命紀錄中
我生涯中的早期幾年
那是全然的我
全然在神的定罪
罪的權勢之下的我
在沒有神
沒有希望的肉身之中
我所有與亞當聯合的
都已經嘎然截止了
因為我現在是與耶穌基督聯合
如果我可以這樣子講的話
不再是亞當的生命
或是你的過去
來決定你的生命
是基督的生命
基督的過去
來定義…你的生命
那個與亞當聯合的人
已經不復存在
現在留下來的
只有與基督聯合的人
我們的舊人是與他
一同釘在十字架
使罪身滅絕
我是這樣子理解
罪身的意思
那是被罪所定義的肉身
在之後的七章24節他…
保羅稱說要從
這取死的身體脫離出來
那是被死所定義的身體
他所說的就是
當我們與基督聯合
就會有一個
真真實實的現實
現在 這個原本上癮於罪
受控於罪的肉體
已不再在罪的權勢之下
而對罪的種子來說
是越來越貧脊的土壤
不是說不再有罪
不是說罪不再住在你裡面
不是說罪不再對你有影響
而是說 我的肉身
不再是屬於罪的
在這個充斥著二元論的世界中
我們需要了解一件事
在很多層面
在福音派的傳統中
有很多很多的二元論
不是一個抽象的某部分
與基督聯合
就是我
我的全部
身體與靈魂
我希望今天下午我們可以更明白
不只是我的內部與基督聯合
而是我們整個人
保羅說: 現在我們的全人
活在肉體之中
保羅是在說:
弟兄們 成聖若不影響
你的肉體生命 就是毫無意義的
因為你就是活在肉身之中
現在 感謝 神
你看到這個的大能
在一個人的生命之中
這個人會持續的感受到
罪的觸角
當他的生命在罪的權勢之下
可是福音卻告訴我的生命
已經不受控在罪的權勢之下
所以我的身體不再
是在罪的權勢之下
那是一個多麼有榮耀的真理
這就是為什麼以我這個
有肉體的人可以回擊
保羅會講說這是多麼的重要
可是在基督裡 成癮的挾制
已經結束了
雖然罪的影響還是存在
會存留
一直到我們
過去成癮於罪的事實
會被廢除
在那充滿榮耀復活的身體
那會是怎樣的一天呢?
你從來沒有活過任何一天
當你早上起來可以對自己說
你知道我現在已經退休了
有一件很奇怪的事
我每天早上起來想
除了我太太之外
沒有人會知道如果我
今天一整天都賴在床上
那是這世界上最奇怪的事
你不再被要求
當然還有我太太啦…
她會知道
你早上起來你說
這個我住在裡面的脆弱身體
我需要戴上…
我需要戴上眼鏡
我才看的到時間
我感覺到就如我以前
聽到老人家說的
我從洗澡間出來時扭到脖子
然後我說
如果有一個可以
十全十美工作的身體
那一定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所以我在想
那會是甚麼樣子
在一個完全不受我過去罪的癮
所影響的身體裡
那一天會來
只是罪的權勢現在已經被破壞
這就是保羅的重點
你注意到在這一段裡面
關於罪的言語他是用擬人化的罪
他不是在講 罪好像有罪惡感
他是在講罪的權勢
那是罪的權威 在我的生命之中
他在這裡說
我們基督徒美好的特權
是我們在基督裡
舊人已經與祂同釘十字架了
所以我們的身體
依著舊的主人來講的肉身
已被終結
好讓我不再受奴役於罪
很重要 不是嗎?
我們要將罪的存在
與罪的權勢分別出來
他不是說他沒有罪
他不是說你不會感覺到被拉扯
他說他不再是一個奴隸
而原因是…
因為已死的人是
脫離了罪 (羅6:7)
你們大家都知道這節經文
是很難解的
很多解經家都有討論
保羅在這裡用的是
「稱義」的語言
可是大部分的翻譯
卻使用「解放」的言語翻譯
我覺得這麼做是有好理由的
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是
保羅是在權勢的架構下討論罪
而不是罪咎感
罪是一種能力
而不是行動
他用這擬人化的表達
說它統治如同君王一般
它要付出工價
就像是一個雇主
它好像是一個元帥
用我們的肉體如同打仗的工具
所以我真的覺得他在表達
保羅用含有細微差別
的稱義語言
來形容我們戒掉了罪
你信不信其實在蘇格蘭法律裡面
有一個很好的例證
在以前
在過去 監獄的門口
會被放一個告示牌
早上八點鐘
當一個死刑犯被處決之後
我們就說他是
安格斯麥克唐納
在蘇格蘭處死刑的時間
是早上八點鐘
至少以前是如此
那張告示牌會這樣寫
今天早上八點鐘
主後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安格斯麥克唐納
被稱義了
他被稱義了
這代表甚麼呢?
意思是 律法對他來講
不再有任何的要求了
債 已經付清了
意思是 麥克唐納
現在就是自由的了
這就是保羅所講的
他說的與耶穌基督聯合
在那個活生生的聯合中
我們所享有的
那個葡萄樹 如果我可以把
約翰福音十五章的比喻
拿到羅馬書第六章
把兩邊的語言表達混在一起
葡萄樹就如保羅在這裡所講的
不只是為我們的罪死
祂自己也向著罪死
第10節: 他死了 是對罪死
保羅不是說祂為了罪死
祂當然是為了罪死
但是保羅的重點
是祂是向著罪死
在祂的死理面
是超越我們所能理解範疇的
耶穌居然容許祂自己
在罪的權勢之下 在死亡當中
替代我當死的 而死
所以
那一天在那個空墳墓上面
可以有一個公告
說「耶穌基督…
已被稱義了」
以祂的肉身
在十字架上為了我們背負了
所有罪的權勢對我們的要求
然後祂破壞了它的權勢
只要是與基督聯合的人
都可以從寫西敏信仰告白
的作者所宣稱的
領取到基督的死
和復活的福份
從被釘十字架和復活的葡萄樹
所吸取的福份
那些都是我的了
全部都是我的
因為全部都是祂的
在與我的婚誓中
他對我說:
我所擁有的
世界上所有的一切
我全部都給你
然後我對他說
我接受這個人
(婚姻的誓約)
我接受祂
祂把祂的戒指
放在我的指頭上
祂把我許配給祂
把我變成葡萄樹的樹枝
祂的天父在那邊
祂的天父帶我走向紅毯另一端
到祂的兒子面前
然後大天使說:
誰要把這個新娘給新郎?
然後天父說:
我非常樂意
然後祂就是我們的了
全然是我們的了
這不就是讓保羅從「闡述」
進入到「寓意」
第九節他說:
因為知道基督既從死人中復活
就不再死
死也不再作他的主了
他死了 是對罪死 只這一次
他活 是對 神活著
所以
所以…
這裡的寓意是甚麼呢?
就是…
你必須…
你必須把自己看為
向罪是死的
向神卻是活的
在基督裡面
我不需要告訴這並不代表
你需要到一個暗房當中
握緊拳頭 閉上眼睛
然後不斷的說:
我已經對罪死了
而是說真的了解這個
讓這個事實光照你
認知到這是真的
正因為它是真的
這不是神學的神話
這是福音的真理
然後他說
你必須看自己…
保羅說你不會有任何進步的
除非你做這個
你做出這樣的反應
讓它像是一波 一波 一波的
讓它不斷衝擊著你
在你的一生之中
我今天早上起來做了一個
四度空間的夢
我也搞不清楚那是關於
與基督聯合的夢
接著我醒來 比平常更早
我想 主啊
這實在太過於豐富了
我沒有辦法完全理解
也沒有辦法表達出來
不能夠在一天
也不能夠在兩個小時之內
甚至用我整個生命
我都不行
直到我面對面見到祂的時候
他說: 讓這個成為
你紮實的自我理解
知道你自己是誰
看你自己如…
就如C. K. Barret 所說:
看你自己是在死裡
被重生的人
在耶穌基督裡
當然囉 這邊有寓意
有應用
最後他將重點轉移到….
勸勉
順帶一提我希望你注意到
在羅馬書裡面到目前為止
還沒有出現過命令句
在這裡是第一次出現
一直要等到第十二章
命令句才會再出現
這真的很引人入勝 很有趣
可是這裡就很像是
整本羅馬書的濃縮
這裡是整本羅馬書的濃縮
因為你可以注意到保羅
在這裡的一件東西
他對於與基督聯合 有一個
這麼令人驚訝和準確的理解
當他解釋完與基督
聯合的時候
在福音裡直述句的存在
就像是把防水閘門打開
現在 就可以對神的子民
安全地湧出命令
到十二章 同樣的先講神
的恩典 恩惠
他先建立起一個非常精確
驚訝驚嘆的
給人對神的恩典恩惠
有這麼驚訝的理解印象
然後防水閘門就打開了
因為他了解
當我們解釋我們
與基督聯合中的豐盛
然後就可以安全的
告訴神的子民
有來自天父的命令
他們必須在與基督
聯合之中活出來
所以這些命令就變的很安全
這都是些甚麼命令呢?
他說如果這些東西都是真的
不要讓罪在你的生命中有權勢
如果你不在罪的權勢之下
不要讓它有權勢
這兩件事一定是合在一起的
既然你已經不在它的權勢之下
就不要讓它有權勢
在你的生命中任何一部分
都不要再對罪讓步
你的身體已經是基督的了
把你身體的每一部分
每一個肢體
都獻給你的元帥基督
然後說主耶穌
這全部都是你的
我的心智 我的情操
我的身體
我完完全全是你的
我的身體與靈魂都要給你
為了你成聖的事工
所以 他說
最後 有一個很榮耀的應許
因為你已經不在律法之下
而是在恩典之下
其實這就是他用各種方法
在六章半之中為我們解釋
解釋這個恩典是甚麼?
罪…
罪對你不再有權勢
約翰歐文說
在那本「論說罪和恩典的權勢」
的書中
我用我的話來講
你只會面對兩種牧養上的問題
第一種就是…
說服那些在罪權勢之下的人
他們是在罪的權勢之下
這就是傳福音者的工作
然後 說服那些
不在罪權勢之下的人
他們不再處於罪的權勢之下
因為他們是屬基督的
多年前我有個來自於遠東
的中國學生
他的名字叫做提摩太
我們後來成為了好朋友
交情好到我可以對他說
雖然我是個天生害羞
的蘇格蘭人
我卻問他:
你的真名是甚麼?
他說: 提摩太…
我幾乎沒有辦法念出他的原名
我就試著用另外一種方式問他
也許是我的英文口音…
我問他:
你父母給你取的名字是甚麼?
然後他就說了一個中文的名字
我根本沒有辦法念
然後我說: 噢
所以你的真的名字是…
然後我試著要念…
他說: 我真的名字是提摩太
那是我…
是我在受洗之日所取的名字
那個….
就…是…我
那個就是我的真名
你的真名呢?
你是以父 子 聖靈所命名的
與三一神有交通的
藉著你與主耶穌基督的聯合
然後祂全是你的
那權勢
罪的權勢
在祂理面已經被破碎了
那是為了你而做的
奇異的新生命
藉由祂…在你裡面開始
你並不缺乏任何東西
從現在一直到與祂面對面
因為他已經給你全部
你所需要的一切 在他的裏面
藉著祂的能力
他會保守你
從聯合 一直到交通
從信心變成眼見
何等的救主
與基督聯合
看到了嗎?
與其說是關乎聯合
更是關乎基督
讓我們向他禱告
我們在天上的父
謝謝你
感謝你在基督耶穌裡面
讓我們從罪
和死的權勢之下拯救出來
帶領我們進入恩典
和生命的權勢之中
我們祈求可以每天沉浸
在這個真實理面
你可以讓我們彼此幫助
特別是那些牧者的羊群
我們為那些時常迷茫
時常困惑
在軟弱中的羊祈求
求祢幫助我們
可以幫助他們回到
那穩固我們基督徒生命的錨
我們禱告求祢幫助我們
持續的與我們同行
在這次的研討會中
打開我們的心睛
使我們能夠理解
向著你在基督裡豐沛的恩典
奉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
我們在他的名裏面禱告
阿們

影片下載

Tags: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