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操練敬虔(呂沛淵) - 基督教要義(第3集)

104 views

加爾文在1536年所正式出版的
基督教要義這本書裡面
首先他在最前面有一個
上書提獻法國國王法蘭西一世的
這一個長篇的序言
這篇序言非常重要
也幫助我們明白
他寫作這本書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的
真正的目的跟原因
從1536年第一版
到最後1559年拉丁文的最後一版
篇幅從原來的六章的小書
到成為八十章四大卷的基督教要義
篇幅增加了五倍
當然在期間他也出版一些法文版
來幫助法國的同胞們
他希望這個書不是只是寫給
懂拉丁文的教會領袖 學術界看的
他要給法國的同胞子民認識真正的福音
所以法文版也很重要
這個上書國王法蘭西一世的序言文
一直留在書中
所以1536年有了
都繼續有
甚至到最後一版1559年
仍然這個序言在裡面
雖然法蘭西一世在1547年過世了
可是加爾文繼續把這個
提獻給法王的
這個長篇的序言留在書裡面
顯然加爾文的目的是在表明
這個上書給法蘭西國王的這個序言
不是只給他法蘭西這個人
因為他已經過世了
乃是要仔細藉著這個
說給大家廣大的聽眾讀者明白
他寫這本書的目的
正是在給法蘭西一世國王
的序言裡面表明出來
第一個他的目的是要所謂 defense
要辯護 要辯證
為抗羅宗改教運動辯護
曾經這些外來的抹黑中傷
第二個目的是要教導教訓 Istruction
正如這本書的名字叫基督教要義 Institute
Institute 這個字就是教訓教導的意思
說明基督福音信仰的基本要道
給改革宗基督徒打好基礎
來研讀聖經
當時出版的書很多都叫做Institute
因為這就是教導教訓的意思
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
我們剛剛講過
Christian是講基督信仰
Religion這個字的意思呢
在拉丁文是敬虔的意思
所以比方說雅各書
新約雅各書第一章說到
真實的敬虔是照顧患難中的寡婦
真實的敬虔 敬虔這個字
就是Religion拉丁文這個字
所以這本書只翻譯作基督教要義
雖然大家已經習慣了
可是並不是最準確
因為這不只是講到基督教信仰要義
更是說明敬虔生活
因為在加爾文看來
敬虔生活和教義是分不開的
你若沒有純正的教義
就不會有敬虔的生活
而你有純正的教義的目的
就是要帶領你如何過敬虔生活
所以根據聖經
講清楚教義真理
根據聖經說明這個教義真理
是為了過敬虔生活
免得像天主教那樣的情況
在中世紀
有敬虔外貌卻違背了敬虔的實義
也免得常常學習 終久不能明白真道
這是今天我們目前
所有華人教會一個很大的問題
常常有敬虔的外貌活動聚會
可是沒有敬虔的實義
或者常常說小組查經讀聖經
長期聽牧師講道講得太淺了
常常學習 終久不能明白真道
常常被異端邪說很容易就勾引去了
所以正是基督教要義
這本書的書名所表明的
這本書是一個教導
是一個教育
來幫助所有真心要追求
純正教義和敬虔生活的人所必讀的
那因此這本書的全名翻譯我們應該作:
基督教信仰教育與敬虔生活的指南
是更好的
那為什麼提獻給法蘭西一世呢
我們說過因為法蘭西是當時的國王
他在迫害法國境內的這些改教人士
簡單說一下
法蘭西一世是1515-1547年在位
他和英王亨利八世(1491-1547)
大約同時
他和英王亨利八世處理爭端
顯示出他外交的政治實力
在他的任內
亨利八世是在英國
那麼周圍包圍法蘭西一世的是
西班牙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
(查理五世,1519年-1556年在位)
所以他必須要擴張自己的勢力
大展宮廷 擴充官員
在他任內鼓勵生育計劃 人口增長
人民的數目增長為西班牙的兩倍
是英格蘭的五倍
所以他鼓勵生育
想要讓國家能夠成為一個
壯大的 強大的國家
他1516年
我們說他作王的時間是1515-1547年
他作王的第二年1516年
就跟教皇利歐十世
(Leo PP. X,1475-1521)
就是當時路德時候的教皇
簽訂協定什麼呢
就是法國教會有獨立權
自行任命主教
不需要聽羅馬教廷的
所有法國教區的主教跟修院
全由法國自理
就是在這個國王的權勢之下了
所以根本不需要脫離羅馬天主教會
你本來就有獨立自治權
因為你已經獲得
法國已經擁有這樣的自治權
所以自己任命主教
管理修院
所以它不需要去脫離教皇制的腐敗了
由於法國跟查理皇帝五世
哈布斯堡家族就包圍他
尼德蘭 義大利 奧地利
西班牙 德意志包圍著
他必須努力抗爭
我剛剛說過他是願意和德國
有時候和德國路德宗合作
甚至有時候也向回教徒土耳其
表示願意合作
只要對他有利 能夠對抗查理皇帝
他也是一個人文主義者
文藝復興的國王
他很喜歡推廣這些
很鼓勵朝著文藝復興的路上邁進
提高學術水平
增加藝術啊這些 文學這方面的
建築以及書籍出版
他很推廣文藝復興
他認為才跟得上時代
他的妹妹也說過 Magaret
贊成改教立場 保護改教的領袖
但是法蘭西一世他就
受到國內天主教勢力的影響
所以必須要 他也逼迫改教運動
他在天主教裡面擁有很強大的勢力
也需要這些國內的
因為他是等於是
影響法國天主教會主要的領袖
他也需要這些法國主教們的支持
為什麼他就要逼迫改教信仰
原因在這兒
他需要獲得天主教的支持
因為教皇都必須向他買帳
讓法國的教會甚至有那種半獨立狀態
因此法蘭西一世當時還甚至有一個
被推崇為他是天主教裡面卓越的君王
他加冕的時候所用的聖油
被認為具有神蹟奇事的能力
凡是被他所觸摸過的人
皮膚可以得醫治
表示他有神蹟奇事的能力
所以他當時有一個封號
天主教稱他為
The Most Christian king.
基督教最偉大的國王等等
總而言之
所以我們開始可以明白了
加爾文在給法王提獻的序言裡面
他一開始稱呼法蘭西一世是最
The Most Christian king
是最有能力的基督教君王
這個不是加爾文故意要阿諛
去捧法蘭西國王
說你是全基督教最棒的君王
而是這是他本來就有的
天主教裡面的封號
所以表示說 好 我尊敬你
你的名字在天主教稱之為是
The Most Christian king
我就這樣稱呼你是
基督教君王裡最有能力 最怎麼樣的
所以換句話說
我們就不要誤會加爾文了
因為加爾文絕對不會認為
這個抹黑逼迫改革宗信徒的君王
是最虔敬的君王
最基督教的君王
這個字Christian 不是只有抗羅宗
所有這些天主教的人也叫做Christian
是最有基督信仰
最虔敬的君王
原因是因為
這個名稱是法蘭西一世早就有的封號
所以你要向國王上書
你當然要說總統陛下
一定要用這個名稱
在歐洲更是如此
比方說
英國女王的封號叫做威爾斯親王
那你要上書給她
你要稱威爾斯親王
飛利浦某某…
原因是這是她的封號
所以我們瞭解了
加爾文不是故意要去吹捧拍馬
他乃是尊稱你的封號
我就稱呼你這樣的名稱
在這一個長篇的序言裡面
基本上我們可以分成幾段來看
加爾文是這樣表達
這個寫作提獻的內容的架構
首先他說
我起初寫這本書的目的
是為了要幫助那些
熱心追求敬虔基督信仰精神生活者
將基本要道傳講給他們
特別是為了我們法國同胞
許多人渴慕主基督
但是對主基督的認識非常地淺薄
後來又因為惡人
就是這些逼迫的人
起來抹黑福音信仰
逼迫這些改教人士
所以我除了要教導基本要道之外
所以可見第一個
他寫作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的本意
是為了要傳講什麼是
真正的福音 根據聖經
那第二呢
因為又面臨了法國國王
和國內這些天主教人士的血腥鎮壓
他就要加上第二個目的
向國王提出信仰告白
澄清謠言
來訴請也是信耶穌基督的國王
你就要應該有一個
仔細瞭解調查一下以及公正的判斷
以杜絕這種毀謗抹黑
這是他第一段的表明
第二段呢
他就繼續接著說
我要為遭受逼迫的福音信仰者請願
改教人士的信仰是根據聖經
卻不公平地遭受其他人的逼迫
許多人英勇地殉道
逼迫他們的這些
天主教的領袖 政府官員
是在乎自己的肚腹、金錢
還有維持他的統治
卻殘害這些忠良
這是他第二段要描述的
第三段
他要駁斥這些反對者攻擊福音信仰
鎮壓改教人士的抹黑錯誤的藉口
當時加爾文分析的
也幫助我們瞭解當時情況就是
這些逼迫攻擊改教人士福音信仰
基本是上三大理由 第一個
這是個新奇的教訓
以前歷史上沒有
既然是新的 一定是錯的
新奇的
第二 講的東西是不確實的
第三 沒有神蹟支持
不像天主教講的是
自古以來大公教會信仰
天主教人士是這樣自吹自擂的
講的是確實的 是教皇教父說的
第三 天主教有很多神蹟奇事
支持他所講的道理
加爾文就一一反駁
第一個他說 你們說我們是新奇
他說我們不是
我們所講的是恢復聖經的福音
神的聖道從來不是新奇的
乃是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
第二個 你們說你們沒有聽過 所以新奇
原因是因為你們中世紀黑暗
長久不敬虔 教會腐敗
不教導純正的教義
壓迫埋沒純正的真理
所以難怪你們很久沒有聽過
以為是新的
你們說不確實
我們所信的福音真理
甚至願意捨身殉道為這福音真理
怎麼會不確實呢
我們都很確定所信的
反過來說
這些反對者在懷疑到底這樣講對不對
他們也都不願意為自己所信的捨身
表示你們才是不確實
我們改教信仰是很確實的
最後說到沒有神蹟之實
加爾文就說
教義真理是比神蹟更重要的
神蹟的目的在於證實所傳的道
我們所講的福音真理
有許多神蹟奇事印證
但是如果你說你有神蹟
卻不持守聖經真理的話
就是假的
他就引用了申命記十三章所說的
假如有先知起來說
顯什麼法術 神蹟奇事
你們不要聽他
他講的只要跟摩西所講的相反
不是神的啟示的話
他再有神蹟奇事 你也不要相信他
因為他是在騙你的
神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是在試驗你
是不是單單因為神的話這樣說你就相信
還是你要看這些外表的神蹟奇事
因此天主教雖然自誇有神蹟
很多都是冒牌假貨
是惡者欺騙的伎倆
加爾文說
神蹟的目的是要證實所傳的道理
你的道理錯的話 再有什麼神蹟都是假的
所以 改教家講的是真正的聖經真理
也有神蹟奇事之實
第四段 是天主教抹黑誤導說
早期教會反對改教家的信仰
這個信仰是標新立異的
其實 加爾文就說
教父也是人 也會犯錯
羅馬天主教崇拜早期教父的缺點和錯誤
並非他們的優點
換句話說
羅馬天主教所高舉的是早期教父的錯誤
支持他們的錯誤論
而不是正統教父的優點
甚至羅馬教扭曲了早期教父的論點
說早期教父支持羅馬天主教
事實上錯了
是扭曲和污染了早期教父的論點
第二 加爾文說他引用箴言二十二章
說道:不可挪移先祖的地界(箴言22:28)
意思是說 你要謹守遵行
使徒傳下來的聖經真道
羅馬天主教的做法明顯是教父所反對的
舉出例子說明
從早期教父的著作來看的話
中世紀到改教時期的天主教是錯的
天主教搞的是蓋大教堂
金銀奢華儀式
教皇穿的衣服、戴的皇冠
在早期教會沒有這樣啊
四旬齋戒 就是受難節前四十天不可吃肉
聖經沒有這樣說 早期教父也沒有這樣講
修道士不做工 懶惰
等著人家奉獻
不親手做工
早期教父也反對
圖像崇拜 拜偶像
為死人禱告這些崇拜禮儀 繁文縟節
聖餐化質說
餅和杯不能給聖徒一起領
還有彌撒商業化
是指當時有錢人
可以花錢請神父到他家裡來
給他施行法事 就是作彌撒
彌撒私下商業化
教會法規不根據聖經
根據案例 以前怎麼判現在照著判
傳統這樣子累積下來
禁止神父結婚
還有經院哲學是高舉人的理性猜測
不是真正聽從聖經
他就一一列出來說
其實是天主教中世紀已經偏離聖經了
他們挪移了先祖信仰的地界
改教家是在歸回使徒所教導的真理
第五段
那些反對改教人士的人說
我們照著是教會裡面
已經多年下來的慣例和習俗
為什麼你們改教家講的是新的東西呢
加爾文說
你們說按照教會的習俗
其實是違背聖經真理
因為大多數中世紀留下來的
教會的作法和判案只是根據習俗
所謂習俗就是說
以前有這樣子判了 下面就跟著判
像法律上是按照判例不是按照律法
因為沒有律法講道了
或者不用律法的 他們用判例
前面有這個判例 下面跟著判例
再接下去發展一連串的教會的判例
來作教會裡面的規矩
這個不是聖經的真理
乃是根據當時大家投票的判例
變成流行的錯誤
以後累積下來
制訂為教會裡面的定律 教會的法規
而不是聖經的法規
這是錯的
根據習俗判例來訂教會法規 取代了聖經
加爾文說 我們在神的國度的教會裡
應該是根據永恆的真理
敬畏萬軍之主耶和華的名為聖
坦然無懼地來遵行聖經
不是按照教會的傳統規矩判例來遵行
他也說了
就是全世界都陷入邪惡 我們也不為所動
不能因為人多投票
教會法規在天主教
是人多投票制訂出來的
不能因為人多勢眾就制訂真理
因為真理不是靠投票決定的
也不能因為人多勢眾就有藉口
第六段 加爾文就說
天主教對教會本質的錯解
真教會 加爾文說是永恆的
是由真實的子民敬拜獨一真神
我們的救主
不是被肉眼看見這一些外貌來取代的
天主教認為教會總是有肉眼可見的形式
就是天主教教會從羅馬一直下來
作使徒式的教皇等等
這是羅馬教會的有形制度
但事實上這不是聖經所說的
加爾文說教會真正的標誌
什麼是真教會呢
這個在加爾文的第四卷
基督教要義的第四卷
論到基督教要義就仔細講
如何判斷真假教會
真教會的標誌是什麼呢
第一個 有聖道的純正傳講
傳講聖經真理的講道
第二 有聖禮的合法施行
施行洗禮聖餐 按照聖經來做
所以如果不這樣做的話
或是教會有人犯罪
就按照聖經來勸誡他
改教家都說得很清楚
聖道的傳講 聖禮的施行
是真教會的標誌
透過這個來餵養神的百姓和子民
所以一個教會 像天主教這樣
已經根本沒有講道了
根本不用母語讓人們明白所聽的信息
望彌撒全用拉丁文
神父亂唸幾句 也沒有人知道他在唸什麼
這樣怎麼是真教會?無道可傳
再來
聖餐變成偶像化的彌撒
耶穌再一次不斷地獻祭
變化本質
餅和杯變成耶穌的寶血和身體
這些都是錯誤的
所以加爾文就說
天主教根本就不是真教會
這個很重要
所以 改教家恢復的是真教會的信仰
加爾文繼續說了
真教會有時是潛入隱藏的
沒有肉眼可見的具體形式
比方說
在亞哈王時代
以利亞的那個時候
看來國家全部是拜巴力 拜假神的
所以耶和華的先知看來都被殺
不能公開任何的聚會
俄巴底 亞哈王的家宰
他敬畏神 藏了一百個先知
主耶和華對以利亞說
以利亞說 只剩我一個人了
神說不
我為我自己的名
保守七千個人沒有向巴力屈膝
當時背道拜偶像的假教會
以色列的這些制度裡面
但神還保守七千個人
隱藏著祂的選民 沒有向巴力屈膝
所以加爾文解釋說 有時真教會是隱藏的
是被打壓的
外面看不到 沒有具體可見的形式
舊約和新約 包括教會歷史皆有明證
我們知道在大逼迫的時候
無論在羅馬帝國時代
或今天的鐵幕國家裡面
教會是隱藏在地下的
所以真教會不是有外在的
這些美麗建築物 或是華麗的儀式
重要的是有沒有聖道的純正傳講
和聖禮的合法施行
加爾文繼續說
神治理祂的教會
有時祂會處罰這些背道不忠的子民
暫時除去真教會的可見形式
比方北國以色列亡了
南國猶大國也被擄了
然而祂的選民必被保存
祂的兒女必不滅絕
所以有餘民歸主
所以他就說了
如果以外觀的形式來判斷教會
是非常危險的
不要以天主教中世紀這樣
華麗的樣子掌權就認為它是真教會
舊約歷史的例證
教會歷史中也很清楚
比方說 中世紀教會大分裂
同時有兩位教皇存在
還有三位教皇同時存在
那到底是誰呢
在巴賽爾會議的時候兩個教皇互相爭鬥
都是明顯顯示這是假教會
所以換句話說
凡是以有形教會就是真教會這種教義
就像天主教說的 這證明是真教會的話
那就是大錯特錯 危害信徒靈命
加爾文解釋
雖然改教家信仰 恢復了福音
看來是被逼迫隱藏了
沒有具體可見的教會形式
不能說它不是真教會
當然天主教是假教會
傳講改教真理
被法國這些逼迫人士說是導致混亂
這是惡者的詭計
其實帶來混亂的
不是因為傳講改教真理
混亂的導致原因
不是因為改教人士傳講的福音
撒但的詭計是這樣子
許多世紀以來
讓教會沉睡在世俗成功的虛華裡
像中世紀天主教一樣
當教會開始醒來的時候
改教開始了
撒但又製造重洗派 暴亂分子
來製造爭端
把你鬥臭鬥黑
用這個來栽贓抹黑純正的改教信仰
所以加爾文說
現在混亂的局面產生
是因為有這些重洗派或暴亂分子
傳講錯誤甚至異端
大家反而用這個來栽贓抹黑改革宗信仰
這是不對的
所以加爾文就說了
亞哈就指控以利亞:
是你把以色列搞成這樣
以利亞說不是 是你
是你讓以色列國陷入拜偶像
不是我以利亞
以利亞是恢復敬拜真神
亞哈反而指控以利亞
是你搗亂 把我們國家變這樣
使徒的經歷也是這樣
公會捉拿彼得約翰
指責他們擾亂民間 攪動天下
事實上不是如此
是使徒傳講真正的福音
是公會壓迫純正信仰
我們若像使徒一樣確信聖經的福音
就必和他們一樣經歷同樣的恩典
雖然被逼迫
可是繼續見證真實福音
所以加爾文說
這叫作:感謝神 基督率領我們在各處
顯揚因認識耶穌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氣
這是得勝的馨香之氣
這個基督的馨香之氣在我們身上
我們也成了基督的馨香之氣
傳播基督馨香之氣
這個香氣 活的香氣
叫那活的人活
反對福音的人呢
馨香之氣成為死的香氣叫他死
這是加爾文如此說明
為改教信仰來傳講真理辯護

此系列由呂沛淵牧師主講,特為介紹「操練敬虔-基督教要義」。總共八集。

加爾文的名著《基督教要義》,被歷史學家公認為「改變人類歷史的十本書」之一,是講明改教信仰、講解聖經、辯明福音的最佳著作,完整而全備地介紹「基督教信仰與生活」。本書重新編譯此經典巨著,以「每日靈修」的方式幫助讀者,一日讀一篇,循序以進;並精選聖經經文列於每日頁首,先行閱讀默想,然後再研讀每日內文。每日篇章加上標題,以利讀者掌握要點,操練敬虔。

基督徒常在歲末的回顧中,一方面感動於神對我們的信實與慈愛,另一方面卻不免嘆息,常因諸多的理由,犧牲了自己最寶貴、最寧靜、最豐富的靈修時間;即便有按日讀經,卻又受限於自己的理解度,而流於趕進度式的浮面閱讀,無法進入「內室」的交通。

呂沛淵牧師的《操練敬虔》,正是為了克服以上的問題而設計的。他把不容易閱讀的《基督教要義》譯文,轉為平易的靈修材料,且精心斟酌份量,不多不少,逐日分糧,讓讀者不但有飽足感,也能在30分鐘內,咀嚼出真理的香氣。



製作:改革宗電視台 RTV Taiwan
授權:呂沛淵牧師 / 聖經歸正教會 www.biblerc.org


購買連結《操練敬虔

Tag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