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操練敬虔(呂沛淵) - 基督教要義(第1集)

1.2K views

約翰加爾文與基督教要義
John Calvin and
the 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
我們都知道十六世紀改教家
神使用這些改教家
從馬丁路德
一直到第二代的約翰加爾文
神的教會能夠重新回到唯獨聖經
清楚耶穌基督福音
唯獨恩典
唯獨因信耶穌基督稱義
唯獨基督是中心
唯獨神得一切榮耀
但是寶貴的改教信仰
使得教會脫離
中世紀有一千年的黑暗時代
馬丁路德是神所重用的改教家
首先揭竿起義
在1517年10月31號
張貼所謂「95條論證」開始
然而改教信仰的整全
徹底清楚明白地表達
那就是約翰加爾文所寫的
基督教要義
在1536年第一版
一直到1559年的最後第五版
拉丁文的鉅著
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可以說是
被世俗歷史學家也公認為
改變人類歷史的十本書之一
對我們基督徒來說
我們可以說認識改教信仰
十六世紀開始的改教信仰
最清楚 最完整的
要算的確是約翰加爾文這部鉅著
基督教要義
雖然從路德到其他改教家
我們說有路德
有慈運理 有歐克拉伯
我們有布林格 有布賽爾等等
這些重要的改教家
可是
你沒有辦法
從他們的著作裡面找到一本
完整清晰來講到改教信仰
路德寫了很多的書
很多文章 很多講章
但是你很難找到只有一本
來代表他全部的思想
和著作的精義
然而加爾文的著作
也有許多講章 註釋書 書信 文集
但是 最重要這一本基督教要義
的確能夠很整全地又清楚明白地
講明為什麼基督教信仰
所謂抗羅宗的信仰的
寶貴的福音真理
與天主教錯誤的信仰與生活的對比
因此 要認識改教信仰的第一本書
直到今天
我們仍然是應該要讀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
這樣才能夠對改教信仰
宗教改革運動
有個清楚而且完整的認識和瞭解
所以 在這一系列的講解裡面
我們要從改教家約翰加爾文
講到他的這本代表作
也就是宗教改革的代表作
基督教要義
首先我們介紹加爾文的生平
加爾文是在1509年出生在法國
Picardie省的諾陽市(Noyon)
這是在中世紀的晚期
歐洲各國正在經歷轉型
政治 社會 經濟 知識
各方面都開始邁向所謂的
近代 現代時期
中世紀的理念是
大一統的天主教會
神聖羅馬帝國主導政治的局勢
這都漸漸衰微了
原來階級劃分的封建社會
貴族武士農業社會
包含農民
這種傳統架構
正如中世紀發明出來的
西洋棋的棋子的名稱所表明的
這個傳統架構漸漸被興起的
中產階級商業城所取代
所以在西洋棋你看到有國王、皇后
有大主教
有騎士等等這些
都是顯明當時的社會階級架構
然而到了中世紀晚期開始
這個中產階級商業城市
開始方興未艾
各國的民族主義
國家 領土
比方說西班牙法國等等
甚至德國
雖然當時叫做神聖羅馬帝國
包含了今天的德國和奧地利
但是已經開始有
我們德意志民族的概念都已經出來了
這樣就削弱了神聖羅馬帝國的
大一統的理念
恢復古代
早期教會的時代
羅馬帝國是教會保護者
這種觀念已經沒有了
文藝復興運動
古希臘羅馬的文藝思想
強調要回歸本源
特別在十五世紀所興起的
人文主義的文藝復興運動
強調要去讀古代典籍
回到第一手資料等等
注重這種個人主義的思潮的發展
城市漸漸方興未艾
也就是說 所謂近代現代
這種思想特徵已經開始了
這樣子的社會政治各方面的
包括經濟的巨大的改變
對於諾陽這個城市來說
就是加爾文的故鄉
在1509年並不顯著
諾陽市是位於巴黎北方稍微偏東邊
大概約六十英里的地方
是個農業小城
大概有七千個居民
主要是因為它是主教所在
叫做主教座城
是一個主教座堂在那裡
所以是被教堂 被主教來領導的
加爾文家族
在幾代之間有很大的改善
他的祖父是船員和造桶子 造桶業的
是在鄰近小鎮
但是到了加爾文的父親
叫 Gerard Calvin
Gerard 在1481年搬到諾陽
他開始發跡
他開始成為文書方面的專家
替教會處理法律和財政各方面
那也就是等於是大主教的助手
行政專員
他與名門閨女Jeannele 結婚
生了幾個小孩 只有三個兄弟存活
有查理 有約翰
約翰是老二
還有一個弟弟安東尼
約翰出生的時候 父親已經55歲了
後來母親過世了
繼母又生了兩個女兒
這大概是加爾文的家庭狀況
加爾文自己很少提到他個人的事情
我們只知道他孝敬父母
一直都是聽話的孩子
他父親從小看出
約翰加爾文是很有天賦的孩子
從小就提供良好的教育來培育他
希望他將來有一天能夠出人頭地
約翰加爾文和他的兄弟姊妹親戚
後來他的兄弟和一個妹妹
都最後來到日內瓦追隨加爾文
從天主教脫離
來到日內瓦加入改教的陣營
特別他的哥哥查理
原來是天主教的祭司 神父
也跟隨加爾文悔改歸正了
加爾文父親相信他自己
和在諾陽教會的關係
是大主教的助手 行政專員 秘書
可以幫助孩子們
所以他就安排孩子在當地教會
參與所謂的事奉
所謂參與事奉是說
可以承受教會的職位
比方說 他大兒子查理成了神父祭司
約翰加爾文在11歲的時候
他的爸爸就安排他
當時的兒童也可以去佔祭司的職分
而且他佔缺
是有薪水沒有責任
就把所得到的薪俸
他們稱為聖俸
教會給的聖俸
他們拿去雇一個成年的祭司
替他履行責任
所以可以知道說
佔了肥缺 乾領薪俸
年輕的加爾文
約翰加爾文他和當地的貴族
叫韓階斯(Hangest)家族
的孩子們是好朋友
這個家族的另一個成員就是
就是諾陽的主教
換句話說
這個貴族的家庭裡面有主教
當然跟主教有關的親戚
在這個家族裡面
和約翰加爾文從小是好朋友 一起成長
這個家族看出約翰的潛力
聰明又有高貴品格
喜歡結交他
加爾文父親認為這個很好
他們和貴族的孩子們在一起
對加爾文未來一定很有幫助
的確
後來因為關係很好
加爾文就跟這個家族的兒子們一起
到了青少年期就到巴黎去繼續深造了
他12歲左右 就是進入青少年期的時候
他和這些貴族的孩子們
就赴巴黎求學了
中世紀非常重要的是拉丁文的教育
非常關鍵性的
任何要出人頭地
作醫師 律師 或是作教會的神父
都需要有這些方面的教育
所以首先古典式的拉丁文教育就是
講到三語 Trivia
要學文法 學邏輯 學修辭學
加爾文在拉丁文 法文 文學方面
這個造詣極高
所以學者們分析說
他的作品
包括基督教要義
之所以能夠流傳甚廣
是因為他的精湛的使用文字的技巧
當然這只是從人的眼睛看見
事實上是上帝塑造他
使他具有一流的寫作技巧
使得拉丁文非常優美
而且又簡潔扼要
能夠傳講真理
他在巴黎頭一年進深
學習文法
然後進了巴黎的蒙太古學院
( College de Montaigu )
學習邏輯
中世紀的傳統教育是一個
研讀古代這些邏輯學典籍
他學習的目的是因為
他爸爸希望他將來能夠作教會的祭司
所以修習拉丁文 然後預備學習神學
他爸爸已經安排好了
他爸爸認為說
他跟主教 跟教會這麼好的關係
很容易幫他的二兒子和大兒子一樣
安排在教會裡面
可以佔祭司的職位
將來出人頭地
那麼他在巴黎可以說不斷地求學
然後到了後來
轉到奧爾良大學(Orléans)
在1527-1529
所以1522-1526在巴黎大學
然後29-31他進了波紀斯大學
(University of Bourges)
他進的這三個都是當時
最傑出有名的學校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
在巴黎大學
他還沒有完全讀完的時候
準備作神父作祭司的這些學習
要他去學習法律
所以當時他在巴黎大學
除了先開始學拉丁文之外
學這些古典的這些教育之外
他還要學習哲學
就是作神父祭司的準備
由於在1526年的時候
他的父親跟教會鬧僵了 鬧翻了
所以他爸爸就說 你不要作祭司了
你要學法律
他的父親被教會開除了會籍
原因是因為他沒有遵主教命令
交出帳務的帳冊
加爾文後來就因這緣故
他1527年開始轉學法律
也轉了學校 到奧爾良大學去唸書
他在法律方面的學習
也使他後來的事奉大得注意
他除了文學方面很強
哲學方面已經在前面
巴黎大學得到好的造就
接下來到了法律有名的專業學校
奧爾良大學是法學院非常優秀的
法律知識的嚴謹思考力
塑造加爾文後來事奉的視野
他也透過研究這些
以及對文藝復興的學習方式
他後來轉到波紀斯大學去唸
(University of Bourges)
波紀斯大學也是
用新方法來研究法律出名的學校
文藝復興研究原點
雄辯術討論的方式
都是這校出名之處
大大影響了年輕的學子加爾文
也塑造他成為非常優秀
能夠無論口才或是文筆
都是一流的學者
那麼說到文藝復興
加爾文受過人文主義的這些訓練
文學 哲學 法學的薰陶
十六世紀的法國
文藝復興人文主義這樣的訓練
吸引年輕學子的原因主要是因為
他們可以學習古羅馬希臘的
古代典籍的優美的語文
它們比中世紀的著作更美
因為它是原著
這是第一手資料
也使這些學生覺得他們
比老一輩的學者更有優越感
因為他們三種語言方面都要學習
精通拉丁文 希臘文 希伯來文
而且能夠用雄辯流利的方式寫作
他們在將來無論做什麼
作律師 作商人
在政治商業圈子都頗受歡迎
這種新的學習方法
傑出人士最有名的
就是所謂歐洲的人文主義王子
伊拉斯姆
叫Erasmus(1466-1536)
他也是同樣的訓練方式出身的
他成為編纂古代典籍
評論註釋古代典籍的專家
伊拉斯姆研究古代教父
耶柔米 奧古斯丁的這些著作校勘版
後來也編輯了
第一本新約希臘文校勘版
加爾文也像他一樣的
追求這些學術研究
他就出版了賽尼加有名的著作
寬容論的註釋
在這個時候
同時間我們要注意的是
加爾文的父親在諾陽過世了
加爾文回去陪伴父親
但是也沒有辦法解決和教會的衝突
他的哥哥也受牽連
就被開除神父的這個教籍
無論如何 他還是有影響力
他的哥哥還是安排了
父親仍然能夠葬在教會的墓地
自從父親過世之後
他原來都是完全順服父親安排的
現在他可以自由選擇他的學習主題
就離開了法律學系
轉到繼續鑽研
研究文藝復興和人文學科
研讀古希臘和拉丁的著作
所以加爾文非常熟悉
這些哲學家以及早期教會的著作
他1532年所出版的是第一本書
叫做賽尼加的寬容論的註釋
就是討論如何用恩賜憐憫的倫理
他所寫的這個內容非常地優秀
人文的學習 法律分析的能力展現出來
初試啼聲
獲得高度的評價
這本書就能顯示
他第一本著作也顯示出
他有過人的分析經文的能力
洞察力 解釋
這樣裝備他後來
寫作一連串的聖經註釋
我們來看最重要的是
加爾文的悔改歸正
大概就在這些年間 在巴黎的時候
確實時間不詳
也就是約加爾文在21-24歲的時候
他悔改歸正 加入改教陣營
我們所得到的有限資料顯示出
加爾文自己所寫的
在1557年8月出版的詩篇註釋
詩篇註釋一共五大卷
是加爾文的有名的著作
詩篇註釋
七年之後就過世了
所以在他過世之前七年
他寫了這一個詩篇註釋的序言裡面
透露一點他悔改歸正的突然經過
他領會到大衛所寫的詩篇
大衛的降卑、高昇
苦難與歡樂
他認為這是每一個基督徒的心聲
他自己也經歷了
他對照自己和大衛的遭遇
他也略略提到自己悔改的經歷
底下引用他自己所說的話
我現在引述他說的:
「當我還是小男孩的時候
我的父親決定要我修讀神學
然而後來他認為
法律專業通常可以使人賺錢致富
這使得他突然改變計劃
所以呢 這使我停止修習哲學
改修法律
我為了順服父親的意思
就努力盡職地去學習法律
然而神奇妙甜美的護理引導
最終引導我走向不同的方向
因為我原先是個頑固委身於教皇制的
迷信的天主教徒
以致於深陷在天主教
這個泥沼深淵裡面
不可能輕易得到解救
所以神使我突然之間回轉
制伏我的心
使我的心成為受教的
就我這個早期來說
在天主教這些教會
事實上我是比一般人
更熱心、更剛硬的
所以當我從此開始嚐受到主的恩典
認識了什麼是真實的敬虔之後
我的心中立時如火挑旺起來」
意思是他悔改歸之後
「我強烈地想要在
敬虔的真理知識上長進」
請注意 這是說明為什麼
他寫的基督教要義
這本書的原名是講到敬虔
他強烈地想要在
敬虔的真理的知識上長進
「雖然我仍在求學
文學、文藝復興其他方面的這些學科
但是我沒有放下這些其他學科的學習
還在求學
但是呢
我的熱情已經減低到最低了」
換句話說
加爾文他在巴黎求學這段期間
是一個長的過程
到了後來他已經
他還要繼續維持其他學科的學習
但是他的心已經不是那麼熱情追求
他當初想要追求的人文學科了
乃是他渴慕聖經敬虔真理知識
加爾文繼續說 他說:
「我很驚訝地發現
到我悔改歸正之後」
就是說他的思想上
信仰已經知道天主教是錯的
他離開天主教 成為改教信仰
他在得到改教信仰之後不到一年
他自己說:
「只有要有一點心
想尋求純正教義的人
都來找我學習」
雖然他只是一個初信歸主的人
初學的新手
「而且我的個性是不喜歡出風頭
內向、害羞
所以我總是喜歡躲藏、退隱
我開始尋找一些比較隱蔽的角落
可以躲開公共場合
然而事與願違
我所有退隱之處
都變成公眾的學校」
大家都來找他 跟他學
「簡言之
雖然我的目標是要隱居
不要別人知道 不為人所知
然而神如此地帶領我
經過這麼多的轉彎和改變
以致祂從來沒有允許我在一個地方
可以安靜地、隱密地休息
直到祂帶領我
竟然成為眾所周知的人」
也就是改教家
到處人找他 請教他
「這是與我的天然個性相反的」
換句話說
以上加爾文在詩篇註釋的序言裡面
這樣子自己的自述
簡短的 沒有講到時間細節
可是有一點很清楚
他的悔改歸正是突然的
甚至是出乎意料的
所以這樣說來
他回憶他的悔改歸正
不是一系列的 逐步的
慢慢……讀聖經
慢慢…..聽人家講改教的道理
慢慢…理智上就慢慢明白
這樣改過來
他不是這樣的
他說原因是他長期頑固地
在天主教裡面
吃天主教的奶水長大
所以要離開他的母會
他心裡是很不願意
他極力抗拒任何離開的念頭
雖然他知道天主教有很多的弊端
很多的問題
他說神突然間
把他這個頑固的心扭轉過來
使他願意降服 順從神的帶領
知道一定要離開天主教了
很年輕且剛剛歸正的加爾文
發現自己被許多的朋友同學包圍
因為這些人他們都在研讀路德
或其他改教家的著作
他們被改教家所講的聖經教義真理
還有敬虔生活所吸引
有些就悔改歸正
脫離天主教 進入改教的陣營
有些仍然留在天主教
他們大概想從內部改革
就開始批評寫作說
天主教的某些錯誤
可是還是在這裡面
他希望從內部改革
在這樣的環境當中
加爾文知道
許多改革家的教訓 讀了他們的書
他也被勸服
認為天主教需要改革
他還是一直下不了決心要離開
他也不想離開天主教
想在內部改革
但上帝把他帶領出來了
所以
他有一段時間
他一直在劇烈地抵擋那個
神要他離開天主教錯誤的
信仰生活的念頭
突然間時候到了
慈愛的天父 救主耶穌釋放他
使得他說突然間改教信仰
全面的真理抓住了他
使他悔改歸正
當加爾文說到
「突然間」這個字是說
出乎意料
而且不是他預先所安排的
到底什麼事情發生
促成他突然地悔改歸正呢
可能有一個人士跟他談話
或者是某一個事件、一個危機
讓他突然間突破了
總而言之
或者所有這些通通組合在一起
我們只能知道
這是上帝的護理 祂的時間
祂不誤事也不誤時
帶領加爾文
脫離了他 知道很多錯誤
但是卻仍然頑固不肯脫離的
今天我們看到 很多時候我們知道
很多我們參加的教會、聚會
或是所唸的學校、神學院
是出了很多錯誤
可是由於感情、各方面因素
就不想離開
原來自己情感在裡面的教會或是機構
加爾文也是這樣
他很深刻地瞭解
是上帝突然間扭轉他的心
使他的心成為是可受教的
但願我們也一起學習
被神的話 被聖靈光照引導
讓我們強烈頑固的老我
能夠被扭轉過來
新造的人能夠興起
能夠靠主恩典
舊事已過 都變成新的了
在基督耶穌裡成為新造的人
加爾文的生命經歷
也是出於神的主權恩典
抓住了他
讓他無法再抗拒
這個不可抗拒的恩召
使得他終於脫離
他很難脫離的泥沼陷阱
天主教的黑暗錯誤
終於進入光明
進入改教信仰的真理當中

此系列由呂沛淵牧師主講,特為介紹「操練敬虔-基督教要義」。總共八集。

加爾文的名著《基督教要義》,被歷史學家公認為「改變人類歷史的十本書」之一,是講明改教信仰、講解聖經、辯明福音的最佳著作,完整而全備地介紹「基督教信仰與生活」。本書重新編譯此經典巨著,以「每日靈修」的方式幫助讀者,一日讀一篇,循序以進;並精選聖經經文列於每日頁首,先行閱讀默想,然後再研讀每日內文。每日篇章加上標題,以利讀者掌握要點,操練敬虔。

基督徒常在歲末的回顧中,一方面感動於神對我們的信實與慈愛,另一方面卻不免嘆息,常因諸多的理由,犧牲了自己最寶貴、最寧靜、最豐富的靈修時間;即便有按日讀經,卻又受限於自己的理解度,而流於趕進度式的浮面閱讀,無法進入「內室」的交通。

呂沛淵牧師的《操練敬虔》,正是為了克服以上的問題而設計的。他把不容易閱讀的《基督教要義》譯文,轉為平易的靈修材料,且精心斟酌份量,不多不少,逐日分糧,讓讀者不但有飽足感,也能在30分鐘內,咀嚼出真理的香氣。



製作:改革宗電視台 RTV Taiwan
授權:呂沛淵牧師 / 聖經歸正教會 www.biblerc.org


購買連結《操練敬虔

Tag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