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宣言 - 基督徒宣言 - 薛華(1982年講道)

243 觀看

基督徒宣言 - 薛華(1982年講道)
A Christian Manifesto – Francis A. Schaeffer, 1982.
基督徒 在這過去八十年中
只看到事情零零碎碎的部分
卻沒有看到漸漸
在困擾基督徒的事
也使某些人憂慮的事
像是縱容嬌縱 色情
公立學校問題
家庭支離破碎 墮胎
支持殺害新生的嬰孩
支持老人安樂死 還有更多更多
我們不當認為這些事是個別事件
這是從基督教觀轉成人本觀點
會產生的自然結果
這些事只是結果而已
我們或許只對單一事件憂慮
但事實上
我們若不明白這些只是症狀
是根源於一個更深的問題
這致使我們的社會改變
我們的國家改變
我們西方世界都改變了
是從猶太-基督教
意識轉移成人本意識
這就是說
就是從最終極的事實
是無限的創造者上帝
就是從這一切事實的根基
從這一位這樣的創造者上帝
現在普遍的認為
一切都只是物質或能量
是從某種永存的型態
轉變成複雜的型態
並是在純粹
偶然狀態下所發生的
現在我要告訴基督徒
甚至非基督徒
你憂慮社會未來走向
你不能把眼目
放在零零碎碎部分
你要知道
這些進退兩難的局面
原因在於從猶太-基督教
就是最終極的事實
是自有永有的位格
是創造世界的上帝
轉移到另外一種現實觀
讓我再次敘述這原相
就是認為最終極的真相就
只是能量或物質
或者兩者的混和的形式
是在永恆中就存在的
是在純粹的偶然性中成形的
我們必須仔細的
來定義人本主義
我們不應當把他
當做一種標記
或有些年輕人會說
這是一種流行口號
但我們用人本主義
我們就必須明白這個字的意思
人本主義就是指:
人是萬物的尺度
人是萬物的尺度
若這另一個最終及的觀點
就是物質-能量
是在純粹的偶然性中
成形的最終觀點
那生命就沒有意義
是一個沒有價值的系統
律法也沒有根基
因此在這種狀況下
人「必須」是萬物的尺度
所以若要正確的
定義人本主義
是跟人道
或人道主義成對比的
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這是基督徒必須認同的
當人本主義是
萬物的尺度時
那自然的 數學上
不可避免的 毫無疑問的
如果一切是沒有價值的
人就必須自己制訂價值
人若認同另外的一個世界觀
那毫無疑問 人本主義就是結果
當我們說人就是萬物的尺度
我們必須明白
在人的層面上
首先人只能知道自己
但人是並非是無窮的
是有限的
在觀察事物上
有很多不完善
然而 他的理解也只能限於
人本身所能觀察的範圍
從這樣的觀點具體來講
人沒有辦法
或認識上帝的可能
人的知識與學習
不但必須建立在人身上
人也必須獨斷的把
價值系統建立在人身上
用獨斷的方式做抉擇
更可怕的是
就在我們的國家
就在這歷史上的這一刻
所有的律法基礎
都是出於獨斷的決定
就是一小撮人決定
什麼是對社會有益的
這就是現在的狀況
這就是我們國家
道德敗壞的原因
這就是我們國家
價值觀敗壞的原因
這就是為何我們最高法院
徹底執行
獨斷的律法的原因
因為律法沒有絕對的基準
就像那些年輕人 因自己選擇的
獨斷標準而走向享樂主義
現在社會在律法上
也走向同一條路
一小撮人聚集
武斷的決定什麼是
對社會有益的
在指定的時刻
這決定就成為律法
這樣的世界觀
在一切都是物質跟能量
在純粹的偶然性中成行
不可避免的
是我要對你講的下一句話
不可避免的
數學上 數學般的明確
就是在我們的社會
跟國家中所帶出的結果
給國家給社會
所帶來的敗壞
這就是我們現狀的悲哀
你若秉持這種觀點
那你必須覺悟這
是無法避免的
我們將近入悲哀
進入一切都是相對中
這些事在歷史上的
這一刻代表我們國家
你們也必須要知道
這種新的主流世界觀
是跟創立這國家的
創立者完全對立的
當然不是每一個都是基督徒
是這樣沒錯
但是他們是基於一位上帝
的觀點而創立這國家
就是那位創造主
接下來的下一句是
是祂賜下
那不可被剝奪的權利
我們必須公正的
來理解一件事情
如果是社會
如果是政權賜你權利
那他也能奪走
是可剝奪的
如果權利是政權給的
他們也可以更改並操弄
但這並非是這國家
的創立者的觀點
他們相信
無論他們不是基督徒
是有創造主
而權利是
這位創造主所賜的
這是我們國家
被建立的基礎
這賜給我們自由
就是我們現在
還擁有的自由
甚至可以毀滅自由的自由
這自由會存在
是因為他們相信那
不可剝奪的權利是被賜下的
而且事實上這也會約束
國家和政府力量
特別是因為這不可
剝奪的權利
但我的觀點若只是
物質跟能量
是本來就以
某種方式永存的
我們必須領悟
這種觀點是永遠
不能 不能 不能賜權利
我很高興有機會
告訴你們這些
已經是基督徒的人
你們把太多多事情
當作理所當然
你們完全忘記北歐的自由
是來自改革運動
這自由擴張到美國
再擴張到澳洲 加拿大
紐西蘭 等等
你完全沒有意識到你現在享有
的自由是件獨一無二的事
你們有些人上了大學
你們被教導說
這自由的根源是
來自希臘政權
這不是真的
你只要讀過柏拉圖的理想國
( The Republic)
你就馬上明白希臘政府
從來就沒有過
我們現在對自由的概念
回溯歷史
再看我們擁有的自由 自由的型態
制衡的政治體制
這些事在歷史上
是獨一無二的
就算是在今日的世界
也是獨一無二的事
我們所永有的
我們膚淺的認為是理所當然的
是獨一無二的
是從特定的世界觀
所帶出來的
這特定的世界觀就是
猶太-基督教的世界觀
是在改革時期重新定義的
不是同時將教會、政府
和上帝的道當作權力中心
而是唯獨將上帝的道
作一切權力的根源
一切的恩惠
就是我們所認識的
我重複
就是我們膚淺的認為
是理所當然的
是獨一無二的
是建立在特定的世界觀上
就是有創造主
是祂賜那下不可剝奪的權利
而另一方面的觀點
就是日益壯大主流觀
物質能量的終極世界觀
是在純粹的偶然性中成行的
絕對不可能
也不能
沒有基準點的價值
可以賜下
這樣恩惠的平等自由
是我們已知道的自由
我們輕看這理所當然的自由
就會成為我們的不幸
而我們正在失去這自由
我們也可以預期
我們會繼續失去他們
如果另外這種世界觀
繼續在我們國家中
日益壯大
你可以確定這個
我再講一次
將是不可避免的
是數學的
這些事必臨到
我們今日的相對思維
是無可藥救的
如果這宇宙不具
任何意義的話
怎麼樣都沒關係
不可能是這樣
是失去意義
是失去自由
我們也可以確定
這會日益嚴重
公立學校就是個
貼切的實例:
在公立只能教導
這種世界觀
是依律法的
你不能教導其他的觀點
我等下會再說明這點
依律法
你不能教導其他的觀點
依律法
從1982年開始
美利堅合眾國的公立學校
只能教導一種世界觀
就是最終事實是物質跟能量
在純粹的偶然性中成行
公共電視也是如此
電視的確提供了
很多文化內容
但同時也傾盡全力推廣
唯物質-能量的世界觀
在純粹的偶然性中成行
克拉克的「開天闢地」
(Clark’s Civilization)
布朗諾斯基的「人類文明的演進」
(Brunowski, The Ascent of Man)
卡爾撒根的「宇宙」
(Carl Sagan’s Cosmos)
他們一鼻孔出氣
新的理論出爐了
獨斷主義
他們說只有一個
最終的事實是可能的
就是最終事實只有物質跟能量
在純粹的偶然性中成行
每個層面都是這樣
特別是政府
特別是法院
成為強迫全體人口
接受抵擋上帝的媒介
這就是我們現在的處境
墮胎法的裁定更是如此
墮胎法只是這另外一個
世界觀的自然結果
因為這另外一個世界觀
人的生命
個別的生命
是沒有真正的價值的
你只是一個沒有用肉贅
在絕對客觀
非為格性的宇宙中
盼望在這種思維下
不能被滿足
你的盼望將會傷害你
有許多青年
清楚的瞭解這一點
因為他們對人本主義
盼望全都落空了
若最終事實只有物質跟能量
在純粹的偶然性中成行
宇宙是無法滿足
你所期望的
當你說:這很美
我愛
是對的
是錯的
這些話都是毫無意義
在這另外一個
世界觀背景下
所以當我們看到
墮胎法的裁定時
我們不驚訝
這是水到渠成
是自然的
我再用這個字:
是數學的
這另外一個世界觀
在這案例 人的生命
一點都不寶貴
而我們知道最高法院
掌控全數50州的墮胎法
他們設立了
這種殺人的方式
因為這就是事實
法律宣告這種殺人的方式
是必須被接受的
而多數人
因為沒有道德倫理的根基
當最高法院宣告
這是合法的時候
對很多人來講 多年影響下
已經變道德了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