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單片(1小時44分) - 創世紀是歷史嗎?(中文字幕)

1.2K views
8+
如何開啟YouTube 中文字幕?
  • 注意:電影中包含英語,法語,荷蘭語,西班牙語,德語,冰島語,印度尼西亞語,中文(簡繁),葡萄牙語,阿拉伯語和印度尼西亞語的字幕。
  • 總片長:1小時44分鐘
展開內文

本片是由Is Genesis History? 製作並免費開放給全球觀眾限時收看


前言

鑑於正在進行的隔離,我們將在YouTube上保留完整的紀錄片更長的時間。在這個不尋常的季節中,可以隨時與您認識的朋友和家人分享這些內容。

是創世史嗎?超過十二位科學家和學者介紹了世界如何與《創世紀》中記錄的歷史相交。從岩石層到化石,從獅子到星星,從聖經到手工藝品,這部引人入勝的電影將改變您看世界的方式。

如果看完電影後您想了解有關創作和洪水的更多信息,我們正在發布“超越起源歷史嗎?”中的視頻。系列在FB視頻頁面和我們的YouTube頻道上(點擊訂閱以獲取更新)。我們的網站上也有很多免費的文章和資源:https://isgenesishistory.com/

最後,如果您想為自己或他人購買電影的副本,或者想購買我們的整個創作視頻庫,則可以在以下網址購買:https://isgenesishistory.com/shop/

希望您喜歡這部電影!


“自從創世以來,神那不可見的本性,就是他永恆的大能和神性,都藉著所造之物,被人明白、被人看見,以致使人無法推諉。”──羅馬書1:20


逐字稿

德爾:你知道嗎?我就是在這樣的地方長大的。
我父親和我會騎著馬
上到這些驚人的高山湖。
我們會騎到一些非常偏僻的荒野
那裡有美幻絕倫的小溪,草地和野生動物。
我熱愛這裡。
德爾:你看這個峽谷,
讓我想起美國的大峽谷。
你看這條小溪,
你看這些懸崖峭壁,
你覺得這麼小的小溪帶走這麼多的
石土,沖出這麼深的峽谷
需要多少時間?
這塊岩石有它的歷史,就像你和我一樣。
它是有來源的。
很多這些石頭測定的年齡是
那是很老。
德爾:但是你可能會覺得稀奇
所有這些我們看到的地質構造,
這些峽谷,岩層,甚至這些植物
都比我還年輕。
我出生的時候,這裡大不一樣,
我們現在站的地方下面幾百英尺
都是一片森林。
事實上,在1980年以前,絕大部分人
都從未聽說過聖海倫山。
【爆炸的轟隆聲】
德爾:在那年的5月18日,
火熱的岩漿造成了一股
等效於2千萬噸炸藥的蒸汽浪。
火山爆發引起的崩流鋪下了
所有這些厚達600英尺的泥石層。
幾年之後,又有一些火山活動
造成的泥石流切割出這整個峽谷,
它還深深地切入基岩,只用了幾天的時間。
這少許的一些過去的資訊
就能改變你對現在和現在周圍世界的看法,
你覺得驚奇嗎?
德爾:有很多人對我們周圍
地球的歷史
提出了很多的假設。
問題是這些假設會怎樣影響
我們對這個歷史的看法呢?
但更重要的是,它們會怎樣影響
我們對科學和聖經的看法呢?
神創造這個世界,究竟是用了幾天還是上百億年?
人類是猿猴的後裔嗎?
還是神按著祂自己的形象瞬間就造出來的呢?
有沒有過一次毀滅整個地球的大洪水?
還是那只是一個神話?
換句話說,《創世記》真是歷史?
德爾:當我們來思考地球的歷史時,
有很多事情我們需要考慮。
但其中最引人入勝的是大洪水的記載。
是整個地球都被洪水淹沒了嗎?
創世記說,水勢
在地上極其浩大,
天下的高山都淹沒了。
那麼,如果這洪水是全球性的,
難道不應該留下很多證據嗎?
我曾聽說有一位科學家花了超過
當我採訪他時,他說有一個很好的地方,
我們可以在那裡看到大洪水的證據。
德爾:史蒂夫,我必須承認,我來過這裡多次,
但是我每次來到這裡,還是覺得驚奇。
史蒂夫:除了我的家
大峽谷是地球上我最喜歡的地方。
德爾:那麼史蒂夫,告訴我,在這裡你看見什麼?
史蒂夫:當我們注視大峽谷,我們會
看見我們腳下大地裡面的故事。
這裡有像多層蛋糕一樣的岩層,不是嗎?
它們被侵蝕了,好讓我們可以看見
大地裡面的結構。
同樣的這些岩層也出現在克羅那多州,
還出現在伊利諾州和賓西發利亞州。
德爾:那麼你說的沉積地層就是
指我們看到的這些層次?
史蒂夫: 是的。最下面的層最早形成。
那些沉澱物的顆粒混合,分離,
從四面八方流到這裡,
然後一層層地積澱下來。
當然,最後他們轉化成為岩石。
德爾:那你是說,我們現在所站的
堅實地面,
如果回到過去,曾經是液態的?
史蒂夫: 是的。
所以,海洋做了一些令人吃驚的事情,
水的能力讓人難以置信,積澱了
我們在大峽谷裡看到的岩層。
德爾:所有這些岩層都含有化石嗎?
史蒂夫:所有的岩層裡都有海洋生物的化石。
但是常規的解釋是,海洋曾經在北美大陸上
淹沒然後消退過過17次,
這個過程持續了幾億年的時間。
德爾:那麼在這裡你看見什麼證據
表明這種解釋不合理呢?
史蒂夫: 大峽谷這些4000英尺厚的平躺底層
是平坦的,它們之間的關係,
我們來看岩層之間的接觸面時,
我們看不到岩層之間有時間流逝的痕跡。
德爾:你是指侵蝕?
史蒂夫: 侵蝕,特別是任何大規模的
流水管道都看不到。
然後我們來看這些岩層本身,
它們提供了快速,非常快速沉降的證據。
只需要幾分鐘或幾小時就可以產生這些層。
德爾:喔,告訴我這些岩層的故事吧!
我意思是,它們是怎麼來的?
史蒂夫:“當挪亞六百歲,二月十七日那一天,
十七日那一天,
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
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
我的理解是海洋的底面隆起,
某種岩漿或地震把海洋
推上了大陸。
德爾:這就是為什麼在這些岩層裡會有海洋生物化石嗎?
史蒂夫:是的。洪水在地上
氾濫了六個月的時間。
水勢退去又花了七個月左右的時間。
大峽谷這4000英尺厚的地層
可能代表的就是全球洪水的
初期和中期。
在大峽谷當地,還有其它的地層
叫做大樓梯
在大峽谷之上的地層有一萬英尺,
兩英里厚。
德爾:比現在我們這兒還要高
史蒂夫:是比這兒要高
它們代表的是大洪水的後期
和洪水的消退。
消退的洪水在這些地表形成很多陡坡。
隨著洪水回退到新形成的海洋盆地
有可能大陸就升起,當然,方舟
就著陸在中東的高地上。
德爾:喔,有些人認為這裡記錄的
是一次局部性的洪水。
史蒂夫:我相信這是全球性的洪水,天下所有
的高山都被覆蓋了,這是普遍性的說法,
不過洪水之後的山升得更高了。
我們不應該用地球上現在的山的高度
來衡量洪水的深度,
這些山大都是洪水中或洪水後才形成的。
德爾: 如果我們站在別的地方,我們
就不會知道這些岩層的存在,
但我們現在知道是因為它們被切割了出來。
這是怎麼發生的呢?
史蒂夫:嗯,我們在小學學到的是這樣
的故事,對嗎?
克羅拉多河用了幾千萬年的時間
才切出了大峽谷。
大部分地理學家已經拋棄了這種觀點
因為很難在幾千萬年的時間裡
維持這樣的峽谷。
你不能想像一個峽谷能承受這麼久的侵蝕。
德爾:是因為它的兩側最終會
碎裂倒塌嗎?
史蒂夫: 是的。
德爾:那麼這又是如何被鑿刻出來的呢?
史蒂夫:有很多理論,但我個人喜歡
湖泊災難性排水造成侵蝕的想法。
德爾: 經過大洪水後,我們有大量的積水
留在這些湖裡。
史蒂夫:有證據表明
在彩繪沙漠裡,一個叫做希望平頂山的地方,
曾有一個儲存了500立方英里水的大湖。
德爾:所以大壩決堤了,
然後這巨量的水洶湧而出,
鑿刻出這個大峽谷。
史蒂夫: 是的。
侵蝕出大峽谷需要多久?
也許幾周,但不會是幾百萬年。
時間不是一根神奇的魔術棒能解決
世上所有地理學的問題。
如果拋棄那種百萬年的想法
從你在聖海倫山看見的
災難性過程的角度來考慮,
那會幫助你明白大峽谷的形成。
德爾:我們每到一處,史蒂夫就給我展示
流水強大威力的證據。
它們迅速地沉積下這些巨大的岩層,
又迅速地將它們侵蝕掉。
史蒂夫想要指給我看
洪水第一次衝擊大陸的地方。
所以,他帶我走進大峽谷的深處。
德爾:斯蒂文,當你說你要
將我帶入穀底,你沒開玩笑,是嗎?
我們已經到了穀底,不是嗎?
史蒂夫:我們在大峽谷的一個旁支裡面
我們現在看見的是最底層的花崗岩
可以說是這塊大陸的核心,
我們可以看見它上面平躺的岩層。
在下面的花崗岩和
上面的塔辟此砂岩之間
的介面我們稱之為大不整合。
德爾:為什麼它看起來是一條鮮明的線條
我的意思是,它很清晰。
史蒂夫:我認為它是超大規模的侵蝕邊界。
我們現在看到的這東西顯示出
流過地表的洪水的巨大流量。
德爾:它只在這裡有?
史蒂夫:大不整合是橫貫整個大陸的。
我相信,我在中東見過它。
它在歐洲。
也在非洲。
你看,這就是在北美洲大陸下面的。
德爾:那麼這裡這個地層
它有多厚?
從這往上的是什麼?
史蒂夫:呃,這裡是索克巨層序
可以說,1000英尺厚的砂岩,葉岩,
石灰岩橫貫了整個大陸。
在它上面還有
另外4個大的地層序列。
那些也是這樣連續的。
我們現在看見的在全世界都是
有代表性的。
德爾:這真的會讓人質疑這
僅僅是一次小的局部洪水造成的。
這應該是非常宏偉的一件事。
史蒂夫:流水的能力挫裂
並粉碎岩石,沉積出很厚的積層,
讓我們不得不想到洪水是全球性的。
德爾:不過,通常的解釋完全不是這樣。
它認為在每層之間需要
很長的時間。
史蒂夫:有人說這個大不整合的邊界
代表了5億年的時間。
德爾:你指的是我們看到的花崗岩
和第一層沉積岩之間?
史蒂夫; 對。他們說那裡也許有5億年。
他們對地球歷史的解釋會要求
他們這樣去考慮這件事。
但是當你來到這裡,看看這,
它是一個幾乎沒有任何特徵的平面。
不完全是平的,而是一個緩慢起伏的表面。
這會是幾十億年的產物還是
水的力量鏟平地表
產生的結果?
在這裡,好的解釋不需要時間。
而且我們想要來解釋我們所看見的現象。
史蒂夫:每到一處,我們看見的都是水的力量。
而且是巨大規模的水
這就是大峽谷的故事。
不是少量的水和很久的時間
而是大量的水,少量的時間。
德爾:當我們談到地球的歷史,
時間真的是關鍵問題。
需要多少時間能形成我們現在看到的周圍這一切呢?
對我來說很清楚,全球性的洪水可以
迅速地改變地球,然而很多人還是
認為它是經過億萬年慢慢形成的。
這兩種時間的觀念真正的區別到底是什麼?
我需要採訪一個能告訴我
更多關於科學,歷史和時間的人。
因為我的背景是電腦科學
我們就在一個地方見面,那裡所
展示的歷史,我親身經歷了一部分。
我們看的這些展覽
讓我想起從我剛開始
使用電腦到現在,它們已經變得
多麼小巧,而且功能又多麼強大了。
保羅說,我們對電腦認識的演變
實在是一系列的範式轉變。
保羅:我19歲時,讀了湯瑪斯×克恩的經典著作
《科學革命的結構》,
裡面描述了這個範式的概念。
範式是一個你用來解釋證據的框架。
所以實際上,科學不只是證據而已,
而是你如何去詮釋這些證據。
比如說,在這個展廳,
有一些所謂的微型機,
但實際上它們在我們現在的範式裡,
一點都不微型。
德爾:今天,是嗎?
保羅:是
所以要真正瞭解這個關於起源的問題,
你真的需要從它們的
主導範式開始,
就是我們現在有的兩個主要的
對宇宙歷史和生命歷史的觀點。
德爾:它們是什麼?
保羅: 一方面,我們有常規的範式。
在這個常規範式裡,你便得出深邃時間,
從原始的簡單到今天我們看見的現狀。
所有生命從簡單到複雜的積累必須
按照嚴格的物理過程,其中沒有思想,
沒有創造者,沒有設計。
保羅: 第二種觀點我們稱之為
創世記歷史的範式。
所有事物都起始於一個神聖的創造者,他的思想
一個會計畫,會督察並
會實現的智慧。
事件發生在一個非常近期的時間尺度上。
宇宙,太陽系,我們這個行星,生命本身
這一切從開始就是一個功能全備的系統。
德爾:不難發現從時間上看,這兩者
之間有本質的區別。
保羅: 當我們看這個星球上生命的歷史,
這裡有一整套資料
但是根據所接受的不同範式,
對這些資料的解釋也會大相徑庭。
德爾:看起來似乎一個範式是
依靠啟示給我們的歷史
而另一個範式是自己來構建那個歷史。
你是這樣看的嗎?
保羅:對這些事件我們有一個見證人
而且這個見證人告訴我們事件的過程,
這是我們在評估這些資料時
必須要考慮到的。
德爾:喔,保羅,這就變得嚴重了,因為
我們討論的不是一個在特定溫度
把水煮開的歷史。
我們討論的歷史
是關乎宇宙的起源的。
它關乎生命的起源,人類的起源
罪的起源,和為什麼這個世界有邪惡的存在;
我們周圍的這些地質構造的起源;
語言的起源。
我是說,這個歷史不是一些小事的歷史。
這關乎人類的一些主要要素,
以及我們今天的處境。
保羅:是的。
你講的確確實實是所有一切的起源。
我認為如果我們放寬眼界來看,
這兩個範式真正的區別到底是什麼,
它不是一方是科學
另一方是宗教的問題。
因為雙方看的都是同一套資料,
在這個意義上,它們都是科學的。
在真正的最深處,這個區別是
兩個針鋒相對的歷史觀。。。
我們宇宙的真實歷史到底是什麼?
德爾:那看起來確實是真正的問題。
我們真實的歷史是什麼?
究竟發生了什麼?
這個衝突不是在兩種科學觀點之間,
而是在兩種針鋒相對的歷史觀之間。
因為創世記的原文是希伯來語
我想採訪一個希伯來語專家。
原文究竟講的是什麼?
史蒂夫:創世紀中第一個單詞(希伯來文)
創世紀 第一章第一節 (希伯來文)
這是挪亞的Toledot的起頭。
這個 toledot單詞非常有趣
它有時被翻譯成家譜。
有時被翻成歷史
那之後就是大洪水的記載。
德爾:史蒂夫,看起來聖經中
有很多歷史。
你是這樣看的嗎?
史蒂夫:絕對是。
事實上,首先第一點
它是對歷史事件的準確記載。
作者描述的角度表示
他們相信他們講的是真實發生的事件。
這很明顯,因為他們堅持要
下一代學習他們的歷史。
德爾:當你翻看創世紀的前幾章,
你看到什麼?
你可以帶我們過一下嗎?
史蒂夫:它這樣開始:“起初,
神創造天地。”
在希伯來文中沒有宇宙這個詞。
這裡的意思就是祂創造了一切。
然後在創世紀第一章第二節,我們發現
在太空裡有一個水球。
神要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填充這個宇宙。
德爾:你這兒說的是幾天。
你認為這些是字面意義的幾天嗎?
原文是這樣告訴我們的嗎?
還是,你知道,其他人認為的,
這只是一種詩的表達?
史蒂夫:嗯,首先,它不是詩。
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希伯來文專家都肯定
這是敘述文。
而且他們說創世記
記載創造和洪水的
獨特特徵之一就是它的敘事性。
因為在古代近東,是用史詩來記載的,
非常不同。
而這裡的是敘事性的記載
表示這是歷史。
史蒂夫:意思就是你應該按照希伯來文
對這些詞的通常用法來理解這裡的用詞。
單詞 “yom”的意思是天。
它的基本用法就是我們說的一天。
一天24小時。
唯一能讓它代表更長一段時間的方法
就是你強加給這些文字一個外來的概念,說,
我認為這些是幾個時代,
所以“yom”的意思必定是時代。
你應該從文字開始。
如果我們從文字開始,“yom”的意思就是天。
德爾:所以,我們來看這些段落,
談到亞當和夏娃的創造
你看見的是一個清楚的歷史事件
這個立場正好與
人是經過漫長的過程進化而來的
常規範式對立。
史蒂夫:聖經的文字與標準的常規範式
是不相容的。
聖經教導神創造了人
藝術地將生命的氣息吹進他,
按著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他
然後,當然女人也被造。
有了婚姻。
有了墮落。
然後,在挪亞的家譜中,記載了整個洪水的過程。
講到洪水,它是全球性的嗎?
喔,我不知道有多少次,
出現在大洪水的敘述裡。
如果這是對人類的審判,那它必須是全球性的。
我們繼續看創世紀的前11章
我們翻到第十章,這是各國的列表,
也就是挪亞眾子的列表。
在這一章,它提到這些人
在各自不同的國家,說各自的語言。
所以摩西在創世紀11章,1-9節,
又回頭解釋這些語言如何產生。
然後我們就來到了他拉的家譜,
而他拉的家譜並不是關於他拉的
而是關於他著名的兒子,亞伯拉罕的。
德爾:看起來就是很明顯
在這些事情和我們前面看到的
起初之間沒有中斷點。
它就是一個整體的長的歷史敘述。
不是嗎?
史蒂夫:是。事實上,
家譜是框架,
不僅僅是創世記的框架而已,而這些敘述
是鑲嵌在家譜裡的。
到了路得記,家譜又再次被提起,而且
就稱為toledo,為的是確立大衛
是猶大的後代,這是雅各預言所要求的
然後,我們進入新約。
耶穌的血統怎麼確立的呢?
通過兩個家譜,一個經過瑪利亞這條線,
一直追溯到亞當。
德爾:史蒂夫,鑒於我們已經看到的所有這一切,
貫穿創世記的歷史敘述
包括列出的所有家譜,
有多重要呢?
這對基督教有多重要呢?
史蒂夫:它表明基督教
有歷史依據。
這是聖經說的
而聖經代表了實際的歷史資料。
所以,基督教,不是黑暗中的飛躍。
它的領會是有強大歷史依據的,
這個領會就是我們的救贖主也是我們的創造主。
德爾: 這些家譜非常重要。
如果基督是亞當的後代,
亞當是在創造的第六天受造的,
那麼地球就不可能那麼老。
那這些百萬年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我在一個地方見到了一位地質學家
他說在那裡我們能更好地瞭解這事。
安德魯: 你看這裡的安寧
這裡的開闊,沒什麼打攪你。
但有些東西提醒你這裡在過去曾經是爆炸性的。
這裡過去有火山,這個煤渣錐火山
它曾噴出這些熔岩流,
覆蓋了這個曠野。
德爾: 正是大量的玄武岩熔岩。
安德魯:是啊,但是相比於我們在許多地方
看到的熔岩流,它實際上不大。
而且這周圍有一千個這樣的火山
在我們背後的那個小的
我們稱之為一個煤渣錐火山。
德爾:你稱它是小的?
安德魯:是啊,它確實是的。
這些火山都是小的。
聖海倫火山,1980年爆發時,
火山頂端的2500英尺都被爆掉了,
但那與過去的爆發相比還是小的。
我們可以回到更早的時候,
到大黃石爆發,
那時有些火山灰甚至到了德克薩斯州。
它噴發到了那麼遠的地方。
想想在印度的熔岩流,
在超過印度次大陸三分之一的地區,
累積的厚度高達一千英尺。
我們現在看到的比起過去的
真是微不足道啊。
這告訴了我們一些過去歷史是怎樣的。
我們不能用這些過程現在的速率來理解
地質記錄的累積在尺度上
有多麼的迅速和宏偉。
德爾:這正是我來找你的原因
因為我們是如何確定這些石頭的年代的呢?
安德魯:最重要的是意識到
在某種意義上,這個熔岩流是一個時刻。
它是一個事件。
當它還是液態的時候,裡面有從火山噴出來的
所有不同的元素混合在一起,
然後開始結晶,形成岩石。
那些凡是有放射性的原子
它們現在開始累積所謂的
子體產物,即衰變產物。
關鍵在於現在我們來測量這個衰變的速度
發現它是如此之慢
以至於需要數百萬年的時間
母原子才能衰變為子原子。
這就是數百萬年時間的最終來源,
是基於現在的衰變很慢的事實。
德爾:但是我們可以說現在並不是
解開過去的鑰匙
因為很顯然,過去曾發生過一些巨大的
災難性事件,是今天不再發生的。
安德魯:事實上,聖經會告訴我們
過去是解開現在的鑰匙。
如果你想瞭解今天的世界為什麼變成這個樣子
你得瞭解過去發生了什麼。
現在,我們有很多線索表明地質
過程發生的速度並不是恒定的,
同時我們還有其它線索表明衰變發生的速度
過去可能也不是恒定的。
所以我們從很多地方採集了岩石樣本 –
大峽谷中的這些岩層中
每一層的很多樣本。
我們在新西蘭做過。
我們在世界上的其它地方也做過。
我們把同樣的樣本寄去
給幾種定年法做鑒定。
結果,我們發現用幾種不同的方法
對於同樣的樣本進行測試,
所得到的年代相差好幾億年,
有時甚至差十億年。
我們看到採用不同方法得到的結果大不相同。
德爾:如果用不同定年法測試,
其結果相差如此之大,
這就證明事實上我們這裡有的
是一個開放的系統,而不是關閉的系統。
安德魯:對
如果我們有的是一個開放的系統,那就意味著
我們不能相信它能給我們可靠的岩石年齡。
這就改變了我們對於地球歷史的
整個思維方式,因為突然間,
這些放射性時鐘都不可靠了。
我們已經有證據表明過去的變化率更快。
突然,我們不可以再用百萬年為單位來思考,
我們可以用比那短非常多的單位來思考歷史。
德爾:你是說這樣的證據,
已經在公開的文獻裡了。
安德魯:的確是的。
德爾:為什麼沒有產生影響?
安德魯:當我在高校地質系講演時,
曾有人問我這個問題。
答案是,因為人們對數百萬年
的完全接受。
所以,一旦人們的眼光被局陷於這個焦點,
任何在他們的視野之外、與這個焦點
不一致的,就都被邊緣化。
安德魯:數百萬年
之所以重要,是因為
如果我們回顧科學思想的歷史,
英格蘭的查理斯.賴爾提出數百萬年,
他們成倍地增加了岩石的年齡。
而這就是查理斯.達爾文學說的根基。
事實上他讀了查理斯.賴爾的書,
因而堅信數百萬年的地質進化,
所以他可以說只要有足夠的時間
我們現在看不到事情的發生。
我們現在可能只看到微小的變化。
經歷數百萬年之後,這些微小的變化加在一起
就成為巨大的變化。
所以如果你想要用這樣的方法來看歷史,
認為我們是經過數百萬年的
隨機過程偶然而來的,
那麼你必須有數百萬年老的岩石。
否則你就顛覆了那個
地球歷史觀的根基。
德爾:所以時間就
成為傳統範式的關鍵要素,
而且必須是久遠的時間。
德爾:安德魯說,當你研究岩層時,
它們提供的證據顯示的是一個被全球性
災難改造過的年輕地球。
所以他帶我往南到塞多納,讓我自己看。
安德魯:值得注意的重點是
這個地形其實很穩定。
過去曾有過很多的侵蝕,
塑造出這整個地形
但是那些懸崖和穀底都很穩定
這就是為什麼這裡有植被。
今天,一切都非常、非常安靜。
今天的地質過程極度緩慢
但他們無法解釋這種侵蝕是怎麼來的,
這些岩層是怎麼來的,這些懸崖又是怎麼來的。
德爾:好的,你之所以想要來這兒
是因為可以看見地球年輕的證據,
因為在這兒的東西。
你看到了什麼?
安德魯:是,我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
是這些岩層覆蓋的範圍。
它們就像一疊煎餅。
例如,橫跨我們整個視野的紅色單位,
那就是施奈布利山岩層。
在它的上方你看到的第一個白色岩層單位
是科科尼諾砂岩。
在它的上面,還有托若位普
在地平線上,你可以看到凱布拉石灰石,
也就是大峽谷的頂岩。
我們所處的位置距大峽谷70英里
而這些岩層仍然還在。
德爾:真的是難以想像
這些材料的龐大體積。
安德魯:的確。
就拿科科尼諾砂岩來說吧,
我們可以從這裡追蹤它,穿過新墨西哥州、
科羅拉多州,直到堪薩斯州
和奧克拉荷馬州、甚至進入了德克薩斯州。
也就是說,該岩層單位的範圍
至少是20萬平方英里,
一英里接著一英里,連綿不斷。
那不是我們今天可以看到的
局部性沉積的規模。
要想讓它像這樣平鋪在這麼大的區域,
就像你在攤餅時
必須非常快地將餅一次攤成一樣。
所以這些岩層,它們覆蓋的範圍,
顯示快速沉積的證據。
德爾:安德魯,你剛才提到那個紅色岩層,
聽起來很陌生。
安德魯:對,那是施奈布利山岩層。
它並不在大峽谷中。
在大峽谷裡,我們從科科尼諾,
一下就進入霍米特岩層。
它們之間的界線像刀刃一樣
沒有任何侵蝕的跡象。
這就意味著,霍米特岩層是迅速沉積而成,
然後馬上就有科科尼諾
沉積在它上面。
安德魯:但是在這裡,我們已經離開大峽谷70英里
這裡有個施內布利山岩層
介於科科諾奇和霍米特之間。
而這個施內布利山岩層有
它必須是非常迅速地形成的。
如果這需要數百萬年,
我們應該看到幾百萬年的證據,
在大峽谷那裡同一個邊界線上,
應該有幾百萬年的侵蝕。
我們卻沒有。
這意味著這個地區的施內布利山岩層
一定是在幾個小時內形成的。
所以它告訴你,不僅沒有侵蝕的痕跡
而且這些岩層之間沒有時間。
所以這些層的整個序列是非常迅速地沉積的。
德爾:所以我們發現覆蓋很廣的岩層。
我們發現在這些岩層之間沒有侵蝕的痕跡。
你還看到別的證據嗎?
安德魯:如果我們仔細看,比如,
科科尼諾砂岩,看看岩床
裡面有一些傾斜的帶。
我們稱它們為串帶床。
他們表示當時
有在水下移動的沙浪。
可以跟沙漠相比。
重點是要意識到
沙漠沙丘的角度是不同的。
這些傾斜的沙床通常為30-34度。
在水下,它通常是25度或更小。
約翰.惠特莫博士和他的學生們
在這附近的山丘仔細測量了
成百上千個這樣的串帶床,
他們都介於15-25度之間。
所以這是水下沉積的。
所以這些岩層在幾個小時,幾個星期內積累起來,
在幾個月內,覆蓋這麼廣闊地域的
一疊煎餅般的岩層就形成了。
德爾:所以問題不是出在
相信這些地層的存在。
安德魯:根本不是。
德爾: 問題是出在時間,不是嗎?
安德魯: 正確。
它不是科學與聖經對立的問題。
當我們談到洪水範式
和常規範式,我們實際上是在談
兩種不同的對地球歷史的觀點。
德爾:這兩種觀點確實是不同的。
當然,我在成長過程中受到的是常規觀點的教育,
學的是歷史的久遠以及緩慢的均勻變化。
但根據創世記,世界的歷史是什麼?
德爾:庫爾特.懷斯帶我到一個又一個迷人的地方,
給我看化石森林的證據,
解釋煤的快速形成
並談論生物系統的複雜設計。
每到一處,他都讓我看見一些新的
關於地球及其歷史的東西。
我們最後停在一座老舊廢棄的煤礦入口處。
庫爾特:這是代頓煤鐵公司
大約100-110年前建築
的遺跡。
德爾:令人驚奇的是如果你不知道這個歷史
而只看這些石頭的話,
你會以為他們非常古老。
其實如果我們是在希臘,你可能會想
它們有好幾千年了。
庫爾特:只看結構本身是很難說的。
德爾:那麼庫爾特,我需要你做點事
因為我瞭解常規範式
是用一條直線來描述地球歷史。
有許多均勻變化的過程等等。
但創世記的歷史告訴我們
並不是那麼均勻。
庫爾特:是的,說得好。
彼得後書第三章談到了末世的時候
人們說:“主要降臨的應許在哪裡呢?“
因為從列祖睡了以來,
萬物與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
那個概念就是,你現在觀察到的,
現在正在發生的,
下面的小溪裡正在發生的,
地球上每個地方正在發生的,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發生的。
在地球所有的歷史中,也一直如此。
經文還告訴我們,
他們故意忘記
他們不只是忽視這些真理
他們故意拒絕這些真理
經文列出創世和大洪水。
根據聖經,這些事件顯然
跟現在不一樣。
我們在這裡看到的事情很妙。
那個懸崖並不是在原地。
那個懸崖本來在大約一千英尺更高的地方。
它下滑到目前的位置。
這是一塊很大的巨石。
德爾:好大。 巨大。
庫爾特:如今有什麼樣的地質過程
能讓如此巨大的岩石下滑?
這傢伙延續足有一英里。
但在這些岩石之內,還有進一步的證據表明
在那之前發生過更大,跟現在更不同的一個事件。
而且在那些岩石裡的化石是屬於
與現在非常不同的一個時代。
所以按照經文的說法
和我自己的經驗
你不能用現在來判斷過去,
來瞭解過去。
但是如果你一路追溯到起初,
你會意識到聖經把地球的歷史
編排成幾個我所謂的時代。
德爾:幾個大的時期嗎?
庫爾特:只不過是在這每一個時代裡
發生的事情不同而已。
但是,如果你活在其中一個時代,
你是無法瞭解之前的時代的,因為非常不一樣。
第一個就是創世本身。
神六天創造了宇宙萬物
神創造了行星和恒星
用祂伸出的膀臂
鋪展了宇宙。
這顯然在今天不再發生。
他不再創造行星
實際上在那段經文的末了
祂說祂歇了自己的創造之工。
庫爾特:然後我們就進入我所謂的伊甸園時代,
亞當和夏娃還
在伊甸園的時候。
那時與現在截然不同。
我們從這段經文得到這樣的印象,比如,
如果亞當和夏娃沒有犯罪,
他們就會永遠活著。
很難想像人類永遠活著。
所以那是一個不同的世界。
截然不同的。
它持續了多久? 我們不知道
但是它突然結束了
因著亞當和夏娃吃了
分別善惡樹的果子
然後神咒詛了受造。
他改變了宇宙中的規則。
現在太陽不再能夠永遠發光
我們不再能夠永遠活著。
德爾:所以我們很難想像它們是怎樣的,
因為我們只能看到現在的規律。
庫爾特:如果我們沒有神的話語,
我們也得不出那樣的結論。
德爾:確實如此。
庫爾特: 我認為那就是為什麼神
把祂的話語給了我們。
庫爾特:這樣我們就滑進了第三個時代。
我所說的上古時期,
洪水之前和人墮落之後的時期。
那是一個與現在不同的世界。
那裡的自然規律還是一樣的,
但那裡的動物是不同的,
植物也不同。
那時的地球稍微溫暖一些。
各個大陸的位置也與
現在的不一樣。
可以看出是顯著不同的。
德爾:那就是我們在彼得書信中所讀到的
世界被毀滅。
所以洪水不只是把所有東西浸泡了一下。
而是根本的,徹底的改變,不是嗎?
庫爾特:是的,如果我們迄今為止所瞭解的是正確的話,
當時有大陸遷移
彼此碰撞,造成山脈。
山脈隆起到幾萬英尺的高度。
當時洪水沖過整個大陸。
從舊的大陸上剝掉幾萬尺的
沉積物,然後再在其上
沉澱幾萬尺的沉積物。
當時,那時發生的地震
的強度是驚人的。
德爾:這樣你所說的洪水前時代現在就變
成了洪水後時代。
庫爾特:基本上,地球需要
從全球洪水中恢復。
大氣需要恢復。
地質,岩層也需要恢復。
植物和動物需要遍佈全球。
那時還有大量的水,巨型的地震,
巨型的火山。
那個恢復期大概就是這些事情在
強度和頻率上的緩慢下降。
德爾:那麼冰河時期是否也是發生在
那一段時間裡呢?
庫爾特:是的 – 出人意外,冰河時期
在我們的模型裡原來是
洪水期間水被加熱的後果。
海洋裡的水蒸發,
使海洋冷卻。
這些水分飄移到大陸上空,
然後滴下大量的水。
在某些地方,降雨下來是雪,
但這降雪的速度非常快,沒有間斷,
沒機會融化,就積累成
幾英里厚的一系列冰層。
然後當海洋冷卻了一定地步
這個造雨系統就停止了,
然後那些冰川就開始在自身重力作用下
崩塌融化,縮回到現在的位置。
它們還在繼續融化。
這個所謂的全球變暖,只是地球在恢復。
地球還在從大洪水中恢復。
德爾:那真的是一個相當動盪的時代
但你還有一個最後的時代。
庫爾特: 那麼現代時代就是從大洪水
之後幾個世紀開始到現在,這段時間是你
可以通過研究現在的地質過程來瞭解的。
德爾:這樣會導致人們認為這些過程
如果你一直往回倒推。。。
庫爾特:的確。
你把現在的過程往回倒推,
那就是彼得後書所說的。
那就是人們所犯的錯誤。
似乎是合理的,
把現在延伸到過去。
並非不合理。
所以你需要回到聖經
去找必需的資訊來重建歷史。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你從聖經開始,
你只會得到故事的開始。
神給了我們閱讀岩石的能力
可以來補全其餘的故事,
而且我們需要充分地瞭解大洪水。
我們從聖經開始,但隨後我們就去研究岩石。
去問那些岩石,它們會告訴你,
過去發生了什麼。
德爾:庫爾特說得好。
聖經記錄歷史事件
但沒有解釋這些事件是如何發生的。
而那就是這些科學家的工作。
他們試圖根據聖經歷史
來解釋這些證據。
但庫爾特說,岩石裡面有證據。
那證據是什麼?
馬庫斯:我喜歡來到自然歷史博物館。
對於我一個古生物學家而言,這就像是一個去動物園的機會。
這是所有在大洪水之前曾經生活過的動物。
就好像是一次把時間倒轉回去的機會。
德爾:它就像一個動物園,只是它們不是活的。
它們都是死的。
馬庫斯:他們沒有氣味,所以還不錯。
還有自然歷史博物館
不只是告訴我們曾經有什麼。
它也試圖給我們講一個故事
我們有兩種可能。
我們這裡有兩個範式,
自然主義的觀點或聖經的觀點。
馬庫斯:國內所有的自然歷史博物館,
和世界上大多數的博物館,
都只給你一種觀點,
只給你自然主義的,古老地球的世界觀。
但是同樣的這些資料,這頭恐龍,是可以
通過另外一個範式來理解的。
所以當我想到這類的動物時
我想到的是大洪水之前的世界。
德爾:我的意思是這是一個暴力世界的真實畫面。
馬庫斯:是啊。
這就是為什麼神說看哪,凡有血氣的,他的盡頭到了。
那不只是人類。
人類和我們所管理的所有動物
都在大洪水時受到了審判。
德爾:馬庫斯,你能給我們一個
化石和這些東西如何配合在一起的整體畫面嗎。
馬庫斯:好呀。
化石往往出現在不同的岩層裡,
而且大量的、大量的化石,
數不清的上億的化石被毀壞了。
所以每次我們看到一層岩石
像這麼厚,我們想到的這個事件
可能是在幾分鐘的時間內發生的,
而不是幾千年。
這一堆的岩石只需要幾分鐘,
有時甚至只要幾秒鐘。
馬庫斯:這些大洪水中的水一波接一波地
湧上大陸,掀起那些生態系統,
或者從海洋深處把那裡的生態系統
帶上陸地,第一批沉澱下來之後,
下一波又上來,開始在那之上堆砌
又一批的東西。
這是在墓地上加墓地,
然後再加上墓地。
這樣的事情表達的是大災難,
而不是化石記錄是緩慢地
一根骨頭一根骨頭,一個貝殼一個貝殼,
一點一點地在數不清的年日裡積累出來的。
德爾:你是說這些海洋化石
遍佈全地,甚至山脈上也有。
馬庫斯:是呀。
在博物館更裡面的地方,有一些展廳裡面
有像滄龍的大型游水爬行動物。
滄龍分佈全球,
包括幾個大陸上。
所以看到這些東西,你會問,
是什麼有能力,
是什麼有這麼大的能力把海洋的世界
如此劇烈,如此破壞性地
扔到大陸上來。
大洪水是對此完美的解釋。
德爾:當我們在大峽谷時
我們看到那個大不整合的介面,
在那之下,沒有任何化石可說,
然後突然一下,很多化石就出現了。
這告訴你一個古生物學家什麼?
馬庫斯:大不整合介面告訴我
整個大陸曾經發生過
大規模的侵蝕和剝落。
然後一旦我們來到那些裡面
含有各種美妙化石的沉積岩,
一個規律就開始出現了。
有著第一批動物的生態系統
非常突然就出現了。
在常規古生物學中,
他們稱這為寒武紀爆炸。
在那裡,多種不同類型的
海洋動物第一次出現了。
這個複雜而完整的,不知從何而來的
生態系統突然一下出現了。
從創造和大洪水的角度
這是完全合理的,
因為大洪水就是會毀滅生態系統的,
而從進化觀點來看,這些生態系統只能
隨著生物在它們的環境裡面彼此
互動,進化,多樣化,而
漸漸地形成。
但我們看到的卻不是這麼回事。
反而,你看到的是複雜的,完整的生命的爆發,
生態系統的各部分是相互契合的。
你可以看見所有不同的生物
彼此之間如何默契。
而且這只是第一次發生就是這樣。
你在地質柱上每往上走,
在這個化石記錄中,你會開始看到
越來越多生態系統的快照。
你看到一個被毀滅的生態系統,
然後又看到另一個。
它有不同的生物,
彼此間有不同的互動。
隨著洪水越來越高
他們越來越接近岸邊
摧毀海岸線越來越多的生物體
並最終到達乾地。
德爾:嗯,我想我明白你在說什麼
就是我們所有人都學過的範式,
就是常規的範式試圖告訴我們
化石記錄是生命發展過程的進化圖示,
而與此相對的創世記範式
則說,不,那些所有的生命,
所有生命的複雜性都已經在那兒了,
我們現在看見的只不過是
所有那些生命的墓地而已。
馬庫斯:的確如此。
德爾:那麼你還有看見哪些其他的資料
使你信服這個範式呢?
馬庫斯:哦,化石記錄裡有個
令人好奇的狀況,
從垂直方向來考慮,
不是動物硬的部分,而是它們的足跡。
就是腳印。
這是我們在幾個不同的族群中看到的模式,
先看到它們的腳印,然後才看到它們的肢體。
對於三葉蟲,對於兩棲動物,
對於恐龍,
我第一次在化石記錄中找到他們的痕跡,
是來自足跡,而不是硬的肢體。
從地球古老的角度來看,這真的很奇怪,
而且很難理解。
因為在足跡的產生和
留下這些足跡的動物之間
有上百萬年的時間。
但是這顯然是不怎麼合理的,
因為如果有足跡,那就一定有動物,
而且那些動物有骨頭和牙齒和貝殼。
為什麼它們沒有變成化石呢?
相反,這種模式告訴我們不是這樣。
在動物留下足跡和它被埋葬之間
並沒有時間間隔。
德爾:但是那些足跡保留了下來,
這也應該告訴我們一些事情,不是嗎?
馬庫斯:第一,這 告訴我們它之後
的岩層必須是
非常迅速地沉積出來的,
因為,如果你出去一個海灘上
走一走,你的足跡
非常,非常塊就被摧毀掉了。
但是化石記錄顯示當時的情況
與今天非常不同。
那是瞬間的死亡。
那是刹那間的死亡。
我們所講的那時的世界是
複雜的,完整的,綜合一起的,
而大洪水有次序地摧毀那個世界,
把它按垂直的方式掩埋起來。
所有我認為把化石記錄看成
對生命的記錄是部分正確的,
但記錄的不是生命的演化。
記錄的是生命在災難中企圖倖存,
但最終卻被吞滅了。
德爾:哦,這就說得通了,
因為當神說
要用大洪水毀滅這地時,
被毀滅的不僅僅是人類的生命,
而是包括了所有的生命。
所以,正如你所說,現在我們所生活的世界
與以前完全不同。
馬庫斯:是啊
當我們看到霸王龍,當我們看到滄龍,
當我們將這些動物看作是兇猛的食肉動物
他們真的是 – 我的意思是他們是可怕的 –
但他們最初被造時不是這樣的。
那麼這些鋒利的牙齒,這些威力無比的爪子,
以及與之相伴的捕食行為,
似乎都是咒詛的一部分,而其中一部分是遺傳的。
其中一部分也可能只是一些修改。
有一點很重要,我們要記住
當我們來到自然博物館,
看到這些動物的時候,
你看到的不是創造之初的世界。
你看到的是在大洪水之前的世界,
而那是一個充滿了暴力的世界,
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方。
戴爾VO :我意識到埋在那些岩層裡的
數以億計的生物默默地見證著
神對整個地球的審判。
我決定我要找一個
化石層來看個究竟。
如果恐龍真是在大洪水中突然死亡的話,
難道不會很明顯嗎?
阿特:我們在這裡做的工作,
這是在蘭斯地貌裡。
這是上白堊紀的沉積物
我們這裡看見的就是所謂的骨床。
它是累積起來的一層骨頭,大約一米厚,
一米還差一點,
就是在這一米之內我們發現這些骨頭
是有層次的,小的在上面,
大的在下面。
你看這裡,看起來洱琳正在
清理一個脊椎骨。
這是一個鴨嘴龍的頸椎。
這是脊髓所在處。
當我看挖掘場裡的骨頭時,
我常常想像它們還在活生生的動物裡,
你能想像第一次看到
這些骨頭時的情形嗎?
阿特: 你看,這裡全都是骨頭,
我們不需要到處去找。
我們只需要坐下來開挖就是了。
德爾: 你們這裡的挖掘點與
我們一般說的一個恐龍挖掘點
有什麼主要區別?
阿特:儘管世界各地都有發現恐龍,
但這個地點的獨特性在於它大概有
世界上最大的骨頭存量之一。
在這個沉積地,我看有
每個都有7至13米長。
這些都是很大的動物, 而且數目可觀。
德爾:讓我們暫時退一步講,
假設有一頭鴨嘴龍在地球上跑來跑去,
然後它突然死掉了,
它會成為化石嗎?
阿特:化石的形成需要非常特殊的條件。
一般來講,我們知道如果一頭郊狼在沙漠上死了的話,
它的屍體很快就會消失。
然而這些骨頭卻都完整地保存了下來。
它們從來沒有遭受日曬雨淋,
全部保留了下來。
我們今天是很難想像
這是怎樣做到的。
德爾: 在某種程度上, 我們會說
化石是罕見的。
儘管從死去的生物數目角度看來,
應該有很多化石,
但這些死去的生物極少形成化石。
阿特:是, 很罕見。
形成化石要有很特殊的條件,
其一是快速掩埋。
這些動物在死後其屍體
必須有時間腐爛。
那麼可能是幾天,幾個星期或幾個月的時間,
在這個過程中,骨骼和組織
或者被吃掉,或者腐爛掉。
然後剩下的骨頭被迅速地沉積
在這個環境裡,因為它們是有層次的,
大的在下層, 小的在上層。
你在這裡就可以看到。
這些大的骨頭都在最下層,
當開始挖時,
他們總是先找到小一些的骨頭,
這種情況需要一個歸類的步驟,
而這只有在災難性的沉積過程中才會發生。
德爾:所以當我們來看恐龍化石時,
不應該持這樣的立場,
先是早期的恐龍,
然後是中期的恐龍,然後是晚期的恐龍,
你看的角度是,
所有這些恐龍都是同時存在的。
它們本來都一起活著,突然來了這個大災難,
它們就都同歸於盡了。
德爾:恐龍在一開始出現時
就已經是恐龍了。
它們看起來就是我們想像的樣子。
這對相信恐龍進化
的人們是一個謎。
德爾:但是我們常聽說過渡型生物。
實情是怎樣的呢?
阿特: 科學家能列出一些型態
他們認為是過度型的,
有些很有意思,有些甚至很挑戰,
但這些都是常例之外的特例。
常例是過渡型化石不存在。
在化石記錄中我們發現的
與達爾文所希望的相反,常例 是這樣的-
化石記錄中存在一個物種。
它基本上不會改變,
然後就原封不動地
從化石記錄中消失。
它的意味必然是在進化之外的,
因為我們在這些石頭裡從來沒有
看到這種型態變成那種型態。
阿特:所以那是從別的地方來的,
它是強加在資料上的一個範式,
而不是由資料而來的範式。
所以我覺得對我來說,做一個創造論者很容易,
只要有瞭解生物形態複雜性的根據就可以了。
當我們來看化石記錄時,
我們可以看到生命的複雜性從一開始就存在,
這迫使我們思考
這些複雜性是從哪裡來的問題
有信心是一回事。
我相信神是創造主,但這是得到
我周圍所見支援的。
當我看不到進化怎麼可能發生的時候,
說我相信這都是進化的結果,
那就純粹是迷信和盲從。
德爾: 那是閉眼一跳。
阿特:那是閉眼一跳。
德爾:似乎無論我看哪裡,
都有越來越多的證據
符合創世紀的歷史記載。
不是只有一個,
而是很多證據指向同一個方向。
當我和阿特在一起時,他告訴我最近在恐龍骨頭裡
有新的發現,
於是我就去到亞利桑那州的一個實驗室
約談正在做此研究的一位科學家。
凱文:這是一片三角龍的角。
當我們把它從地裡取出來時,它就碎了。
當然,之後我們為了分析它,
還要把它弄得更碎。
在2012年, 創造論研究學會資助馬可.阿米替及和我
去蒙大拿州的地獄溪岩層進行挖掘。
那是個很有名的發現恐龍化石的地方,
而我們也挖掘出一個幾乎40英尺長的三角龍額角,
一根幾乎4英尺長的三角龍的額角,
遺憾的是,它已經支離破碎,
所以我們無法把它復原成一個角給你看,
但你得承認就是這樣的碎片裡,
我們發現了有細胞結構的組織,
德爾:噢,這太奇妙了。
凱文: 還可能有一些蛋白質,比如膠原蛋白。
很難想像你怎麼可能在
應該是六至八千萬年老的恐龍化石裡
找到這種東西。
因為組織,細胞和蛋白質都易分解。
它們可不是混凝土。
它們不會萬古常存。
它們會分解,而且, 事實是,
根據實際情況,
它們往往分解得相當快。
無疑在地獄溪這裡的情況是
加熱,冷卻,再加熱,再冷卻。
任何一個生物化學家都會告訴你
這是分解材料的最快方式。
設想這種材料能
被保存四到五千年已經很難了
更何況六千、到七千萬年呢?
這實在讓人很難從生物化學的角度
解釋它怎麼可能保存下來。
德爾:好,一但你發現一個這樣的樣品,
下一步你會做什麼呢?
凱文:我們會把這個化石材料浸泡在
一種叫做EDTA的溶液裡。
當化石溶解後
剩下的就是組織
因為EDTA無法溶解這種組織。
然後我們會把它拿到
解剖顯微鏡下觀察。
這實際上就是把溶解了的三角龍的角放大
好讓你看它是怎樣的。
就像一些石頭的小碎片一樣。
德爾: 那麼 凱文, 當你觀察這個樣品,真的發現一些組織時
你到底發現了什麼呢?
凱文: 好的,我們發現的是這樣的。
這就是三角龍的組織。
它是有彈性的。
可以折曲的。
它不是恐龍軟組織的印痕。
它真是軟的,是糊狀的。
可以伸展,確實是組織。
德爾: 這真是太稀奇了, 不是嗎?
凱文:絕對的。
如果你進一步放大後觀察,
我們會看到,這是用掃描電子顯微鏡來看,
你可以看到細胞非常精細的結構,
在那一張照片,還有這一張照片裡,
尤其是這一張。
我們絕對不會期望能看到
如此精妙的細節。
我是說這些結構實在是難以想像的微小。
這是一個20微米的量度。
看這些結構有多小,而且很完整。
這些東西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弄碎。
所以至少你會預期所有這些材料
早就分解然後消失了。
德爾: 那麼, 這一定震驚了
整個科學界。
對這一切的反應是什麼?
凱文:當施韋策博士最初
發表她的發現時,
那是2005年,非常時髦,
引起了很多反響。
剛開始一些反應是反對。
“噢,一定是樣品污染了。”
”那不真是恐龍。“
“那一定是細菌,因為細菌
有時候會看起來很奇怪。”
所以,有很多人對此提出了各種解釋。
施韋策博士做了進一步研究,這要歸功給她。
他們開始發現蛋白質。
你把其中一些細胞打開,
你看這些細胞所附著的東西,
它們是蛋白質。
德爾:好的,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又發生了什麼呢?
我想一定會產生不小的震動。
凱文: 這反而成了爭論的一部分。
很顯然,我們現在所面臨的是
如何解釋這是如何保存下來的,
不僅是在這麼長的時間裡,而且是
在極不完美的條件下,完美地保存。
凱文:所以這個爭論一直是
‘你怎麼解釋?’
你若去讀那一些文獻,
裡面幾乎有絕望的感覺,因為 他們意識到
這意味著什麼。
現在有一些人宣稱這說明不了什麼,
因為我們知道恐龍有多老,
所以看起來它就是以某種方式保存下來了,
沒什麼了不起。
但是,你怎麼知道它們到底有多老呢?
你用一些方法,所謂的定年法。
但是,這本身就是一種定年法。
你不能把這些軟組織排除在
定年法之外。
你憑什麼說那個方法不算數,但這個方法算數呢?
實際上,完全是範式決定你的結論。
如果範式是這必須是古老的,
那麼,哪種方法告訴我們化石古老,
我們就選哪種方法。
如果一個東西給不出化石古老的結論,像軟組織,
我們就必須拒絕接受或解釋掉。
德爾:至少對我來講,當然,
我不是一個微生物學家,
但我相信大多數人會說,
認為這些東西可能沒有那麼古老,
沒什麼不合理啊。
凱文:很顯然,這違反了定年的程式。
它挑戰整個定年的程式。
如果對恐龍化石年代的鑒定是錯的,
我可以說這就是清楚的證據,
那麼非常有可能所有生物化石的
鑒定年齡都是錯的,
所以,地質年代本身就是錯誤的。
德爾:你是在說,我們如果抽掉
時間很久的想法,我們也就抽掉了常規範式的
一個主要的根基。
凱文:的確如此。
事實上,時間是進化理論的關鍵步驟。
如果你想說,一個單細胞系統
變成一個多細胞系統,然後變成魚,
這魚又跳到陸地上,
長出腳,開始呼吸空氣,
然後又長出羽毛和
翅膀,飛了起來的話。
只要你給我時間,我就可以宣稱能解釋
生物這一切巨大的改變。
但我必須有足夠的時間。
德爾:看起來 一切的關鍵
問題還是時間。
我記得安德魯說過達爾文
先是接受了幾百萬年的時間,
然後再把他的進化論湊合到這個前提上。
為什麼時間是進化論如此關鍵的要素呢?
德爾: 羅伯特 卡特博士是一位海洋生物學家。
所以他帶我去潛水
觀賞多數人都看不到的海底世界。
他專攻珊瑚,
非常瞭解居住在聖托馬斯周圍的珊瑚礁裡
令人難以置信的海洋生物。
德爾:好傢伙,我們這兒有一些鯊魚。
看它們怎麼動,
簡直是豪不費力地滑行。
真希望我也能那樣游泳。
羅伯特:工程師希望能造出像那樣的船。
能像鯊魚一樣高效行動的潛水艇。
但我們還做不到。
德爾:從你一個海洋生物學家的角度來看,
我知道你在整個遺傳學領域
很有造詣,
當人們談到進化論時, 它到底是什麼?
羅伯特:你如何定義進化論呢?
這個詞的涵義是“隨時間變化”。
但是,我相信“隨時間變化”,
可我不是一個進化論者。
我們怎麼弄清楚這一點呢?
實際上進化論是相信只要在足夠的時間裡,
有足夠的變化,就可以推出地球上所有的
生物有共同的祖先。
這是我拒絕接受的部分。
當然物種會變化。
我的意思是,看看這些鯊魚。
鯊魚有幾種不同的種類。
當神創造初始, 祂賦予這些生物
改變,適應的能力,
可以對環境做出動態的反應.
但它們終歸是鯊魚。
當我們查看化石記錄時, 它們還是鯊魚。
人們聽到“缺失的連結”這種說法,
一般會想到人類和猴子之間的連結。
不是的, 在整個化石記錄中,
缺失的連結存在於幾乎
每一類主要動物之間,也存在於幾乎
所有動物種類與植物和細菌之間。
這非常強烈地表明這些
實際上是不同種類的被造物。
德爾:你是說一種種類不能變成另一種種類?
羅伯特:不能。
進化論要求很小
且隨機的變化可以解釋我們所看到的一切。但它並不能。
德爾: 為什麼不能?
羅伯特:因為生命太複雜了。
小的變化無法解釋它。
這好像你不能拿來一個電腦的作業系統,
看一看後說,噢, 這是經過長時間
一個數碼一個數碼地累積起來的。
不是的,它由一個有智慧的人坐下來
把它編寫出來的。
德爾: 作為一個搞過電腦人,我向你保證,
如果任何一個電腦科學領域的人
說,我們只要把作業系統的一部分隨機改變一下,
它會運作得更好。
我想沒有人會同意這個的。
羅伯特:是的,我們不可能使鯊魚進化成鳥。
這所需要的改變的數量和性質
是不可能用一次一點兒的方式達到的。
羅伯特:這是一個海膽。
德爾:看起來很多刺。
羅伯特:是很紮。小心點兒。
德爾:我若碰它,會被刺道嗎?
羅伯特:不會的,它是很紮但……
德爾:噢我的天,它們在動!
羅伯特:是的,它們在動。
在脊刺之間有些很小的管狀腳,
尤其在下面。
留神它的動作。
它用帶著這些小小的管狀腳的脊刺行走,
它也用它們來吸附在其它東西上。
你再仔細看,有一,二,三,四,五,
六,七…,這個動物的身體分成十瓣。
德爾:嗯。
羅伯特:實際上,海星是海膽的堂兄弟。
德爾:當真?你一定在開玩笑。
羅伯特:絕對沒開玩笑。
這兒這個海星也是一種棘皮動物。
但注意它是五重對稱性而不是十重。
這只海星是這樣的。
看,在它的底部,我們可以看見脊刺,
也可以看到管狀腳。
它的嘴是在中央。
德爾:所以海膽和海星有很多相似性,
儘管它們從外表看起來很不一樣。
羅伯特:非常不一樣。
你想看看另一個非常不一樣的嗎?
德爾:好啊。
羅伯特:這也是海膽和海星的堂兄弟。
德爾:太好了。
它看起來像一塊兒石頭。
羅伯特:是的。我得小心點兒。
他在向我噴射。
這是海參。
他有脊刺。
他也有管狀腳。
你若不仔細研究就不會知道
這也是一種刺皮動物。
他不是很喜歡待在水的外面。
我還是把他放回去吧。
德爾: 所以, 這些動物都有親戚關係,
儘管它們外表上看截然不同。
羅伯特:它們的受造是關聯的,
而不是在進化上關聯,
我們的造物主造出刺皮動物這一門生物裡
的這個,這個和這個,都基於相似的模式,
我們在整個生命世界所看到的現象都是這樣-
相似性和不同性。
德爾:那什麼讓它們不一樣呢?
羅伯特:啊,它們大多數的
基因是一樣的。
但有一些是發育基因,
叫做HOX基因。
它們負責在這些動物的發育過程中建立這些形態特徵。
它們是從一個單細胞發育出來的。
在其中一個裡,它們建立五重的對稱性。
在另一個裡,它們建立十重的對稱性。
另一個,它們建立這個瘦長的動物。
它們就是這樣通過這樣令人驚異的方式
來控制胚胎發育。
德爾:這樣看來,你是說 – 當我們
從分子遺傳學的角度考慮這個問題時,我們發現
這一切其實是一個非常奇妙的設計。
羅伯特:完全如此。
德爾:但我們從常規範式中聽到的,
常規的故事告訴我們這一切都是隨機的
變化長期積累的結果。
羅伯特:是這樣。
在十九世紀, 比較簡單的時候,
他們還不知道細胞裡面發生的一切。
他們也不知道遺傳學有多複雜,
他們可以盡力發揮想像力。
但現在,我們知道了很多的內幕,
故事就變得錯綜複雜了。
你明白吧,我喜歡說基因組是四維的。
第一維是稱為DNA的那條線。
如果你想把它畫出來,
你必須把DNA所有的字母寫出來,
總共有三十億個。
而且,你還要畫一些線或者箭頭
從一部分連到另一部分,
因為這一部分會關閉那一部分,
這部分會干涉這個,這部分會增強這個。
這是一個巨大的二維相互作用網。
這就是為什麼說基因組是二維的。
德爾:請你稍微停一下,因為這是
一個驚人的想法。
因為我是用一個大致靜態的
電腦程式來想像。
所有的指令都在那裡。
但你說的是一個可以
重新編寫自己的程式。
它不斷地調整它自己的指令。
羅伯特:哦,等我說到第四維吧,
因為我們要先講第三維。
第一維,也就是那條線裡儲存的資訊,
必須按一定的方式排列,好讓它在
被折疊成三維體時還能工作。
德爾:太奇妙了。
羅伯特:一起起作用的多個基因
在三維結構中也彼此為鄰。
德爾:你是在說 – 這東西被折疊起來之後,
就好象我們得到了一套新的指令?
羅伯特:是的,新的一層資訊,
不管是誰在編寫第一層時必須瞭解
它在第三層如何工作。
德爾:你剛才說還有另一維?
羅伯特:對,第四維是時間。
德爾: 那是怎麼工作的呢?
羅伯特:基因組的形狀隨時間而變。
也許當你吃了壞的東西時,
你的肝說:”我可以把那種毒素排除掉。”
這時肝裡的染色體會改變形狀,
把那個新的蛋白質的基因暴露出來,複製很多份,
然後生產一種新的蛋白質
去殺死毒素。而當你不再需要它時,
染色體會再變形回到原來的形態。
動態程式設計,所有三層都
在第四維,時間裡變化。
德爾:羅伯特,這遠遠超越我們所知道的,
甚至是我們最複雜的軟體系統。
簡直不能想像一個人
可以看著這個說
這一切都是偶然發生的。
羅伯特:是的,這只能將榮耀歸給神。
德爾:的確。
羅伯特:這樣的系統你不可能一點一點地來建造。
你需要它互相關聯的四維複雜結構
同時起作用。
這不是你可以通過自然選擇
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拼出來的。
德爾:所有一切必須同時存在。
羅伯特:是,就像我們講到的
珊瑚礁上的環境,
如果你沒有這些
交錯的拼圖塊,
你就沒有這個生態環境。
如果你除去其中幾個非常重要的因素,
整個系統就會崩潰。
它們必須同時存在,否則整個系統就無法存在。
德爾:我們不但在遺傳層面有這種
相互依賴性,或把它稱為共生性,
當我們說這種共生也存在于更高的層面時,
事情就更複雜了。
羅伯特:是的。
事實上,整個世界有一個共生性。
德爾:無法想像這一切
只要一系列緩慢的過程,
和幾十億年的時間
就會發生。
羅伯特:這正是我所講的。
德爾:很顯然, 我們所生存的這個世界
是難以想像地相互依存的,無論是最小的生物體,
還是最大的生態體系。
複雜的,相互依存的關係隨處可見。
我意識到神六天的創造從
工程的角度講是最有道理的。
你需要所有的部件同時一起工作,
這樣每一部分才能正常工作。
而這正是創世紀所描述的神是如何創造的。
羅伯特還提到神所造的動物有能力
改變來適應它們的環境。
有沒有可能這種動物改變的能力
被誤認為是進化了呢?
德爾:當塔德×伍德和我走在動物園裡的時候
無論我們朝哪裡看,我們都看見
不可思議的美和設計
我注意到有的動物之間有顯著的多樣性
而有的動物之間有驚人的相似性。
作為一名生物學家,當你看到所有這些生物的時候
你看到了什麼呢?
塔德:是的,特別是當我看獅子的時候,
我就好像看到了貓一樣。
並且動物園裡所有的貓科動物,
它們身上都能看到基本的貓性。
這真的很明顯。
特別是當它們玩耍的時候真的很明顯,不是嗎?
你看到它們正在玩球,
或者別的,它們看起來。。。
德爾:它們就像貓一樣。
塔德:它們看起來就像貓。
科學家會把這些歸類為貓科動物。
而我會把這些貓科動物理解為
一個被造種類的代表。
這裡的連續性和相似性是如此顯著
以至於我會說所有這些傢伙都是
方舟裡某一對動物的後代。
並且它們最終繁衍出了
我們今天所有各種不同的貓科動物。
德爾:所以這一切不是一個隨機的意外
看起來更像是所有這些不同的物種
都來自于精心的設計。
塔德:絕對是這樣。
並且這個設計不是說上帝設計
並且創造了獅子。
而是說上帝創造了一種可以產生獅子的動物。
所以這更像是一把多用途工具或者瑞士軍刀
所有的零件都已經在那兒了,啥時候你需要
就打開出來,但仍然只是一個工具。
德爾:再給我一些其它被造種類的例子吧。
塔德:好的,譬如說灰熊
和北極熊。
這些都是熊種類裡的成員。
還有鴨子,天鵝和鵝。
狗這個種類是很有趣的。
就從這種像狼一樣的動物
在僅僅幾百年的時間裡我們可以配出
很多不同的品種。
德爾:好的,塔德,很有意思來想想
當神將每樣動物帶一公一母進入方舟時
祂的用意是什麼。
你覺得是怎樣的?
塔德:是啊。
他不用把各種稍許不同的動物都帶到方舟裡。
所以事實上當你計算的時候
是的,我們並不確切知道到底
有多少被造的種類在方舟裡。
但是可能是幾千種吧,而且它們不大。
大多動物都挺小的。
所以方舟裡的空間綽綽有餘,確實有餘,
我們今天所有動物種類的多樣性
都已經在那些一對對的種類裡了。
德爾:好的,塔德,我們現在看著斑馬
它們都很獨特。事實上所有這些動物,
都呈現出如此多的複雜性和多樣性。
那麼標準的說法,
常規的範式是如何解釋這一切的呢?
塔德:他們會用進化論,對嗎?
自然是數百萬年,隨機的變異,
現在所有活著的生物,那棵仙人掌,那頭斑馬,
還有這裡的草,一切都有親緣關係。
我們都可以追溯到
數十億年前的共同祖先
通過突變過程和基因的變異
還有自然的選擇,
就得到了我們今天所有的一切。
德爾:那麼自然選擇到底是什麼?
它是否具有這一切
所需要的這種創造潛能呢?
塔德:自然選擇基本上就是
把那些不適應環境的東西都殺掉。
所以如果你是加拉帕戈斯群島上的一隻絲雀
你的啄子又很小
並且你唯一可以找到的食物是
又大又硬的種子,那麼你就會死掉。
這正是我們所觀察到的。
我們可以觀察加拉帕戈斯群島上
一代又一代絲雀的啄子尺寸的變化。
但它們仍然是絲雀。
它們仍然是鳥。
自然選擇會產生今天我們所看到
所有多樣性的想法,並沒有得到證實。
關於自然選擇我們看到最多的是
自然選擇會做很多的微調工作。
那邊有些大羚羊,
非常漂亮的動物,非常淡的顏色。
野生的大羚羊生活在
撒哈拉沙漠的南端。
你會發現它們的著色是有道理的。
因為顏色深的大羚羊
會很容易被捕食者發現。
所以它們最終都成了這樣漂亮的淺色。
這是一個例子,自然選擇把一個變異
轉化成了對環境的適應。
德爾:這個例子把我們帶回到這個想法,
在最開始的時候有一個真是精美的設計。。。
塔德:我同意,絕對的。
德爾:讓這些動物有能力
可以生存並改變得更適應。
塔德:絕對的。
所以這種可以改變顏色的能力
可以融入周圍的環境
必須是在開始之前就預設在系統裡面的。
不要誤解我的意識,
自然選擇和隨機變異可以做了不起的事情。
我們所看到的這各種變化
是很令人驚奇的。
但是我們看不到一個種類轉變成另一個種類。
我們看到的所有變化都局限在一個被造的種類裡。
所以有一棵貓科樹,所有的貓類都在上面。
有一棵犬科樹,所有的犬類都在上面。
有一棵熊科樹,所有的熊類都在上面。
有一棵馬科樹,所有的馬類都在上面。
每個被造的種類都有它自己單獨的樹。
所以你最終得到的像是
一個果園或一片森林。
德爾:作為一名科學家,你所說的好像是
創世記的範式更好地解釋了這所有的資料。
塔德:我認為最終的確是這樣的
因為它兼顧了相似性和差異性。
不過就像我們剛才說過的那樣,仍有許多
懸而未決的問題。
但是基於我們的範式可以解釋的現象,
我很有信心可以找到其它問題的答案。
德爾:在我們離開斑馬之後,
我們去看了大猩猩。
塔德想談談人類進化的問題。
塔德,我們經常看到的現象是,一個新的發現,新的頭骨,
新的骨架等等,據說可以確定這整個連結。
你的見解是什麼?
塔德:當然,正好我的包裡有些東西。
德爾:哦,一個頭骨。
塔德:這是尼安德特人。
前額非常非常低,而我們的前額很高。
臉部,臉的中部突出。
但與此同時,它看起來非常像人。
這就是尼安德特人。
你可以幫我拿一下嗎?
德爾:好的
塔德:還有其他一些很不一樣的。
這個是非洲南方古猿。
你看,根本沒有前額。
直接就向後傾斜了。
腦容量很小,鼻口很突出。
所以臉是向前傾斜的。
這樣的東西你怎麼辦?
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看更多的圖片
更多的頭骨,把它們放在一切看,
它們實在有很多不一樣。
那麼是這樣的
我們剛才談到的所有這些被造種類的事情,
我可以用多個研究重複地展示
我可以找出人類和非人類之間的中斷點。
所以這個落在人類這一邊。
這個尼安德特人,是我們中的一員。
這個則不是。
它是不一樣的。
但這個就是神起初
創造的多樣生物裡
的其中一種,
它上了方舟所以在洪水中存活了下來。
德爾:所以當我們看尼安德特人時
我們看到的是一個人
但就像我們在狗裡發現的,
狗可以有很多不同的種。。。
塔德:我們人也有很多不同的種。
所以即使我們回頭來看這裡的大猩猩,
我們會看到我們和它之間顯著的差異。
至少其中一個是它在裡面,
而我們完成了之後卻可以回家。
德爾:所以這些差異真的很巨大,難道不是嗎?
塔德:絕對的
神的形象意味著人是
神在這個地球上的代表。
其中一部分就是可以統治,有權柄,
這是我們有的一個屬靈的特質,
而像那樣的動物是不能享有的。
德爾:我們人類很明顯
跟其他的受造物不一樣,
因為我們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
只有我們才會建動物園
讓我們可以看到上帝所造動物的美。
也只有我們才會追蹤時間
才想知道我們自己的歷史。
但是我們的時間概念是從哪裡來的呢?
戴爾VO:那是一個很美的夜晚。
丹尼帶我遠離城中。
我們待到很晚,
看到難以忘懷的景象。
德爾:天哪,你現在
要讓我買個望遠鏡了。
【笑聲】
丹尼:你知道,星星的存在是有其目的。
在創世記1:14-19,記載了創世的第四天,
它提到眾星和其它的天體表示時間,
掌管夜晚,作記號,定季節,
節期等等。
人類一直以來都用星座來決定鐘點。
這些規律每晚重複,
它們每年重複。
到了時間它們就會回來。
星座的運行有許多的規律性。
德爾:那麼日月的設計又是怎樣的呢?
丹尼:我可以談幾件事情。
有為數很少的機會,月球會從太陽和我們中間穿過。
這並不經常發生,但當它發生時,
月球剛好可以遮住太陽。
如果月亮小一點,
或者遠一點,就根本遮不住。
如果月亮大一點或者近一點,
就會過分遮住太陽。
所以日蝕是很壯觀稀有的事件,
只有在這個星球上,日蝕才會受到關注,
而這個星球也是唯一會發生日食的地方。
所以你必須想要麼這個世界是這樣
沒有任何明顯的理由
要麼這個世界是這樣是有目的和設計的。
對我來講這意味著創造。
丹尼:好吧,在我頭頂上很遠的地方,
有方形的天馬座。
是一個很大的長方形。
天馬座旁邊有一個模糊的小點。
你看到了嗎?
那是仙女座,
是我們能用肉眼所看到的
最遙遠的物體。
據我們所知,它離我們
兩百萬光年多一點,
裡面含有幾千億顆恒星。
德爾:好吧丹尼,這會讓我有一個大問題,
很多人都會有這個問題。
如果那些恒星是如此遙遠,
好幾百萬光年那麼遠,
而我們相信地球是很年輕的,
那麼星光究竟是如何抵達這裡的呢?
丹尼:是啊。
我們把這個叫做光旅時間問題,
我來試圖講的明白一點。
我們相信創造發生在幾千年以前,
大概六,七千年吧
我剛才跟你提到仙女座
大概是離我們兩百萬光年。
我覺得這些距離是合理的。
我們創造論者需要回答這個問題。
我們已經提出了幾種不同的解釋。
我會來跟你討論我對這個問題的解釋。
丹尼:創世的記載裡有幾件事引起我的注意。
第一個是,有很多過程在發生,
非常迅速但任然是過程。
如果你看創世第三天的記載,
談到地上長出植物。
那裡說讓地長出這些植物,
然後就長出來了。
我覺得你如果在那裡的話,
看起來就好像一部快進電影。
一般可能需要數十年的生長,
在幾分鐘最多幾小時裡就完成了。
正常的生長,但是異常的快。
我相信你可以用創世的一天
來解釋另一天。
讓我們來看第四天的記載。
這裡沒有給太多的資訊。
但我覺得神也是很快地造了眾星
和其他的天體,然後為了
讓它們可見,能派上用場,
祂必須把那些光快速地帶到。
正如祂讓植物快速長大成熟一樣,
祂必須讓星光到達地球。
我提議的是當我們觀察這些物體時
就像我們幾分鐘前看的仙女星座,
我們看到的是從那個物體發出的光。
所以我認為有發生快速的成熟。
德爾:丹尼,你還有看到其它的事情
指向一個年輕宇宙嗎?
丹尼:有的。
例如螺旋星系,我們剛談到的仙女座
就是一個螺旋星系。
我們的銀河系也是。
星系的內部會比
外部轉的快。
那麼轉幾圈之後這種螺旋的結構
就會被模糊掉了。
它們應該轉幾圈之後就消失了。
大部分的天文學家認為螺旋星系
有100億年,那麼為什麼我們仍然可以看到螺旋結構呢?
你應該看不到的
這是個公認沒有解決的問題很久了。
但是我們如果來看太陽系外層的行星,
氣態巨行星,都有圓環。
我們也知道這些環在改變。
它們正在被破壞。
事實上這些圓環系統裡的改變
已經被記錄下來了。
這些行星的衛星
都會施加萬有引力的牽引。
所以這些圓環系統是相當年輕的。
這並不表示太陽系年輕,
但是這可以證明這些圓環系統年輕。
這很有意思。
德爾:你剛才提到很多關於螺旋星雲等等
的理論。
這些會讓我們想到大部分人所認可的
關於宇宙學和宇宙的大理論,
也就是大爆炸理論。
你如何看待這個理論?
它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嗎?
丹尼:我不這樣認為。
我覺得這個理論有很多問題以至於
超過十二年以前
在新科學家雜誌上曾經有一封
反對大爆炸理論的公開信。
這封公開信到目前為止已經有數以百計的簽署人。
大多數簽署人是無神論者,
他們根本不是創造論者。
所以大爆炸模型被廣泛接受
的說法是不對的。
有很多人,名人,
很有名的物理學家和天文學家
都不認可大爆炸理論。
而且我覺得大爆炸理論和聖經
是無法融合的,
儘管有很多人似乎覺得可以。
我覺得他們受到的試探是
試圖用現在宇宙學的想法來
解釋聖經。
這一點都不新奇。
這種事情以前也發生過
並且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
所以我認為當你看看科學的歷史,
我們如何拋棄過時的理論,
我們有本應無可爭議的理論
可是後來卻拋棄了。
當你看到這些歷史上的教訓
然後你想把創世記,
你想用流行的範式來解釋創世記,
我覺得你應該非常小心。
戴爾VO :我意識到丹尼在改變我們的視角。
我們應該用創世記來解釋宇宙,
而非反過來。
創世記告訴我們神創造了日月和眾星
作為記錄時間流逝的一隻壯麗鐘錶。
甚至古人都建塔來跟蹤星宿。
那麼創世記是如何描述這些人
和他們所說的語言的呢?
戴爾VO:道格帶我到一個世界上最好的考古博物館
給我看一些很特別的
和創世記有關的文物。
道格:聖經裡所記載的事件
發生在古代的近東地區。
這些地方對於理解聖經中所記載的事件
是什麼,是如何發生的,極度重要。
德爾:這個就接續了我們前面看到的
創世記裡創造和大洪水記載的事件,
現在我們來到了從挪亞和他一家
開始的人類的擴散。
道格:正是。
人類的擴散應該發生在
位於美索不達米亞西北這個山脈中的某個地方,
我們在聖經記載的敘述中看到的是
一些人遷徙到美索不達米亞南部,
示拿地,然後開始
城市化的過程,城市的生活。
德爾:這就是著名的巴別塔。
道格:絕對的。
德爾:我們知道巴別塔在哪裡嗎?
道格:在古代的美索不達米亞地區
有七八個巴別城。
我就一個一個地研究了所有的這些地方,
最終發現只有一個地方滿足
聖經中巴別塔的所有條件。
那就是埃利都這個地方,
在美索不達米亞的東南部。
我們有人類往東西南北擴展,
遠至埃及的證據。
德爾:你所說的證據,指的是
考古中所發現的文物嗎?
道格:正是。
有大量的非常詳盡的
物質文化認證了這個人群的擴展
我把它聯繫到巴別塔之後人類的擴散。
這是斜邊碗,有兩個,
那上面我們看到的是帶狀磚,
那兩個帶嘴的罐子。
所有這些診斷性的陶器形態和物質文化
都能在整個近東地區找到。
聖經所描述的事件
不只是語言的混亂,
還包括人們從城市中往外分散。
因為我們看到語言
或者說是語言的書面表達
不知道從哪裡就冒了出來。
這些語言或是以楔形文字
或者是象形文字或者是其他的形式存留下來。
所以你看不到所有的語言
都跟隨一個統一的規劃。
各種語言的文法也大不相同,
即便在古代的語言中也是如此。
德爾:看起來創世記
記載的巴別塔
是考古學非常非常關鍵的一個事件。
道格:是的。
所以這些證據和聖經中所記載的
多種語言是如何產生的相當一致。
這是唯一可行的解釋。
所以聖經歷史的真實性最終
被這多種語言的表現所論證了。
德爾:我們現在大多數人想到的塔就是
我們在大城市看到的那種有著高大直牆的東西。
當時他們造的是這樣的嗎?
道格:本質上它是金字塔的一個變種,
有四個面,
有幾道臺階可以通到頂上。
在埃利都有一個寺廟經歷了18個不同的階段,
在每個階段它的尺寸和複雜性都增加。
然而在這個寺廟的最後階段,
它卻就在烏魯克擴張
的後期被放棄了。
在這個寺廟的斜對面有一個很大的平臺。
德爾:你覺得那可能是
巴別塔的地基嗎?
道格:絕對的。
我認為在烏魯克擴張的後期
開始的造塔技術也
隨著人群擴散了。
我們發現這種廟塔的形式在世界各地都存在。
我們在中國發現,
我們在印度發現,
我們在美洲各地也發現,
到處都發現。
德爾:顯然這裡有文明的痕跡,
人們開始聚居成
社區甚至城市。
我們還有其它證據嗎?
道格:絕對的。
我們可以前進到亞伯拉罕的時代
因為我們知道亞伯拉罕曾經住在吾珥,
那是在美索不達米亞南部,
在西元前第三個千年的末尾。
德爾:那把我們帶到創世記第11章。
道格:是的。
事實上你看到一些陶器,一些楔形文字的牌子,
出自吾珥第三個朝代。
德爾:這真的很有意思 – 我們坐在這裡
想到這些,想到亞伯拉罕
而這些東西正代表著他所
生活的文化和文明。
這是和創世記的記錄很棒的聯繫。
道格:這很有趣,讓你感覺
親手觸摸到了聖經所記載
的事件。
戴爾VO: 當我回顧歷史的時候,
我意識到這些文化每一個都被
創世記記載的事件所影響。
但是創世記對我們今天有何重要性呢?
戴爾VO: 喬治.格蘭特想在
他家附近的一個花園見我。
他說那裡會讓我們想到我們歷史的發源地。
德爾:所以創世記關於亞當和夏娃
被放在一個花園裡並照料它的文字
還是蠻重要的。
那不光是一個故事。
喬治:那遠不只是一個故事。
你在創世記第一章所看到的一件事是
時間的結構。
宇宙的創造是為了24小時的一天。
所以每件事,就像我們的睡眠習慣
還有工作習慣都來自於
這個決定性的歷史記錄。
當我們來到創世記第2章,
我們開始看到人的意義和目的。
當然在創世記的第3章
我們看到每件事都被始祖的墮落攪亂了。
墮落的歷史事實,
一個真實的男人和一個真實的女人
確實犯了確實的罪,
這個事件的影響貫穿了剩下的整本聖經。
如果你去掉一個真實的亞當和夏娃,
那麼這會完全改變歷史的面貌,
以及我們對歷史的記憶。
德爾:是因為當我們把
亞當和夏娃從歷史記錄中抹去之後,
我們就可以隨意捏造
我們對人,婚姻,甚至性別的看法嗎?
喬治:絕對的。
使徒保羅知道創世記前幾章
所記載的事件
不僅樹立了我們對於歷史的理解,
而且也樹立了兩性的關係,父母與兒女的關係,
婚姻的特徵和本質,
道德關係中的對錯,包括性方面的。
所有這些都是基於創世記頭幾章的記載,
而且常常是逐字逐句的引用。
德爾:看起來使徒彼得也把大洪水
看作一個歷史事件
並借此講述
那將要來到的末日審判。
所以甚至連末日審判
也是基於對這個歷史記錄的理解。
喬治:如果你將一些片段從歷史中去掉
你會發現你對整個歷史都無法解讀。
德爾:我覺得對於大部分基督徒,
當我們談到譬如說,基督的一生,
我們會理解為歷史的事件。
那麼為什麼當我們看創世記的記載的時候,
我們會傾向於不那麼理解呢?
喬治:我們傾向於那麼做是因為
我們不斷被勸說要那樣。
德爾:被我們所處的文化嗎?
喬治:我們所處的文化,還有神學家,
現代的神學家在頭腦裡總是
企圖用聖經的真理
去配合所謂的科學發現。
如果你對科學史稍微有一點瞭解,
你就知道那是一條非常不可靠的路徑。
所以我們不斷被這類資訊轟炸,
要求我們必須調整我們的觀點。
德爾:但我認為還是有很多基督徒覺得
創世記的歷史性
對他們的基督信仰並不怎麼重要。
喬治:我覺得在這點上我們被灌輸了。
當你把這些章節歸類為
完全是非歷史性的時
你正在對聖經的其餘部分做什麼呢?
那部分聖經假設它是真實的,
那部分聖經把它當成是歷史事實,
那部分聖經引用到
那裡的所有人物?
這會否定掉整本聖經嗎?
是的,這正是18和19世紀的
高等批判所用的策略。
他們知道如果你可以攻擊創世記的
前三章或者前十一章的話,
那麼你就把它整個否定掉了。
德爾:好的喬治,所有這些把我們帶回到了
一個理念,就是創世記記載的歷史
或任何真正的歷史對我們理解
我們周圍發生的事情是至關重要的。
喬治:是的
事實上這提醒我們歷史對於
定位其它的人類學科有多重要。
是歷史幫助啟發了科學,科學
才能開始其探索世界之旅。
所以歷史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
然後科學要做的就是
問這個問題,如何發生?
然後就開始探索那些歷史事件
如何發生,其中的機制和結構。
如果你試著顛倒順序,如果你試著讓科學來決定
發生了什麼,那麼你終究會擁有一個
不斷轉換的世界觀,
沒有什麼是確定的,
其必然的結果就是道德相對主義。
德爾:神已經賜予我們那個基石。
他以那個歷史記錄為我們立定根基。
喬治:祂給我們的歷史記錄一直
追溯到創世記第一章,到伊甸園。
戴爾VO: 最後,我想我們總是會回家。
對我而言,家是科羅拉多。
當我沉浸在上帝創造之美中的時候,
我的思想總會更清晰。
我們去了很多地方,見了很多事情,
但是把所有的事情綜合起來考慮,
很清楚,離開創世記的亮光,
這世界就是一個不解之迷。
德爾:我喜歡待在山裡,
尤其像這樣的山。
它們給我們一個好的視角,
幫助我們意識到我們的渺小,有限和脆弱。
它們讓我們謙卑。
我們需要謙卑下來因為我們傾向於
把我們的想法建立在我們自己有限的經驗上。
這就是為什麼每個時代的智慧都不斷告訴我們
要瞭解歷史。
到目前為止我們所做的就是來看
這些證據,它們顯示創世記記載的歷史
是真實的。
神用六日創造了世界。
亞當和夏娃是真實的。
他們的墮落也是真實的。
曾有一場洪水摧毀了整個世界,
造成了這所有的一切。
這些很壯麗但也代表著神的審判。
每件事都支持神所告訴我們的話。
創世記是歷史,真實的歷史。


更多資訊請見官網

https://isgenesishistory.com/

Tag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