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M第三千禧年-保羅神學的中心 - (01:13:45) - 第四集 保羅和哥林多人

16 views

影片下載

目錄

  1. 引言               3
  1. 背景                                                                3

第三次宣教旅程                                               4

哥林多的問題                                                   5

      被破壞了的關係                                         5

      性的氾濫                                                     6

      對敬拜的污蔑                                             7

      拒絕承認保羅的使徒權柄                                 8

  1. 結構和內容                                                     9

哥林多前書        9

      問侯      9

      感恩      10

      結語      10

      主要內容      10

哥林多後書        12

      問侯      12

      引言      13

      結語      13

      主要內容      13

  1. 神學主題                                                   15

信心                                                                                        16

      基督作為主      16

      基督作為救主      17

盼望                                                           18

愛心                                                           19

  • 總結                                                           20


  1. 引言

  我們對希臘寓言作家伊索的寓言都非常熟悉。在其中一個‘龜兔賽跑’的寓言中,兔子總是不斷地吹噓他是所有動物中跑得最快的。烏龜厭煩了兔子的傲慢態度,於是向兔子作出賽跑的挑戰。很明顯,論實力兔子肯定會贏。但是因為他認為自己肯定會得勝,對自己的能力十分自信。於是,他在途中小睡了一會兒。當兔子還在睡覺的時候,烏龜卻領先沖過了終點。

  從某種角度來看,許多第一世紀住在哥林多城的基督徒們,就象伊索寓言裡的兔子那樣。如同兔子在比賽結束之前就認為自已已經嬴了,哥林多的信徒也是這麼認為,在他們的基督徒人生結束之前,看自己是得勝者。他們看見自已的在世上擁有的榮華和他們獨有的屬靈恩賜,就自欺欺人地相信神叫他們比任何人都優越。認為神給他們的祝福遠比給其他基督徒的要多的多,因為其他人沒有他們那麼的富有,也沒有他們那麼多令人驚奇的屬靈恩賜。

  這一課是“保羅神學的中心”,這系列課程中的第四課。我們稱這一課為“保羅和哥林多人”。在這一課中我們會看見保羅怎麼對這些驕傲的基督徒說話,這些書信就是哥林多前書和後書。雖然保羅討論了許多具體的問題,但是在這些書信中他把注意力集中在這些問題的來源:那就是有些哥林多信徒相信就基督徒的人生而言,他們已經沖過了終點線。然而,事實上,比賽還遠沒有結束。

  我們對保羅和哥林多人的研究將分成三部份。第一,我們要看保羅寫給哥林多信徒的書信的背景。第二,我們要考察哥林多前後書的結構和內容。第三,我們要去看保羅的書信怎樣揭示出他神學取向的中心,那就是他對末後日子的教義,或者稱為他的末世論。讓我們先去看保羅寫給哥林多信徒書信的背景。

  1. 背景

  正如我們在這個系列的課程中所強調的,使徒保羅寫這些書信是為了討論在不同教會中出現的特殊問題。這樣,當我們看哥林多前後書的時候,我們需要問一些基本的問題:在哥林多教會裡發生了什麼事呢?為什麼保羅要寫信給他們呢?我們要從兩方面去回答這些問題。第一方面,我們要探索保羅的第三次宣教旅程。第二方面,我們會挖掘在哥林多教會裡發生的一些特殊問題。讓我們先去看保羅的第三次宣教旅程。

 

第三次宣教旅程

  保羅的第三次宣教旅程記錄在使徒行傳第18 章23 節到第21 章17節裡 。在這些章節中我們看到保羅基本上重覆了他的第二次宣教旅程的日路線。保羅在西元後52 或53 年左右西元後52-57 開始這次旅行 。就如他頭兩次的宣教旅程那樣,他在敘利亞的安提阿啟程。在使徒行傳中我們看見他在加拉太和弗呂家堅固信徒,經文中並沒有具體地告訴我們他在這些地區中所探訪的城市。他大概至少探訪了他早先事奉過的教會,如在加拉太的特庇、路司得和以哥念,又也許經過弗呂家地區的安提阿。他經過加拉太和弗呂家兩個地區後,保羅終於到達了在亞西亞省,或小亞西亞省的沿海城市以弗所。

  保羅到達了以弗所之後,遇見了施洗約翰的十二個門徒,他們都立即接受了基督的福音。保羅先在猶太會堂傳福音,但是大約在三個月之後,猶太人變得不願意聽他所說的訊息。在接下來的兩年期間,他到以弗所的其他地區去傳講福音和施行神跡奇事。

  最後,保羅和他同伴與製造亞底米神像,銀庵的銀匠起了衝突。亞底米神就是以弗所城的女神。很顯然,由於保羅帶領了許多人信基督,異教神像的市場因此收縮了不少。結果,銀匠們幾乎發動暴亂,威脅到保羅一些同伴的安全。

  在這次事件以後,保羅和他旅程中的同伴在馬其頓和亞該亞度過了幾個月時間,那就是現今希臘一帶的地區。路加對保羅這段旅程紀錄不多,可是,他提到這一隊人由腓立比城開始返回亞西亞的行程。保羅和他同伴在特羅亞下船。由於他計畫只在那裡逗留一天,他召集了信徒與他們講論到深夜。當保羅講論的時候,一個名叫猶推古的少年人睡著了,從視窗掉下去跌死了。但是,保羅施行神跡使他活過來。

  離開特羅亞之後,保羅和他同伴到鄰近的城市亞朔,他們又再經海路,在米推利尼、基阿和撒摩稍作停留,最終到達了米利都,他們在那裡停留了一小段時間。在米利都的時候,保羅打發人到鄰近城市以弗所去找當地教會的長老來。保羅叫他們在米利都聚集,給了他們一些臨別的指示和祝福他們。

  在這以後,保羅和他的同伴又再揚帆出海。他們經過哥士、羅底、帕大喇和賽普勒斯, 他們在推羅上岸,在那裡事奉了一個星期。再從那裡航行到多利買,然後到達了該撒利亞。在那裡,猶太地的先知亞迦布向保羅提出警告,預言他會在耶路撒冷被拘捕,這證實了保羅已經知道的事實。然而,亞迦布的預言或者他同伴的懇求並沒有勸阻保羅,他繼續上路到耶路撒冷去,他在西元後57 年左右結束他的旅程。

保羅是在第三次宣教旅程期間給哥林多信徒寫成那兩封被納入為正典的書信,他也另外寫了兩封信,但是並沒有被保存下來。哥林多前書大概是在以弗所寫的,也許是在西元後55年間寫成。在送出這封信之後不久,保羅短暫地探訪了哥林多, 在這次探訪期間他深受教會中一位信徒的傷害。在這次探訪之後,他寫了一封被稱為“哀傷書信”的信,可是這封信並沒有被保存下來 。後來當保羅聽到提多告訴他哀傷書信受到信徒廣大的歡迎,大概他又在馬其頓寫了哥林多後書,後書很可能是在他完成哥林多前書之後的一年之內寫成的。

我們看過保羅寫給哥林多信徒的書信怎樣在他的第三次宣教旅程中出現,我們現在就要看哥林多教會中的一些具體問題。是什麼原因導致他們當中的擾亂的呢?為什麼保羅要多次寫信給他們呢?

哥林多的問題

  就如我們在使徒行傳第18章中所瞭解的,保羅在先前的宣教旅程期間建立了哥林多教會,當時他至少在哥林多住了一年半的時間。但是當他離開了哥林多之後,哥林多的信徒忘記了保羅的教導,又錯誤地應用他的教導。結果,教會裡發生了嚴重的衝突和出現了許多問題。

  我們將會看見很多在哥林多發生的問題是源於對末世論的誤解,那就是基督怎樣帶來末世的日子、救贖和生命。許多哥林多信徒相信他們所領受的將來祝福比任何人都多;他們認為已經領受了上帝所賜最終極的祝福。

  我們的目的是去看這個誤解怎樣導致了四個值得注意的問題:第一,教會裡破裂的關係;第二,淫亂的行為;第三,敬拜的惡習;第四,對保羅使徒權柄的拒絕。我們先去看破裂的關係的問題。

被破壞了的關係

  保羅在寫給哥林多信徒的信中處理了幾種不同的類型的破裂的關係,包括教會內結黨的紛爭,信徒間的訴訟,漠視教會中貧寒的信徒,和沒有去服侍耶路撒冷的窮人。我們先來看結黨紛爭的問題。

  在保羅寫哥林多前書之前,他聽聞哥林多的信徒結党分派,說自己是屬那一個有名望的老師的,互相敵對。聽聽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1 章12節怎樣描述他們的態度:

你們各人說:“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我是屬磯法(彼得)的”,“我是屬基督的”。(哥林多前書第1 12節)

保羅對於信徒為了這些雞毛蒜皮的事而分裂甚為震驚。畢竟保羅、亞波羅、彼得和耶穌的教導都是一致的,耶穌是至高的,像彼得、保羅和亞波羅這等使徒和教師都是他的僕人。他們不是在建立互相敵對的看法,而是在堅固耶穌基督的教會。就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3章5節和11節中所寫的:

亞波羅算甚麼?保羅算甚麼?無非是執事,照主所賜給他們各人的,引導你們相信。因為那已經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此外沒有人能立別的根基。(哥林多前書第3511節)

彼得、保羅、亞波羅和其它領袖在所有事情上都聽命於耶穌。他們只做耶穌任命他們去做的事,那就是傳講他的福音和建造他的教會。

  不幸地,教會裡的紛爭不單單是理念上的紛爭;哥林多信徒的紛爭方式甚至互相告到法庭上去。讓我們聽聽樣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6 章7 和8節中怎樣描述這個情況:

你們彼此告狀,這已經是你們的大錯了。為甚麼不情願受欺呢?為甚麼不情願吃虧呢?你們倒是欺壓人、虧負人,況且所欺壓、所虧負的就是弟兄!(哥林多前書第6 7 -8節)

他們這種相互之間漠不關心,也表現在吃主餐的時候,對待窮人的態度上。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11章21至22節譴責這種行為:

因為吃的時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飯,甚至這個饑餓,那個酒醉(你們)是藐視神的教會,叫那沒有的羞愧呢?(哥林多前書第1121-22節)

  他們的自私自利同時導致了信徒之間關係的破損,那是第四種類型的破裂關係。他們答應為了耶路撒冷有需要的信徒收集奉獻,但是卻沒有履行諾言。保羅甚至在寫哥林多前書之前就已經指示了他們收取奉獻。但是當他把哥林多後書送到他們那裡的時候,他們還沒有做到。看看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8章10和11節中怎樣在這個問題上叮囑他們:

因為你們下手辦這事,而且起此心意已經有一年了,如今就當辦成這事。既有願做的心,也當照你們所有的去辦成。(哥林多後書第810-11節)

保羅稱讚他們有説明耶路撒冷信徒們需要的心意,可是他在哥林多後書第8章和第9章中敦促他們信守以前所許的諾言。

性的氾濫

  除了破裂的關係之外,哥林多教會裡明顯地出現了好幾種不同的的淫亂的問題。普遍來講,哥林多信徒們大都相信因著耶穌基督的來臨,性方面的這類事情已經變得不再重要了。這種對性的看法和態度,似乎導致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做法。第一方面,部分信徒顯然認為他們領了性隨意的執照。這種看法引起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其中很可能包括了同性戀和賣淫的問題。但是保羅特別指出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有人與他的繼母同居。聽聽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5章第1和2節中怎樣責備這個情況:

風聞在你們中間有淫亂的事。這樣的淫亂連外邦人中也沒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繼母。(哥林多前書第5章第1-2節)

從上下文來看,echo這個希臘字在這裡被翻譯為‘收了’,意思是“與某人有性關係地生活在一起”。哥林多信徒的神學是如此的混亂,使他們甚至為容納這個與他繼母有性關係的人引以為榮。

  另一方面,一些哥林多信徒走了另一個極端,他們寧願遵守禁欲主義和守貞節,甚至在婚姻中也是如此。保羅譴責這個看法,因為這種做法違反了婚姻的盟約,叫婚姻中的夫妻兩人都容易受到性方面更多的誘惑。就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7章2至5節中所說的:

但要免淫亂的事,男子當各有自己的妻子,女子也當各有自己的丈夫。丈夫當用合宜之分待妻子夫妻不可彼此虧負,除非兩相情願,暫時分房以後仍要同房,免得撒但趁著你們情不自禁引誘你們。(哥林多前書第72-5節)

希臘字echo這個字也出現在這段經裡,在“各有自己的妻子”中被翻譯為“有”。就如我們上面所說的,在這種上下文中,echo所指的是“有性關係地生活在一起” 。保羅囑咐已婚的夫婦維持適當的、持續的性關係,那是為了他們履行婚姻的盟約和保守自己免受性誘惑。

對敬拜的污蔑

哥林多教會裡第三個嚴重的問題是崇拜時的混亂情況。我們已經看過其中一個問題是在吃主餐的時候惡待貧窮的信徒。除此之外,還有三個問題出現:那就是服事中性別的角色,屬靈恩賜的運用,和祭偶像的食物祭偶像食物的問題 。

首先,保羅關心到男人和女人在公開敬拜中應有的舉止。其中一個矯正的專案是禱告時蒙頭的問題。在哥林多前書第11章4至5節中他這樣說:

凡男人禱告或是講道,若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凡女人禱告或是講道,若不蒙著頭,就羞辱自己的頭。(哥林多前書第114-5節)

對於保羅是否在談論禱告的披肩或面紗的用途,學者們的意見是不一致的,保羅是否是在談論髮型呢?對於那被羞辱的“頭”所代表的是甚麽,學者們也缺乏共識。一些學者認為“頭”所指的是人身體的一部份,另一些學者相信男人的頭是基督,而女人的頭是男人。無論這些名詞所指的是甚麽,潛在問題是很清楚的:那就是男人和女人在敬拜的時候行為並不端正,部分的原因是他們把兩性之間的分別混淆了。

  第二方面,保羅也處理了敬拜中屬靈恩賜的運用。顯然地,許多哥林多信徒有各種各樣奇妙的恩賜,如說方言和預言, 然而,他們經常在敬拜中使用他們的恩賜,因而引起了混亂的情況。在哥林多前書第14章26至33節中,保羅這樣談論這個情況:

各人或有詩歌,或有教訓,或有啟示,或有方言,或有翻出來的話若有說方言的,只好兩個人,至多三個人,且要輪流著說,也要一個人翻出來至於作先知講道的,只好兩個人,或是三個人,其餘的就當慎思明辯。若旁邊坐著的得了啟示,那先說話的就當閉口不言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哥林多前書第1426-33節)

從保羅這裡的話看來,哥林多教會中的敬拜似乎是混亂而沒有次序的,當中有多個人同時講道。保羅堅持除非信徒彼此聆聽、彼此順服,否則他們不會從聖靈給予的話語中得益。

  協力廠商面,我們要談談吃祭偶像食物的問題。古時許多在市場出售的肉都是祭祀過偶像或者是用來拜過偶像的,飯食甚而能夠直接從異教的寺廟裡買到。保羅堅信異教的敬拜行為不會叫肉變得不潔淨,基督徒可以吃這些肉,只要在吃的時候並不是在進行異教的敬拜就好了。可是,他同時也警告如果他們吃的時候抱有錯誤的觀念,那麼他們就在敬拜別的神和偶像了。他在哥林多前書第8章第7節中這樣處理這個問題:

但人不都有這等知識。有人到如今因拜慣了偶像,就以為所吃的是祭偶像之物,他們的良心既然軟弱,也就污穢了。(哥林多前書第8章第7節)

簡單地說,由於哥林多信徒對神學的粗劣理解,在吃祭過偶像的肉的時候,他們把對基督的敬拜與對異教神的崇拜混在一起。保羅同時也指出就是成熟的信徒也跌倒了,因為他們吃這些肉的時候絆倒了其他軟弱的弟兄。就正如他在哥林多前書第8章第10至12節中所寫的:


若有人見你這有知識的在偶像的廟裡坐席,這人的良心若是軟弱,豈不放膽去吃那祭偶像之物嗎?你們這樣得罪弟兄們,傷了他們軟弱的良心,就是得罪基督。(哥林多前書第8章第1012節)

由於這些信徒沒有在這方面為別的弟兄們考慮,他們要為這些軟弱的兄弟所犯的罪負上部份的責任。

  我們看到保羅對哥林多信徒在敬拜時所出現的各種弊端深感關注。但是所有問題的根源是信徒們的自私和傲慢。即使他們放縱的做法導致別人陷入拜偶像——這嚴重的罪之中,他們仍然拒絕停止放任的行為。我們將會在這一課中看到,他們拒絕去尊重和考慮別人應該受到嚴厲的責備,有時候也使他們的敬拜變得失去價值。

拒絕承認保羅的使徒權柄

  我們要處理的第四個問題是對保羅使徒權柄的拒絕,這或許是他們最大的問題。我們在哥林多前書第1章12 和13節中已經看到了,部份的哥林多信徒是怎樣以結黨分派來選擇各自的領袖,從而低估保羅的使徒權柄。我們接下去還要看的是在這兩封書信裡,保羅更是要向那些完全不信任他的信徒們為他自己的使徒身份作辯護。例如在哥林多前書第9章1到3節中,他這樣寫:

我不是使徒嗎?假若在別人我不是使徒,在你們我總是使徒。因為你們在主裡正是我作使徒的印證。我對那盤問我的人就是這樣分訴。(哥林多前書第91-3節)

在哥林多後書第12章11至12節中,他這樣堅持地說:

我本該被你們稱許才是。我雖算不了甚麼,沒有一件事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我在你們中間,用百般的忍耐,藉著神跡、奇事、異能,顯出使徒的憑據來。(哥林多後書第1211-12節)

有些哥林多信徒是那麼的自大,他們甚至拒絕那把福音帶給他們的使徒。他們反而跟隨那些所謂的‘超級使徒們’,可是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使徒。

  這些假使徒聲稱他們有保羅和其它真正使徒同樣的權柄。他們教導虛假的福音,誘惑了許多哥林多信徒在思想和行為上犯罪。在哥林多後書第11章12 至15節中,保羅以最嚴厲口氣批評邪惡的人:

我現在所做的,後來還要做,為要斷絕那些尋機會人的機會,使他們在所誇的事上也不過與我們一樣。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詭詐,裝作基督使徒的模樣。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裝作仁義的差役,也不算希奇。(哥林多後書第1112 -15節)

保羅用極端強硬的語言去責駡這些騙子,因為他知道他們的謊言有致命的後果。如果哥林多信徒相信這些假使徒和拒絕保羅的教導,他們就會否認基督和福音。

  我們看到當保羅寫信給哥林多信徒的時候,他正面對種種的困難。我們將會看見這些問題怎樣在哥林多前後書中佔據了保羅的思想。

  1. 結構和內容

  我們看過了形成保羅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背景的一些重要問題之後,我們現在要去看看這些書信的內容。我們要把寫給哥林多信徒的各封正典書信的內容總結為幾個主要部分,從而扼要地去探討這些書信。讓我們從哥林多前書開始。

 

哥林多前書

  哥林多前書,實際上是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第二封書信。在哥林多書第5章9節中,保羅這樣說:“我先前寫信給你們。”這句話表示了保羅之前寫過一封信給他們。在哥林多前書第7章1節中也提及到哥林多信徒也曾給保羅寫過一封信,在多方面看來,哥林多前書的內容是在回應教會在信中向保羅提出的問題。

  哥林多前書可以分成四個主要部分:第一部分是問安,那是第1章1至3節;第二部分是感恩,那是在第1章4至9節;第三部分是書信的主體,這包括了對書信的回應和報告,那是第1章10節至第16章12節;最後一部分是結語,那是在第16章13至24節。

問侯

  信中問安的部分相當簡要,說明這封信是保羅和所提尼寫給哥林多教會的。當中也包括了簡短的祝福,作為問安詞句。

感恩

  感恩這部分也十分簡短,保羅表達了他對哥林多信徒的信心和屬靈恩賜的感恩,他也表達了對他們得救的信心。

結語

  結語中包含了幾項一般性的叮囑、給司提反和他一家的支持、最後的問安、祝福和保羅親自寫的字句,核實了這封書信的真確性。

主要內容

主體包括兩個大分部:第一部分是第1章10節 至第6章20節,是保羅對從革來家而來的報告的回應。第二部分是第7章1節至第16章12節,其中包含了保羅在接到了哥林多教會書信之後的回應。在第一部分,保羅回應從革來家而來的消息,當中包括了三個主題:那就是教會的分裂; 不道德的問題;和基督徒結黨的問題。

我們在前面已經看過哥林多教會中的好幾個問題,都是由分裂而引起的。信徒們由於效忠個別教會領袖而引起分裂,這些領袖如保羅、彼得、亞波羅和耶穌等。他們互相紛爭訴訟。另外,他們變得傲慢地對待他們中間的貧窮人和耶路冷的窮人。保羅以幾個不同的方式去處理這個問題。

  例如, 他辯論說如果他們只以耶穌作為主要的領袖,把使徒和教師看成為基督的僕人,那麼,哥林多的信徒就不會因為偏愛某個使徒和教師而引起衝突。過於敬重教會中的使徒和教師使他們看不到耶穌的重要性,其實耶穌的榮耀遠超過這些使徒和教師。

  保羅同時也談到他們怎樣完全陷於世上的智慧,導致他們愚蠢地處理屬靈的問題。顯然地,哥林多教會中少數顯要有影響的信徒們主要是由備受世俗社會尊崇的富人和受過教育的人來組成的。在他們的領導之下,教會的其他信徒也仿效他們以世上的價值觀作為他們的價值觀。例如,在第1章19和20節裡,保羅這樣寫:

就如經上所記:“我要滅絕智慧人的智慧,,廢棄聰明人的聰明。”智慧人在哪裡?文士在哪裡?這世上的辯士在哪裡?神豈不是叫這世上的智慧變成愚拙嗎?(哥林多前書第119-20節)

  保羅除了告訴哥林多信徒以世界的價值觀作為價值觀是愚蠢的,他也讓他們知道這樣的做法是屬靈的不成熟。在第3章1和2節中,他這樣寫:

弟兄們,我從前對你們說話,不能把你們當作屬靈的,只得把你們當作屬肉體的,在基督裡為嬰孩的。我是用奶喂你們,沒有用飯喂你們。那時你們不能吃,就是如今還是不能。(哥林多前書第31-2節)

換句話說,雖然哥林多信徒之間不和,又認為自己有超越的智慧和成熟程度,實際上他們是一無所知的,完全不配去帶領上帝的子民。他們世俗的價值觀蒙蔽了屬靈的真理。

  保羅又帶哥林多信徒去面對他所收到的報告,那就是有關淫亂的問題。我們已經提及到有人與繼母同居的事例。保羅在第5章1至13節中談到這個問題 。但是他在第6章12至20節中更加廣泛地論及收繼母這個問題,在那裡,我們看到哥林多信徒明顯地濫用了“凡事我都可行”這句話。保羅直接回應這個錯誤,他在第12和13節中引用這句話:

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我都可行,但無論哪一件,我總不受它的轄制……。身子不是為淫亂,乃是為主;主也是為身子。(哥林多前書第612-13節)

就如我們看過的,有些哥林多信徒認為由於耶穌來了,任何性行為都是容許的。

  另外,在第6章的另一處地方,保羅提到在成為基督徒以前,哥林多人的各種典型邪淫的罪,包括淫亂的、姦淫的、男性和女性娼妓,和同性戀者等。雖然,我們不能確定地說他對淫亂的看法是直接指那些身在哥林多教會中,卻仍然參與這些行為的教會成員,我們相信這個可能性甚大。無論如何,教會對那個與繼母同居之人的包容,清楚地顯示了他們在這方面的道德放縱。

  最後,保羅澄清他早先給教會有關基督徒應如何結交朋友的教導。他希望信徒維持與世上非信徒的關係,但是要他們遠離那些號稱為信徒卻大膽犯罪的人,這些人壞了上帝子民的名聲,就如那個與繼母有性關係的人。在這些情況之下,哥林多教會要適當地執行教會紀律,若有必要甚至應把犯罪者開除出教會。他在第5 章第9至11節中總結了這些指示:

我先前寫信給你們說: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此話不是指這世上的……;若是這樣,你們除非離開世界方可。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駡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哥林多前書第5 章第9-11節)

  哥林多前書主體的第二個主要部分是從第7章1節至第16章12節。我們在這裡看見保羅在第7章1節到40節對哥林多教會在婚姻的問題上作出回應。在第8章到第10章中所處理的是吃拜過偶像的祭物問題。第11章2至34節談論的是敬拜的問題。第12章到第14章討論的是屬靈的恩賜。第15章引入所有信徒復活的主題。最後,第16章1至12節討論的是為耶路撒冷收奉獻和亞波羅的問題。

  保羅回應的第一個問題是有關婚姻、再婚和單身的問題。保羅在第7章1至40節中討論這個主題。許多他的答覆表明,哥林多教會掙扎在不同類型的基督教的禁欲主義之中。哥林多教會中一些的信徒有禁欲主義傾向,這似乎引發了有關婚姻中的性行為的問題和婚姻本身的尊嚴的問題。保羅對此作出回應,他同時肯定婚姻和守獨身的決定,又堅持婚姻必須包括性這個重要的原素。但是他又教導守獨身比婚姻好,因為守獨身能讓信徒能夠更“殷勤服侍主”。那就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基督的國度上。有些人相信保羅主張獨身比婚姻好的情況只適用於逼不得已的情況,然而,其他人認為自基督來臨了之後所有信徒都可同等地領受他的這些指示。

  在第8章到第10章裡,保羅論及吃祭過偶像的祭物的問題。我們已經談過在偶像的寺廟中吃飯的問題,那是第8章的主要題目。但是一般來說,拜偶像的寺廟不會把他們所宰的肉都吃完,他們經常把剩下來的肉賣出去。在第10章裡保羅寫下有關在市場購買肉食的問題。他為吃這些肉的信徒辯護,說只要他們沒有敬拜偶像行為或者違反他們的自己良心就可以了。但是他卻教導信徒如果他們的行會叫別人誤會他們在拜偶像的話,他們就不該吃這些肉。在第9章為他人祈禱的時候,他解釋了他如何自願約束其基督徒的自由,暗示他人也該採取同樣的做法。

  在第章11 裡, 保羅轉而討論兩件與崇拜有關的事:那就是在第2節到16節中所談到性別的角色,和在第17至34節中處理在吃主餐的時候惡待窮人的問題。導致教會分爭、信徒互相訴訟,和以食物絆倒軟弱的信徒,是源於同樣的傲慢態度和自我中心,同時也導致在敬拜的時候,信徒之間出現彼此不敬的問題。保羅的處理這些問題的方法,不單單是要停止這些叫人不悅的行為,更重要的是要改變他們心中的態度。

  在第章12章到14章裡,保羅處理了有關運用屬靈恩賜的問題。在第12章裡保羅解釋聖靈賜人恩賜並不是為了去提高那些有恩賜人的地位,恩賜也不是對義人的獎勵;相反地,聖靈按教會的需要把恩賜賜給人。

  在被稱為“愛的章節”的第13裡,保羅說所有屬靈的恩賜都是為在愛中運用而賜下的,如果恩賜不在愛中運用的話,這些恩賜就一點價值都沒有。

  最後,在第14章裡,他責備哥林多教會在敬拜時所出現的混亂情況,他又給他們指示,告訴他們應該怎樣公開敬拜的時候不要濫用屬靈的恩賜。

  第15章中他提及到信徒復活的這個主題。顯然地,有些哥林多教會的信徒否定身體復活這教導。保羅對這個錯誤看法作出回應,他解釋說基督的復活是福音的關鍵,是為了信徒領受最後的救贖而有的,信徒必定會復活,就如耶穌復活那樣。

  保羅在第16章1至12節結束了對哥林多教會的問題的回應,給他們指示怎樣去為耶路撒冷教會的窮乏人收奉獻,又說了幾句有關阿波羅的話。

  我們看過了哥林多前書的內容了,現在我們要去而去看看保羅給哥林多教會的第二封正式的書信。

哥林多後書

  哥林多後書的要點可以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去勾劃出來。我們決定了把這本書的內容分成為四個段落:第一是第1章第1至2節中的問安;第二是第1章第3至11節的前言;第三個是第1章12節到13章10節的主體,然後是第13章第11至14節的結語。

問侯

  在問安語中我們看見這封信是保羅和提摩太所寫的,又指出收信人是哥林多教會和亞該亞周圍地區的眾聖徒。當中包括了一段簡短的祝福,這祝福也作為問安的一部分。

引言

  保羅的書信甚少包括前言。哥林多後書中的前言特別描述了保羅如何為福音的原故而遭受極大逼迫和痛苦,也談到了他如何領受神的安慰。這段前言的主要目的是叫哥林多信徒認同保羅的討點,同時,前言的內容也給那些為福音而受逼迫的信徒帶來莫大的安慰,當中甚至指出主自己是“賜各樣安慰的神”,用以鼓勵那些曾經遭受逼迫的人去學習怎樣去安慰正在受苦的信徒。

結語

  本書的結語相當簡要,包括幾句一般的叮囑和最後的問安。

主要內容

書信的主體是這書信的大部分,其中包括了五個主要分部:第一部分是對保羅品德的辯護,那是在第1章12節到第2章11節11節; 第二部分是對保羅的事工的辯護,那是在第2章12節至第7章1節;第三部分是為耶路撒冷收集奉獻的指示,那是在第7章2節至9章15節; 第四部分是繼續對保羅事工的辯護,出現在第10章1節至第12章13節;第五部分是對保羅將來的探訪的討論,那是在第12章14節到第13章10。

在第1 章12節至第2章11節,保羅從兩方面去為他自己的品德辯護。首先,他解釋為什麼改變了起初探訪哥林多的計畫。第二,他解釋了其中一個哥林多信徒怎樣惡待他。明顯地在保羅表明了想去探訪哥林多的計畫之後,他和一些哥林多教會的信徒之間出現了衝突。結果,保羅深知道如果他去探訪哥林多教會的話,他必定會跟他們起衝突,也許甚至要以紀律處理教會中的問題。保羅為了表示忍耐,他改變了旅程的計畫。有些哥林多信徒沒有察覺到保羅這做法是出於愛心,反而由於他改變了計畫而覺得被冒犯了。這些人當中有些甚至懷疑能否信任保羅。

  與這件事相關的,是保羅談到一個傷害過他的信徒,這個信徒結果受到教會紀律處分。保羅對教會保證說他已經原諒了這個人,這人所受的處分是足夠了。他又指示教會去重申他們對這個信徒的愛,又恢復他們之間的團契關係。

  在第2章第12節至第7章1節中,保羅談到了一個更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哥林多教會中的某些信徒仍然懷疑保羅使徒的身份。我們在前面已經看見過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中曾經處理過這個問題 。但是從他在哥林多後書中的用語中,我們明顯地看見一部分的哥林多信徒沒有為他們的錯誤而悔改。所以保羅為他事工的本質提出了的各方面的辯護,他宣稱他的呼召和他事工都是從上帝而來的,又清楚講明拒絕他使徒身份會導致嚴重的後果。

實際上,在哥林多後書第5章第18 和20節中,他甚至暗示那些懷疑他使徒身份的人甚至是沒有得救的,他這樣寫:

神將勸人與他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這就是神在基督裡,叫世人與自己和好,不將他們的過犯歸到他們身上,……我們作基督的使者,我們替基督求你們與神和好。(哥林多後書第5章第18 -20節)

那些還沒有與神和好的人仍然擔當著自己的罪,他們還沒有被赦免。耶穌自己也明明教導過拒絕他所差派的人就和拒絕他一樣。就如主耶穌在路加福音第10章16節中對他的門徒所說的:

聽從你們的就是聽從我;棄絕你們的就是棄絕我。(路加福音第1016節)

這個主題十分重要,保羅因此在這封書信中以各種各樣的方些去指出討論這個主題。他最不願意看見的,是他所疼愛的哥林多人因拒絕他所傳的福音而滅亡。

  第三個分部包括了保羅對為耶路撒冷收奉獻的指示,那是由第7章2節至第9章15節。耶路撒冷的信徒當時有很大的需要,由為猶大地遍地都有饑荒。哥林多教會與許多其它教會一起回應這個危機,決定在經濟上援助耶路撒冷的信徒。但是哥林多信徒沒有完成收集奉獻。所以,保羅以很長的篇幅去討論為他人犧牲的價值。他首先以馬其頓教會如何慷慨奉獻作為例子,馬其頓的信徒超過了他們的力量去奉獻,他們為了能夠這樣服侍而滿有喜樂。他也以基督為例子,述說基督如何放棄他自己的生命,那是哥林多信徒正在豐足地在享受著的。除此之外,他也鼓勵哥林多信徒,如果他們按照他們原來的意願去奉獻的話,神會將各樣的恩惠加給他們。

  在第10章第1至12章13節中,保羅回到辯護他使徒身份的主題上。哥林多信徒似乎十分看重他們的領袖們要有某些重要的條件,這些條件是屬世的價值觀。由於保羅沒有顯出這樣的特徵,很多在哥林多的人因此而輕視他的教導和事工。例如,哥林多信徒明顯地重視的受過訓練的演說家,他們期望他們的領袖以此作為受薪的途徑。由於保羅不是個專業的演說家,又因為他在哥林多的時候選擇在經濟上自我支持,不加重教會的負擔,他就被看成為是次一等的。

  保羅回應這種態度的方法,是列出了他的資格,這做法既為了他事工的合法性作辯護,同時又譴責哥林多信徒所抱持的錯誤價值觀。當中他提及了他為福音所作的重大犧牲,和他對天國的體驗。他同時又作出進攻,指責那些在哥林多傳假福音的假使徒,拆去他們的可信性,然而,正是這些人卻受到哥林多信徒的尊敬,因為他們有在世人看來有價值的資格。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11章第13中這樣說這些人:

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詭詐,裝作基督使徒的模樣。(哥林多後書第11章第13節)

他清楚地說明了這等人並不是信徒,他們是撒謊的,那些聽他們教導的是自作自受了。

  最後,在第12章第14節至第13章第10節中,保羅轉而談到他探訪哥林多的計畫。無論他的探訪會否表示他對教會的責備,他已經打算要探訪哥林多。不過,他同時也擔心在他探訪的時候會發現許多曾被警告犯大錯的信徒仍然拒絕悔改。保羅指示他的讀者自我審查,看看自己持守信仰沒有。聽他在第13章5節中怎樣說:

你們總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沒有,也要自己試驗。豈不知你們若不是可棄絕的,就有有基督在你們心裡嗎?(哥林多後書第135節)

保羅知道許多自稱為信徒的人實際上沒有倚靠基督作為救主。所以他懇切向哥林多教會宣講悔改、信心和救贖的福音,期望那些與他的敵對的人會歸正追隨耶穌基督。

  我們扼要地看過了保羅寫給哥林多信徒正式書信的背景和內容之後,我們要轉而談談我們所關注的協力廠商面,那就是在哥林多前後書中所反影出來保羅的神學取向。

 

  1. 神學主題

  到目前為止,我們回顧了保羅在哥林多前後書中所處理的幾個具體問題。我們提出哥林多信徒對末世論一知半解大大的導致了這些問題的出現。現在,我們就要像“保羅神學的中心”系列前面的課那樣,轉而看看保羅怎樣以他對末後的日子的看法,或者以他的末世論去糾正他的讀者。

  我們在這些課中看見,保羅的末世論角度是源於猶太人對上帝計畫歷史的看法。在第一世紀期間,猶太人主流的理解是舊約把歷史劃分成兩個階段:就是現今的世代和未來的世代。“現今的世代” 是當前罪惡、審判和死亡的世代,“未來的世代”是上帝要賜給他的子民最終的祝福,又要向與他為敵的人宣告最後審判的將來世代。標記這兩個世代之間的轉折的那個件事,就是“彌賽亞”或者“基督”的來臨。當彌亞來臨之後,普遍的看法認為他會結束現今的世代,開始未來的世代。

  保羅和其它的使徒是跟隨基督的人,他們看見歷史的發展並沒有完全地按照猶太神學預期的那樣發展。毫無疑問,耶穌就是彌賽亞,他開展了將來的世代。但是他沒完全地滿足所有應許了的祝福。簡而言之,我們現在的世代是永恆救恩某些方面的“已然”來臨了,但是在另一些方面卻是“未然”。我們當前的時代是現今的世代和將來的世代同時存在的時期。在這個交疊的期間,雖然我們享受將來世代的許多祝福,我們必須承認在這個罪惡和死亡的世代中,苦毒爭競和苦難災難仍然繼續存著。

  保羅知道這一套末世觀為早期教會帶來困難,因為這個看法要他們猜測在多大程度上將來的世代已經臨到。在前面的課裡面,我們看見一些信徒在這個問題上採納了相當極端看法。例如帖撒羅尼加人發展了一套被稱為“狂熱的末世論”,這套未世論相信在不久的未來,耶穌會廢除現今的世代,然後完完全全地成就將來的世代。結果,這些信徒認為在這個世代的生活是無關重要的。可是,加拉太人的生活取向就像將來的世代還沒有顯明地來到的那樣。我們稱他們的錯誤為“低估的末世論”。

  當我們細仔地看哥林多教會的問題和保羅對這些問題的回應的時候,我們就看見哥林多人也大大地計算錯了有關世代的計畫。他們認為當前罪惡和死亡的世代已經幾乎不再存在,所以他們可以自由地享受將來世代的豐足。他們的錯誤是“高估的末世論”。所以,當保羅與教談論教會中具體的問題的時候,他導教他們在“已經來到”(已然)和“尚未成就”(未然)的交疊其間,怎樣正確地評估人生和活出生命。

  雖然保羅處理了哥林多教會各種各樣的問題,我們要集中去看他的末世論的三個元素:這三個元素很多時候以三個詞語表達出來,那就是信仰,特別是對基督超越性的信心;盼望,就是對未來而不是在當前世界的盼望;愛心,愛是基督徒生活的一個極其重要元素。我們先去看保羅如何強調基督的獨特性,好處理哥林多教會信仰不平衡的情況。

信心

  在這課中我們看見哥林多信徒因為他們的自滿和傲慢而形成了教會中的許多問題。導致這傲慢態度的大部分原因,是由於哥林多信徒忽略了對基督為主這真理的重視,更完全看不見基督為救主這事實。在關於基督主權的看法上,他們大大的降低了他在成全他的國度和統治他的國度中的重要性。

基督作為主

  聽起來十分不可思議,有些哥林多信徒的行徑幾乎表示基督差不多已經完完全全地滿足成就了神的國度,因此,他們已經在享受神為信徒所預備絕大部分的永恆祝福。他們的態度似是在表示耶穌任命了他們去管治新近建立的屬世國度。哥林多教會的信徒們,特別有權力的,似乎都有這樣的觀點。他們以為基督把這種權力給他們,是因為他們比別人更有智慧、更屬靈。於是,他們看不起其他人,在他們的眼裡,其他人都不值得基督賜他們這麼巨大的獎賞。聽聽保羅怎樣在哥林多前書第4章7至10節責備他們這種想法:

使你與人不同的是誰呢?你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若是領受的,為何自誇,仿佛不是領受的呢?你們已經飽足了,已經豐富了,不用我們,自己就作王了我們為基督的緣故算是愚拙的,你們在基督裡倒是聰明的;我們軟弱,你們倒強壯;你們有榮耀,我們倒被藐視。(哥林多前書第47-10節)

在這個段落中,保羅嘲笑這等哥林多信徒的傲慢想法。他們認為自己理應得到這等地位和榮譽,但是實際上,正是基督把這等地位和榮譽賜給他們的。他們知道忠心追隨基督的人有一天會與基督一起治理新天新地。可是他們愚蠢地認為即使基督還沒有回來作王,他們已經可以全然地治理這地了。他們更聲稱自己擁有唯獨屬於基督的智慧、能力和榮耀。

在某一些方面看來,這些錯誤是可以理解的。哥林多人認為信徒將在基督恢復天地之後與他一起統治新天新地,這個認知是正確的。他們也適當地瞭解到信徒會按照他們在世的行為而接受永恆的獎賞。由於他們相信神國度的最終狀態基本上已經實現了,自然地他們相信他們已經得榮耀並收到當得的獎賞。而且,既然在這個假想的、已恢復的國度裡完全看不到基督,他們很容易低估了基督繼續作王這重要的事實。

但是無論他們的錯誤是可否可以理解,這些錯誤是不可接受的。實際上,這樣的錯誤在教會裡引起了巨大的震動,叫那些在教會中沒有重要地位的信徒丟臉,又傷害了他們。為要改正這個問題,保羅強調未來的日子還沒有完全的成就。沒人已經“開始全然統治”這地;大家都仍然在等候基督的再來。

基督作為救主

  哥林多信徒的錯誤是沒有高舉基督,因為他們貶低了基督作為救主的這角色。他們看不見一個事實,那就是信徒只有通過與基督聯合才會領受到未來世代的祝福,這包括了屬靈恩賜和榮耀的祝福。通過與基督聯合,信徒就能夠分享基督自己和他的功勞。這樣,神看信徒就象看基督那樣,所以神賜人地位、榮耀和恩賜,好叫他們在教會裡享用這些恩賜。

  但在許多哥林多信徒相信恩賜和榮耀是由個別信徒所贏得的。他們認為如果基督徒有影響力和地位,那是因為這個人所應得的。如果信徒在世界上沒有顯要的地位,那是因為這個人是個次等的基督徒。

為此,保羅對這個錯誤的看法作出回應,他採取的方法是去強調他末世論中基督的重要性,尤其是基督和信徒聯合的教義。對保羅來講,與基督聯合是“將來世代”的特徵。基督目前活在所有信徒的生命中,因此,如果信徒們與基督聯結,從而他們就都有了尊貴的地位,所以都要給予尊重和愛護。聽聽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5章15至17節中怎樣陳明他的論點:

基督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所以,我們從今以後,不憑著外貌認人了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第515-17節)

保羅向信徒堅持他們不應該以屬肉體和屬世的標準去評估自己或者別人。相反地,他們希望信徒看別人都是與基督聯合了的,彼此尊重和相愛,就如他們尊重和愛主自已那樣。透過專注于與基督聯合的教導,也許能幫助哥林多人不以世俗世界的標準,來高抬其他信徒的無限價值。實際上,保羅在寫給哥林多信徒的信中一次又一次地沿著這個思維方式提出這個觀點。例如,他教導教會制約吃祭過偶像的祭物的自由。他所根據的論點是傷害其它信徒,就是得罪基督。他在哥林多前書第8章第11和12節中對這件事作出這樣的勸告:

因此,基督為他死的那軟弱弟兄,也就因你的知識沉淪了。你們這樣得罪弟兄們,傷了他們軟弱的良心,就是得罪基督。(哥林多前書第8章第11-12節)

  保羅這樣教導因為信徒在基督裡是合一的,得罪信徒就如同得罪基督了。他在指示富有的信徒怎樣在主餐的時候,不能羞辱貧寒的人也提出了同樣的論述。在哥林多前書第11章24至27節中,他這樣寫:

耶穌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舍的。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要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無論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餅,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 。(哥林多前書第1124-27節)

保羅提醒哥林多信徒耶穌把他自己給了他們所有人,他不單單是為富有的和有權力的信徒而死。他又提醒他們,只有信徒只能夠通過基督才能夠領受將來世代的祝福,所有信徒在這方面都是平等的。最後,他提出在吃主餐的時候不付合規矩,不顧貧寒的信徒或者其它信徒的需要,那就是像得罪耶穌自己那樣。

  在給哥林多信徒的書信中,保羅不斷地指出與基督聯合是尊敬、重視和服侍其它信徒基礎。他在哥林多前書12章12節中說信徒互相依靠就像身體的各部份互相依賴那樣。他在哥林多後書第1章第5節中又再重申這一點,在那裡他鼓勵信徒說他們要分享基督的安慰。時間一容許我們去提及保羅在哥林多前後書中如何闡明這些想法,所以,我們要接受以下對他的看法的總結:信徒只有通過與基督聯合來領受未來世代的祝福。當我們看清楚這一點之後,我們就能夠把應當的榮耀歸給基督,又能避免許多源於自大的罪。

盼望

保羅試圖更正哥林多信徒的末世論的第二個方式,是提醒他們現今世代祝福的本質是暫時性的,  並且永久性祝福的盼望是在未來。雖然哥林多信徒正在享受將來世代的許多祝福,但是今世的罪惡和死亡還沒有過去。例如, 在哥林多前書第7章31節中,保羅說:

這世界的樣子將要過去了。(哥林多前書第731節)

他在哥林多前書第2章6節中寫了相類似的聲明:

這世上有權位的人將要敗亡。(哥林多前書第26節)

在哥林多前書第15章第50節中,他又補充說: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哥林多前書第15章第50節)

哥林多信徒當然都知道他們是血肉之體,保羅的聲明表明了以他們現存的狀態,他們是不能領受完全的永恆賞獎。同樣地,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4章8節中也同樣地辯解,說明哥林多信徒還未曾開始與基督一起作王治理,這層面是將來世代的豐盛生命裡的一部分。

  或許保羅應用盼望教義最長的論證出現在哥林多前書第15章裡。保羅在那裡反駁了否定將來信徒有肉身復活的看法。就像我們看過的那樣,至少有一些哥林多信徒相信,既使沒有擁所有的末世祝福,他們已經享有絕大多數將來世代的祝福。他們十分肯定所神的國度中所有的祝福已經臨到了,他們相信再沒有剩下什麼可以尋求的了。但是在哥林多前書第15章裡,保羅講得非常清楚,在將來世代完完全全地來到之前,重大的事件必須要出現,難以置信的變動必須仍舊要發生。他在哥林多前書第15章22至24節中總結了這些改變:

在基督裡眾人也都要復活,但各人是按著自己的次序復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後在他來的時候,是那些屬基督的。再後,未期到了,那時,基督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都毀滅了,就把國交與父神。(哥林多前書第1522-24節)

信徒必定要從死裡復活,就如基督從死裡復活那樣,可是信徒的復活要等到基督再來的時候才發生。然後,他們要以榮耀的身體與基督一同享受永恆。基督的再來和信徒的復活將要標記現今世代的統治、權柄和能力結束。

由於基督還沒有回來,死人復活也還未發生,不管哥林多信徒怎麼想的,他們還沒有活在榮耀裡呢。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15章第19節這樣寫:

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哥林多前書第15章第19節)

保羅簡單地講論現今世界暫時性的本質,是希望給哥林多信徒對他們的生命和教會現實看法。他又希望這個新的觀點會令他們悔改他們的自大和罪惡。

愛心

  我們要談論保羅的最後一個神學取向,是愛的重要性。一般來說當我們想到愛的時候,我們會想到那是上帝全部法律的總結,又或者是最大的命令,而不會看愛為末世論中的要素之一。沒錯,愛在現今世代和未來的世代是同樣地重要,然而對保羅來說,愛也是我們稱為末世的德行。也就是說,這是末世神學裡的一個關鍵要素。讓我們去考慮一下保羅如何討論愛的恒久價值,那是在著名的“愛的篇章”哥林多前書第13章之中。(未出現在音像課程中)

在哥林多前書第8節到第10節中,他寫了這樣的話:

愛是永不止息。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於無有;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知識也終必歸於無有。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哥林多前書第138節到第10節)

他這段話的要點,是現今世代人生的許多方面在未來世代完全地來臨之後,就不會繼續下去。當預言和各樣知識一清二楚地擺在我們眼前的時候,先知講預這和知識的恩賜都再沒有用了。同樣地,基督徒最高的德行,如信心和盼望,在未來世代完全成就了之後,就再沒有需要存在了。在所有基督徒德行和屬靈恩賜中,保羅只提及在這一章裡說只有愛在未來世代完全成就了仍然會繼續被體現和被珍惜。我們付出愛,將來也要付出相愛。我們現在被愛,將來也要被愛。愛本身是未來世代的祝福之一。實際上,愛是那些祝福的主要表達方式。

保羅是怎樣把末世論中愛的德行應用到哥林多教會的問題上的呢?其實我們已經看到了幾種他採用的方式。例如,他鼓勵信徒更明白戒吃祭過偶像的食物的原因,是為了軟弱的的信徒,免得他們被吃祭物信徒的行為所鼓勵,而參與偶像崇拜。他在哥林多前書第8章1節中以這樣的話引入這個主題:

論到祭偶像之物,我們曉得我們都有知識。但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哥林多前書第81節)

換句話說,他對不吃祭牲的論據其實是有關怎樣去愛的論據。

  保羅在為他使徒身分作辯護的時候,他也以強烈的語氣去談到愛的重要性。例如, 當他解釋他為何這樣服侍的時候,他在哥林多後書第5章14和15節中寫:

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他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哥林多後書第514-15節)

保羅在處理哥林多教會的問題時,應用愛的教導最明顯的方式,就是在他在給屬靈恩賜的指示的時候。雖然聖靈厚賜各種恩賜給哥林多的信徒,但是那些有說方言和預言這等令人矚目的恩賜的信徒,常常因此而貶低那些有比較不明顯恩賜的信徒。保羅希望補救這個情況的其中一種方法,是指出所有恩賜,明顯矚目與否,若不是出於愛,最終都歸於無用和令人討厭的。就如他哥林多前書第13章1 至2節中寫的: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哥林多前書第131 -2節)

說預言、說方言、屬靈的知識和和行神跡的信心,若以屬世的角度去評定的話,都是令人歎為觀止的。但是實際上,這等恩賜是為了信徒的屬靈好處而賜下的,而不是為了叫他們取得屬世的價值或者經歷這些恩賜的樂趣而有的。除非運用這些屬靈恩賜的出發點是愛,否則是不會帶來屬靈的祝福的。只有在愛中使用這些恩賜的時候,才能夠緩和現今世代中的痛苦和死亡,因為恩賜的運用容許教會進入到將來世代的祝福之中。

  • 總結

  在這一課裡,我們看到保羅怎樣回應在哥林多教會中出現的許多問題。我們又看了他與哥林多教會關係的背景,和他寫給這教會的正典書信的內容。最後,我們分析了保羅怎樣把他的神學中心應用到教會的問題上,他向信徒呼求,請他們重新評估他們高估的末世論,叫他們悔改他們的罪、學習謙卑,彼此尊重,盼望和努力進入未來神的國度。

  當我們考慮保羅怎樣處理哥林多教會的問題的時候,我們看到他的末世論是他解決問題的根本要素,他的末世論同時也對我們今天的生活作指導。許多基督徒仍然看自己比別人優越,這可以從他們怎樣因恩賜而自滿看得出來,他們仍然以滿足自己的需要和欲望為生活的重心。今天的教會仍然在紛爭、分裂和性的罪中掙扎。有些信徒甚而蔑視如保羅這等神的先知和使徒所作的啟示。但是基督叫保羅作他使徒並不是叫我們去忽略他,基督的生命和死亡並不是為了叫我們滿足於活在今世墮落的世代中。我們去聽保羅神學的中心的時候,我們聽見它對我們的囑咐,就如他囑咐哥林多信徒那樣,叫我們彼此相愛,忠心仰望和等候基督的再來,期待他去完全成就將來的世代。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rtv-download-icon_工作區域-1.png

全系列下載

更多資訊請上:
IIIM(第三千禧年)神學教育資源中心

Tag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