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保羅區普) - 言語之戰

218 views

下載

非常榮幸在這講台和你們一起。
約翰,謝謝你的事奉對我的影響,
幫助我看到上帝的榮耀,
並愛祂的心。
我非常感謝。
身為今天最後一個講員
有點令人害怕。
發現自己能夠講的越來越少。
但依然很高興和你們在一起。
你們我大多數都不認識。
但我知道你三件事。
首先,我知道你講話。
我知道你講話,
你們有人甚至無法停止。
真奇妙,你若仔細想
每天生活中充滿了言論。
每時每刻都被言論所充滿。
每個關係和場合都是用言語,
我們是言語之民。
我每次想這議題我都會沮喪。
很沮喪,因這些被視為「日常」字眼:
談話,對話,會談,溝通。
完全看不到生命這部分實實在在
的深奧重要意義。


與我這樣想一下。
史上的第一句話不是人類講的。
史上第一句話是上帝講的。
也許我最像上帝的部分
就是我講話。
你永遠不會懂這部分的重要性,
除非你開始聽,這是這麼的重要,
言語是屬上帝的。
你把言語當作你自己的,
你的言語無法抵擋苦難,
因為言語是屬上帝的。
我們誤以為言語不重要,
因為就發生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但其實這正為何如此重要的原因。
我不想傷害你的情感,但你
一輩子只做三四個重要的抉擇。
我們多數不會被寫進歷史書中。
你死了幾十年後,
後人根本想不起你生前做了甚麼。
上帝若不掌控你最平凡的日常生活,
那就是因為你生命不被祂所掌管。
我若必須把箴言
對於溝通的部分做總結,
關於我們要如何處理言語的部分,
我會這樣總結:言語賜生命,
言語賜死亡,你選擇。
準備好:
你一生沒有講過一句中立的話。
你的言語是往生命的方向,
是鼓勵,盼望,愛,和平,合一,
教導,智慧,歸正的言語。
或是往死亡的方向,
憤怒,苦毒,毀謗,嫉妒,分裂,鄙視,
種族歧視,暴力,論斷,定罪。
你的言語是往那方向。
當你聽到談論,
你應當聽到至高,聖潔,
有意義的,重要的,上帝阿,
幫助我們別把言論當作不重要的事。
第二件我知道有關於你的事。
你生命最悲傷最孤單的時刻,
藉著陪談度過的。
當我站在這裡,
我總是覺得我背後有幾百個人,
他們幫助我瞭解我所知到的一切,
所談論的一切,所思想的一切,
有關於我主的道路。
他們曾對這個的人耳朵
講榮耀的真理,
對這個人的心講,
這改變了我生命的一切。
我將遠永為這慶賀。
我曾和35,45,50歲的人在一起,
他們對我敘述一些可怕的事,
就是幾十年前他們的父母親
對他們說的話。
熱淚滿盈,哭泣,
就像昨日般歷歷如新。
再次面對,令人害怕,
痛苦,長期的苦楚,
醜陋,厭惡,污穢的言語。
有甚麼是比是等待小孩第一次
說話令人更興奮的事?
有次幾米跑進房間說:哇哇哇。
我想他是說約翰加爾文
(John Calvin),我確定。
還是最悲傷的事。
就是當人永遠的沈默。
我還記得我親愛的母親。
我們有心理準備,
他已經生病一陣子了,
被告知要做好準備,
知道接近結尾了。
大概是剩下一個星期。
我們把所有的聖詩全都唱過一遍。
最後,我們在他耳邊說:
等下我們唱披頭四( Beetles)
給你聽。她笑了。
就算有這些準備,
我依然沒有準備好我媽
不再能講話的那刻。
在這事件,有很可怕,
不人性的東西。
我可望聽到她再次說我愛你。
結束我們從來沒有結束的談話。
有那麼多想要說的,想聽的。
但她已吐出最後一句話。
你講話。
這是你人性中重要的範疇。
是你像上帝的地方。
你生命中最孤單的時刻是
藉著陪談度過的。
第三點,我很確定,
不是因為我認識你,
而是我認識自己。
你言語的世界,
是充滿問題的世界。
今晚以專家的角色
站在這講台我很憂傷。
我才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我是時時刻刻
都需要我救主的救贖。
想一下,在這裡,
這麼多的會眾中,
有人能坦然願意公布
你上個月所說的每一句話的錄音嗎?
有人自願嗎?
我看到有人舉手。一同禱告。
完美的人才敢舉手。
我和瑞拉(Luella)已結婚37年了。
我知道你在想:
這個人看起來沒有這麼老阿。
所以你若試圖計算我的年齡,
我大約7歲結婚。
我和瑞拉一直有掙扎,
其實是我的掙扎,
就是準時的問題。
瑞拉是在古巴長大的。
所以她有海島/拉丁式
所混和的時間觀。
我說明一下。
在海島時間會變緩慢。
把我扶養大的人認為人
的最高標準試驗石就是要準時。
你準時,你就配得活著。
很掙扎,有天我們
約下午3點去國家公園,
對我來說不可變更的鐵律,
但對瑞拉來講那只是參考用的。
3點15分我認清
我們沒有辦法準時出發,
我開始沮喪,沒有想到幫忙,
瑞拉認為我們
根本就沒有約在公園中。
翻桌,把湖水淘空,
除草砍樹,都可以。
對我很有幫助。
另外一幕是在復活節早晨,
有孩子的都知道,對小孩子來講
禮拜日早晨是一週中是最懶散之時。
是把孩子塞進車子,叫他們閉嘴,
因為我們要去敬拜。
因我不知道的原因,我的教會,
決定慶賀復活節最好的方式,
就是在禮拜日敬拜前享受豐盛早餐
這意味著我們必須
提早一個半小時或更早出發。
我起床,感到非常無力。
我走進洗手間,
就是瑞拉所在的地方,
和我九歲的孩子偉恩。
我看到瑞拉的穿著,
我知道她根本沒有準備好。
所以我就開始對她說一些
「很有幫助」的話。
提醒她不是復活節晚餐,
是早餐。
她受益良多。
提醒她孩子們一如往常在車裡面等,
提醒她我是教會的長老,
準時到達對我的事奉是很重的。
我9歲的孩子問可不可以講一句話。
我應該說不。我說當然可以。
爹地,你真的認為這是基督徒弟兄
對他太太應有的口氣嗎?
我是作輔導的,對這方面很內行,
我說你想避免被控訴嗎?
他沒有退縮,
有點信心的說:爹地,
我怎麼想並不重要,
而是上帝是怎麼想的比較重要。
我勉強的走到洗手間
的窗邊吸口氣,
這小孩子說:
我還可以再講一句嗎?
爹地,我想說的是就是聖經所說的。
我腦海閃過很多事,第一個就是:
我的驕傲一敗塗地,
我希望成為我孩子的英雄,
我覺得非常丟臉,
他看到我惡劣的溝通方式,
並傷害他的母親。
但這沒有停留很久。
我被這個問題佔據而錯愕:
怎麼可能,上帝是如此的愛我,
他在這日常生活,家庭出門
小事件中,響起護理警鈴,
是一段時刻,一個早晨,
一天,一個禮拜,
一個月,一年,一個家庭,
住在一條街上,
在一個社區中,一個城市,
一省,一國,
在地球的一面,在某段時間中,
而上帝在祂榮耀的愛中,
祂同在那其中,
上帝興起一個9歲小男孩,
再次的來拯救這個人的心。
這是如此偉大的愛,
我幾乎無法理會。
你要知道,這愛,這拯救的愛,
並非只是偉大時刻的愛,
而是豐富你每日生命深處根源的愛,
在秘密安靜的時刻,
就算是洗手間單獨一天,
這就是拯救之愛是何等的熱忱。
因為這樣,我可以,
你可以,我們可以
受鼓舞來檢視這艱難的部分。
福音是這麼的健全,我們不需害怕
來檢視我們言語可怕的問題。
因為耶穌是永有的那位,
是我們的拯救。
這是我今晚想做的。
我要帶領你遊覽聖經。
我問你:我們言語的問題出在哪?
困難處在哪?毒鉤在哪裡?
當我們回首,
我們希望從來沒有這樣說過。
我們希望可以
把他們從歷史上塗抹掉。
從聽者的記憶中消除。
我希望我對孩子的說的每句話
都可以引以為傲。
對瑞拉講的每一句話,
但我沒有辦法。
問題到底出在哪?
在我們論到這件事前,
我想講一些有關於
你手中這本書的事。
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
聖經是按照主題寫的。
有人會覺得不耐煩。
他們就必須在邊上貼上
很多標籤,幫便閱讀。
聖經不是這樣編寫的,
因為他不是偶然性的,
聖經是刻意這樣編寫的。
聖經基本上是個故事,
是關於偉大拯救的敘述體。
也許這樣說比較正確:聖經是個
神學愛情故事。是上帝的著作。
有一方面假設這是真實宣告,
幫助我我理解上帝的故事。
有另一方面的原則是:
這故事要應用在我身上,
好叫我活在
上帝的故事中並受鼓勵。
這就是說:
你若只看理所單然對話性的經文,
你就完全忽略聖經
很多關於言語部分。
因為每段經文對都向我顯明
上帝的本性,祂恩典的本質,
我的罪的本質,墮落世界的本質
拯救過程的本質,
甚至每段經文都幫助
我明白這言語之戰。
現在要開始,翻開聖經,
路加福音六章。
第43節。
因為,沒有好樹結壞果子,
也沒有壞樹結好果子。
凡樹木看果子,就可以認出他來。
人不是從荊棘上摘無花果,
也不是從蒺藜裡摘葡萄。
善人從他心裡所存的善
就發出善來;
惡人從他心裡所存的惡
就發出惡來;
因為心裡所充滿的,
口裡就說出來。
基督在講一件非常具有意義
和重要性的事。
具有挑戰性的觀點,
基督教導人會活出心中所想的。
我們想一下這個字,當聖經用
「心」這個字時,是甚麼意思?
基本上聖經把你分成兩部分,
外面的那個人和裡面那個人。
外面的那個人是實體上的你,
你在世界時,你上帝給你的心的家,
所以你可以稱你的身體為
「屬地的衣賞」。
有一天你會有穿新的衣賞,
有人很興奮。
再來是裡面的那個人,
聖經用許多自來描述這裡面的人:
心思,意念,靈魂,精神,
這些都歸納到「心」的大籃子中。
大約出現一千次。
是探討最深入的主題之一。
在整本聖經中。
當聖經用「心」這個字時,
意思是:
是你身人的核心原因
(Causal Core)。
「心」是你的方向系統,
是你的方向盤。
你的行為不是因外在環境
和關係所產生的。
你的行為是因「心」
對外在環境和關係所產生的互動。
耶穌就舉了一個很棒的例子。
祂說:因為心裡所充滿的,
口裡就說出來。
你和我不會想要真的這樣相信。
你曾別人說過:
抱歉,那不是我的意思。
比較符合聖經的說法是:
請你原諒我講出內心話。
因為必須存在你的心中,
才能從你的嘴中說出來。
我媽屬於
憂鬱十兄弟姊妹家庭的一份子。
是我稱為經典的功能障礙家庭。
在他們的長大過程,
他們互相看不順眼。
但他們被命令要固定家庭聚會。
我必須承認這是有點詭異的聚會。
家庭聚會會舉辦在某個地方,
一邊抵達,一邊排成戰國民族,
就像準聯合國,
或真的聯合國一樣。
中間是食物,每人帶最好佳餚,
飯後,酒精飲料可以撐起明尼蘇達,
接下來會很糟糕。
我們父母會教導我們
和叔叔舅舅們說道別,
在還沒有失控前,我們就先退場。
有個禮拜六,
我媽對其中的一位親戚聚會,
發現有一個兄弟喝的非常醉,
在我和我兄弟馬克的在房間中,
他講在房間中的女人
極其變態的話。
當我媽發現怎麼一回事的時候,
她奔上樓,提起我和馬克,
猛拉我們進入車中,
我不記得我有沾到地板。
在她開車前,她說:保羅和馬克,
我說的你們要銘記在心
正是這章節的強而有力的總結,
她說:你們聽我講。
醉酒人一切所講的,
原本就是他所想的。
醉酒不是性變態的原因。
是這個人激烈的思想這些事情。
醉酒會有甚麼影響?
酒後會失言,就顯出他的心。
這點你必須明白的:
言語的問題是心的問題。
言語的問題不是出於詞彙問題,
不是技術上的問題,
言語問題的基本形式就是心的問題。
基督的比喻最棒。
就是樹的比喻。
要如何認出蘋果樹?
當然就是認蘋果阿。
你看到蘋果,
你就知道這棵樹到根底都是蘋果樹,
若從根起就是蘋果樹,
他就會出結蘋果。
你若種桃子你永遠不會得蘋果。
基督在教導一個連續有機性原則:
心中所想的會在口中說出。
我會不想相信,我想相信的是:
在溝通上,問題都是在我之外,
並非在我之內。
我會想是我的孩子,
是我太太,是我鄰舍,
還是我的上司,
我會想我的最難最深的溝通問題
不是在我之內,而是在我之外。
但弟兄姊妹們,
這是個很危險的異端邪說。
當你說服自己最大最困難的問題
都是在你之外,
而不是在你之內。
你就不可能是追求主耶穌基督
改變恩典的人。
我們會講到這點。
我媽為我濃縮這點,
她說我知道聖經說:
回答柔和,使怒消退(箴言十五1),
但寫這段話的人沒有這些小孩。
我們要講到,
是今晚你必須和我一同懺悔的,
我們要講到,這真難說出口,
很難擁抱這真理,
但在這過程中有自由。
我才是我溝通中的問題。
我才是我溝通中最大的問題。
我最大的困難,最危險,
溝通的陷阱,
這些都在我之內,不是在我之外。
我們再回到樹的比喻。
我在費城房子後院有顆蘋果樹,
乾澀,枯乾,扭曲,
不能吃的蘋果,
瑞拉快瘋掉了,她說:保羅,
我們幹嘛要這顆蘋果樹,
這些蘋果又不能吃。
我想幫助這位我所愛的女士,
我就想到一個好點子,我說:
我想我可以解決蘋果樹的問題。
她有點困惑。但她很高興。
到了禮拜六,她看窗外,
她看到我很專注的拿一些東西,
我帶一個很高的梯子,
修枝剪,射釘槍,
再三桶鮮紅美味的蘋果。
我爬上階梯高處,
把小心翼翼把不能吃的蘋果修掉,
把美味的新紅美味的蘋果
對稱的釘在蘋果樹上。
你若在100碼外,你會想:
這個人是這世紀的大災難。
你若是我太太你會怎麼樣想?
這是經典,醫生說他只要活著
一輩子都是這樣。
那些蘋果會怎樣?
他們會壞掉,
因為沒有連接到根源樹,
更重要的是明年會長出
甚麼樣的蘋果來?
扭曲,乾澀,枯乾,褐色,
不能吃的蘋果,
因為這樹
沒有一個有機性的改變,
若這顆樹每年都產這樣的蘋果,
這顆樹系統上是有問題,
甚至至深根之處。
我深信,我們很多的努力,
試圖要改變的溝通問題,
不過都是在釘蘋果罷了。
沒能力理解承認內心
對言語之戰的掙扎。
人不是我的問題,
局勢不是我的問題,
環境不是我的問題,
場合不是我的問題,
我的問題是在我心內。
唯獨你站在你救贖主面前,
你願意謙卑的說:
無論你住在甚麼樣人的中間,
知道你所住墮落的世界,
你能然願意說:
我才是溝通的最大問題。
你正走向重要的基本原則改變。
那心中的爭戰是甚麼?
我想這已經被濃縮
在一句短短的話中,
在歌林多後書五章15節。
保羅在解釋並辯護他的事奉。
他講了一句簡短的話,
就像是打開解釋和理解宇宙大門。
他說耶穌來好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
你們可以接下去嗎?不再為自己活。
罪對我做了可怕的事,
罪使我自私,
罪使我生命萎縮到
自我生命的周邊,
罪使纏住我,我要甚麼,
我的需要,我的感受。
弟兄姊妹你們想一下
罪基本上是反社為的。
罪使我愛自己更甚一切,
愛護自己更甚一切,
纏住我,我要甚麼,
我怎麼要,甚麼時候要,
我為何要,在哪要,我要給誰,
我的生命不過就是:
我要,我要,我要。
成為需求的大缸,期待的大缸,
想要享有那權利。
我希望能夠說那不是我,
但的確就是我。
塞車時我為何惱怒?
因我要開在其他公民所支付的公路
但這些公民要選擇不使用他。
孩子胡搞的時候我為何惱怒?
因為我要會自我教育的小孩。
我希望孩子時時刻刻都對我說:
是的爹地,你是我的父。
你何等智慧。
我希望我得太太說:
是的,你是對的,你永遠是對的。
我享受活在你永遠正確的榮耀中。
我要雷神巧克力。
我要,我要,我要。
我的行程都是聚焦自己,
自我導向,
你甚至沒有辦法事奉我。
我有個毛病,
在晚間我視力不佳,
我的眼睛,
在光和黑暗中適當轉換,
這會使駕駛有點危險。
我和瑞拉說:我看到會動的方塊,
和不會動的方塊,我盡量閃過這兩種。
這使瑞拉沒有安全感。
她自願開車。她這樣做因為她愛我,
用這總方式事奉我。
這是恩典,我不配其他人的愛,
但我以為我配得。
我們必須要去一個地方。
我們開到一個地方,
她想轉彎,我想直走。
我無法置之不理。
我就說妳為何不轉?
她說:這就是我的方式。
我無法置之不理。
我說:我想這條路不對。
她說句很邏輯的話,她說:
保羅,我想這不是對或錯的問題,
我想這只是喜好的問題。
我無法置之不理。
我說:但若我的喜好正確呢?
不是這樣的瑞拉,
兩點之間最短的距離是直線。
她說:所以我才轉啊。
她說:保羅,不然這樣好嗎?
當你開你決定路線,
當我開我決定路線。
這很邏輯不是嗎?
我無法置之不理。
我對她說:
瑞拉,我們現在若坐上直升機,
我們飛在費城上,俯瞰這時刻,
你就會知道我的方式是正確的方式。
瑞拉很嚴肅的看著我:
保羅,你現在需要的不是直升機。
我要,我要,我要,
我住在我自己定義的
幽閉恐懼世界。
這不應當是我生活的方式,
我受造是為了住在崇高的國度,
為了上帝國的榮耀,
其國度廣闊,遠超過我的想像。
而不是活在我的小國度裡,
呼召我周圍的人來是奉我的國。
而我不孤單。
試想一下,晚上十點半了,
你九點就帶他們去睡覺的小孩,
現在在吵鬧。
你下門廊,腳步沉重,
你大概不會說:耶穌,我感謝你,
賜給我這樣的機會,
與你國度有分,我看到愛和拯救,
在這機會,
我樂意有分在你的作為中。
你大概會說:他們死定了。
你很火大的進到孩子們房間,說:
你們知道我今天如何嗎?
你們到底知不知道我在做些甚麼?
我要求不多,
只要小孩從世界中消失就好。
你衣櫃中每件衣服都是我買的,
你放進大嘴巴中的食物都是我買的,
是我使你們的聖誕節快樂。
你以為你的孩子會說:
天阿,這真有幫助。
這人有獨特的智慧。
我想我看到我內心了。
以下是不好笑的部分。
你生氣不是因為孩子甘犯了
上帝國的誡命,
那種義怒是智慧的義怒,
是教導的義怒,
是滿有恩惠使人歸正的義怒。
你發怒是因為孩子甘犯
你國度的誡命,
而你的國度就是十點半後
就不教養兒女。
我們必須誠實:
你的怒氣真的和上帝國有關係嗎?
邀請你翻開聖經,加拉太書五章。
我真認為這是關鍵經文,
開戰的兩方,
上帝的國和自我的國,
都顯明在這簡短的經文中,
是馬可稍早所提到的。
13節:弟兄們,
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
只是不可將你們的自由
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
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事。
因為全律法都包在愛人﹝鄰舍﹞
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
你們要謹慎,若相咬相吞,
只怕要彼此消滅了。
我喜歡NIV版的:
弟兄們,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
只是不可將你們的自由來
『放縱』罪惡本性。
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事。
因為全律法都包在『愛鄰舍如已』
這一句話之內了。
你們要謹慎.若相咬相吞,
不然就會彼此毀滅﹝NIV﹞。
弟兄姊妹們,
我們需從這警誡開始:
我們永不可說苛刻,
醜惡,沒愛心,譴責,
無恩惠,自私,驕傲是可以的,
不可以這樣!
上帝灌注能力在話語中。
你不可以說,我對我丈夫大呼小叫,
但他知道我愛他。
我知道我今早對小孩太度惡劣,
但他們知道我疼愛他們。
保羅說:要謹慎!
不然就彼此消滅,彼此毀滅。
聽好,這很勁爆,
他不是說『關係』會被摧毀,
他是說『人』會被摧毀。
你能壓垮別人的信心,
你能毀滅他們的盼望,
你能損毀別人的身分,
因關係中所凸顯惡劣的溝通,
你就可看出黑暗邪惡的遺產,
是從那人的心中發出。
但保羅接下來比
這兩種國度生活方式,
他把這差異描述出來,
我用NIV版:
「是放縱罪惡的肉體」。
(to indulge the SINFUL NATURE)
是以自我放縱導向的生命,
我的生命是由我的慾望作為導向。
我活在我慾望得主權下。
我希望我周圍的人成為
我的慾望的使者。
聽好,罪的本質的一部分
若造成反社會行為,
罪會剝奪我周遭人的人性,
他們對我來說不再是人,
不再是我關懷的對象,
或者是成為幫助我得到
我想要的工具,
或者成為成為我慾望的障礙。
他們不再是人。
當他們提供我所要的,
我就對他們說好話
不是因為我愛他們
是因為我愛我自己。
當他們成為我慾望的障礙,
我就對他們講不客氣的話,
因為我只愛自己。
保羅說:難道你不懂嗎?
上帝賜你這恩典
是為了成就更大的事。
聽好,上帝賜你恩惠不是為了
讓你幽閉恐懼症的帝國運作順暢。
上帝賜你恩惠是要召你進入
更美好更榮耀的國度。
我要求你,
今晚再次謙卑對自己誠實。
我若聽你最後一整個月的錄音,
是誰得國,甚麼樣的摑,
那國是你所談論的,所事奉的?
是自我的國度?
是專注在自己,嚴苛,期望,
專治,批判,輕易論斷,
輕易爆衝,輕易定罪,
因為你甘犯了我國度的律法,
你對我最大的甘犯
就是甘犯我國度的律法。
當你甘犯我國度的律法,
我手下就不留情了。
言語就成為我的武器。
還是你言語是為了是奉上帝的國?
全部的律法,都包括在愛鄰舍如己
這一條命令中。 在一個字裡。
你若讀過,那下一句是甚麼?
我可能會寫要愛上帝勝過一切。
但保羅不是這樣寫的,他寫:
「愛鄰舍如同你自己」 ﹝ESV﹞。
為什麼這成為
上帝召我的目地的總結?
喔,你要明白這真理。
因為當只有我愛上帝更甚一切時,
我才會愛鄰舍如己。
就只有當上帝在我生命中
有正確的地位,
我才會用從他來的愛來對待你。
弟兄姊妹們,請聽:
要解決言語的問題,
要解決溝通問題,
不能用橫向的方式解決問題,
只能用垂直的方式來解決。
上帝的國是怎麼樣的國呢?
是無限,榮耀,大有能力,
改變個人的愛的一個國度。
上帝國度的中心事件是:
是怵目驚心,是犧牲拯救的愛。
除非你了解到這是個愛的國度,
不然你就完全不了解上帝的國。
這就是當我被這愛充滿,
我的心被這奧秘的愛所占據,
當我早上起來,無論家庭發生何事,
無論我面對任何困難,
我依然能說:我被愛著,
我被愛著,我被愛著。
為何上帝如此愛我?
是甚麼充滿這人的心?
不是「我要,我要,我要」。
而是這個被「感恩,感恩,感恩」
所充滿。
在我的言語中,開始顯出愛的言語,
事奉的言語,
恩惠的言語,盼望的言語,
鼓勵的言語,
和平的言語,醫治的言語。
這會使你們其中一些人困惑。
但我認為這正是約翰
在約翰一書所講的:
真愛不是由重擔所驅使,
真愛是由充滿感恩所驅使。
如果我和瑞拉作在長椅,
我擁她入懷,說:
你知道嗎,瑞拉?
我想愛妳是我的責任。
我想我要愛妳,
因為我想這是我必須作的。
我會履行我的責任。
瑞拉之後應該不會說:
我被疼愛!我被疼愛!
約翰這樣說:
我們愛,因為他先愛我們
﹝約一4:19﹞。
愛是被動的,愛有起源,
愛是因感恩所驅使。
這意味著我們必須好好的談這件事。
這叫作愛的東西,
會左右我言語方式,到底是甚麼?
我認為我們所認定的愛並不是愛。
我喜歡用婚姻舉例。
先生或太太所認為的愛,
對方並不一定這樣覺得。
我這樣說是因為
西方約會文化的詭異性。
西方的約會在我的認知中
和賣車子沒有甚麼兩樣。
你罪不希望的就是對方認識你,
因為你要賣給對方。
所以不喜歡
逛百貨公司的男人會去逛。
就像我昨天才去找那
可能永遠沒有生產的鞋子。
因為親愛的,當我和你在一起時,
我就變成超愛逛百貨的人。
不喜歡運動的女人會開始看運動,
因為她想要贏得這男人的心。
但她看到一半會突然說:
這人的球衣很好可愛。
但男人不可能這樣說,
光是想就令人害怕。
結婚六個月後這女人哭了。
這不是和我結婚的那個人。
這是和你結婚的那個人沒錯,
和你約會的那個人才是假的。
你想一下,
一個不明白她自私本性女人,
她愛逛是為了用最好的拼湊
生命夢想中的男人。
她終於找到了。
她驚訝,不用看標籤了,
她剛好填滿這位子。
有可能她愛的不是這個人,
可能是她被這人吸引,
因為她愛她,愛她自己。
她很興奮,因為這男人的出現,
能提供她幽閉恐懼症的帝國夢。
問題是這男人正在作一樣的事。
他們強烈的互相吸引,
但這吸引,不是聖經中的愛,
這吸引,是自戀,
並被錯認為是愛。
這婚姻這發生甚麼事?
也許一天,
也許六個月,也許更久,
但早晚這兩個夢會破滅,
因為這兩個人並不相愛,
他們愛的是自己,
他們很興奮,
因為對方要為她圓夢。
當事情並非這樣時,
他們就不再互相吸引了。
有時時間很短,
有對夫妻在婚後隔天六點半打電話給我。
我想這很好阿,我想他們很聰明,
意識到這遊戲,趕快跳出來。
這很好。
我們就可以談發生了甚麼事。
你若願意,打開約翰壹書四章。
這驅使我言語的愛到底是甚麼?
我鼓勵你要活在這段經文中。
第7節:親愛的弟兄啊,
我們應當彼此相愛,
因為愛是從上帝來的。凡有愛心的,
都是由上帝而生,並且認識上帝。
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上帝,
因為上帝就是愛。
上帝差他獨生子到世間來,
使我們藉著他得生,
上帝愛我們的心在此就顯明了。
不是我們愛上帝,乃是上帝愛我們,
差他的兒子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
這就是愛了。
親愛的弟兄啊,神既是這樣愛我們
我們也當彼此相愛。
從來沒有人見過上帝,
我們若彼此相愛,
上帝就住在我們裡面,
愛他的心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了。
你用不能抽象觀念來定義愛。
愛是被一件事件所定義的。
就事件就是耶穌基督的十字架。
上帝召我們把愛十架化。
十字是因為十字架,
化是因為塑造。
愛十架化成為耶穌基督的樣式。
這愛是甚麼?
我給你定義:樂意自我犧牲。
是為了他人的好處,使蒙救贖。
不求回報,
無論這被愛的對象配得或不配。
樂意自我犧牲。
是為了他人的好處,使蒙救贖。
不求回報,
無論這被愛的對象配得或不配。
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仇敵﹝罪人﹞
的時候為我們死 ﹝羅五8﹞。
他樂意這樣作。
他說:沒有人奪我的命去,
是按我自己的意思捨的﹝約十18﹞。
我對改變之愛的行動
敬拜耶穌基督所充滿。
這成我我生命中的榮耀,
是我最大的喜樂,最強的動力。
是使我早晨早起,
晚間安息的力量。
是我效法的目標。
我要尋找機會,
用某方法,某方式,
成為這改變之愛的代言人。
就算一次就好,
在我生命中成為這愛的器具,
那我的每一個呼吸都值得了。
在這之前,我需要被拯救。
不是從你被拯救,
是從我自己被拯救。
因為罪既然住在我裡面,
很悲哀的,我還是被我自己
小小幽閉恐懼國度所吸引。
罪在我裡面多久,
我就會尋求我要甚麼,
我的需求,我的感受,
遠比上帝永恆國度的計畫
和旨意重要。
我依然不尋求那所指向的榮耀,
不是把手指指向
那可以滿足我的榮耀。
我依然想要追求
那永遠無法滿足我的榮耀。
我時時刻刻,
每日需要我主耶穌基督恩典的拯救。
翻開彼得後書一章,
我用這經文作結束。
這經文是我的朋友,
沒有他我不知道怎麼辦。
上帝的神能已將一切關乎生命
和虔敬的事賜給我們,
皆因我們認識那用自己榮耀
和美德召我們的主。
因此,祂已將又寶貴、
又極大的應許賜給我們﹝就是上帝的聖言﹞,
叫我們既脫離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
就得與上帝的性情有分。
上帝的神能「已」將一切,
這動詞是甚麼時態?
是過去完成式。是過去事件,
在未來繼續生效。
這就是說他說講的已經賜給我們了,
你若是上帝的孩子,
那已經在你的倉庫中了。
這不是未來的應許,
這是拯救的進行式。
是你的。
上帝的神能已將「一切」關乎生命
和虔敬的事賜給我們,
NIV是說我們所對生命與敬虔
「所需」的一切事。
為甚麼彼得用這兩個字,
因為彼得認識他的讀者。
如果只說生命所需要的,
對我們來講,
我們會想把永恆這字插進去。
這不是很好嗎?
上帝給我們一切所需,
使我們有天可以永遠和他活在一起,
是這沒錯,
那是真的,
不過那不是彼得的主題。
所以他用了第二個字:
他已將一切對「生命與敬虔」
所需的一切賜給我們。
天阿,
這是在描述一個榮耀上帝的生命,
從我和基督在一起,
直到我回天家與他同在。
當我和配偶溝通困難時,
他賜我所需的一切。
當我要面對叛逆年輕人時,
他賜我所需的一切。
當我要面對永遠不尊敬我的老闆時,
他賜我所需的一切。
對情感苦楚所綑綁的鄰舍
要有恩惠慈愛時,賜我所需的一切。
面對背叛我的人時,
他賜我所需的一切。
他賜我所需的一切,
他賜我所需的一切。
願我們活出這身份,
而不是成為身分健忘者。
有可能,有能力,
是藉著基督有能力。
他所預備的是甚麼,
第一,就是原諒。
我能站立是因為基督的替帶贖罪。
所以我才能在上帝面前再次站立。
我是如此的糟糕。
我時常犯錯。
我常說我對你的國忠心,
但我時常退縮到
一人的自我幽閉恐懼國裡。
一次又一次的,讚美自我議程,
而不是你的旨意。
父阿!我再次在你面前跪下,說:
喔原諒我,喔幫助我,
在我軟弱中,失敗裡,
我還可以站立在你聖潔上帝面前,
坦然無懼,因為耶穌為我所作的,
這不是極榮耀的嗎?
再次來到他面前求幫助。
這不只是原諒的恩賜,
是添加力量的恩賜。
上帝知道你的需求,
是長久的,是重要的,
祂不只原諒你,
是實上他藉著他的靈住在你裡面。
這樣你才有力量行他召你的目的。
耶穌是以馬內利,
不是單指祂來到世上,
耶穌是以馬內利更是指:
祂會改變你,成為祂的居所。
祂不只原諒,不只使人有能力,
最終更是救贖性的。我愛這部分。
我不知道你是否想過這部分,
就是你事奉一個感到滿意的救贖主。
祂不休息,不通融,
直到最微小的罪,
都得釋放,
從他每一個孩子的心中,讚美祂。
我邀請你來一個每個人
都需要出席的葬禮,
就是死的葬禮。
因為罪將會死,不再有。
而我們將會和他在一起,
像祂一樣聖潔,
永永遠遠。
因祂的恩典,弟兄姊妹,
祂改變之愛的榮耀國度是屬你的。
親愛的你們,天父已檢選了,
祂已將國度賜給你們了
﹝路二二29﹞。
為何要再次進入你為自己客製
小小幽閉恐懼棺材世界中?
你若問保羅,我想大致上我裡解,
但我要如何落實呢?
我講最後一個例子。
你已婚,你太太和三個孩子在家,
一天結束時,你最喜歡事情之一,
就是美味的一頓飯。
你開車回家,
你幾乎聞的到那香味。
當你離開要去工作時,
你看到冷凍牛排
在保鮮盒,放在一角。
你整天都在幻想這塊牛排。
開車回家路中,
你不停的想這塊美味的牛排。
你進到家中,
聞起來不是很甜美,
有點烤焦的味道。
你太太有點經張,
保持一點距離,
你坐下來吃飯,在困窘和歉意中,
她端上一塊肉,
看起來一團焦黑不像牛排。
你看著她說:
妳知道我如何的為妳付出嗎?
我要求不多,
我是個很通融的人,
但如果我回家時有像樣的食物,
那會比較好。
妳認為我要怎麼處理這東西?
妳今天就不能專心
為我好好的煮一頓飯嗎?
我實在搞不懂。
自我的國度。
那女人心裡在想甚麼?
她會想靠進你嗎?
信靠你,讓你照顧嗎?
被疼愛,受鼓舞嗎?一點也不。
你們要謹慎,若相咬相吞,
只怕要彼此消滅了。
我們倒帶,同一天。
你回到家聞到牛排的味道。
你進到家中,味道聞起來不是很好。
在困窘和歉意中,
她端一團焦黑的牛排。
你說:親愛的,你不需要抱歉。
你就是我最美好的禮物,
妳為這家庭付出這麼多,
妳如此的疼愛我們。
我很驚訝,在我軟弱和失敗中,
但有人如此的專一的愛我,
就像妳作的。
聽我說,親愛的。
如果我只是要處理一塊燒焦牛排,
我是極其蒙福的男人。
妳不需要道歉,
我愛妳,沒問題的。
上帝的國度。
那一國掌權你的言語?
你的言語效忠哪一國?
是自我幽閉恐懼國?
還是上帝在高處,榮耀,
愛心鼓舞之國。
我們多數人的回覆應該是兩個都有。
有時我作的對,
有時我真的在上帝的國度中有喜樂,
有時候很少。
這時,我需要耶穌基督的恩典。
我勉勵我自己今早禱告三件事:
第一個是懺悔,
主阿,今早我極渴望從你來的幫助。
第二個禱告,我禱告在你的恩典中,
懇求你差派保惠師幫助﹝約十四26﹞。
第三個禱告,
我禱告你賜給我謙卑,接受這幫助。
言語的問題是出於心。
我的心和我的嘴所出的
是有機性的關係。
言語的掙扎,是兩個國度的爭戰。
是我的國和上帝的國。
那個國掌權你的心,
就掌管你的話。
是有恩典,榮耀的,
有能力,大能的,
有饒恕的恩典,在這掙扎中。
我希望你一同站立。
在也沒有比唱這首偉大的詩歌
更加的適合了。
和我一起唱。
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巳得赦免;
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使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時,即蒙恩惠,真是何等寶貴!
將來禧年,聖徒歡聚,恩光愛誼千年;
喜樂頌讚,在父座前,深望那日快現。
主阿,我們毫無疑問,
每天每時每刻都需要你的恩典,
從我們口中而出的言語。
我們禱告求你拯救我們,
因你的恩惠,
激勵我們愛你的國。
用感恩充滿我們的心。
使我們活著
就是你無限改變之愛的代言人。
我們向你求這事,
為了你孩子們的緣故,
為了你的國度(P),
我們向你求這些事
是為了你愛子的榮耀。
奉耶穌的名。阿們。

下載

Paul Tripp – War of Words
2009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版權所有

Tag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