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唯一真正的安慰來自一個事實,即我們根本不屬於於自己(凱文德揚)

真正的安慰(凱文德揚)

我們唯一真正的安慰來自一個事實,即我們根本不屬於於自己(凱文德揚)

《海德堡要理問答》第一問之所以非常扣人心弦,就在於「唯一」這個用詞。倘若問「有哪些」能安慰你,那只是隔靴搔癢,因為能安慰我們的事情有很多,比如睡覺、巧克力點心、一本好書、好聽的音樂⋯。

然而,當如同這要理問答所問的,問你「你唯一的安慰是什麼」時,這深刻地拷問了我們的心。「安慰」這個字在拉丁文原文中,有「確定」或「保護」的意思。換言之,這裏是在問:「什麼是你人生唯一真實的安全保障?」

我們活在這個世界,常常期望從物質、權力、地位中來獲得這種「安慰」。但是《海德堡要理問答》教導我們,我們唯一真正的安慰來自一個事實,即我們根本不屬於自己。這與我們現今主流的想法格格不入,而且違背我們的直覺!

我們能在人生的苦難與失望中堅忍,能面對死亡毫無懼色,能不懼怕來世的審判,不是因為我們所為(做了什麼)、所有(擁有什麼)、所是(我是誰),而是因為我們不擁有我們自己,而屬於基督。

作為基督徒,我們必須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們屬於基督,而不屬於自己。

—摘自德揚《遺忘的好消息》

註1:這份問答於1563年海德堡會議中問世,旨在教育青年,並適用於學校、教會及講台信息的教導。主要的作者是兩位海德堡大學的年輕教授,分別是善於精準辯證的烏爾西努(Zacharias Ursinus)和表達熱誠的奧利維亞(Caspar Olevianus)。

註2:第一問「無論是生是死,你唯一的安慰是什麼?」

答「我無論是生是死,我的身體、靈魂都不屬於我自己,而是屬於我信實的救主耶穌基督,祂用寶血完全補贖了我一切的罪債,並且救贖我脫離魔鬼一切的權勢;祂也保守我,所以除非天父允許,我的頭髮一根也不會掉下;祂又使萬事互相效力,使我得救。因此祂透過聖靈使我有永生的確據,也使我從此以後甘心樂意地為祂而活。」

出處:新竹協同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