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偶的錯顯露出真實的我(韋蕾莉)

神在艱難困境的火中煉淨我們的心(飛越婚姻風暴 (韋蕾莉))

第2章 配偶的錯顯露出真實的我

瞭解人心最快的方式就是檢視傷口。——約翰·派博(John Piper)

有人說:「逆境引導人認識自己。」結婚之前,我描繪自己是個樂於給予、隨遇而安的人。結婚之後,我開始窺見自己的另一面,是我以前不知道並且不可愛的一面。我看到我多麼自以為是,若我不能照自己意思做事時,我會有多麼生氣。我也看到當我相信自己對而丈夫錯時,心中是多麼驕傲。我看到自己有一種留戀傷處的傾向。我很不樂意原諒丈夫,不肯輕易放過他。在我結婚之前,若覺受傷或生氣,可以就此結束一段關係。但身為基督徒,我知道自己得留在婚姻中解決問題,甚至道歉!這些功課我並不喜歡學,學起來也不容易。當我在正值青春的二十三歲結婚時,我喜愛被愛,也喜愛在戀愛中——這個部分容易。但我卻不懂得無條件或犧牲的愛。神要教導我真愛,而且往往就是在豪德不照我意思行事時。

在輔導已婚夫婦時,我往往看到相同的情形。我常問一個問題:「你們的問題始自何時?」答案常常是:「我並不知道自己有問題,直到結婚之後。」神在關係中使我們聖潔、純全,並教導我們如何更像祂。我們若孤身一人要如何學習去愛和無私呢?沒有辦法。對於已婚的人來說,最親密的成人關係就是婚姻了。我們的情緒與靈性主要是在婚姻中成長成熟——但條件是我們要接受神或他人的教導。

與其一直盯著配偶令我們生氣傷心的事,我們必須把注意力轉向檢查自己內心。神或許使用他(她)的不完美、差異、弱點和罪教導我們寶貴的功課,像是饒恕、忍耐、自制、憑愛心說誠實話、愛敵人……等等。蓋恩夫人(Jeanne Guyon)曾把這個過程用秋葉凋落以備寒冬來作比喻。她說:

這時樹的外表不再美麗,但它的本質是否改變了呢?完全沒有。一切都與先前完全相同,功能照常運作!只是沒有樹葉在那兒隱藏真相。過去樹葉美麗的外表,掩蔽了一直都存在的東西。我們也可能看來很美麗……直到生命消逝!

那時,無論是哪個基督徒,都充滿了缺陷。當神在煉淨你的過程中,你會被剝落得好似一無是處!但在樹裡面,仍然有生命;而你也像樹一樣,並沒有變得更壞,只是看到自己的真相而已!

每當配偶做了什麼我們不喜歡的事,我們都會有反應。我們的情緒激動、心思受攪亂,通常就直接順著情緒採取行動。

這過程極為迅速,常被形容為反射動作。我們並沒有停下來思考要如何回應,或者什麼回應最好,我們只是反射性地動作。雖然有人相信,我們所受的傷害導致我們以某種方式反應,這種想法並不正確。比方說,當我在大排長龍中,等待一個動作慢的收銀員結帳,我感覺不耐煩又惱怒。這收銀員並沒有令我感覺不耐、惱怒,她只是那個顯露我心中不耐和憤怒的導火線。當有人做了什麼招惹或傷害我們的事,那人並沒有造成我們的情緒,而是我們對情境的反應顯露出我們本相。耶穌說這話時也強調這個觀念:「善人從他心裏所存的善,就發生善來。惡人從他心裏所存的惡,就發生惡來。因為心裏所充滿的,口裏就說出來」(路加福音6:45)。我們外表看來可能都很美好(當綠葉滿樹時),但我們對生活困境,特別是婚姻難處的反應,會剝除外表的裝飾,揭露我們內心的真貌。

在這些困難中學習檢視自己,而不指責配偶,可以讓我們在除去配偶眼中的刺之前,先挪走自己眼中的樑木(馬太福音7:5)。也讓我們免於論斷配偶的動機和行為。在反省中我們會想到自身的失敗和弱點,較能謙卑對待配偶,因為我們自己也有許多要改進之處。

對大多數人來說,當配偶如我們所願行事時,去愛他(她)很容易。但當事與願違,我們心中的黑暗面就暴露出來。這時要去愛就困難得多。湯瑪斯(Gary Thomas)在《神聖的婚姻》(Sacred Marriage)一書中曾說:「如果你想更像耶穌,我想不到有比結婚更好的方法。結婚迫使你去面對一些性格的問題,是你在別種情形下從來不需面對的。」

在家裡,我們可以讓困難鍛煉我們更像基督,或者我們可以被灰心打倒,被一再的衝突壓倒,讓苦毒使心剛硬,至終變得冷漠灰黯,只在形式上履行婚姻和基督徒的義務,但毫無熱情與真心。

我所心愛的詩歌中有一句如此說:「煉淨我心,如寶貴金銀。」聽來很美妙。金子是在熔爐持續的高熱中煉淨的,那時所有的雜質都浮上表面,將雜質除去後,餘下才是美麗的純金。神在艱難困境之火中煉淨我們的心。在我們被放進一個婚姻難處的熔爐之前,往往不覺得自己心中有那麼多雜質,直到後來雜質浮出表面。當困難來臨時,我相信神的心意是要你檢驗自己對配偶錯行的反應。神透過配偶所做令你苦惱或厭惡的行為,向你顯露你心中的景況,如此你才能成長和改變。這是淨化和煉淨的過程之一。

當我們開始檢視因配偶錯行顯露出的自己,很可能有許多的情緒、想法、期待和個人的罪浮現。我們若要看清自己的幸福、安全感和快樂奠基何處,就必須誠實自問:我們的幸福、安全感與快樂是奠基於神,還是仰仗自我心願的滿足?P3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