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的各種審判13(唐崇榮牧師)

聖經的各種審判13

第七個審判—對埃及的審判05(出7-11) 唐崇榮牧師
十災與埃及敬拜的假神有關

第一災_水變血 上帝是生命的主宰
  上帝降在埃及的第一個災害,是水變成血,這是很可怕的事情。埃及的尼羅河是世界三大河流之一(密西西比河、亞馬遜河與尼羅河名列前面三條大河),可以淹蓋整個國家三分之一的土地。尼羅河每年氾濫一次,河水漲溢到兩岸的土地,淹覆大部分的土地。人怕水災,埃及則十分不同,反倒非常期待尼羅河每年一次的氾濫。尼羅河上游的紅泥藉由河水氾濫帶到下游,使原本貧脊的土壤變得相當肥沃,因而尼羅河的氾濫成為灌溉的重要時期。河水、泉源、池塘這些有水的地方,完全都變成血,這就變成大災難。當血在生物的身體裡是生命的泉源,但當血離開身體,這是死亡的記號,非常腥臭,當血遍滿全地的時候,埃及人很難呼吸,很痛苦地面對這不能除掉又不能接受的事情,這進退兩難生命的大災難臨到埃及。上帝用血成為第一個審判,表示神是生死的掌管者。決定生死的,是上帝,就是創造命者。使徒行傳告訴我們耶穌是生命的主,我們能殺死耶穌,我們以為我們能殺死一個我們不喜歡的人,卻不知道他是生命的主,他掌管生命與死亡。耶穌超越全地,也超越眾生,他掌握陰間的權柄,主的能力不是人可以想像與限制的。當上帝擊打埃及,首要就是把水變成血。

  埃及人會因此歡喜快樂嗎?埃及人非常痛苦,因為人需要水來過活。沒有水,人的生命是短暫的,沒有水喝,人幾天就死了。埃及人每天沒有水喝,成天看見的都是腥臭的血,這是第一大災害。這災害來到的時候,上帝卻讓法老王硬著心不准以色列人離開,法老指責以色列人是懶惰的,要他們做得半死,也不要以色列人有自由。法老王讓以色列人吃好、吃多東西,目的不是為了讓他們身體健康或享受人生,而是有更大的力量來做他的奴僕。在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說:「全世界的勞工,注意聽!你們畢生的產業不是地皮,你們是無產階級,你們唯一的產業就是你們的體力與勞動價值。資本家苦待你,讓你們做得半死半活,然後給你薪水,不是為了讓你享受,而是讓你一生一世幫著資本家發財」,馬克思用了最大煽動性的言語要全世界的勞工反抗資本家的奴役,「當你們反抗的時候,你們損失的是你們的鎖鏈,得到的是你們的自由」。

  從一八四八年到現在已經有一百七十三年,人所受的欺騙多得不得了,在馬克思與恩格斯的煽動之下,覺得脫離資本家就可以得到人生的意義。在這一、兩百年中沒有一個國家因為走共產主義的路線變得財富增加、國泰民安、自由喜樂;凡接受共產思想經濟理論的,都經濟破產。蘇聯、東德、捷克、匈牙利、羅馬尼亞、古巴,世界所有共產社會領受的理論是最大的經濟思想家的思想。這世上有兩大的經濟思想家,一是亞當史密斯,另一是馬克思,他們都用經濟的角度分析人類社會、世界歷史。亞當史密斯的結論提到自由市場有一個看不見的手管理人類的經濟與繁榮。馬克思一方面研究經濟理論,一方面研究剩餘價值產生異化的人生、人與人之間的對抗、窮人對富人的仇恨、階級之間的鬥爭,用兇殺的武器來結束別人的生命。共產主義所在之處一定用流血殺人的手段把有錢人的錢搶過來。他們把別人的錢搶過來,不是要分給窮人,而是要自己享受。他們殺害有錢人,心根本不是為了人民著想,而是要鞏固自己的政治力量,百姓均窮,均富的夢想變得遙不可及。人的傲慢與自私無法解決人的貧富懸殊,也無法平均分配財產。敬畏上帝、熱愛百姓的君王沒有辦法不蒙上帝賜福,但這樣的人在世上很難找到。

  就像法老王很難悔改,有錢人也很難悔改。如果一個人很有做生意的頭腦與發財的本事,他很可能被撒但欺騙,將雄厚的資本用來為非作歹,離開世界前發現一生做錯,卻為時已晚。法老王為了今生的榮耀與來生的不朽汲汲營營,上帝卻降下災害給這些敗壞的政治領袖。即便人的錢在多,如果沒有水喝,只能喝血,能滿足嗎?一個人需要兩千C.C.的水才能健康。上帝所降下的第一個災害是告訴法老與埃及:「你們的生命在於我所給予你們的恩典。當我把水變成血,你們就無法活下去,掌管你們生死的權柄不在你們而在我的手中。」法老不聽,法老剛硬著心,聖經告訴我們水變成血是上帝給法老的第一大災,但法老非但不悔改,他也叫術士做這件事,水照樣變成血,法老覺得自己一點不輸給上帝。你能把水變成血,就與上帝同等嗎?把水變成血有什麼好驕傲的?摩西能做,是因為上帝要他如此行;埃及術士所做的,是那些害人的事情。當大災害臨到,術士只能增加災害,不能解除災害。禍福都在上帝手裡,以賽亞書四十五章說:「我造光,也造暗;我賜福,也降禍。」兩樣都能的,才是上帝。只有一樣能做的,是撒旦的工作,撒旦能使你得到災難,卻不能使你得著平安。法老的術士所行的照樣把水變成血,這不是好消息,而是帶來更大的災難,增加更多的困難。法老硬心到底,上帝許可他帶來更多災難。

第二災_蛙災 真神與假神Heket相鬥
  上帝說:「摩西,你要給法老第二個災難,就是青蛙的災害。你要用你的杖擊打埃及的河、泉源、池塘、湖泊,跳出千萬隻青蛙。」埃及人非常喜歡青蛙,認為青蛙的叫聲就是土壤豐收的預告,埃及人認為這個鳴叫預告埃及的豐收,河水氾濫,青蛙出來,表示肥沃的土壤遍滿各地,當水乾了之後就變成良田。埃及人的神明有一個叫做海奎特(Heket,青娃頭、女人身,是掌管繁殖的女神),第二災所要對付的就是假神海奎特。青蛙的聲音帶給埃及人盼望,但當這些青蛙跳到法老與埃及百姓身上,大大鳴叫,試想這種情景就好比你家來了一萬隻青蛙,整個房子都是青蛙,在你的辦公桌、床上,這會是你安居樂業、發展事業的地方嗎?這些帶來豐收預告的青蛙擾亂社會秩序,法老王請求摩西解除青蛙的災難,摩西一禱告,青蛙就退出去。當這事情解決的時候,法老悔改認罪嗎?不,他看見災難一過去,看見事態正常,繼續不准以色列人離開埃及,要以色列人回去做磚,為法老建造工程。

第三災_蝨災 真神與假神Geb相鬥
  許多人災難來到,緊張一下,痛苦一下,求告上帝:「求主賜福我們、憐憫我們可以過一個平安的日子」,當上帝把平安賜下,人不但不悔改,照樣以剛硬的心抵擋上帝。人的本性非常卑劣,很難改的,因而上帝賜下第三災難,讓蝨子跳到埃及人身上,這是更可怕的災難。(編按:蝨災所對付的埃及假神Geb是大地之神,古埃及人相信地震是Geb的笑聲,認為是Geb使農作物生長。)上帝可以用更小的東西施行祂的審判,宇宙沒有一樣東西不聽從上帝。蝨子是一種咬人的吸血蟲,在灰塵中間生出來千千萬萬隻,跳到法老與埃及百姓身上,蝨子在皮膚上吸血,埃及人無法抵擋,全身被蝨子咬,法老要術士照樣施行同樣的事,但術士做不到,蝨子聽上帝的話,不聽術士的話,因而顯明神的作為。這件事情發生以後,就有一個很大的改變,法老承認這是耶和華的手。奧古斯丁與初期教會解釋這段經文,所謂耶和華的手就是聖靈的工作。當上帝干預人的社會、政治,神的靈做工,上帝的靈可以賜下大的福氣,也可以降下可怕的災禍。這是微不足道的蝨子遍布法老的皮膚,跳到人民的身上,埃及人都被蝨子叮咬,千萬小蟲在埃及人身上吸著他們的血,你們可以想像這該有多痛苦?我們要謙卑,知道我們是有限的,生死不在我們的手裡。

法老承認這是耶和華的手
當第三個災難來到的時候,術士盼望做這樣的事情,但是沒有辦法,神的能力超過人的能力,神的作為比人更大。千萬隻蝨子在人的皮膚上吸血,連最有權柄的帝王也無法克服與解決這個難題。透過第三災,法老王承認這是上帝的手施行的作為。當神的作為顯明出來,我們應該在上帝面前謙卑悔改認罪,祈求祂的赦免。上帝的手施行在埃及,干涉人的政治,刑罰驕傲的人。我們聽了這些話是要警戒我們,權柄不在我們手中,而是在上帝手中。上帝在埃及施行的十災,與埃及所敬拜的假神有關,因為埃及人把假神當作真神,以必朽的被造物代替不朽的創造主。以賽亞書第四十四章到六十六章講了數次:「我斷不把我的榮耀歸給假神」,上帝將人所拜的被造之物變為祂施行災禍的媒介,使這些被造之物不成為人類的福氣,反倒成為災難的開始。接下去,我們要講其他七個災難。求主憐憫我們、提醒我們敬畏上帝,不褻慢上帝。降災、賜福的主權在上帝手中。讓我們以順服祂,用被造者應當敬畏的心來認識上帝的忿怒,好好悔改,成為上帝所悅納的人。

內文:編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主日信息20211110,未經講員過目。
圖片:The First Plague: Water Is Changed into Blood, James Tiss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