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龍皮就是自以為義的道德主義 (羅斯瑪麗.米勒)

脫下龍皮

我現在才意識到,自己經常為生活中的困難怪罪上帝或別人。我看出路得婚禮中的差錯,是由於我的驕傲。白以為有能力應付使我拒絕別人的好意,不讓別人幫我預備食物。我也清楚看見,每當我的驕傲和自以為義把事情搞砸了,我都會先埋怨上帝,接著怪罪傑克,再來是怨環境。不停的怪罪會使人癱瘓,因為它掩蓋了真正的課題,就是罪和恩典。

我喜歡魯益師寫的《納尼亞》(Narnia)故事集。在第五集的《黎明行者號》( The Voyage of the Dawn Treader)裡,自我中心的尤司特(Eustace)變成一隻龍。每當牠靠自己使勁地剝去一層龍皮,就發現底下還有一層厚厚的皮。我的龍皮就是自以為義的道德主義。我所謂的「良善」是我的一部分,它們就是我一層層的龍皮,是我的防禦罩,攔阻我認識上帝的愛。我跟尤司特不同,我並沒有曾式脫下龍皮,是上帝主動介入,是天父恩典的干預,刺透我道德主義的龍皮,我感到猶大的獅子在一點一點地我的皮。我悔改痛哭,淚如泉湧。(P96)

邁向自由 — 活出神兒女的樣式 (羅斯瑪麗.米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