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分辨政治已經成為我的偶像?(Joe Carter)

「你有沒有考慮過,政治其實已經成為了你的偶像?」

每次聽到這樣的問題,我就會想:「又來了!」這問題一點都不讓我驚訝。「偶像獵人」似乎已經成為福音派當中過氣的活動了。但是,這回提到的「偶像」卻是「政治」,這倒讓我感到驚訝了。

我們很容易把金錢當作偶像,這一點都不難。勉為其難地,我願意承認舒適和安全感成了我的偶像。我的妻子可能會說智能手機是我的偶像,因為我總是用崇敬景仰的眼光看著自己的屏幕。但是政治也會成為我的偶像?這不可能!我討厭政治!我一直認為政治不過是一種「不可避免的惡」,盡可能地敬而遠之。我不可能把政治看得比神還重要!

但我很難把這個問題拋之腦後,尤其因為這問題其實是從我的裡面出來的,我就一遍一遍地問自己:「政治真的成了我的偶像了嗎?」

既然我無法否認這個問題,我就建立了一套問題,來檢驗我到底是不是把政治當成了偶像。

在進入這套問題之前,我想先澄清你可能會有的誤解。有很多讀者會認為這篇文章不是在說我(作者)自己,而是一種以退為進的修辭方法,以迫使一些讀者(至少對自己)承認他是把政治當作偶像了。我想向你保證,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我當然不會拒絕前面所說的那種寫文章的方式,但本文絕不是如此。首先就我過去的經驗而言,那樣寫文章不會有多大作用,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把政治當做了偶像——我也不願意。

這是為什麼我需要創建這套「發現偶像」自檢問題集,我認為這對我會很有作用。


要思想的21個問題

  1. 一天下來,你是否聽到某個政治人物的次數比聽到耶穌的次數還要多?
  2. 一天下來,你思想總統(或者其他政黨/政治家)所費的時間是否比思想宇宙的創造之主所花的時間還要多?
  3. 你用在聽、看、讀政治議題(包括社交網絡、電臺、電視、報紙等)上的時間是否比聽、看、讀神的話語或者其他福音媒體所用的時間要多?
  4. 當我發現另一個基督徒不同意我的政治觀點時,我是否會對這位肢體的成聖程度、對基督的委身程度很快地因為他的政治觀點而做出低估?
  5. 我是否總是為支持某個政策或政黨而找理由為自己辯護,即便我知道這樣做會貶低我的福音見證?
  6. 在政治議題上,我是否總是認為自己的動機是為了大家,並認定認為與我觀點不一致的人都是出於惡意。
  7. 在政治議題上,我是否總是為自己不敬虔的行為表現找到藉口,而不是承認自己的罪並且求神赦免?
  8. 我是否對達成某一個公共議題的目的充滿熱情,超過我想要帶領人認識基督的熱情?
  9. 我是否寧願看到不義之事發生在別地別人身上,也不願意自己承受不公正?
  10. 我是否能夠誠實地說,我的政治觀點和偏好是出於聖經倫理,並且與聖經所教導的一致?
  11. 我是不是總是想要用普遍啓示的「現實」來合理化我的政治觀點(例如,「這就是現狀」、「面對現實我們必須有所妥協」),而不是用特殊啓示的真理來教導自己行公義、好憐憫(例如,「人若知道該行善而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各書4:17)?
  12. 當我不情願地為我不喜歡的政治人物禱告的時候,我是不是要麼禱告他們下次不能當選,要麼就禱告他們的影響力減弱?
  13. 我是否更容易被 臉書Facebook上的一個政治評論網紅影響,而比較少被神的話語影響?
  14. 我是否更容易背出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名單,但卻背不出十二門徒或者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單?
  15. 我今天的對話中,關於政治的是不是比關於福音的更多?
  16. 我說的話、做的事,是否表明我更在乎基督徒怎麼投票,而比較少在乎基督徒有沒有享受神?
  17. 根據我今天的思想和行為,我是否更在乎接下去四年(美國總統任期——譯註),超過在乎永恆?
  18. 我所喜歡的政治人物,是不是他只要說自己是個基督徒我就很滿意了?我是否真的在乎他們有沒有在榮耀神?
  19. 在公共議題上,我是否更容易用實用主義而不是神的話來評估?
  20. 在政治議題上,我是否太過於在乎結果,以至於我並不真的相信神是萬國的君王?
  21. 我是否被這些問題冒犯,勝過被發現自己是個拜偶像的罪人這個事實本身冒犯?

保羅的建議

我一開始的時候只寫了20個問題,後來出於直覺,我覺得還需要加上第21個問題。就這21個問題而言,我認為只有一個問題我可以誠實地說不適用於我(那就是問題13,因為誰在我的臉書上談論政治我就封鎖他)。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這也不是我想要面對的我自己:尤其今年又是一個大選年。

在接下去的十個月裡,我要強迫自己就政治和政治家做一些思考和寫作,這是我的工作。那我如何既談論政治,又不讓政治成為偶像呢?我認為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0章裡給出了很好的建議。

首先,我承認,把政治當作偶像並不是一種新的試探,13節告訴我們「你們所受的考驗無非是人所承受得了的」(和合本修訂版,下同)。其次,我必須認識到,在我裡面的神可以勝過任何一種試探,正如13節後半句所說:「神是信實的,他不會讓你們遭受無法承受的考驗」。第三,我必須以一種不拜偶像的方式談論政治和從事政治,因為13節還告訴我們「在受考驗的時候,總會給你們開一條出路,讓你們能忍受得了。」最後,我需要往相反的方向努力,要遠避偶像、奔向真神,正如14節所說的:「所以,我親愛的,你們要遠避拜偶像的事。」

當我思想這些的時候,我要承認上述這幾個步驟並不難,甚至可以說挺簡單的,比我承認自己在拜政治這一偶像要簡單。但是,當我承認自己的確在拜偶像時,我感到一個重擔從我身上被挪去了。這是為什麼我要分享這些問題,我希望你會發現這些問題對你也有幫助。就像保羅一樣,我最後也加上這句(15節):「我好像對精明人說的;你們要辨別我的話。」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福音聯盟 中文 標誌
原文章連結